当前位置:

93章 第二十九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顾昭自认识阿润,很少有空与阿润一起出行,他二人身上自有责任,都各自繁忙。今日也不知怎地了,许是春意恼人,就这般稀里糊涂的一起出来了。

    这一路,气氛出奇的好,他们坐在牛车里,也不说话,只是手却一直拉在一起,默默的往外看。

    那车绕着松河岸慢慢前行,一路美景尽收眼帘,不多时,牛车来至春明山下,细仔寻了一处寂静山路,便喝住老牛,隔着帘子问:“爷,那前面多是小亭,人客居多,不若从此处上山?”

    很快的,车帘一掀,顾昭露出脑袋展颜一笑:“好,你们在这里等我,我与阿润上去。”

    说罢,顾昭也不等脚踏,翻身跳下牛车,回身伸出手对阿润说:“你下来,我扶你。”

    阿润轻笑,也不与他抢,他知道顾昭爱脸,从来都在外面喜强势,因此便伸出手,随他托着下了车。

    到了车下后,阿润取出车内纱帽,小心的撩起纱帘,将阿润的玉冠摘了,撩起发辫顺着纱帽中间的孔洞将帽子给阿润戴好,有细心的将帽子的丝带不松不紧的给他系好。

    “头低些。”顾昭道。

    阿润微微低头,顾昭又将玉冠复原,戴好后,顾昭有些气恼道:“阿润,你可是又长个了?”

    阿润轻笑:“并没有。”说完,也取了纱帽,帮顾昭那般戴一次。

    “你未长?难不成是我缩了?”顾昭嘀嘀咕咕的,说完,一伸手将车上预备好的食盒提着要上山。

    “别,还是叫他们远远的跟着吧。”阿润拉住顾昭的手。

    顾昭回头,看到孙希他们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心里微叹,也是呀,无论如何,阿润身边都不能缺了人。他再回头,他奶哥也在瞪他。是呀,自己也不可独自上山……

    “你们要站的远些!”顾昭无奈,小小的反抗了一下,他是成年人,如此给人添麻烦不好。反正他铜皮铁骨,脸皮颇厚,早就在这些人的注视下无感了。

    “肯定啊爷,那是!七爷放心,我们就远远的跟着,保管不入您看画儿的眼。”新仔接了食盒,很高兴的倒退了老远一段儿路,比比距离道:“如何?”

    一阵微风吹拂,好大一片桃花瓣儿吹过,细仔在打喷嚏,阿润低低笑了几声,一伸手握住顾昭的手,与他拉着一起往山上走。

    “那年的梅花,也开的那般茂盛,只是,那年冬风却不如春风如意,花瓣也没泼的这般写意。”顾昭一边走,一边道。

    “梅花自有梅花的风骨,桃花么也有桃花的脾性,今年……咱还去那头看吧……人也没这般多。”阿润建议。

    “好,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顾昭点头。

    山间空气透人心肺,远处隐约有山涧溪水流淌,哗啦啦的如弦乐低语,也不知那一路来的鸟雀歇息,鸣唱于间,仔细听来,不见吵闹,却只独留一只最雅致好听的独鸣。

    那边桃林,隐约传出爽朗娇笑声,仔细一听却不知道是谁家女郎,悄悄商议好,一起躲避人群来至此处,因无人看见,便胆大起来,也不知道是谁,摇了花树,扑索索漫天的花瓣儿纷纷,少女们大笑起来,来回躲避着奔跑。

    “真好!”顾昭长长叹息了一句。

    却不想,阿润忽然抓他的手一紧,便赶紧连忙解释:“我觉着,我是老了的,如今只看到年轻颜色我都会赞美,却不是阿润想的那样。”顾昭在纱帽里,眼睛瞪得圆圆的解释。

    阿润看不到他,却能感觉到他的表情,因此低低一笑,一伸手将顾昭拉出笑声,慢慢沿着山路,又往山上走。

    春雨潮湿,青石顺滑,他们扶持着,步子不紧不慢,转眼山路两弯,不觉一声悠扬笛声入耳,走得几步,得见草一座。亭内,有七八位少年端坐,其中有一少年,人如白玉,着一身长衫,未戴纱帽,只带了一顶飘飘巾,站在亭外崖口,手持一支长笛,正在悠悠远远的吹一支看花回的曲子。

    阿润看住了,便停了脚,多看了一会,多听了半支。山风吹过,忽觉身上一冷,却不知道顾昭何时松手,只站在一边瞪他。

    “哎,我只是多年未闻看花回,便听了听,却没有其他的意思。”阿润失笑,赶紧握住他的手,逃离了这个地方。

    “是呀,人家多好,长的又貌美,又会吹笛子,要我也喜欢的很呢,我这可不是吃醋的。”

    阿润轻笑,也不解释只道:“某人踢键儿,京里第一景,可惜却只有我能看。”

    顾昭噗哧一声乐了:“当日飞燕子打秋千,那才是上京一绝,你是没见过好的。”

    阿润无所谓道:“我也不想看,我只爱看你。”

    顾昭本想反驳,忽然觉得今日桃花乱飞,搞得他身上又春又酸,好不恶心,便不再吭气,只一心陪着阿润逛景色。

    也不知道爬了多久,总算他们来至春明山头,举目俯视,那山下一片桃色,连绵十数里一望无垠,那种站在高处,天下尽在手里的感觉顿时便有了。

    “细仔选路,选的好。”阿润难得的夸了一句。

    顾昭轻笑,举步来至一处崖石顶端,他看了一会,回身冲阿润摆摆手:“阿润,你上来。”

    阿润正亲手在地面铺了席子,很认真的摆吃食,见顾昭喊他,便停下手上了崖石。

    他们又看了一会,耳边顾昭忽然道:“阿润,我觉得,做皇帝就是这么寂寞,站的最高,也该看的最远。那远处是你的宫殿,再远是皇城,皇城外面是天下,天下间活着你的子民。不论世间有什么道理,天下之主考虑问题,当是站在最高的位置,往最远处考虑,这是大势。话虽是这般说,我却从不觉得,做君主是有福气的事情。”

    阿润只是笑,闻言点头:“江山更替,君道不一,我这个皇帝……连累阿润颇多。”

    顾昭摇头:“我不觉你来连累我,只当你出去上一份闲工……你开心就好,我也帮不到你太多……

    就若……今日所提律法之事,我却不懂,也未研究过。可我也知依法治国,国之根本也。一个国家的每一条法律,都关乎天下万民福祉。这与个人恩怨无关,跟前朝旧事无关,跟某个人的私情无关,跟某人的怨恨无关,跟是不是阿昭的舅舅无关,跟是不是前皇后家的内史无关。却不论旁人怎么想,一个伟大的君主考虑任何问题,就该从那远处想,高处想!这其中不该看我,也不该看着区区京城,数里之地。

    你心中烦恼,昭无法干预,便只能带你来这里,请你且看看远处,越远越好……往千百年后看,若……阿润的律颁布的好,千百年后无论江山何处,依旧不能废你的尺,你的标!这便是我想说的……”

    阿润不动,半天后方叹息了一下道:“阿昭,原来带我来此,是为这个。”

    顾昭轻笑着点头:“我最懒了,爬山这样的罪,是不想受的,一会下山,我可不走,你叫他们抬竹兜来。”

    “好……”阿润只说了半句话,却轻轻的挽住顾昭,撩去帽纱,想亲吻,奈何,帽檐太宽,他够不到。

    “傻子。”顾昭失笑,扭头拉住他往山下看。

    他们看了一会,顾昭被美景感染,话便比以往多了一些。

    “阿润。”

    “嗯?”

    “其实,有些话,我早想与你说,只是自跟你一起,我便常提醒自己,再不往权利中心卷着,也免你为难。”

    “没事,你且说,我自懂你的。”

    “好,那年阿兄接我来上京,我从不知我这一生便离不开这里了。我本想,在京中待个几年,待阿兄老去,我自回海上,世界很大,我的去处很多,只是,谁能想却认识了你,从此双脚绊住,此生寸步难行,可我也不后悔。人站在何处,便说那里的事情。朝上的事情,我却从未管过,可……目前独迁丁一事,总是令我彻夜难寐。”阿润叹息,丁民一事,他也苦烦。

    “世人都觉迁丁苦,乌康苦,丁民苦,却不知道,碗中无粟米果腹,才是真正的苦。世人都看,迁丁难,却不知道,这并非简单迁丁一事。我观乌康历史周志,自古,乌康人才汇集,大儒有,先贤有,名将有,名人有,上下千年,乌康一向人才辈出。

    如今,事关迁丁,只怕天下要了乌康人根脉,乌康的长子,次子,三子都被天下要走了。从此乌康境内万民千年内便会改变性格,再不离故土,再无人才矣。天下人皆欠乌康,你我更是,如此,今日我想向你讨个差事。”

    阿润沉思半刻后方道:“阿昭不可,我本想……一生无忧,才不负你。迁丁苦累,你何苦来哉。”

    顾昭轻笑:“两人一起担着,便不苦了,是吧?”

    半响后,阿润点点头:“恩。”

    那两人说完,便再无饭意,只是一起坐在崖石上,互相依偎着一直到了夕阳晚照。

    下山的时候,阿润见天色渐黑,便脱去纱帽,微微弯腰道:“我背你下山。”

    顾昭失笑,眼珠子咕噜噜乱转一番后道:“也好,半山的时候,换我来背你!”

    “呵……嗯,也好!”

    那二人就如此互相背着下山,回到府里,都累得不轻,饭都没吃几口的就上了床,比着打呼噜,睡得比死猪还沉。他们却不知,待他们离开后没多久,那崖下忽然翻上一人,身轻若燕。

    这人五十岁上下,穿一身青棉齐腰短靠,脚上踏着厚底轻靴,腰插虎皮面短匕一把,他头发斑白,梳理的紧绷,面色焦黄,却双眼有神,两侧太阳穴鼓鼓凸起,浑身自有一派仙痕,气质脱俗,只一瞧便知他不若常人。

    这人望着山脚,轻轻叹息了一句道:“不想……师傅那一卦,却应在这里?也不知道那阿昭却是那一个?真真市井闲言误我,江山竟真的……出明主了,我在山中修炼,只觉山下晦气肮脏。若……那人真是天下共主,我金山之后,自当出山辅佐,也不枉我一生所学。”

    这人躲在崖底一日,一个大活人,竟不被阿润带的那几十名在暗处的卫士察觉分毫,他若有歹意,只至若一个翻身上了崖面,那匕首一出,顾昭与赵淳润便危矣。

    那人说完,仰天看了一下星象,身体一纵,状若轻鸥过海面,只几个起落,便消失在了夜色当中。

    阿润与顾昭却不知道自己的大机缘来了,他们第二日起身,皆是浑身腰酸背痛,阿润苦逼,只能忍着上朝。顾昭却能在家享受按摩推拿,连连叹息锻炼的实在少了。

    他们却不想,那山路十八弯着,本下山路就比上山路难行,这对傻子,却偏偏要玩那个虾米罗曼蒂克儿,二十里山路,你背我,我背你的玩的不亦乐乎,如今得了报应,那也是必然的。

    这日顾昭身上方好,便去了付季院落,见徒弟这几日养的又白胖起来,心情顿时好了很多。他见付季牵挂瓜官儿,便笑着劝:“你牵挂他作甚,那就是个小没良心的,如今在我哥哥家,玩的早就把你忘得干干净净了。昨日我嫂子打发人来说,瓜官儿指着我嫂子说,他是我嫂子生的。嗯……你说那小子怎地那般精怪。”

    付季闻言,心里放下大半,不免又有些炫耀道:“恩师不知,那孩子本就是个活泼的,来的路上我念书给他听,只念得几遍他就记住了。”

    顾昭点点头,坐在他身边道:“但愿他长大也是这般灵透,也不负石义士的血脉,前几日,我叫茂德递了本子,想给他求个爵位。”

    付季闻言,竟顿时泪流满面,想拜谢一下,却因身体太过激动,竟又咳嗽起来。

    “哎,你们都是傻子……”顾昭叹息着拍拍徒弟的背,不由在心里想。以前看书,古人又愚又憨,可自从来这里。他家有帝国名将,为了江山不惜抛洒热血的有之。也有舅舅那般,为了人间正义公理,甘愿冒天下之大不韪,顶风上书的凌烈风骨。又有石悟,为一句诺言,不负所托的义士,也有付季,为了恩情,甘愿一生为奴,不做来世牛马那等随意拖欠轻言之人。自己,怕是早就被这些人,感染的变了。

    顾昭正给徒弟拍背,却不想,那细仔颠颠的跑来,双手捧着一把虎皮短匕首,一路急行来至顾昭面前跪下道:“七爷,咱府里来了一个怪人,说要将这把匕首卖与你。张口就要一万金!”

    顾昭惊讶,一伸手将虎皮匕首取在手里,握住匕首柄把使劲儿拔了几下,那匕首早就锈透了,竟是使了牛力也没□。

    “嘿,这是哪里来的老骗子,竟然骗到咱家门上,赶紧的,拿鞭子抽走!”顾昭随手将匕首一丢,指着细仔便骂道:“你也憨傻了,什么都拿来说。”

    细仔刚要去,却不想付季忽道:“慢来,且拿匕首与我一观。”

    细仔停脚,转身将匕首丢到付季手里嘀咕:“我还以为真是个宝呢。”

    付季笑笑,将那把匕首放在眼前来回端详片刻后,终于在那匕首的柄把上,看到一个几乎要磨得看不见的“金”字。顿时,他不由大喜,回头对师傅道:“恩师大喜,竟不知师傅能有这般好机缘。”

    哎?顾昭一愣,看看徒弟。

    付季一脸高深莫测,也不知道该做如何表情,只能道:“定九先生,以前常给我讲列国的侠客志,说的是两朝前的古了,那时候梅县附近属燕国,国君贤能,这时便有人上门卖金剑的金山之后出来辅佐明主,后来果然燕国百年无忧……那些人世人称为金山之后……呵呵,实在是有趣,也不知这人是真是假?”

    他这一番话说出,顾昭却一愣?他却想,寻明主何如在顾府门口荬金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