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92章 第二十九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92、第二十九回

    三月二十,春分,上京莲漏初停,此雨一过,天气缓缓变暖。京中行人脱去夹棉,都换上了两层单。

    如今正是一年最好景,上京人家便三五相约一起来至郊外踏春看景。

    自大梁立国,多少年来,京中人家的女子,一年到头却只盼这一月。也不为其他,只因,这一月家里放宽,允许这些关在后院的女子出门远行踏春罢了。

    虽是允许,却不敢违背礼法。只因那桃花被风吹得乱飞,看客们无分男女,都要带着一顶纱帽格档花粉花瓣,这才能允许家中女子遮面出行。

    今日,雨云散去,京西春明山郊外,便因绿柳吐芽,桃林成片,如今引得名人雅士三两成群一起约了在此踏春游玩。一时间,松河两岸,爱雨怜云,桃柳香飞。

    自古,这京郊春明山就是个好去处,不说那连绵三座桃花山,就是护城河的源头,松风河的两岸的绿柳都足够令游人心驰神往。

    美丽的景色边,总不缺那精巧雅致的建筑,自前朝起,春明山下,松风右岸便有京中大户每隔几十米便添置一座凉亭,草棚供给游人歇息野餐。江山更替,虽这些凉亭总有损坏,但也不缺那有钱的户头,为了雅致名声,总是在此添砖加瓦。

    因这些凉亭多都属私产,在亭后几十米处便总会有应着亭名,又盖了相应的闲暇小居院落。亭自是随游人停脚歇息,小居吗,自然就只属于主人待客幽闭之所。

    那些贵客,藏于静室,放下卷帘,烫一壶好茶好酒,席地端坐,虽不便如岸边如常人一般嬉戏,却也可隔着卷帘,看松风河岸那些女娘,或坐牛车,或带着纱帽引着奴婢,三五成群徒步嬉戏,清风吹过,卷起纱帘,隐隐约约,那些被桃花染了颊颜,青山图了墨黛,一个个的笑语嫣然,体态天然,缨络脆响,金珠在耳畔轻摇,恍然间,顿觉犹如谪仙临世般的妙不可言。

    “金环皓臂满身香,轻红蕊白步步凉。松风古道东风恶,波影摇花雾……满头。”

    书客执笔,一首应景写的犹豫。他端着煎好的茶汤轻轻抿了几口,取了鹤颈笔,掂了一下翰墨,将雾划去,改为露字,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搁下笔笑道:“每日里,俗事繁忙,来来去去,功名利禄几十年,如今再做这等雅致的事儿,太牵强了……老迈矣,不如心思,见笑,见笑!”

    书客轻轻叹息,抬手抚摸了一下胡须后,将桌面的诗文用鹤颈笔又抄录了一遍,取了袖子里的木盒打开,将私印取出,在宣纸上印下一方“一得岩主”,这才略微满足的点点头,扭头对同来的伙伴笑道:“哎,老矣,偶尔写了一副满意的,竟不舍得送你们了,不若……”

    他话音未落,那屋中蹦起一位四五十岁,身着行衣的老客,这老客二话不说,直接跑到桌前,见墨汁未干,便小心翼翼的用手掂着纸角,举着宣纸来至屋边,用一种得了便宜,我还很生气的语气对小奴道:“赶紧收起,那边恶客太多,说话不算,白吃了咱家茶点,却不给茶资,实在可恶!你今日你便守着它,若谁来抢,只管取了大棍子打出去!”

    刹那,屋内的人哈哈大笑起来,笑罢,屋里的人又纷纷坐回竹席,围着木炭烧的茶炉,端着茶盏,说起来了闲话。

    这小居,名曰:烟云。是中书省知政事牛奔大人的私产。才将作诗那位乃是当今护帝六星当中的天剑星后裔,宋国公定婴,定大人。

    今日,牛大人请的客人,皆是多年旧友,有刑部的侍郎,白学路,白大人。有国子学的名儒,岳双清,水镜先生。还有礼部郎中,许文禄,品廉先生。

    如今诸位,年龄层次偏大,皆都是五十开外的老先生,他们这群人,都是祖上便有旧谊,自小便一同学习长大,如今却算是旧朋友相聚了。他们心里羡慕那岸边的年轻游客舒服,却也不敢戴着纱帽,不顾身份的两岸乱跑。因此,便只能年年来这小居,隔着帘子偷一抹□,找些乐子罢了。

    几块茶点心下肚,牛大人斜斜靠在一边的柱子上,他这人自小就不讲究,也没有个好样子,因此就是光着脚,脑袋打着晃,语调戏嗔般的问那厢:“我说……老白,最近刑部可有动静?”

    白学路愣下了,看看他:“却不知牛兄问的是那处动静?是乌康一案,还是其他?”

    牛奔大人一笑:“如今还有比看前国舅家更有趣儿的闲篇吗?你快扯扯,我们也好多点乐子。”

    水镜先生叹息:“八丈不仁厚,怎么喜欢看旁人倒霉?学路莫要说,煞风景。”

    牛奔大人,字八丈。

    牛奔一笑:“这有什么,你们如今一个个的,怎么学的如此不诚恳,实在太无趣!哎,想当初,咱们一同去学里爬墙,偷看先生娶娘子的勇气都跑到那里去了?品廉,你且说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当年水镜总是挑头的,如今竟端起来了,你快啐他,属他坏呢。”

    许文禄轻笑:“都做爷爷的人了,真是好不知羞,当年的事情,还提那些做什么?”

    “哎?怎么不能提了?这话奇怪了……”牛奔做出很怒的样子,四下看看,旧友竟无一人支持,便无奈叹息了下,感觉,自己是真的老了,想找些童年的感觉,竟然也找不到了。

    他咳嗽了两下,化去尴尬,找了旁个话题道:“今晨来小居布置,路过胡太傅家的小居,他家往年客人满座,今年却奇怪,门都未开,却不知为何?”

    那边的定婴大人一笑道:“那老东西精怪,将旧部都安排到了永宗,登州,今年找不全人倒也正常,前几日我还听说,他想安排大**接替乌康吴云卿的位置,却不想被陛下直接驳回了,那老东西没了面子,自然今年也不办这茶会了。”

    牛奔一笑:“那老东西真不知足,还当是前朝呢,他站了永宗,登州不说,如今竟想动乌康了,他也不想想,乌康是什么地方,那是今上的心尖尖,那是谁碰谁倒霉的,对吧老白?”

    白学路点点头:“却是……这个意思,吾主登基以来,一直心怀善念。这次,我看却是动了杀念了,不然,也不会将庄成秀放到前面,前几日,我听说,云良那家伙也要来刑部了,怕是这次,一到秋季决狱,上京……算了,不提了。他们做的那等丑事,也不该在此提及,免得糟蹋了老牛你的茶会。”

    水镜先生看看四周,见大家都若有所思,他便咳嗽了一声,从袖子里取出一卷竹卷,递给白学路道:“阿顺,我前几日写了一个本子想请你递上去。”

    阿顺,乃是白学路的乳名。

    白学路愣了一下,接过竹卷摊开,逐字逐句的看了起来,那屋里的人也都围拢了过去。

    片刻后,众人读完,定婴无奈的叹息一下道:“水镜,才将都说了,如今,乌康之事,谁碰谁倒霉,你怎还叫老白去递这个本子,这不是……”

    水镜先生一笑:“所以我属了自己的名讳,如今我只是国子学博士,却够不到上边的。”

    白学路一笑:“怎么够不到,前几日我还听说,你家有个好外甥呢,人家可是想不去乌康,就不去乌康,上京这来来去去,每年多少本子参他,人家还是好好的。你这人,心眼坏透了,我可没有护身符,此事叫老定去都比我合适。”

    定婴一翻白眼:“呸,我可是吏部主事,不是你们刑部的,不找你找谁……你们快打他,当年的属他胆大,如今却是如何了?变得这般胆小?”

    这几人自小熟稔,便好不要脸的开始呸来呸去起来,他们正戏耍的热闹,却不想品廉先生忽然叹息了一下道:“水镜,你这一本上去,从此天下女人,皆会变成外人,怕是不妥吧?”

    屋里人一惊,坐下细想,吖!却真真是这个道理了。自古,家中如有女子幼年病故身死,都可入祖坟埋在父母身侧,若是水镜先生这一本上去,外嫁女不承担娘家过错的话,那么从此,天下女子便会被娘家视为外人,再不得埋入祖坟了。

    水镜先生轻轻一叹:“此事,某也是多日难寐,某家中也有妻女,何尝不是放在心里疼爱。可,我岳家人,自古便研修律法,刑事法规乃是国之根本,此事关系天下万代,却怎能因某之私情而闭口不言?

    今日,孟家外嫁女若担娘家之罪,孟家母系三族无辜女子若同罪的话,那么天下女子从此身负两罪,岂不无辜?律法成文,作为标尺!乃千古大事,怎能因某一时私心,而闭口不言,若真如此,某一日身去,怎有脸见列祖列宗?”

    水镜先生说完,屋内人都不再说话,法家之事,本自古便是双刃之剑,伤人伤己,一时间,大家心内矛盾不已,也不知道该是如何是好。

    半响过后,那定婴轻轻一笑道:“也罢!这卷录给我吧,明日由我呈上去。”

    白学路一愣:“怎能如此?不可。”

    定婴一笑:“今上喜或不喜,也不会如何的,好歹某家也是护帝六星,今日不护律法,那也是愧对祖宗的。”他说罢,便将席上的竹卷卷了,款款的放入袖子。

    水镜先生感动,忙站起身,拂去身上浮灰,郑重其事的对着定婴一躬。

    定婴一笑,坦然受礼。

    这日傍晚,茶会散去,牛奔将来客一一送走,当客人只剩下许文禄之时,牛奔轻笑道:“品廉,怕是明年茶会,要去定家小居了。”

    许文禄轻轻点头道:“若此事大成,天下法家**怕是要欠下宋国公好大的人情了。”

    许文禄说罢,看着松风河岸,清风吹起,两岸柳枝摇送,品廉先生的衣摆猎猎摆动,一时间,牛奔与许文禄都各有心事,便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许文禄道:“京中这几年,你上我下,来来去去,我一届低等官吏,位卑言轻,虽年轻那会也有过报国大志,可惜却无有那个能力,因此就只修身自好,做好本分。”

    牛奔道:“品廉多虑,你的小品如今大江南北,早就传遍,当日伯父愿望也不就是如此。”

    许文禄一笑:“区区小文,能挽救黎民水火呼?你我通经颂文,学的是治世道理,可惜时不待我,如今已然老朽了。这几年,我却也看清楚了,比起定婴,我却喜欢平国公顾家,那家人却与这些人不同,从未有过任何钻营之心。以往我也曾看不起人家,可是你看大梁上下,谁家敢只怀驱除虎狼,保黎民江山,为国家万死不辞之心。许文禄一生,看了太多的起起落落,如今却真是看明白了……只可惜,水镜先生,错矣,白学路,瞎矣!”

    许文禄说罢,上了辕车,在暮鼓之中,慢慢远去……

    天承四年,春分刚过,宋国公定婴一卷刑律文书奉上,顿时引起朝廷大波。

    天下女子,该不该受娘家罪刑连累,一时间朝上便瞬间分为三派。

    定婴一派自然是明正典刑,无关乌康,无关其它,律便是律,无有任何人情左右,天下律法,都该如此。

    胡太傅一派,自是反对,若律法如此规定,天下女子,从此岂不是变成了外人,再不与娘家亲厚,那么谁还为娘家忧心担事,如此岂不是一个娘胎,出了两家人!天下女子危矣。

    庄成秀一派,不发一言,只看主君意见。

    眼见得,乌康一案,如今正值问案量刑当口,如若女子不同罪,那么,抄其安吉侯母系三族,却是主君错了。如此生生的在今上脸上拍一巴掌,宋国公定婴,也不知道却是如何想的。

    天承帝赵淳润见朝上吵得不可开交,却也不发一言,他微微一笑,便退了朝,如今此事,也不是吵吵架便能吵出个一二的。他内心也矛盾,作为一国之君,私情与律法,从来都是君主头等麻烦之事,到底该如何,他的心里也没有答案。

    自朝上下来,赵淳润换了袍服,来至后厢郡公府,一入院内,却看到阿昭不知道从那里拔了几根野鸡毛,做成颜色好灿烂的一个大毽子,在院子里踢的兴高采烈。

    那毽儿犹如黏在顾昭身上一般,起起落落,踢得花样繁多,院子里一时间喝彩声不断。

    顾昭猛一回头,见阿润回来,便一伸手接了毽子,微微一笑道:“阿润,你也踢几下,松散松散,你每日也不动弹,对身子实在不好。”

    阿润接了毽子,用手轻轻弹了几下鸡毛,轻笑道:“你怎知我不动弹?”

    顾昭不答,天下间,还有比自己更清楚他的人么?

    “你有心事?”顾昭问他。

    阿润点点头:“你舅舅给我找了好大的麻烦了。”

    顾昭一笑:“喂,别牵连我,我不认的!虽血缘上是舅舅,我却也不偏他,你且说说,他给你找了什么麻烦,我是帮里不帮亲的。”

    阿润靠着院子里的桂树,便将今日朝事说了一遍,说完,他看着顾昭再不发一言。

    顾昭低头想了一下,忽扭头对他奶哥说:“奶哥,这几日他们都说,松风河两岸,绿芽铺满,桃花正开,你去着人备车,准备两顶纱帽,我与阿润要出门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