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88章 第二十九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88、第二十九回

    顾昭与表哥岳渡之说了一会话,外面满大街的跑步声,招呼声,议论声,那些声音透着一股子压抑不住的围观热情,引得屋内人抓耳挠腮好不可怜。

    顾昭只是不动,一直问几位学生学里的事情,他表哥岳渡之是越来越尴尬,想劝几句,却跟表弟不熟悉,也不知道表弟给不给这个面子。

    那街口的热闹,就如孩儿见了糖葫芦没钱买一般的吸引人,从庞二到这些学生,都如屁股底下着了火,说话是磕磕巴巴,词不达意的有之,张冠李戴的回话也有之,简直没了半点国子学学生的风度。

    顾昭暗笑,逗的更加有趣。最后他表哥终于舍了面子,悄悄拉拉顾昭的衣袖叹息道:“表弟,便给哥哥一分薄面儿,莫要逗他们耍子了……”

    这一下,那几位才知道,郡公爷是故意耍他们呢,顿时这几位涨红了脸,羞臊的不成,忙起来一起施礼道歉。

    顾昭摆摆手,命人封了农书的箱子,着人抬着出了门,古董店内众人都齐齐轻轻松了一口气,纷纷将顾昭送至门口,只差敲锣打鼓庆贺一番了,这位郡公爷,端是难逗,以后见到他要躲远一些才是。

    庞二关了店门,一溜烟的往前跑,他身材肥大,看上去就如肉球在滚,顾昭无法想象那样一个人,身体里蕴藏着多么庞大的一颗八卦之心。一下没注意,他摔了一跤,爬起来灰都顾不住拍,就继续往前奔。到了人群后,这人上足了牛力,左右一拧,很快便在人群里给自己硬是挤出一条道儿,在叫骂声中跑到前排去了。

    岳渡之看着自己小表弟,心里不免揣测,刚才听他说话,难免张狂,可如今这不紧不慢,面露不忍的样儿却不像是旁人说的那种煽风点火的纨绔子。君子修自身,要有不忍,要有慈心,小表弟却将这种君子的态度,随时的表现了出来,这与他们平日所学的,该是一样的。

    哎,自己**的还是不够,如今却也是一样想看热闹的。真是,太失礼了……想到这里,岳渡之强忍了,慢慢的陪着表弟一起往前溜达。

    表兄弟二人慢悠悠的走到里巷口,这里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堆满了人,那边正是保康里安吉侯府所在,前面道路两边都站满了兵丁,手持戈勾,身着重甲当关路口,把守要道,如今竟是封街了。

    身边,岳渡之大大的对着一个方向叹息,顾昭往那边一看,顿时也乐了。表哥的三位同学,你推我,我拉你的正往街口的一棵大树上攀爬。一边爬,还喊呢:“而农快来,这上面看的清楚……”顾昭失笑,岳渡之更加羞涩,举了袖子遮脸,实在不忍睹了。

    顾昭左右看看,这里三层,外三层出不得进不去的,如今站在这里也不知道要挨到什么时候,他看不到前面的情形,只是满耳朵边听到人们议论纷纷,七嘴八舌的说什么的都有。

    “哎,出来出来了,那不是他家二管家,前儿还看到他在府门口站着,好一幅得意样儿呢,嘿嘿,他也有今天……”

    “可不是,以往,这帮孙子都是都不正眼看人的……”

    “哎,那是他家的大小姐吧,竟肥胖如猪,真真一身好肉……”

    “呸!你见过几个大小姐,那是厨娘吧?哈哈……”

    顾昭听了一会儿,转身想走,却不想身边的茶楼上有人打招呼:“那边可是小叔叔,小叔叔……”抬眼一看,旁边茶楼二层上的雅座美人靠栏杆上,有人支着身子正打招呼。仔细端详,却是熟人,淮国公家的大公子,夏侯仪。他怎么在这里?还提前占了好位置?

    没片刻,那夏侯仪与茶楼老板跑出店面,将顾昭与他表兄岳渡之都迎进店子,一路请上二楼,进了雅座。

    顾昭坐好,受了夏侯仪的半礼,并不着急看热闹,反倒问夏侯仪:“你今儿怎么在这里?我记得你在户部当差呢。”

    夏侯仪陪着笑,站在那里回话:“小叔叔不知道,今儿也是赶巧了,原本约了几个好友来吃茶,却不想被挤得衙门去不得了,好友也没来……”

    顾昭不说话,只是笑。那夏侯仪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其实……小叔叔不知道吧,今儿带兵抄家的,是老四。”

    顾昭一挑眉:“我是知道的,可……你却不该知道,难不成他提前与你说了?”

    “哎呀!小叔叔!愿望啊!这么大的事儿,他能有这个胆子?那不是是昨儿晚上,小侄去找他吃酒,他却不在家。是陶若说,老四他们三日前被宣进大营后就一直没出来,这段日子,大家都在议论这事儿,小侄一想就……嘿嘿,知道许是有这一次热闹,这两日我常来,结果……嘿嘿,便果然看到了。难道……小叔叔不也是为这个?”

    “你呀!”顾昭没办法说了,说年纪,他如今正长到该看热闹的年纪。他来可不为这个,他心里挂着别的事儿呢!顾昭不再说话,将身体靠在雅座的美人靠栏杆上,侧头往安吉侯府那边找。

    夏侯仪机灵,忙端了一盏茶奉过去。

    顾昭端着茶盏,侧着身子看别人倒霉,恩……这种感觉倒是颇为微妙,有种说不出的优越感……呸!想什么呢?

    安吉侯府那边,再没了往日亭台楼阁,庄严的气势,这边虽远,耳边却依旧能听到哀哭之声不绝,那大门内,不断有人拉着一根绳子出来,绳子两边栓了岔线儿,一个个的捆着腕子,按照家户门头,一家一家的往外拉人。初春的小风刺着骨头,这些人都身着单衣,一个个的裹着身子,哆哆嗦嗦,魂魄都不知道飘到哪里了。

    大门外,兵丁甲胄上身,神色肃穆,偶有不听话的,奔了命的往里跑的人,便有人上去一顿舞皮鞭,打的那人满地翻滚,许是觉得被侮辱了,这人挣扎的甩开捆绳,一脑袋冲着门口的石狮子就要上,片刻,就有兵丁早就料到此事,便一拥而上,将这人捆成一团,丢到一边,连嘴巴都割了他的衣摆给他封住了。

    坐在顾昭身边的岳渡之,忽然幽幽的来了一句:“那……那人我认识,那是孟继睿……他家与安吉侯孟继渡本是一个爷爷,,前几日我们还在国子学一同上课呢……”岳渡之心肠软,此刻便再也看不下去,自去一边坐了,再也不往栏杆外瞧上一眼。

    顾昭看了表哥一眼,也不说话,只继续在那兵丁里寻人,找了好一会儿,才看到,顾茂昌骑着一匹枣红马,身着布甲,右手扶在腰间的佩刀上,他也不动,也不说话,就立在侯府门口的影壁边上,眼睛却只往那女眷里寻看。

    前几日,顾茂昌悄悄往他这里带了一封信,只说如今的安吉侯夫人严金珠,来来去去的在上京托关系,却不知道怎么竟寻到他这里了。顾茂昌本与乌康案没有任何关系,那日之后却不知道如何想的,他瞒着老父亲想托小叔叔给他想想办法,安吉侯府抄家一事,他想参与。

    既然他想去,顾昭自然随口便跟阿润提了一提,他倒想看看,顾小四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他是想徇私呢,还是旧情难忘,还是做旁个?

    顾茂昌在人群里来回的看着女眷,这些锦衣玉食的小姐姑奶奶,如今都没有了半份的脸面,一个个的被捆着拉出来,就是想拿衣袖遮面也是不能。于是,便有那通透的,想出一个办法来,将长发泼到脸前,挡着颜面,也多少留一二分的尊严。

    便是如此,顾茂昌依旧在那拥挤的人群里,很快寻到了严金珠。人生最美好的一段梦,他怎么能忘记这人的身型。许是刚才她在里面闹过一次了,也不知道谁往她嘴巴里塞了帕子,她看顾茂昌半天了,如今眼睛终于与顾茂昌对视,顿时泪流满面。她不停的摇着头,面露哀求,看看顾茂昌又侧头看看不远处被一妇人抱在怀里的幼子,再抬头看看顾茂昌。

    这一刻,总是千言万语吧……

    顾茂昌自然知道她的意思,前些日子她不断寻自己,也就是为了她两岁的小儿子,想要一条活路。他记得她痛哭流涕,趴在地上哀求:“自古出嫁从父,难不成金珠想嫁那个,还能由了自己不成?金珠知道,四哥哥恨我,可如今也顾不得这些了,只求四哥哥看在以往的情分上,救我小儿一命,金珠来世便是做牛做马,也要报答四哥哥的。”

    以往却有什么情分吗?顾茂昌脑袋里不停的想着那日金珠出嫁,自己被严金宜侮辱的画面,这几年他的脑海里翻来覆去的都是那一张丑恶的面孔,还有自己离开家族,光着脚在大街上狂奔的样子。离开家的顾茂昌算什么东西呢?

    他厌恶自己,恨自己,因此这三年他带着顾家军,到处征战,总算是为猪官打下一片属于父亲的天空。

    现在,这女人来哭了……顾茂昌自问,自己是不是该仰天大笑,笑她家可算倒霉了!

    可叹的是,他是半点都笑不出来,他傻了一般的写了信求了小叔叔,给自己找了一个这样的差事,如今,他又几乎自虐一般的看着严金珠倒霉,看着她哭着跪地,不停的对着自己叩头,哀求,只求的满额头是血。终于……她被带走了,最后的眼神里却再没有哀求,徒留了怨恨,她不恨连累她的父兄,夫婿,怕是这辈子就只怨恨自己了。

    这样很好,顾茂昌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仰脸看看天空,心里又酸又涩。

    小四,这是长大了吧!可算是长大了……

    顾昭在茶楼,看着自己侄儿,心里可算长出一口气。这几日他心里总是担心这孩子,脑袋发热要做出一些傻事儿来。如今看来,却是顾老四在这里告别他的整个青春呢!这死孩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别人不来,偏偏是他来。明儿,怕是上京上下,又要有顾家的闲话了。

    人犯清点完毕,街边便来了无数辆驴车,那些兵丁手狠,先是吆喝,最后不耐烦了,便索性拿着鞭子驱赶人上车。

    待人犯一车,一车的被拉走,看热闹的便也不再议论。凡是个人,却也不忍睹这弱妇悲泣,小儿哀哭。

    春风一股股的肆虐着,安吉侯府巨大的匾额被人拉着绳子,喊着号子,一起一拽,咣当一声掉落地面,摔成两半儿……

    “啊!!!!!!!”

    却不知道,是谁嘶喊了一声,有人从车上蹦下来,一边往那边跑,一边嘴巴里喊着:“祖宗啊!先皇后啊!!老天开眼啊!!!!!!子孙不孝啊!!!!!”

    顾茂昌仰天看看天空,扶着腰刀的一摆,他的下属齐齐踩着安吉侯府的匾额,冲着里面便去了……顾茂昌今儿的差事就是,清点资产,封箱,抄录等一干事宜。

    顾昭不说话,夏侯仪也不吭气,半天之后,夏侯仪深深的叹息了一句:“可惜了孟继渡一代人杰,他若活着,却不知道他怎么想……”

    顾昭不说花,眼睛一直看到顾茂昌消失,这才彻底的稳了心。

    偌大的侯府,三代的富贵,这些兵丁一进去,茶楼内却有新的猜测。顾昭有些不耐烦,便站起来跟岳渡之道:“表哥,天近晌午,不若你去我家用饭如何?”

    岳渡之摇摇头,他如今是跟同学一起出来的,一个人跑了实在不像话,于是他便拒绝,并说改日请顾昭过府一叙,顾昭允了,便带着细仔与新仔下了楼,上了小玉。

    清脆的驼铃哗啦啦的响着,那人群不由自主的便裂开道路,顾昭这骆驼在上京是一景,因此驼铃一响,早有那边禁街的兵士看到他。这些人如今都是被顾茂昌带出来的,因此便谁也不问的收了戈勾,驱赶开看热闹的人群,大大的为顾昭放开一条道路。

    顾昭的骆驼与那些挣扎的人们错身而过,一个向北,一队向南……

    那一路,顾昭的脑袋都是乱糟糟的,回到郡公府,他还没下骆驼呢,就看到他家门口,如今竟排着一溜的小轿子。真是奇了怪了,他在上京人际关系单薄,又有个不爱管闲事儿的名声!今日怎有人舍得烧他的冷灶?

    下了骆驼,毕梁立赶紧迎上来,对着顾昭的手打了几个手势,大概是不想叫他管。顾昭也听话,便谁也不看的,直接入府还着人将家里的大门关了起来,谁家的帖子也不接,若有事儿,叫他们去寻平洲巷子的顾岩去。

    “那些人是那家的?”顾昭回到正堂,一边换衣服,一边问门口的细仔。

    细仔早就得了消息,听到顾昭问,便站在门口回话到:“七爷,都是里翻外翻,旁枝遮棱的关系,那不是安吉侯府被抄家了吗。老庙那边的顾家,仿若跟他们有几次姻亲,如今主枝的姑娘也被带累了。

    还有咱香莲道老姑姑家,说是也有跟他家结亲的,不过今儿也不是来求情,就是来问问,怕被牵连进去……”说到这里,细仔想起什么来,便压低声音提醒道:“七爷,四老爷那项,大爷家的文氏,怕是也有些牵扯。”

    顾昭换好衣服,坐在正堂的椅子上举着脚,两个内宦上来与他脱靴,待靴子被拽下去,又帮他换了一双松软的布鞋。

    “茂甲媳妇?她能有什么事儿?我怎么不知道?”顾昭站起来,跺跺脚,摆手叫细仔进屋。

    细仔笑了下,走进屋子,半跪着帮顾昭拉衣摆,一边整理一边回话:“七爷平时最讨厌闲话,哪里能听到这个。前阵子,京里不是一直有茶会吗,也听说茂丙大爷家的奶奶这两年常出去跟人来往,也常去有家世的各府耍子,好像是去年吧,安老太妃的娘家办赏花会,安吉侯府的老奶奶……”

    细仔见顾昭整不清楚关系,便详细说到:“就是死了的那个孟继渡的亲妈,如今算是他家老奶奶。那个老太太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看到茂甲大爷家的媳妇文氏去了,就拉住不放手,非要结干亲……就这样俩家就走动起来了。”

    顾昭一听就来了脾气,不由便骂了起来:“那家伙就是个不省心的,不是哭着闹着接他妈,就是到处攀关系,若他是个会钻营的便罢了,偏偏是个人他就结交,猪脑袋给他安上了!”

    顾昭正骂着,阿润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他人来了,也不进屋,只站在门口低低笑:“我也纳闷呢,你家住了一家子狐狸,好好的怎么就蹦出一只傻豚子来。”

    顾昭大怒,瞪着门口问:“说谁呢,谁家是狐狸?你家才是呢。”

    今儿,阿润心情出奇的好,因此他便也不接话,只是进屋,随意坐下,叹息了一下道:“我家还不是你家。”

    他这般说,顾昭想下也是这个道理,因此就没好意思再追究,当着人好歹也要给他几分面子,因此便殷勤了一些,亲手给他倒了茶,端了果子,一边侍奉一边求了一件事儿:“茂丙那孩子生性迂腐,这也不怪他,都是她妈给教坏的,不然,你去甘州找块地方,最好周围几千里都没人儿……你送他过去历练几年吧。那孩子,心地却也是不坏的,咳咳……”

    阿润脱了鞋子,半躺在屋内的靠子上,也不接顾昭的话,只是笑道:“有你这样当长辈的吗?甘州赤地千里,渺无人烟,你叫他去,那不是害了人家么。再说了,我叫你顾家人去,那底下的还不知道猜想成什么呢,你那老哥哥也不小了,好好的你乱折腾什么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