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86章 第二十九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86、第二十九回

    却说那乌康一案,牵连甚广,转眼着庄成秀赶到泽州,见到付季,待付季取出证据,顿时把个御使庄大人气的几欲吐一口心头血来。

    见过胆大的,却没有见过这般胆大的。你当是如何了?

    自打三年前安吉侯爷孟继渡救驾死在灵山,前皇后家人丁单薄,只有两个弟弟,孟继渡无有儿子祭祀,今上开恩便将安吉侯的爵位给了他的弟弟孟继世。

    那孟继世本是个庶子,出身豪门却没有见过真富贵,因此一袭爵,便迷花了眼,把孟继渡以前经营下的地盘他就当成了私产。

    两年前上京重建,安吉侯府因密王乱被焚烧了一些屋舍去,孟继世刚做侯爷,他家靠山又去了,因此里子面子都要顾及,也不知道谁与他出了一个馊主意,他便将家里的三分之二的钱拿出来,修了一栋京中出了名的豪宅名苑,描画了一个大大的门脸出来撑面子。

    孟继世自小也没受过什么嫡子教育,连守成之道也不懂,他手里握着金山也不会好好利用,那乌康郡的巡抚叫吴云卿,本是天授帝因**需要为孟家安排的手脚,为了今后太子登基蓄的一些力量。却不料想,那孟继世却不这般认为,他将乌康当成先帝赏赐与他家的钱库,做了几日侯爷之后,他在上京高调来去,银钱花的如流水一般。旁人见他傻,自然就哄他,一来二去,不到三年安吉侯府就剩个架子了。

    人一穷就要变化,新上任的孟继世孟侯爷为了脸面,便开始钻营起来,几年时间,他通过家里的力量,先后将乌康的官员悄悄标价买与跟他玩耍相合的狐朋狗友,得了钱自是支架子,左手来右手去。他这笔买卖做的隐秘,上京竟无人察觉,那也是有缘由的。

    一来安吉侯府被他哥哥孟继渡,他姐前皇后经营多年,那朝上自有胡太傅**护着,还有就是今上天承帝继位后先安民生,还没有注意到他。

    这眼见着,孟继世的力量便这样奇怪的经营起来,说到这里却也要感谢他的大舅子,严金宜。这严金宜自然不是什么好种子,往前说他在上京就是个末流的混子,后来因为妹婿,得了实缺,自然将做混混的手段用在了当官上。孟继世无人可用,对他言听必从,这两人这一扎堆,便是前世的狼狈缘分,好的跟一个娘生的一般。

    这不是今年,今上刚得了大笔的税金,便一挥手先支出一笔近三百万贯的慰银出来。也巧了,今年年景不好,上京属官已经缓缓过渡完成,说话算数的就都成了今上天承帝的力量。天授帝的影子由此刻起,便慢慢淡出大梁历史。

    孟继世来钱的地方越来越少,又赶上各地实行税务透明,巧立名目的钱路就此也就断了。三月间,西边河套来了一群部落马商,带来几十匹上等的名驹来上京卖。一时间,京里只要门脸大的家户,都要买一匹两匹回去装点一下。

    那名马岂是便宜的,便是价格最低的,也要千多贯。

    说起来,此事却也有前因,也不知道如何了,孟继世袭爵后,好死不死的就与平国公家的四爷,顾茂昌对上了。这两人恩怨已深,在京里常有冲突,明的暗的亏,孟继世都不知道吃了多少。那严金宜去乌康,也是被顾四爷与永国公家的大爷后柏使了坏,挤出上京的。

    这两位爷放了话,只要有他们在的地方,就不许有严家的人在,不然就是看不起他们。

    那严金宜从前本就是这二位身边的一条狗,若不是攀上顾茂昌,也没他严家的一场富贵。京里养“狗”的不少,怀了规矩的却只有严金宜一位,因此上他家便成为大部分纨绔子弟拒绝往来的户头。对于这些纨绔来说,别说区区一个安吉侯府,就是先帝还在又如何看不上你,那就是看不上你了。

    却说那名驹到了上京,自然被一干纨绔子弟捧得甚高,甭管人家背后使得是什么手段,反正是一来二去的,谁家不买两匹回去。那孟继世被圈子隔离,本心中正烦,那日去马市也没想买,就是看看。却不想,他那仇人顾茂昌大手一挥花了二十五万贯,牵了七匹回去。其中给他小七叔买的那匹黑麒麟,价值四万贯。

    牵马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了,顾茂昌就看了安吉侯一眼,顿时孟继世觉着这是在打他的脸呢,小看他呢。这人脑门一上血,便命人花了四十多万贯,买了整十匹名马回家去,连续摆了十多日宴席,请人上门观驹。这会子,家里有名马,就相当于,孟继世家一下子买了十多辆,宝马,劳斯莱斯。这一下,安吉侯府老底儿就给他倒腾光了。

    孟继世却不知道,顾茂昌花钱手大,人家花的却是兵部的公费,他买的马,走的是兵部报账的正统路子。除了小叔叔的那匹黑麒麟是他老爹私下买来逗弟弟玩儿的,其他的那都不是顾家的钱。你以为谁都像孟继世那么傻呢!

    手里无钱,孟继世自然就要想法子,也赶巧了,那京里刚拨了一笔慰银去至乌康。于是孟继世便写了两封书信给吴云卿与严金宜要钱。一开口便是借钱,要五十万贯,不给还不成。

    那吴云卿就是个包子,谁都能啃他一口,当年孟继渡用他也是看重他老实。如今,乌康是严金宜做主,因此他也无法,**的几欲上吊,这狗急了要跳墙,吴云卿急了,便出了一个馊主意,他一咬牙,便做主将慰银当中的两百万贯拿出来,与乌康郡上上下下的头脑将钱分了。

    管你是谁,做的什么官,你都要分钱,只要拿了钱的,就要立个血契,这样大家一起发财,谁也别说谁。既上官敢拿,那下面自然还是有样学样,除了这两百万贯,还在不断伸手,因此,除了泽州丁民能拿到一贯钱,那剩下的县县镇镇的乌康百姓,最后落到手里的不过就是几百钱,有的就是个一卷烂帛布了事。

    那日,石悟归家,与他老父亲说起义弟之事。那石县令老实了一辈子,最爱自己的官声。他前些日子刚分了五百贯,**又立了血契,顿时便觉得一辈子的清白名声没了,见不得百姓,也入不得祖坟了。

    这老爷子在家里思来想去的,还是取了自己的血契,还立了一个他知道的名单给儿子。哎,也是他运道不好,被他家里用了一个杂役得了消息,而这杂役赶巧却与燕州通判施新春有些远亲血缘。

    因那日正巧是半下午,院中来往的人也不少,那衙役也听得是模模糊糊的几句,就躲开了,他只听说是要告上去,如何告,怎么说,他是没听清的。

    没两日,那施新春便得了消息,他正想巴结上官,却苦无道路呢,真是天上掉了馅饼了,因此,便连夜将消息亲自送到严金宜处。

    严金宜得知,也是吓得半死,为了身家性命也好,为了富贵也好,这厮便找了人马,悄悄的去了泽州,选了夜黑风高的时辰,上门便将石悟全家灭了门,点了一把火。

    原以为这事儿就完了,可数尸首的时候,数来数去却少了石悟三岁的儿子,石楠。那日,也算是石悟家有福分,那日付季打发满堂正进县城送菜盒,石悟听到前院不好,自生警觉,他灵机一动,将家里的菜窖打开,将血契还有自己的儿子石楠都交付与满堂之手。因此,这一仆一主便逃得了性命。

    一县之主被灭满门,乌康郡上下自然要跟上官有个交代。那施新春被安排收尾,他思来想去的,他那亲戚杂役指点他,赶巧了,那石悟有个结义兄弟,在外乡发了大财了。那石悟的儿子保不准就能在那边寻到,便是寻不着,三岁小儿能说清什么?当务之急便是要一个顶缸的巧儿。

    施新春闻言大喜,二话不说将自家亲戚先灭了口,接着立马打发衙役到疙瘩背,锁了付季。付小郎知道,如今自己在乌康界内,这是严金宜的地盘,他若跑了,全家不保!他若敢说顾府,说自己有官身,那么,全家的性命也就别要了。因此,衙役来锁,他是一言不发的便跟着去了。

    就此,他一堂没过,便被定了草拟的罪过。私下里他也挨了几次重刑,付季自然不招,不过这也是无关紧要了……

    乌康血案,前前后后便是如此。

    上京郡公府,顾昭拿着阿润给他看的乌康案录,来来去去的读了好几遍。此事,他早就能猜出个一二,却没想到,能牵扯这么广,前世常看什么,一拍案,二拍案,三拍案!

    如今,顾昭也想将面前的案几拍烂了!还有比这个更加可恨的吗?顾昭郁闷,举起手,对着案几连拍了好几下。

    “朕都不气,你死什么?”阿润拿着毛笔,坐在屋子里,写心经。

    是,他不气,今日连写了三卷心经手里还未停。

    如今,上京正值初冬,天气一冷,顾昭就缩进窝子,再也不愿意出去了。阿润怜惜他,觉着自己被困住了,却连累阿昭跟自己一起困着。因此,平日能不宣召就不宣召,将所有的公事儿,他都带到了郡公府来做。

    顾昭气愤:“茂昌这小子一肚子坏水,等我出去,非敲打敲打他不可!我却不知道,原来乌康大祸,根由却在他这里呢!”

    阿润一愣,抬脸看他:“傻子,敲打他干什么,要说……此事我该赏他呢。”

    顾昭一愣,他是个灵透的顿时就明白了,也对啊,前太子虽残疾了,可是如今也是一地藩王,那乌康的力,自然是前太子的力,如此被阿润抓住,一刀切了!倒也真要给这小子记一功。可是,这事儿吧……谁都能挑头,顾昭就不愿意是顾家子挑的头。

    因此,顾昭想了一下,便将案上的卷宗一卷,敲着桌子说:“那小子太闲,过了年,赶紧打发了出去,叫他跟茂丙去下西边……”

    “西边?”阿润手里的毛笔一收,带出一划杀意,因此这一卷心经便废了,再不能写了。

    阿润收起心经,取了一卷新的由起头,一边写一边问:“西边?西边……早没有匪患,他们出去最少带三千兵卫,吃吃喝喝的,我没那么多闲钱,这刚被人坑了一笔去,我如今还疼呢。你的心呀……就是偏的,拿着朕的税金,哄你家孩子玩!”

    顾昭斜眼窥他,也不说话,只是看到他又写了半卷经后,才忽然开口道:“那西边的名马,一批能卖五万贯!”

    唰……又是一笔写歪了!

    阿润仰起头,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后,抬头看看顾昭:“你又捉弄我。”

    顾昭一摊手,很是遗憾的表示:“是呀,我都被你关了俩月了,出不去,你还不许我出口气?”

    阿润一笑,也不怪他,只是心疼的劝了几句:“天气不好,你乖乖在家呆着,我叫他们寻些好耍子给你,若是实在不成,咱俩……就悄悄出门,在这附近走走也是可以的。”

    顾昭摆摆手:“大冷天的,我就怕这个,尤其是过年,又要跪又要拜,还要走亲戚,送年礼,我求求你,关着我吧!我就不爱去应付那个,谁知道我老哥哥要起什么幺蛾子呢。”

    “恩,这可是你说的。赶明儿别哼哼无事做,闲的要起茧子!”阿润拿笔点点他,又取了一卷经,刚写几笔,忽然一抬头笑道:“我不气了,我还抄什么经呢?”说罢,他将笔一撩,站起来来至顾昭的暖榻前,脱了靴子,钻了顾昭的小被窝。

    没错的,顾昭就在被窝里呢,穿着里衣,脚下踩着俩个汤婆子,他右侧身边有个案几,案几上摆着七八碟子小吃。小吃边上是那各省各地,有趣事奇闻了,阿润就命人写了来,给顾昭逗乐子打发时日。

    这两人挤在一起暖了一会子,顾昭靠在阿润的腰上,举着那卷乌康案的案录道:“西边一匹名驹,卖到上京值五万。我这人,最爱想这些有趣儿的事情,我老哥哥说过,如今军中用马的多是五品以上的大将,平生能有一匹千贯钱的名驹,那都是很有面儿的事情了。至于其他的兵士,多骑着的是马骡跟驴骡对吧?”

    阿润顺手取了一个篦子,正一下一下给顾昭蓖头发,听他这样说,手里也没停,只是哼了一声,算是应了。

    顾昭想了下道:“西面,是我五哥哥的地界,叫茂昌,茂丙过去,先看看水土,再定个地方,寻一些河套熟练的牧人,在那边开个兵部的牧马场吧……哎呀!”

    顾昭猛地捂着脑袋坐起,嘴巴里连连呼疼,伸手就给了阿润胳膊一下道:“你就不会给人梳头!躺下!我来!”

    阿润立刻丢了篦子,很听话的躺在顾昭腰上,眯着眼睛,开始享受起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