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83章 第二十九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83、第二十九回

    天承帝三年,皇帝下召:“朕闻劝贤篇尝言,夫民者,天下之本也。朕自临国事,历事艰辛,犹知斯言至善。故朕以为政者,正而简也,谋国之策,力行清简,唯在精要。

    前事诸州移迁户以塞州郡,此利万代之善政也,朕尤重之。百姓迁移所费亦政府所支,谓之“安家钱”,此实是迁户成败之要,安民定心之本也。

    然朕近日颇闻乌康郡燕州有墨吏损“安家钱”而自肥,以致民声沸腾,怨艾载道。若真有吏苛剥如斯,朕虽远在九重,亦深惧之。

    然州郡长史,亦朕亲随心腹,国素倚为干成者,若因一言罪之,人心难服,亦动朝野根基,朕亦不能不虑之尔。

    因特除都察院右都御使庄秀成权知乌康郡迁户事,以通政司左通政使顾昭为权同知乌康郡迁户事。代朕巡狩乌康,察查情弊。凡至乌康,迁户相关事宜咸以与闻,特许便宜行事,沿线州郡府道,咸听配调遣。”

    顾昭打天承初年回来,就没迈出过上京,相对于阿润那种不舍,他完全兴奋。因是奉旨出巡,顾昭的脑袋里一直在出现各种若干镜头,比如,前后响大锣,打板子衙役喊“威武!!!!!!!!”然后他顾七爷抱着签筒,泼雨一般的撒下去,想想就很威风。

    今儿一大早,阿润早早结了朝事回至郡公府,坐在屋里指挥着人给顾昭收拾行李。因今日早朝接旨的事宜,顾昭难得的起了个大早,打着哈气,在朝上接了旨。

    他这番二皮脸的态度,立刻引起以庄成秀一干能臣的不满,奈何圣意已决,便只能如此了。下朝的时候,顾昭被他大哥拦了下来,有些气急败坏,又有些无奈,老爷子是实在不放心,因此多说了几句。

    “那庄成秀最是个难缠的,阿弟去了,不要多说话,得罪人的事儿,你就装糊涂。”

    “那我去干嘛,他一个人去就得了呗!”

    “阿弟说的那是屁话,今上眼里还是有顾家的,你以为你看你的面子?你出去自然要踏踏实实的给吾皇办差,万不可倦怠!”

    顾昭擦擦眼角困出的泪,摇摇头:“大哥多虑,小弟就是多了个公费旅游的机缘,我就一路游山玩水,旁个事儿,弟弟我又不懂,管他那么多!”

    顾岩有些气恼,想跺脚大骂一顿,可周围偏偏正是下朝的时候,那些朝臣三五成群的扎着堆,来来去去的都是人精,无奈之下,他只能挽住阿弟的胳膊,略露一些老怀安慰的样子微笑着说:“乌康自古就是个多事儿的地方,那地儿最早是孟继渡的地盘,如今孟继渡死了,那地儿又归了他弟弟孟继世,不过你莫怕,你五哥如今在那边,只要有一点不妥,你就立刻捎信去求援,我量他安吉侯府也不敢招惹咱国公府!”

    顾昭的脚步停了下来,眨巴下眼睛看他老哥:“阿兄,我怎么觉得孟继世这个名儿,忒熟?”

    顾岩一笑:“可不熟吗?当年小四儿差点找的那个女人,如今便是孟继世的嫡妻。你们去查的燕州知州严金宜,就是那个女人的哥哥。因此,你去了,他们若有事呢,自是好事,他若没事儿……也不可轻易饶了他家,随便折腾折腾,那也是好的。”

    顾昭失笑:“阿兄,这都多久了,小四儿孩子都俩了,你还记着呢?这心眼,忒小了些!”

    顾岩不语,只是看着顾昭脸上露着一些很微妙的表情道:“你既出去,也别觉得躲了,我叫你侄儿将长辈的牌位都做妥了,也不大,你带着也便宜,阿兄知道你倔,你也别跟我倔,你自跟阿父去倔去。也省的如今你我仇人一般,见面便眼红,你**子因你,已经两日不与我说话……恩……咳……,每日一个时辰万万不可倦怠……”

    顾昭的困意顿时飞矣,游魂一般的回到家,坐在座位上唠叨:“我就知道,我就不该去早朝,我好好睡不好吗?你非叫我起来,如今被阿兄抓着,出门还要跪,那我就不出去了。”

    阿润无奈,只是指挥着旁人在那里整理行囊,每个包袱他都要亲自看了,翻了,这一去要好几个月,乌康那边天气也冷,阿昭有足疾,他便在鞋袜,炉子上多操了进份儿心。

    “阿润,换人吧,我是不去了,那个庄成秀看我都不拿正眼看,我不跟他玩。”顾昭扑过去耍赖。

    阿润捏捏眉心,叹息了一下:“庄成秀是庄成秀,他与阿昭不同,他看问题远无阿昭长远……再者你大兄如今在京里四处找消息,看门第,你……还是出去躲躲吧……”

    赵淳润也无奈,换了旁人也就是一纸圣旨了事,偏偏他家阿昭护家人,比护他可强硬多了,他是又嫉妒又欣慰,嫉妒是自己排在顾昭家庭后面,欣慰吗,自是阿昭是个最最重情义的,若是狼心狗肺的,那也不值得他惦记。

    轻轻拥抱了一下顾昭,阿润在他耳朵边说:“阿昭,这辈子我怕是都无法离开上京,你去替我看看,看看我的江山,看那些山水百姓……”

    顾昭脑袋晕了一下,他最怕阿润对着他耳朵说话。因此他迅速坐起,有些面红耳赤的躲到一旁,半天之后才磕磕巴巴的来了句:“你是不是觉得我太闲了,我也是有正事的。”

    阿润抿嘴一笑:“恩,斗鸡走狗,你那样少做了!你有正事?我却不知,如此,你说来听听,也省的我冤枉你。”一边说,一边将几件大毛的裘衣指挥着人往箱子里塞。+

    “前儿不是跟你提了吗,想打开南北运河,虽眼下也没什么人口执办此事,那就先等等也成,待天下人口多了,再议!我就想着联络几家商号,先通下陆路,这里面的花用,自不走户部的帐,你若放心,这事儿,我想交给茂丙去办。”顾昭躲在一边,摸着耳朵嘀咕。

    阿润一笑:“茂丙我有大用,你去找别人。”

    哎?为什么吖?凭什么吖?顾昭有些郁闷,就来了句:“那……给付季!”

    阿润还是笑:“付季也有用他的地方!”

    顾昭用鼻腔哼了一声:“感情你那些朝臣都是作假的,摆着看的吧?”

    阿润一笑,却不解释,如今他是个信天命的人,谁知道以后会如何呢,他已想好,趁着新旧交接,将顾昭的人都推到地方,也好多做防备。若有一日,天命所归,他忽有不妥,阿昭的大兄也老去!那世上也总有人替自己护着阿昭。他这般想的,却从来不愿意跟阿昭说。阿昭心眼太小,只要有个小心事儿,便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你过来……”阿润伸出手,那下面的人看到情形,便悄悄退了。

    顾昭过去,搂住阿润的腰跟他抱在一起,也不说话,就那么依偎着。

    “你只当出去散心了,好吃好玩,莫要委屈自己,有什么事情,自有庄成秀去办。”

    “我知道,我也不会跟他抢,只是庄成秀这人杀性过重,我若看到不好,也还是要管上一管的。”

    “知道,那……我给你写一道密旨,你带好,也免得到时候措手不及。”

    “呃,这个好,一个不够,你多给个几张,空白的,盖了印的给我预备着。”

    阿润失笑,吻吻顾昭的大脑门:“又胡说八道,你要空白的做什么,我知道你能仿我的字迹,可那东西一不小心泄露了,我要如何保你,都不小了,活的那么天真!”

    顾昭也不是真要,便借机腻歪了几下方依依不舍的分开。

    外间还在忙乱着,顾昭出去又开始指挥着人给元秀带东西,那小家伙都两年没见了,想得很。长高了没呀,黑了没有,前些日子给捎去的零嘴儿吃完了没,顾昭就如一个老妈子一般,来回替子女操着心。

    好不容易,天色大亮,这次是真要出门了,顾昭回头,看着独坐在堂屋内的阿润,心里觉得这人越发的可怜,以前什么都没有,现在自己走了,他便连个家都没有了。

    “阿润,不然,我就不去了,留下来陪着你吧。”

    阿润笑了下,站起来:“谁能饿到我,你且去,记得每日带信来,也……免得我惦记你。”

    轻轻点点头,顾昭还是走了,这一路他也不敢回头看,生怕阿润难受,或害怕自己又舍不得,死活要留下来。

    走至门口,顾昭上了车,他此次是奉旨查案,自然走的是四品的仪仗,这四品在上京多了去了,因此便不觉得有多么的显眼。出里巷口子的时候,还给巷口的杜大人家让了道。

    车队一路晃悠,眼见着晃悠到了北门口,顾昭正想铺开纸张大大的给阿润写一封充满爱意的信笺,却不曾想,车外细仔忽然对里面说:“七爷!我……我,看到先生了。”

    先生?那个先生?家里何时有了先生了?

    顾昭撩起车帘看他,却看到细仔双目圆睁,眼里湿湿的看着北门口。顺着他的眼睛看去,顾昭也呆了。

    上京北门外,常年坐着一些外乡来的乞丐,这些乞丐平日无事,要完果腹的饭食,便堆在一起,晒着太阳抓虱子打发时日。

    有多久没见到愚耕先生了呢?那年自己跟家里回到老家,并没有带愚耕先生。那时候自己早就知道愚耕是个细作,因此心里也厌恶他,想着留他在京里便随他去吧。

    那时,顾昭心里何尝不怨,自己待愚耕不薄啊?

    后来事平,回到上京之后,愚耕便再也没有出现过,他是先帝暗探,顾昭自然不会去找他,只是打发了人寻了定九先生回来。

    那时候,顾昭甚至是在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只觉得不见便不见吧。可是,千算万想,却不想是这个情形。

    如今的愚耕早就不是当初的愚耕了,当初的愚耕,木履葛麻依旧能穿出风骨,是个好不潇洒的知识分子。

    可如今,他穿着一件看不出本色的羊裘袍子,那袍子破破烂烂的,袍角已经烂成条状,对了,那年分开是冬季,顾昭还记得他叫奶哥给先生们做了羊皮裘衣分了下去,这袍子许还是那件。

    他没有着履,露出一双的又黑又烂,上面还有疔疮的瘦脚。脚后是他的两条黑色的腿骨,又细又黑的怕是站都站不起了。他那那张黑不黑,白不白的瘦脸上,眼睛里满是浑浊,头发脏的粘成一束一束的随意堆着。

    也不知道细仔是如何认出来的,顾昭觉得若是自己看到,怕是要认半天才能认出这是当日的那位愚耕先生呢。

    他在,捉虱子?顾昭看着愚耕,看他露着一脸傻笑,扒拉开羊裘衣,露着满是肋骨的上半身,他的十根手指都没了,只留下两柄秃掌正抱着裘衣,用牙齿在咬着裘衣的线缝里的虮子,一下一下,咬完还要吧嗒一下嘴巴。

    顾昭命车队停了,他走下去,慢慢走至愚耕面前蹲下。

    “愚耕……先生?”顾昭唤了他一声。

    愚耕并不理他,只是还在那里咬,一下一下的,咬完还要吃进肚子里。

    “七爷,走吧……”细仔看看周围,好多百姓都停下脚步,好奇的看着那位穿着紫袍的官员,蹲在地上正在跟一个乞丐说话。

    顾昭站起来,点点头:“去找人,送他回乡吧,再帮他置办点家业……”

    细仔轻轻摇头,低头想了下道:“爷,怕是愚耕先生老家也没什么人了,当日之事,牵连的不少,这事儿,您还是别管了……交给小的去办,我们……原都就是牛马走仆,小的管这事儿也便宜。”

    顾昭点点头,再不敢看,便踩着脚踏,扶着细仔的手上了车子。

    他的车队再次慢行,走了没几步之后,却听到那城门口有**哭着喊:“……臣知道……臣什么都知道,都知道……什么都知道……”

    他知道什么?顾昭无奈的摇头,他若知道何尝有自己今日?早就亡命天涯了吧!想到这里,顾昭撩起车帘,对外面还骑在马上发呆的细仔说:“送他去济民所,关照他们看好了人,莫要给他跑出来乱说!”

    细仔呆了下,在马上点头:“是!”说完,一带马缰,回身又去了。

    顾昭坐了一会,铺开纸张,自己磨了一会,取了毛笔开始给阿润写他第一封思念之信:

    阿润:未及出门,便有相思,相思难耐,徒留黯然**,昭几次欲归,只想阿兄若是再为难,撕破脸便是。想是这般想,却又不忍,不敢,亦不能这般去做。

    想写一篇相思满铺,欣看笑颜,离愁泣泪只行云可托之言,却觉肤浅,便今日起,只写一路风光民生,与君分享,方不枉你舍放我出来逛逛之情。

    不想,今日自北门出行,未离城门却得见旧人,那位在我身边的愚耕先生,想来你心中却早就有数。我原以为此人早就故去,每每想起,倒也惦念一二,当日此人在我身边,却也是腹内藏锦,胸有天地的第一等人物。可转眼物是人非事事矣,却不想是这个下场。

    方昭也埋怨你心狠,复又想,若当日不争,今日北城外怕坐着的便是你我,彼时,除你我互为泣泪,谁人能惦念你我半分。以往你我意见不合,常有争吵,昭也劝你,凡在行间,讲求平和,如今看来……昭却是错了。

    自此,便不再劝你,只盼你莫忧劳过度,只盼你事事如意,如此以来,我方能长命百岁,百事稳妥。如今,已离城门,却不知你在家中何如,行前我嘱孙希,将北地的鹿胶备了几斤,你要记得常吃,不可断顿……如今你我天各一方,复复几月,也不知如何煎熬方能见面……

    写到此,顾昭忽然鼻子涌上一腔酸涩,他忽然就觉得,天地间便再没有比阿润更加可怜的人了,怎么就这么难过呢?顾昭只想大哭一场,心里实在无法割舍。他不免唾弃自己这点出息,他越想越难受,越发觉得,阿润独坐在正堂,只一个人孤单不堪的身影,越发显得零落,自己一去几月,他要怎么煎熬自己的日子。

    一个人,对着一个千疮百孔的天下,唯一的儿子远在**,唯一贴心之人,却也不得不因为琐事而**分离……那他还有什么?

    想到这里,顾昭忽然丢下笔,一撩车帘便从行进的马车上蹦了下去,吓了亲随一跳。

    顾昭却不管这个,他拉过拴在车辕后的马,一踏马镫,上了马背,揪住马缰绳对目瞪口呆的新仔道:“你去十里亭,告诉庄成秀,就说本大人忽然犯了旧疾,乌康是去不得了,想来他也不愿意我去,如此他也算得偿所愿,岂不是两全其美!”

    说完,也不等别人问话,便一挥马鞭,那马对着上京便奔去了。

    顾昭走了,一时间院堂里都透着一股子凄凉,阿润独自用了饭,也没吃几口,便走到院中的桂树下,仰脸看着树叶,一动不动的站了很久……他一直站着,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天色越来越炎热,那知了又不知道从那里爬上了树,才没叫几声,却听到前厅传来一阵阵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这种脚底摩擦地板的声音,甚至是小声咳嗽,呼吸,每一分,都是阿润熟悉万分,深入魂魄的声音。

    阿润看看门廊那头,不由嘲笑自己,怎么就这般没出息,才离片刻就已胡思乱想了……正这般想着,那门廊那头阿昭却一头大汗的跑了来,越来越近,直接奔至他眼前,上下看了他一会,忽然紧紧地便楼住他。

    “阿润,我哪也不去,我只能守着你……”

    赵淳润顿时呆了,只由他抱着自己,半天方想起回抱过去,喃喃的说了句:“傻子!”——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纠结了我六个小时!我是临时起意把顾昭整回来的,哪怕后面几万字存稿报废,那也得回来!就是舍不得,心疼,写完,自己泣不成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