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78 第二十九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78、第二十九回

    这一日,顾允净于郡公府请新朋旧友,座师名士,同僚,同乡等人一起赴宴。

    自打顾昭搬进这郡公府,顾昭从未在府里请过一次客人,一来他常去自己阿兄家居住,二来,他的朋友少的可怜,又与同僚关系疏远,他自己也懒于经营。三来吗,自是那个原因,才不得不关起门来过自己的。

    终于,这府里算是热闹一次了,于是大清早的他奶哥毕梁立便在府里中门边上,带着一干仆奴忙前忙后。顾允净见到这般情景,自然心里是更加感激自己的叔爷爷妥帖,不知道好了伯爷爷多少倍去。

    顾允净与顾昭不同,他本年少英俊,有才有貌,个性又好,来京里数年间竟从没有跟人交恶过,这一点就强上家中兄弟,叔伯太多。顾家门风,直来直往,好听的是耿直,不好听的就是有些呆愣。

    有时候顾茂昌开玩笑,竟说顾允净绝不是这家的孩子,他许是要来的。

    为此,顾允净能有半年不走顾家大门,走侧门。这孩子也是有脾气的。

    半上午的时候,家中客人便陆续的到达,这些客人被迎进门后,并不走中路,而是一进门,便被一乘乘小轿抬至府南的一座竹亭边上等候。

    此刻,清风拂过,曲水周围碧波荡漾,远处有船娘摇橹的俚曲儿,近处能闻到满腹花香,草馨。

    郡公府的建筑与别府不同,这边的建筑更注重私密性,往往一栋建筑就是一个私密之处,那些建筑各有特色不说,都是自成一格,显得非常雅致。当然,别指望这是顾昭的审美观,他这府里,每一处建筑都是阿润的心血,就如顾昭的主屋,如今日这些客人要去的荷苑。都是阿润精心设计的。

    那荷苑本在府中曲水尽头,苑中有曲桥,假山,庭院,戏台,书屋,茶室。苑中有成凹字形屋所十数间,一半砖瓦,一半竹制。即是荷苑,自然整个院子以荷为主基调,那曲曲弯桥便搭在苑中水池之上,随步闲走便能在苑中任何一个角度赏荷。

    就连苑中的建筑都是以荷为题,砖瓦基石皆有荷花雕刻,若在苑中摆宴,一干食具用具,皆为荷花,荷叶图型美器。

    很可惜的是,顾昭只是知道有这个地方,竟是从没有来过。不但这里没来过,那曲水六弯,一路六个独立的小庭院,他都没去过。这厮就是个家里蹲,叫他挪地方住那是不能的。

    等候在竹亭的客人被两条来回游走的木船接了送至荷苑,这一路,曲曲六弯,风景自是美不胜收,更妙的是,如今木船上摇橹的竟是身着碧色荷裙的小女娘。这一路,木船摇摇荡荡,小女娘嘴巴里还会哼哼着唱一些水上来的曲儿,真是未到地方,客人便已微醺了。

    家中请客,顾昭却不在。

    今日,正是第一批刀笔吏拜师的日子,顾昭辛辛苦苦每日签到为的也是这一日,阿润要让他做天下所有刀笔吏的座师。已经很久没当老师的顾昭早就盼着这一天了。

    因此他还悄悄写了一张讲稿,那讲稿将他对这个世界的领会,以及对大梁的野望,都写了进去,他甚至还悄悄的背了一番。

    他想的是美,可惜有人早就知道他是个不学无术,只会看春闺梦小画本的半文盲,也早就给他找了副博士代他所有的课。如今这讲演,自然也就被人替代了,不需要他了。

    顾昭有些失望,不过脸上却没带出来。既然当不成老师,他好歹还是副校长还兼职政教处长,因此,他便坐在衙门里,等着庆万一个一个将录取的学生叫进来勉励几句,再把第一个月的米粮发下去。

    随着学生一个个的被叫进来,拜了恩师,领了米粮,这师徒名份儿算是定下了。

    最起先的时候,顾昭还乘兴说上几句感人肺腑的,奈何人多,到了最后他也就不发一言,只是摆摆手,做做姿态罢了。没办法,脸都笑僵了,他是实在做不出慈爱的范儿。

    大约在傍晚那会子,又有一名学生进来,顿时顾昭与这位学生都尴尬了。你道是谁,却是顾昭以前结识的旧友,那位兰若寺秋艳鬼的相好,薛鹤的八拜之交,李永吉。

    如今,上京才复苏,兰若寺早就破败,当年的艳鬼们也不知道是生是死,如今偶然想起,顾昭想能想到的,就是那个叫絮儿的小姑娘,她剥栗子的手指特别灵活,一会子就能剥出一堆来。

    几年前,李永吉痴迷倩女幽魂,半夜癫狂从房顶上跌落,摔断了腿,误了考试。如此,他的人生便开始走下坡路。后来薛鹤与杨庭隐双双入榜,接着各自高飞,如今在地方下面,人家俱都是一方父母,过的好不滋润。

    只有李永吉,误了考试后,他癫狂了几日,又没脸回家,不久身边的银钱已然花完,那秋大家自然不愿意白陪他睡觉,如此他被人赶了出来,从此流落在了上京。

    从闹区的坊市花楼,住进了价格低廉的民房里。

    几年前那场灾难,李元吉命大,活了下来。却依旧不敢回家,他害怕看到失望的老父亲,还有带着幼子苦苦熬日子的嫡妻。一次这一次他倒是发奋了,奈何,这一科他再次的名落孙山。

    前些日子落榜,李元吉几乎有了死意,却不料想,如今朝里却多出个救命的衙门。他一咬牙,就此放了过去的念想,投身刀笔吏,发誓从小吏做起。

    顾昭尴尬的看着李永吉,可李永吉却早被艰难的生活剥离走了所有的尊严。

    他走进来,撩起袍角,恭敬的跪下,磕了三个头道:“山阳李永吉,拜见恩师。”

    顾昭想站起来,却又不能,无奈之下,他咳嗽了两声后道:“起来吧,去外面等着,一会我还要找你。”

    李永吉点点头,躬身回答:“是。”

    说罢,转身退了出去。撩门帘的时候,过堂风在他身上带了一些酸意进屋,想是他许久没有沐浴,身上已经发酵了。

    又过了两个时辰,顾昭总算见完了学生,他站起来,走出屋,伸伸懒腰。

    那边的云良大人,此刻也见完了学生,也出来发散,透透气儿。可他一见顾昭,顿时火气十分的大,自打有了这个通政刀笔司。身为副职的顾昭从来不上一天班,就连点卯都是在门口喊一句我来了,换了牌子就走。

    他忙前忙后的将一个什么都没有的衙门办起来,如今,这人却在这里捡便宜了。

    “哼!”云良大人一甩袖子,转身又进了屋。

    顾昭才不在意,他虽然职位上比这位大人低一级,也就是负责的不是他,可他们都是正四品的通政,更加上顾昭身上有爵位,真是将一个秉性耿直,不能看到一丝半点糟粕的云良大人气的够呛。

    据说,这位云良大人常在授课时,将顾昭抬出来讥讽。没关系吗,即是课堂,总要立个反面典型,这一点,顾昭很看得开。

    顾昭失笑着摇摇头,转身对站在院子里静候的李元吉温和的说道:“等久了吧?”

    李元吉摇摇头,躬身道:“不敢,是学生的本分。”

    顾昭对他摆摆手道:“你莫玩这个虚的,我们都认识多少年了……只是,这几年我事多,你也不与我走动,倒是去岁薛鹤他们离京的时候,还去看我……算了,走吧,我请你去洗澡,吃饭。”

    李元吉愣了一下,恭声回到:“是。”说完,胳膊下夹着自己的米粮包裹,跟着顾昭去了。

    顾昭并没有带李元吉家去,他带女人回去没事,带个男人回家,倒是会生事端,因李元吉身上酸臭,顾昭如今倒是想起一个不错的去处来。

    而今上京恢复了繁盛,早年间毁损的坊市俱都有了自己的规模,可是便是恢复了,也就是那几处地方,斗鸡走狗的,耍把式的坊市,做粉红买卖的花楼,这些地方,只要顾昭的脚敢迈进去,明日举国上下,怕是要大规模的扫黄了。

    好好的,也不能带累人家不是。

    顾昭带李元吉去的是“护花铃”,那是一处只能洗澡,按摩,听戏的一个雅致地方。

    上京西城角,起先原有个脏水池,这西角住的人,家中有脏水也往往都倒进那里。

    后来有一个憨子,低价买了这里,将水池挖干净,依着水势,修了一处园子。在那中间有个十字飞梁桥,桥的的正中是个戏台,那护花铃所有的房间都是围着这个戏台走的,整一圈,那一圈正好三十六间。

    护花铃的房间也有趣,分里外三间,有澡堂一间,卧室一间,小客厅一处,每个房间只要打开客厅的推拉门,就能看到戏台上的表演。

    更有趣的是,这里的包间不大,带朋友玩最多五人,多了就会拥挤,因此,护花铃这边不是群玩的地方,故此少了很多事端。

    上京城是个海纳百川的地方,只要你独特,总不会少了客人。因此,自打一年前有了这块地方,这里倒是生意兴隆,不论是官员小吏,还是纨绔公子都爱来这里,爱就爱这里这份自在舒服。

    更有那外来的有钱考生,喜欢这里这份雅致与自由,因此在此长包了房间,平日请几个好友喝喝小酒,听听戏什么的,也是个非常不错的去处。

    想下,先美美的一起泡个群澡,接着按摩一下,穿着宽松的外衣,拉开推门,盘腿喝着小酒,吃着小菜,看下小戏,那是真正的惬意舒爽。

    更要提的是,这个地方的东家,是顾茂丙。

    为什么顾茂丙要弄这么个地方,原因是他写了不少戏剧,养了三班小戏,可惜就是自己在家自娱自乐,实在无趣。最起先的时候他本想弄个全国最大的戏园子。这个概念,自然是被全家反对,连带他进了半月祖庙,挨了一顿打才算完。

    后来在郡公府,无意看到小叔叔弄了一间洗澡的地方,拉开门就能看喝着小酒,能观赏到外面的成片梅花的小园子。

    他一贯聪慧,于是便将小叔叔的概念扩大三十六倍,搞了个护花铃出来。有关于护花铃这个名字的由来,那是他写的第一本戏文的名字,因此便拿来用了。

    顾茂丙自打弄出这个地方,就给家里留了三间不外包,一间送了伯伯顾岩,一间给了小叔叔,还有一间他留给自己。

    今儿顾昭也是第一次来,他一进门后,竟有些恍惚,以前他好似在这样的建筑里吃过寿司鱼生。哎,总有事情,推着时代走,也不知道会过多久,有野人从海外来,会将这种流行带回家。

    李元吉被小奴带着进去洗澡按摩,顾昭也换了宽松的衣衫,坐在小客厅看戏,他看了两折,倒是发自内心的欣赏起顾茂丙了。这小子不写小黄书真辜负了他的天份,你听听他写的这个曲儿……

    一发情少女对着枝头唱曲儿:“我爱春,□好,翠羽卧新碧,枝头鸣春草,春鸟又复归,惹得春光恼,桃花飘去莲蕊憔,只恐春光辜负了。”

    一发情书生在墙外得瑟:“我爱娇,娇的妙,银牙吐娇吟,瑶裙带芳草,黄蜂儿爱新花,海棠春睡早,鸳鸯枕上睡莫装佞,人来寻我……且由你……”

    嗯,这首俚曲儿,可以叫“发春少女遇帅哥”。俚曲倒是无所谓,问题是效果很搞笑,那墙内的少女长的实在丑,一脸麻子,太阳穴贴膏药,还有一张血盆大口。

    待他们唱完,那墙内少女娇滴滴的背对着外面道:“郎君,今晚奶娘不在家……”那书生一跳三尺高的去了。

    看客们一阵笑,恩,下一出就是晚上的戏份了。

    顾昭正纳闷呢,为什么不是红娘呢?身后却有人恭敬的说:“恩师,学生来了。”

    顾昭回头,李元吉洗的干干净净,头发如今也松松挽了,穿着一身崭新的宽袍,许是很久没穿新衣裳,他的脸上有些羞涩。

    顾昭满意的点点头,摆手叫他坐下道:“我就是个睁眼瞎,那里敢做你的恩师,且坐下,吃些东西,再说其他的。”

    李元吉并不知道顾昭的心思,因此一顿蛮丰盛的酒菜,被他吃的味如啃蜡。

    顾昭不说话,只等他吃完,又叫人送了好茶进来,关了推门,又有小女娘点了四盏很亮的铜烛台进来。

    “转瞬经年,没想到却是在司里看到修之(李元吉的字),前几年,波折连连,因家里有事,我也没有同薛鹤与庭隐再联络,最后一次看到,却是去岁匆忙一别,从此天涯海角。

    不过我听我侄儿说,去岁他们都点的外官,都做的不错,如今也都是一方父母,想来日子还如意,你们……如今还联络吗?”

    顾昭帮李元吉倒了茶,李元吉忙双手执起,饮了一口放下杯子才道:“我与薛弟,杨兄也是很久未见……”他苦笑了下,又解释道:“也不是他们不见我,只是……当年大家皆是一起自家乡出来的,我自己心里有些……这个……”

    顾昭点点头,他明白了,于是他抱歉的说:“都怪我,当日不该讲那一出,带累你摔断了腿。”

    李元吉连忙摆手:“都是学生当日癫狂,自负有才,怎么能怪先生!”

    顾昭轻笑,微微的点头道:“你倒是个不记仇的,算了,既然如今已经成了这样,旧友也做不得了,不过,我却真不好意思做你的老师。这样吧,你以后,就喊我明若,明若是我的字,我不爱出门,外面都喊我顾老七,倒不常用这个。”

    李元吉愣了一下,脸上很是感动,竟有些泫然欲滴的气势。只可惜他如今有了络腮胡,做这样的姿态,顾昭有些消受不起,因此不去看他,只低着头说。

    “哎,可不敢哭,这里人多,我可怕人误会。”顾昭忙打劝了几句,岔开话题又问:“如今,修之有何打算”

    李元吉道:“如何算得上打算!只是想熬几年资历,混个小吏赚一些银钱罢了。家乡的老父妻儿为我早就将祖产卖尽,晚生以前癫狂,更不知民间疾苦,若不是……三年前那场祸事,险些丧命,怕是如今还悟不到呢。我只盼着,今后能踏踏实实的做一些实务,也好存一些家资,接了老父妻儿出来,享几日清闲的福气罢了。”

    顾昭点点头,心里倒是有些欣赏了,懂得为家庭负责的人,多少是有些责任心的。

    “你既如此讲,有些话我倒不妨与你明说,今后怕是你去不得那些好存家资的好去处了。不瞒你,如今陛下怕是要为,甘,常,青,埝,禹储备人才呢,那五洲本事绝户郡,这一去怕是十多年不得回归家乡,如此,却真和你的心意违背了?”顾昭说完,安静的看着李元吉。

    李元吉呆愣了一会,先是脸色发青,青了一会他却开始想起心事来。顾昭也不打搅,只是微微闭目,听着外面的丝竹之音……

    “天下三十六郡,虽说都是陛下的,可是那些土地,怕是都是世家的吧。”李元吉的声音,忽然□了丝竹声中。

    顾昭张开眼,眼神明亮,带着笑意,他淡淡的道:“讲下去。”

    李元吉点点头道:“山阳的京洛先生,是学生的启蒙老师,京洛先生最出名的是书画,其实先生还有一宗本事,就是看势,看天下大势。可惜,学生入门的晚,只学得皮毛,不过先生看事物的本事,我却学得了一点点。如今大梁是稳妥了,这人口,农税便是大问题了,老师,却是也不是?”

    顾昭也不回答,只是示意他继续说。

    李元吉的脸上,抹上了一些兴奋的红色,他点点头,端坐直了后背,很认真的对顾昭道:“天下虽大,可是世家延续几百年,各地的土地,各地的势力错综复杂,一旦有事,陛下手里能控的实并不多。在学生看来,陛下如今已经将五郡当成了自己的私产,并不准备与外人分享了是也不是?”

    顾昭还是笑,只对他道:“都说了,不要称学生,继续说。”

    “是,在学生看来,既陛下有了这样的心思,那么,来自世家的推官,不通实务考上来的那些人,便更不能用了,因为五郡是绝户郡,那里的情形一定异常艰难,那些人自然也是不想去的。

    只有懂得了农事,术数,律法,水务等技能的刀笔吏,才是五郡真正需要的人才……也就是说……”

    李元吉有些兴奋,眼睛越来越亮,最后他站起来压低声音说:“恩师!难不成我们是陛下这一派的!”

    “哧!!!!!”顾昭失笑,指指他道:“你快坐下吧,我可什么都没说,有些事儿你自己知道就好,我只想告诉你,平日多注意同僚,多团结一些关系,若有大才,不妨与我留意,你我皆是旧人,虽无深交,但我也知道你是个至情至爱,天性耿直的人。因此,我便与你交底,修之……好好干,熬得几年,薛鹤他们不如你多矣,你定会前途无量的……

    那些世家子弟,生出来便能做得秘书郎,著书郎,试问,那五郡的官谁愿意去做?你们今日虽是衙门小吏,可是,总有一日,五郡恢复了元气之后,只要好好经营,保不准做到六部头首也未可知。说不得今后的栋梁,就在我今日这些学生里呢,想想看,给几品那还不是陛下说了算?我的意思,修之可明白?”

    李元吉整理了一下衣冠,肃穆的拜了下去道:“今日幸得先生指点,元吉一辈子不敢忘先生大恩,今后赴汤蹈火……”

    顾昭打断他,忙扶他起来笑道:“哎,哎……我一个纨绔混混,如何值得你赴汤蹈火的,快起来吧。”

    李元吉复又坐好恭敬的道:“学生明白,今日后,学生会在学里,将他们的事情一一录下,也好免得老师费心。”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不费心,顾昭满意的点点头,看天色已晚,便站起来道:“今日已晚,你只管住下,明日再走吧。哦,平日你要交际,也要会友,如今这些事情也要损耗,你那点米粮哪里够,明日早上我打发人送来些意思,你只管收下……若有消息,我那门下有个叫新仔的,每日会去衙门为我点卯,你悄悄将消息带给他就是,记住,不要被人知道。”

    李元吉自然满口应承,又躬身送了顾昭出去。

    顾昭离了护花铃,回到家,天色已经晚了,待他进了自己的院子,又泡了一个澡,洗去一身酒气之后,才敢回到卧室,此刻,阿润早就睡下。顾昭怕惊醒他,便悄悄撩起被角往里钻。

    谁知身边那人猛的蹦起按住他恨声道:“今日奶哥不在家!”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