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77章 第二十九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77、第二十九回

    五鼓响罢,天承帝登堂坐朝,昨儿夜里他熬了半宿,总算是将积存的奏折都批阅完毕,虽未曾休息好,可他不是个喜欢抱怨的,因此脸上一丝半点都不见露疲态,依旧是一副精神抖擞,威严端坐的帝王范儿。

    因前日有一民妇带着家中小儿敲了登闻鼓,告她族中伯伯连同地方父母官侵占她嫁妆田产,杀生害命一案,朝上也热闹了两日。如今那个妇人的官司是结了,可惜民告官挨得的八十板子却要了这妇人的性命去。而今独留一懵懂顽童,好不凄凉。如此,竟又如了那些族人的心意,虽潘施氏田产嫁妆都归这小儿,如今督管这小儿的,却又是那些恶毒族人。

    如今,世族大姓规矩甚多,凡民间有纠葛民诉者,多不通官,由宗族长老私下调停解决。

    如此,天承帝心里多少有些不痛快,此事不知便好,如今却是他知道了。因此他也不知道哪里被於住,便想算着心事,想着无论如何也不能如了那些黑心黑肺的意思。

    想着心事儿的天承帝,眼睛在朝上来回扫荡,想着谁家要断子绝孙了,不如他下旨给对方过继一个去,岂不是皆大欢喜?结果,他看了几圈,竟觉得,没几个中用的,因此越发的郁闷起来。

    如今这朝上,位列三班,九卿六部,大臣无数,那个不是红光满面,张嘴闭嘴就是忧国忧民的口气,可偏偏一介民妇私产官司,竟四处投告被阻,竟能越级来敲他的登闻鼓。可见,如今朝中官吏与黎民距离有多远!

    心里不如意,表面上天承帝却丝毫不带,只是用手默默的念着一根护身符的布绳,这护身符原本是阿润去庙里随手求的,求回来后便丢在一边。那日他无事在家里翻腾,竟被翻出来了,他见上面是自己的生辰八字,便喜滋滋的带到了手腕上,竟是沐浴都不离手。

    群臣跪拜后,便到了那个有本奏上,无事退朝的时段。

    因知道今上近日心里有事,群臣便也没敢找麻烦,倒是督察院右都御史庄成秀就最近民间嫁女,嫁妆奢靡成风之事上了一本,他道:“……以往乡里嫁女多简,城里嫁女多丰,此乃常例。然,而今天下初稳,又兴起这奢靡之风,近因风起折骤,城内物价奇昂,以千贯嫁女者多不胜数。而今娶妇,竟只看嫁妆不窥德行。更有民间贫户因出不起嫁妆者,往往将初生女童溺死,臣近闻,京郊池塘,每日都能见到溺死女婴三二于其中……”

    国家原本人口就少,正该大力奖励多生多育,如今因为嫁妆之事竟有这般骇人听闻的事情,一时大臣们也是议论纷纷。交谈中也有几位大臣符合,说了一些例子。

    “朕记得,前日敲登闻鼓的施氏,便是因为嫁妆颇多,她丈夫死后,族中侵占,毒死她家奶娘发的官司。”天承帝忽在御座之上开了口,那地下本正议论的大臣顿时不再说话。

    天承帝等到大家都严肃了安静了,才慢悠悠的继续道:“即,财产是施氏带来的,那么,自然也就是她自己的。她丈夫故去,族中索要的自然该是他本族的田亩,侵占嫁妆之事便毫无道理。朕记得前朝的时候,也有过这样的事例……”讲到这里,天授帝略思考了一下,便对站在一边的孙希道:“下去后,去后档处,寻天授二年,蓝档民讼底簿第十七本给庄卿,可做参考。”

    孙兴忙应了。

    天承帝扫了一眼群臣道:“天地间,阴阳相合本是美事,却因外在而触及生灵,便是逆天憾事。那些人既有钱奢靡,那今后凡妆资过五百贯者,酌情收取税率方好。朕想那些人也不在乎这几个,若收得这笔,也不必充入国库,直接调入郡州济民堂,做安儿孤老救治之用……你们莫怕,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朕今后有女,嫁人时朕也纳这税……”谁都知道他是个不进后宫的预备和尚,有没有公主那还是未知数呢。

    天承帝话音方落,殿中便如沸水开锅,朝臣大多都是有钱的户口,这妆税可就触及到自身利益了。

    见朝臣一个个蹦起来反对,天承帝也不说话,只是随手取了案上的折子翻阅,既不恼,也不怒,他不说话,就等着,任他们吵。他这几年便是如此,你们自闹你们的,我也不多说,我有的是时间,反正我是坐在这里,你们站着不累就继续闹,闹一天,朕陪一天,闹两日,朕也用膳,也陪着,反正我有我的打算。

    朝臣们闹腾了一会,终于一个个的安静下来,眼巴巴的看着天授帝。

    见大臣们安静了,天承帝看看身边的孙希,摆下手。孙希躬身应了,从一边的案几上取了一卷奏折开始大声对群臣朗读起来:“臣乌康郡,玉林州李公禄顿首:陛下自登极以降,善施德政,博开艺只能之路,遵先圣垂德之道,行惠及天下之举,恩播万里而德传四海,陛□恤之情,万民虽愚可知。臣虽鄙陋,亦为苍生惜焉,承陛下圣德,敝州之民莫不涕零,以为圣天子之德哉!吾皇承自垂统,规以节俭,不动持心…

    一本来自乌康郡玉林州知州李公禄的奏折,忽然就这般清楚明白的在朝堂上念了出来,那李公禄用了几百字的赞美之词称赞今上,将今上比作先贤,比作真正的天之子,比作千古第一明帝。

    天承帝赵淳润登基以来,他的风格与他的父兄完全不是一路。他最最忌讳的事情便是这等虚无缥缈的不务实之风。他做事向来简单明了,从不听因为,近闻,所以,因此,且夫,然而这样的辩解。自然,他的朝事处理起来,也是这般的简单,利落,明了,带着满朝上下都崇尚起真实,务实之风,没办法,陛下太能熬了。

    如今这样被他不喜的东西忽然就念了出来,今上这是如何了?难不成又要改格调?

    那李公禄在奏折最后道:“……前事往本州迁丁三万户月前皆已入境,朝廷恩赐安迁慰银每户十贯,共计制钱三十万业已按户发放,迁户之困顿者赖之以安身,贫寒者凭以之立命,数万人业已安顿。

    迁户既安,州民未扰,街市井然,此陛下隆德所致也。迁户州民感佩陛下圣恩,特上万民书以谢陛下。城中有富户大姓者嘱微臣,请陛下准其出资于州城立庙祈陛下万福,另有州民奏请欲于家中立生祠以供陛下,此虽不合祖制,然亦盛情,唯陛下圣裁。臣公禄顿首再拜。”

    孙希念罢,退至一边。

    天承帝笑眯眯的看下朝臣,一时间大臣们莫名其妙,也不知道该做如何是好,于是便齐齐的装成哑巴,都不多言。

    看了一圈后,天承帝慢悠悠的念出一个名字道:“吏部尚书……盖成。”

    原本正在魂游天外的吏部尚书连忙站出,跪在地上道:“臣在。”

    接着天承帝又道一一说出几个官员的名字,待他们跪好之后,天承帝方到:“有人要给朕修个生祠,诸位卿家说,朕这是要还是不要呢?”

    搞不懂陛下怎么想的,那下面并无人敢答。

    “朕记得,天承二年四月,永宗郡民乱,当时的驿报诸位卿家里该还能寻到。那年民乱虽不大,只有区区三五千人的规模。建义将军带兵平定后,追其根由皆因乌康玉林丁民路过此处,无粮果腹才闹出的事端。即……是玉林丁民,那么,李公禄所谓的三万丁民又从何而来?那么,该是两万六丁。

    还有就是,自朕登基后,常翻旧录,以免因朕不济而延误政事,如今朕依旧记得,去岁年底,曾翻到一本底簿上写,天授七年,乌康玉林丁民迁至禹州以南都县,正遇大洪,丁民一千七百无一生还。如此,玉林回迁民该是两万三千五百丁。

    自有迁丁起,玉林县有档丁民先后登录在案三万余,这个余不计在数,因考量到各地丁民多因田宅**颇有损耗,有归家不得者,便可酌情安抚体恤。在慰银上仍按三万丁发放。原本,丁民不得归乡,已损天和,每每想起,朕实难安,蹉叹之余只能每晚多念几卷经文帮至超度……”

    那底下的群臣忽然齐齐跪了,一起道:“臣万死!”

    天承帝发出一声冷笑:“如何又要万死了?你们每日来朕面前喊万死,自朕登基,这万死也听得太多了,都好好的活着吧,好吃好喝的,日日喊万死,也不……若万死能解决问题,那么朕陪你们万死!”

    那底下又是一阵万死。

    今上不理,只是对那几个跪在前面的说道:“那李公禄在天授十七年恩科入仕,合在甲选第五名,朕记得,那年是盖成的座师。后……考校院考评的时候你们几个多有评价,皆是上优上等。”说到这里,今上将那奏折“啪”的一声甩到盖成面前,轻轻的哼了一声道:“即当年是你的学生,他又娶了你家的侄女儿,那人……朕就发还给卿看着办!你们几个既说他是优等,那么人也再给你们还回去,朕只跟你们问话,那李公禄是如何在四等八法内,拿的上上?”

    那盖成已经是三朝元老,如今被这般羞辱,一时间几乎愧死。

    天承帝也不看他,只是看着下面说:“自打朕得了这位置,便觉得事事不如意,朕本是清修之人,早就了断尘缘,可先皇接朕的时候也说。慰藉万民也是修行,如此朕便回来了。

    三十万贯虽不多,却也从天下黎明百姓的牙缝里抠出来,从朕的日用里省出来的,区区十贯并不足以解决乌康丁民问题,因此朕方叫此项支出,为慰藉之银,如今,民没有被慰了,却偏偏出了死人拿钱的奇事儿。若朕的皇兄在,不用多,今日朝上好大的头颅怕是要挪几个了!”

    那盖成不说话,只是拿袖子遮脸。

    天承帝笑的依旧风轻云淡,他本生得好,端坐在那里,脸上竟有光彩,如玉一般儿,那声音也是那般温润的,只是吐出的字儿,有些血淋淋的慎得慌:“这都是日怎么了?朕既没有打你们的廷杖,也顾了你们的脸面没叉你们出去,只叫你们带人回来问话,如何就羞成这般摸样了?

    莫怕,莫怕!你们跟那李公禄说,朕不杀他,也不打他,许是有误会也未可知……若不是误会?那么,多领一份,朕便迁他家一丁,多领十份,就迁他家十丁!朕一向宽泛,也罢了,不若再送盖爱卿一个人情,这里面也别分男女,也不分老幼,有一个算一个!他家里的迁完了,还有他亲戚家,族里迁完了,还有表亲家,九族迁完了……那朕就迁他十族!”

    说到这里,天承帝站起来一甩袖子道:“散了!”说罢,转身便离去了……

    启元宫的佛香,一缕一缕的在宫门四处飘荡着,自今上登基,他奕王府的妻妾迁至宫内之后,人人便多了一项爱好,每一处宫廷内,都添了烧香拜佛之处。因此,今上的宫内没有花香却只剩下佛香。

    天承帝坐在自己的辇车当中,微微闭着双目养神,他的车驾过胡皇后住的朝华宫的时候,胡皇后带着他的一干嫔妃纷纷盛装打扮趴伏于宫门前跪送。

    自今上登基,胡皇后每日都是如此,带着人跪接天承帝上朝,跪送天承帝下朝。

    赵淳润与自己的皇后成婚后便没有多少话,原本少年那会他也生过爱心,想好好的爱惜自己的嫡妻。可谁知道呢,偏偏是这个该着跟自己相守一生的女人,心里却早就爱了她的师哥。

    也不知道如今致仕的胡寂大人当年心里是作何想法?总之这两个当年都还天真,都带着任性的孩子便这样被硬拉到了一起。

    很多事情,赵淳润从未跟人提起过,就如他跟胡皇后,这么多年,他就从未近过她的身。当年他自有他的骄傲,被人那般俯视,他也是宁的,因此一直与王妃置气。

    可谁知道,那女人忽然就有孕了呢?当年他的宝剑还未从剑鞘拔出,宫里的赏赐却到了……

    胡皇后怀了第一个孩子的时候,他的皇兄就一次一次的将各种美女送进他的王府作为补偿。在胡皇后怀了第二个孩子的时候,皇兄便秘密命人将他送到了碧落山。

    赵淳润的心里,有一块永远不能涉及的地方。那就是一切跟皇兄有关系的人,皇兄所爱的,所欣赏的必然是他所厌恶的。就像这个后宫。就如今日朝上的吏部尚书盖成。

    这些肮脏东西,他是看都不能看,连他们的名字都不能听的。如今他谁也不会杀,就如大师傅说的,他曾经的太傅说的。

    莫争,莫抢,莫怨……你要学会熬。

    没错,朕不怨,也不杀你们,朕将你们摆在这里!朕……熬死你们!

    嗯,阿昭最爱吃熬得烂透的牛肉羹,晚上命他们做一些,再烫一壶阿昭自己酿的果酒……他若是不喝呢,便哄他吃几杯,阿昭喝了酒,会唱那种你爱我,我爱你,比月亮还高的□曲儿,虽那些曲儿粗俗,不过听上去还是颇有野趣的……

    御驾走过,胡皇后被人慢慢扶起,她没有看任何人,只是端着她皇后该有的仪态,一脸麻木的被宫人扶着,簇拥着回身进了朝华宫。一缕光线闪过,映的她鬓发后面的银丝微微反光。待她回到内殿,自由宫人将成卷的没有写好的空白经卷帮她摆放整齐道:“启禀娘娘,今日陛下那边要抄洗心经二十卷,这是您的……”

    随着一声宫门关闭的声音,陛下去了他清修的地方。于是,这宫内上下,便都清楚,今天陛下便再也不会出来了。

    阿润洗去一身疲惫,慢慢从暗道溜达到他与阿昭的园子里。他在屋里找了一圈,阿昭不在,早就等在那里的新仔道,七爷在后花园里呢。

    沿着游廊,阿润又来到后花园,才一进园子便看到阿昭光着脚,将裤管子挽得高高的,露着一双嫩白的腿,双手满是泥巴的站在花圃里挖弄什么。

    阿润也不觉得脏,随脚将鞋袜甩脱,也进了花圃一把抱住阿昭,将头埋在他的脖子便再也不动了。

    顾昭早就看到这位不如意,也不知道今儿谁招惹他了。于是便低低笑了几声问他:“回来了?”

    阿润轻笑:“嗯,人回来了,魂魄还在前殿生气呢!”

    顾昭点点头,继续拿花铲挖泥巴。

    “你也不问问我!”阿润有些委屈。

    顾昭轻笑:“家里有个不如意的了,我干嘛给自己添堵,得了,泥泞歪啜的你下来做甚?赶紧出去洗洗,我嫂子那边送来好大一锅炖肉,那肉羹烂烂的,很是下饭,咱赶紧吃了,昨晚我看闲书熬得晚了,今儿想早些睡……啊……喂……”

    他话音还没落,身体忽然被阿润横着抱起,顾昭又气又急,只好反手抹了阿润一脸污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