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76 第二十九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76第二十九回

    顾昭多了个外家,还是当世名门,这条消息传出,京里倒是有些上等的世家如今也愿意与顾昭家成就门第婚了。世袭罔替的军功爵位,武士门阀,律学外家,天下的好事,如今顾昭尽占了。

    一时间,便又是一种热闹,害的顾昭连续十几日都不愿意出门,他在家里一直闷到芒种,上京挂起另外一阵旋风,才将他从风头上吹下,安稳了些。

    你道是什么事情,却是顾茂丙与顾茂昌剿匪完毕,得胜归朝了。

    天授帝崩了那年,连续天灾**不断,由上层阶级引起的狂潮将下层的民族裹挟了进去,人们吃不饱,便纷纷农民起义了。

    大梁朝这种农民起义不是成片的,大量的,而是在各地小股,小股的发生,具体的发生段多在天灾的地方出现。这些农民起义后,纷纷逃至深山做了山贼匪患。

    也说不出谁对谁错,顾昭对此事唯一的评价就是,虽然农民都是被迫起义的,但是根据目前大梁现状绝对不允许此事继续发生。因为,这个国家未来十年的道路只能被迫追求一个字儿“稳”!如若这一点都做不到,那么这个国家便再无希望。

    因为随着民乱汇集成片,内陆大乱,人口下降。当那么游走在大梁周围的部落民,草原民的人口总数跟大梁达到五比一,甚至更低的比例时,外族必然会借机入侵并吞。

    如此,朝廷便在安稳之后,派下军队,进行了游走剿匪计划。借着这次计划,顾昭成功的将顾家军的新一代,带入了朝堂之中,顾茂丙,顾茂昌纷纷领兵上阵。

    阿昭对顾家人是十分有好感的,他甚至非常愿意用顾家军,也不为其他,从私人讲,顾昭与他不分你我。从公说,顾家的家规有一条最的东西,顾家军只带兵上阵,回来即交兵权。

    因此,短短三年间,顾茂昌与顾茂丙终于凭着实打实的军功,很自然的进入了上层社会。顾茂昌如今得封正五品的建义大将军,顾茂丙得封正五品的建威大将军。

    顾家的崽子,长相都是出众的,这二人还有一个县侯至今未娶,本人又长的一派风流,粉面桃花一般的模样。在这一点上,京中崇拜英雄的少女们,当然把顾茂丙当成了理想的梦中情人,再加上顾茂丙这家伙十分会装,对外冷的不得了,要多装,就有多装,要有多男人,就有多男人!因此上凭空的他就多了许多男性丙粉。

    这二人归家之后,顾岩自是大摆筵席,拄着他的龙头拐杖在家里得意洋洋的四处炫耀,以前先帝在的时候,顾家被压迫已久,什么都不敢炫耀,如今顾家炫耀的理直气壮。那年,顾岩七十大寿,今上爱惜,便赏了他一根上好的龙头拐杖,自出得了这根拐,顾岩便是没瘸也用上了。

    如今他在弟弟那里学了个乖,便只管武事,凭着别人在朝上如何折腾,他根本不多说一个字儿,想不到就因为这个,他在朝上社会地位反倒升上来了,人缘也好了很多,没有利益冲突,大家都爱敬他一尺。去岁他官升太尉,因此这辈子所有的心思便都放下了。

    这日摆宴顾昭去阿兄那里略吃了几杯,回来的时候有些熏熏然的,他才一进家门,却有人禀告说是他侄孙儿,顾允清也跟了来。

    顾昭摆手叫人带他进来。片刻,顾允净人未到,香气却先到了。待他人一进来,见到顾昭歪在椅子上,一条腿半盘着,一条腿荡荡着,正拿着一卷《如意记》看的神魂颠倒。

    顾允净整理了一下衣冠忙施礼道:“请小叔爷爷安。”

    顾昭将手里的书卷了,放在手里拍了几下,依旧是那副懒样儿,他看着穿着一身儒装,浑身沾着名士味道的允净笑道:“今儿奇了,你也舍得登你叔爷爷我的门儿?我这里没有鲜花供你采蜜,却也没有那锦绣藏胸腹的才子于你说古论今。”

    顾允净连忙告罪:“侄孙怎敢,只是学里一直忙,这不是才下了场。又被安排了新衙门,侄孙如今是新人,心中自然惶恐,生怕长官训斥。叔爷莫怪,这不是,这几日衙里扩建,也宽泛了些,侄孙这就赶紧来了。”

    顾昭点点他道:“你这张八哥嘴巴,越发的会说了……呵,那芳魁苑的酒好吃么?”

    顾允净顿时脸色涨红,喃喃的告罪。

    顾昭才不与他计较,正要再说几句,门外却听到一串急促的脚步声,接着屋内布帘子一掀,顾茂昌气哼哼的进了屋子,一屁股坐在顾昭的下首道:“小叔!借我个院子住几日!”

    顾允净忙上去给叔叔施礼,顾茂昌斜眼看了一眼他,摆摆手,并不想与他多说。

    顾昭坐起,懒洋洋的伸伸腰,站起左右活动了一下大跨道:“嗯,你又如何了,可是你哥哥又烦你?”

    顾茂昌不愿意说长兄坏话,便道:“那吴江陈家门高千尺,小侄攀附不上,说叔叔有事安排,就来了。”

    顾昭点点头,好脾气的过去摸摸他的脑袋,笑道:“你自己去随便挑一处住下便是,正巧了,前几日他们送了一些细米,我记得你也爱吃几口,晚上叫他们给你做。”

    “嗯。”顾茂昌应了,也不看顾允净,转身离开屋子,自去寻住处去了。

    顾茂昌在顾昭这里,社会地位向来不同,自然是他想住在哪里,那底下也没人敢阻。

    顾允净有些尴尬,他与家中的叔叔,叔爷,兄弟都不亲厚,别人是早早就去了军营习修,独他一人在国子学算是完成了全部学业,他的成绩自然是好的,评价也都是上等。这事儿,要是在旁个人家,那是要摆酒开戏大肆宣扬才是。可惜……他家人都不爱这个,因此就无一人为他操持。

    若是爷爷在就好了,他爷爷最喜欢读书的孩子。

    顾昭看顾允净闷闷的坐在一边,心里略有些软了,便笑着问他:“允净可是遇到了为难的事情?”

    顾允净憋了半天,才带着一丝羞涩道:“二月就从国子学出来了,这几月一直吃学友的酒。昨日他们闹的不成,非要侄孙摆酒。若是在北边也好说,只是如今侄孙住在伯爷爷家……就有些不太便宜。”

    顾昭点点头,自己的老哥哥的脾性他自然清楚,那最是烦躁读书人。偏偏这些读书的聚在一起,没事便好,随意吃几杯之后便会癫狂起来,或嚎或写,闹得不亦乐乎。

    允净如今出了学,也该由家中长辈为他操办一番,请下座师啊,请请一起的学友啊,都是常理。哎,终归,还是为难这孩子了。想来,这孩子也是想找回几份面子,不敢在伯爷爷家请酒,便只能翻身找自己这个小叔爷爷来了,这孩子许是想自己花钱撑面子呢。

    想到这里“我当是什么为难事儿呢,我那东边曲水尽头有个院子,叫莲苑,这个月那里的荷花开得正娇,景色还是能看的。你明日只管去下帖子,咱家中小班小戏素日也都是闲着,前几日我还听说拍了新戏呢。

    你去要一份牌单子,若有想听的就填上去。我明儿叫细仔安排了,你只管带人来便是。家里南货不少,今年还有新来的鲜货,陈年的果酒,都是现成的。你吩咐下去,十桌八桌的都能给你整出来,保证里子面子都有你的。”

    顾允净大喜,连忙站起感激。

    顾昭又道:“给座师的礼可备下了?”

    顾允净道:“去岁家里就送来了,都是现成这边没有的土仪,虽不值几个,还算雅致。”

    顾昭点点头道:“如此就好,前几日我得了一些好墨,还有其叶家今年出的新纸,明日我叫人装了你拿去好送人。如今你也不小了,来来去去的关系自己要心中有数,若有事情别瞒着,打发人跟我奶哥毕管家说就是。你爷爷,爹爹如今也不在身边,你也没人管束,那些花坊还是少去几次才好。”

    顾允净比顾昭大了好几岁,如今却被当成没断奶的娃娃一般,便是如此,他也只能乖乖站着听训。

    安排好侄子侄孙,顾昭就将事情丢到一边,觉得没多大的事情,可是,世事难料,第二日,报应便来了。

    今日休沐,阿润不用早朝原本想睡个舒畅的,顾昭也怜惜他素日辛苦,早就吩咐了不许人打搅,因此,这天巳时正刻他二人还在被窝里发梦。正睡得香甜间,忽然一阵鼓乐梆子声呼啦啦的从右边的小院子传来。

    “啊!!!!!”顾昭猛的坐起,吓了一跳。

    他坐起后看□边正赖枕头的阿润,忙捂了下嘴巴,将被子往上拉了一下,撩开床帘对外面低声问:“怎么回事?!”

    门外值班的内宦忙进来跪下回禀:“爷,是那边的二爷在开嗓子。”

    顾昭生气,便问道:“他怎么住到这边来了?”

    内宦欲哭无泪:“爷,不是您说的吗,叫二爷随意挑。”

    轻轻的伸出手,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巴,顾昭坐起趿拉了鞋子,披了衣裳小跑着往外面奔,如今他这院子是里外锁着的,因告知了奶哥不许人打搅,那外面也就没开锁。

    顾昭在院子站着,指挥细仔去扛了梯子架在墙上,他三两下便攀爬了上去,隔着墙头往那边一看,顿时气得七窍生烟。

    那边的小院里,亭台当中坐着四五位女娘,手里拿着牙板,拿着鼓琴弹得正**。那顾茂丙穿着一身娇艳的衣裳,手里接了两条水袖正在那边依依呀呀的吊嗓子。

    妈的吊嗓子就吊嗓子,大清早的他还在脸上涂粉……

    “……岂不闻,并蹄生爱枝。奴怎肯旁边瑶袅?银瓶插花萼,金盆种七情,奴着绛纱绢,懒装翠盘盛,风略羽衣轻,莲步升蓬瀛……”

    顾茂丙唱的正过瘾,忽然耳边传来一声炸的。

    “顾饼子!!!!!!!你有病!!!!!”

    院子里顿时一片安静。

    顾茂丙水袖一收,扭头看那便,哎?七叔叔大早上怎么爬墙了?

    “七叔早!”顾饼子脸皮颇厚,早就铜墙铁壁,根本不在乎。

    顾昭攀着院墙头指着他骂:“你怎么在这里?挑那里不好,你来碍我的眼!”

    顾饼子杏眼一挑,双手懒懒的翘着花指叉腰道:“这边有戏台!”

    顾昭气愤:“有戏台的的园子又不是这一处!”

    顾饼子一仰头:“这边景致好,正与小侄新戏相符。”

    顾昭郁闷了,趴在墙头低低嚎了几句骂道:“老子欠你们的。”骂完抬头继续训他:“我不管,你不许住这里。”

    “昨儿叔叔又没说,如今又要冤枉奴!”

    叔侄吵了半天,顾昭总算将顾茂丙骂走,这才攀着梯子下去,他进了屋子,却看到阿润早就坐起,坐在床边,他脚下值班的内宦正给他套布袜,穿鞋子。

    “都是我的错,带累你了,哎,不成你再睡会?”顾昭忙过去巴结。

    内宦站起来,躬身悄悄退下。

    阿润笑笑,不在意的说:“如何还睡得着,今日倒是颇有收获,想不到朕的建义大将军还有这一面,恩,长见识了!”

    顾昭羞愧,往床上一趴道:“家丑不可外扬,知道不。”

    阿润一笑,站起来到一边取了铜盆里的水,草草的在脸上扬了两把,顺手取了布巾随便一抹,便了事了。

    顾昭坐起看着他笑骂:“你那是脸,不是屁股,要见人的,这也算洗?”

    阿润才不在意,只是走过去拉起他道:“你不也是这样,别说了,我听你叫他们抬梯子,那梯子还在不在,我也去瞧瞧去!”

    说罢,两人一起笑了,又一起去外面寻了梯子,顾昭在下面扶着,阿润攀上去,趴在隐蔽处悄悄看院里的动静。

    院子里,小戏们正在来回搬动行李乐器,顾茂丙懒洋洋的偎在廊外的美人靠上,支着二郎腿,那支出的那只脚上,还穿了一只桃花式样的绣鞋,鞋子上还缝了一个大毛球子,一颠一颠的。他手持一把小金剪子正给自己修指甲,一边修,一边在那边儿唠叨:“呀呸!好也是他,坏也是他,真真是一会儿一个样子。昨儿说的好好的,随奴挑,今儿又赶奴走。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欠了他的了,哎,许是前世的冤孽!这天下间的正理都是他的,哎,奴就是个吃苦受罪,汤药锅子里炖大的,凭着谁,个个比奴脸大……”

    阿润心里已经笑翻了,却不敢发声,只能捂着嘴巴下了梯子,悄悄对顾昭道:“他这是怨恨你呢?”

    顾昭郁闷的点头:“啊,怎么了?”

    阿润无声的又贴着墙笑了一会又道:“知道怨你呢,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骂情郎呢!”

    顾昭气愤,转身不想搭理他,阿润忙上去哄,正在互相腻歪间,孙希却从那边假山的暗门出来,一溜小跑的赶到他们面前跪下道:“陛下!有人敲了登闻鼓。”

    阿润松开顾昭,没奈何的对他抱歉着笑。

    顾昭摆手:“快去吧,别误了正事。”

    阿润更加内疚,忙抱住他哄了一句:“原想陪着你午膳,不然晚上我早点回来。”

    顾昭敲敲他脑壳:“你少哄我,快去吧。”

    无奈之下,阿润只好放开顾昭,忙回屋子换衣裳,走暗道,前面皇宫去了。

    院子里,又恢复了安静,顾昭取了昨儿没看完的书卷,坐在矮塌上一页一页的翻着,这样的日子已经三年,三年间,阿润励精图治,不休不眠,要按照前世的算法,他是每日六个小时都睡不足。

    何苦呢,非要当这个烂皇帝,搞得自己就跟孙子一般,不是这个找,就是那个求,不是这里烂了,便是那里漏了,偏偏他又是个勤奋的,每每搞得自己劳累不堪。

    想到这里,顾昭丢开书卷,懒洋洋的躺下去,看着头顶一抹碧云天,心里想,何时,能跟阿润一起天南地北的走走,一起去海边看看,到世界的那头去溜达一下,若有那样的日子,才不枉白活一次。

    这些年,这样的想法,一日胜过一日,可是顾昭只是在心里想,却从不跟阿润说。不为其他,只为了,他欠了一份债。

    那年归京,一入东门顾昭便顿时呆滞。一个和平环境下出生成长的人,怕是绝对想不到,这个冷兵器时代的战争后遗,能有多可怕。就如大地震后,你一人来到现场,站在孤街头,麻木四顾的那种感觉。

    上京,毁了!那原本干净的街巷早就失了原貌,入目便是断垣残壁,四处亦是烧焦了倒塌的民房。事情已经过了两三月,可是街头巷尾依旧挂着连片的白幡子,出来进去麻木茫然的人群中,三三两两间便有一位穿麻戴孝的人。

    顾昭没有回府,只是唤毕梁立带着自己往街那头去,那一路,随时能看到山墙上喷溅的血点,至今还没洗清。

    车子慢慢行进,转眼到了坊市,那地儿还是在的,只是从街头到街尾尽化焦土。只偶然能看得一面好墙,墙下却偎着三五堆自卖自身,插着草蒿的可怜人。

    这些去的人,顾昭不认得,他却记得他们。那坊市里牵着驴子的老丈,买酒的娇娘,小郎荡秋千,下面团团围着的是喝彩的人群,那一张张的笑脸,被秋千一下一个的荡的不知哪去了。

    原本,最初只是想跟这人在一起的,非常想,十分想!想一辈子平平安安的在一起,知冷知热,耳鬓厮磨,快快乐乐衣食不缺的一辈子。谁承想他背后背着的就是这样的一副架子,只要一动,天下间便被裹挟着席卷着血海流淌遍地。

    那不是电影电视,看完了,睡一晚就忘了的事情。

    顾昭从未这般清醒过,他清醒的知道,在某些地方,这些悲剧他参与了,甚至他是推着他们绝路走的其中一个。

    他站在那里,哭了,不知道为什么哭,大概是畏惧。他却清楚的明白,他不该后悔,也不能悔。

    身后传来缓慢的脚步声,顾昭回头,阳光剧烈,他的视线模糊。

    光线中,一个穿着最深沉黑色袍子的人,带着他的王冠一步一步的走向他,待进了,上下打量,他还是他,温和和的依旧笑着,还说:“怎么竟到这里了?”

    顾昭苦笑,仰脸看看天空嘴巴里喃喃的说:“阿润,我觉着,我做了一件无法挽回的错事。”

    阿润懂他便劝道:“阿昭,世上只有果,却从没有对错的。”

    顾昭不理他,只是继续喃喃的说:“我知道,那瓶子破了,碎了一地。如今我要将那瓶子补起来,我知道补得再好,那瓶子也不完全,可是,总要补一补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