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75章 第二十九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75、第二十九回

    头天晚上一个人看了一出戏,顾昭睡得迟了些。

    第二日上午日上三竿,顾昭才懒洋洋的起了,此时阿润早就去了那头,并不在身边。什么时候人走的,谁来接的这些杂事,顾昭是一概不知的,也不去问,他心里敞亮,睡眠质量一向上等。

    倒是阿润,这几年他总要做恶梦,来来去去的做那个天授帝死之前的梦。顾昭知道,阿润心里有事儿,可三年了,他从未问过,其实他清楚,那年那场斗争,暗地里的事情多了去了,知道了只是徒添烦恼。

    起来后,顾昭脑子里还在想昨日那场戏。哎呀,那场戏演的十分精彩,虽不敢提是本朝谁家的事儿,杜撰了谋朝某代的谁谁家。可是只要一看,看客都会心照不宣。

    那戏文里将他五哥的样貌用诗文描绘的十分精彩,真是比兰陵王还兰陵王。他五**如何阵前芳心暗许的,如何调戏的,如何抢了人入得寨子,如何在洞房里继续调戏,女王硬上弓的……顾昭昨日简直笑喷,他开了怀,精米都多进了一碗。站在一边侍奉的内宦忙记了档,准备晚间呈上,如今顾昭每日吃了什么,用了什么,都要记档。

    就如他喜欢吃乌康的糯米,那种糯米全国就乌康细县有出,因此也叫乌康细。细米对种植地要求很高,亩产却不高,因此细县全县也就某个山坡二十多亩特殊土质,才能种出这种口味独特,微甜细软的糯米。如今,这二十多亩大部分都填了顾昭的胃、对这点,顾昭本人是不知道的,他就只知道好吃,因此餐桌上便常有。只是糯米不好克化,阿润每月只叫他隔三日吃一次。

    梳洗完毕,吃了早饭,茂德便到了,他不能进后面,只在前院正厅候着。如今家里都知道顾昭这个破毛病,他的后院正堂,凭谁都不许去,他哥也一样!

    顾茂德在前堂等了一会,便看到自己小叔叔穿着一身淡紫色麒麟长袍,腰围犀角带,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硬壳方顶围头,晃晃悠悠的转了出来。

    顾茂德连忙施礼道:“小叔叔安。”

    顾昭撇嘴:“我不安,你爹少给我做几回媒公,我便安了!”

    顾茂德不接这个话,只是继续道:“小叔叔,这次可是冤枉我爹了,小侄今日来也是来提前跟您打个招呼,那齐国公家的老太太,今日怕是要给您介绍一些人。”

    顾昭指指一边的座位,接了细仔奉来的小半碗药汤子捏着鼻子灌下去。他身上没毛病,只是如今家里的规矩跟着宫里走,一年四季没事找事,跟着季节吃药。

    放下药碗,漱漱口,顾昭这才开口问顾茂德:“呦,齐家老太太不是听说人还不错嘛,最是个热情爽利的老太太,如今怎么跟大哥一起搭着户的给我做起媒来?我跟你们说,谁说都没用,好端端的弄个人回家分我的钱财,还管我,我可不是有病!”

    顾茂德无奈,只好解释道:“叔叔,今儿真没我爹什么事儿,其实,齐老太太也是无奈,也不是给您做媒的,这事儿跟做媒没关系,其实……”说到这里,顾茂德悄悄瞅了一眼顾昭到:“其实,是齐家老太太跟咱家小奶奶家有旧亲,人家如今寻到京里来找你,她也是不得已的。前些日子找人来说了多次了,阿父也是没办法。”

    自己家什么时候有位小奶奶,顾昭纳闷,里里外外翻了一遍,能让顾茂德叫奶奶的人,这世上真没几位。顾昭疑惑:“谁?那里来的小奶奶?”

    “就是……小叔叔的娘亲家,也就是小叔叔您外家的舅舅到了。”顾茂德有些窘迫,这当儿子的都忘记娘的事情,他能如何?

    顾昭顿时愣了。打来了这边,他有过各种家,父亲家,哥哥家,南方的家,老家,唯独姥姥家却是从无交集的。

    他自己的身世,自己也很清楚。当日他爹跟先帝打天下,打到澄州郡的时候,城都打下来了,可是登州的士族世家却拒绝合作。

    那些士族世家自古便有自己的风骨。我打不过你,我也不打,我只是不合作,不依从你,不拜见你,也不理会你。以往帝王对士族世家都是安抚为主。可偏偏,当年先帝是野路子出身,见自己被人晾了起来,一气之下便带着兵杀入当地最大的世家,德惠岳家。他杀鸡儆猴的抢了族长岳奎嫡出的之女回去,随手赐给他身边最粗鲁的武将做了填房。

    顾昭的母亲出身上等的名门世家,自幼受书香润气,琴棋调理,本人更是青春貌美,颇有才名,自然她的傲骨也是不少的。

    后家族磨难,被抢了去,还嫁了个比自己大好几十的老头子。自然心情不好,因此生下顾昭不久之后便郁郁而终。就连顾昭自己,出生早慧,心里都没几次他小娘亲抱他的记忆,唯独有的就是她每次见到自己都是一脸厌恶,不然,老太爷能那么心疼顾昭。实在是看到顾昭没娘亲疼着,便只能亲自带到身边养。

    顾昭惜福,从不记坏的,因此他也将小娘亲早早的忘却,只是逢年过节给她磕几个,上足了贡品叨咕叨咕就是了。

    如今是如何了?难不成?是因为旁个事情来攀附?想到这里,顾昭疑惑的看看顾茂德。

    顾茂德自然知道小叔叔怎么想,便微微一笑解释道:“小叔叔想多了,您外家是著名的律学大家,别的没有,风骨却是出名的,若不是太有风骨,当日也不会被先帝迁怒。

    这不是上个月,今上在国子学开了律科,想请名师来做博士,思来想去的,便想到德惠岳家。若说律科这一项,德惠岳家堪为当世魁首,他们这一派研究律学已经历经十数代有四百多年的历史。这次请的老师,论辈分,是小叔嫡亲的大舅呢。因此,我爹爹才接了齐老太太的帖子。还说……此事……对小叔叔百利而无一害,您可不要拧着来。”顾茂德说这话的时候,他那张土根脸,竟露出一脸崇拜的神情。

    顾昭才不在意这个,嗤笑一声道:“傻子才找一大户长辈压在自己脑袋上呢。”

    顾茂德早就熟悉了自己小叔叔的不着调,他也没旁个办法,因此就陪着笑在哪里坐着。

    没一会,顾昭的奶哥进屋,打手势说轿子已经备好了。因今日去做客,顾昭便不能骑他的白骆驼,只能坐他的八**轿。

    叔侄二人坐着轿子,晃晃悠悠的穿过街巷,转眼到了齐国公府上。到达常国公府,却是常国公的长子齐泽在正门口接的客人。今日是他家老祖宗做寿,同为护帝六星,因此齐家的阵势并不比顾家小。因此,那门外自是望不到边的亲朋至交,来来去去的都是上京数得上的人物。

    顾昭下了轿子,那边等着贺寿的官员便很自觉地让出道,请顾昭先行,顾昭一一回礼,站在门口与齐泽随意说了几句,便由齐泽带着不去那边的正堂闲说吃酒,只是一路乘了齐府的小轿去了后边的堂屋。

    到至后面,下了轿子又被齐泽引着进了一处敞亮的院落内,一进屋子,顾昭便心里有个约莫,显然人家常国公的人缘比自己老哥强。瞧瞧,常国公府这正堂与一般官员家的摆设都差不离,只是两边待客的椅子分了三排,数量比他家要多出一倍去。

    他才一进门,便听到有人招呼顾昭:“小七,到这边来。”

    顾昭一看,却是自己老哥哥,平国公顾岩。在他身边还坐着两个人,一位很熟悉正是常国公齐元景。另外一位,却不认识。这人约五六十岁的年纪,长脸,面瘦,双目有神,留着一把美须,他身材虽不高,却有一股子说不出来的味道,坐在两位国公爷身边却丁点都不露怯。他见顾昭几门,神情便略露出一丝激动,便是如此,他也没站起来。只等顾昭过去拜见。

    顾昭粗打量了一下他,只见他穿着一件很普通的暗色粗绸长袍,头戴同色乌巾,脚上穿了一双编的十分精致的草鞋。如此粗浅的打扮,坐在这一堂富贵围拢的雕花椅座上,却有一股子坐在东篱南山下的悠然感。

    “阿弟,我来带你见一人。”顾岩一见自己的弟弟,便眉开眼笑的过来,拉着他的手拍了一下,转身拉着顾昭来到这人面前介绍到:“水镜先生,这便是我家老七阿昭,小名盆子。说罢,又回头对顾昭道:“阿弟,这位却也不是外人,这是你……母亲家的舅舅……来,唤舅舅。”

    顾岩打心眼里,愿意顾昭认舅舅,不为其他,德惠岳家是历经四百年的上品世家,在这一点上,无论如何,对顾昭本人,对顾昭后代真真是有好处,没半点的坏处。

    顾昭才不吃这套,他只是微微施礼,淡淡的称呼了一句:“岳……先生好。”

    顾岩心里叹息,知道顾昭又犯了性子。

    岳双清慢慢站起来,脸上并没有带出半点不愉的神色,甚至他眼睛里还含着一些湿意,他的嘴唇颤抖了几下,伸出右手轻轻摸了一下顾昭的脑袋方道:“你……你长的不像他家人,你像你娘亲。”

    顾岩顾老爷顿时一脸尴尬,他家人都挺好看的啊,那些崽子出门,个顶个的俊俏,出门有通街的小媳妇围着观赏。

    顾昭轻轻一笑:“我记不得她,他们说我还是像爹爹多些。”

    顾岩顿时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瞧瞧,还是咱家小七。多认识里外人啊,凭你是那个,我该怎么说,就怎么说。

    哎,也不对,这样要吃亏的,这孩子傻了不成,这么好的外家,对他在朝堂,在外面的名声不知道有多少好处呢。怎么就不能顺势接着呢?

    顾岩在一边挤眉弄眼,顾昭只是不看他。

    岳双清轻轻摇头很肯定的又说了一句:“你像你娘!若有缘你见到你小姨,你就知道了,你们有八分相似……哦,你小姨最像你娘亲,如今她在老家呢,常说起你。”

    其实不用看那位小姨,这位双清先生,眼睛,鼻子都顾昭略有跟相仿。顾昭明明看到了,却不愿意承认。

    看他们甥舅里说话,常国公便找了个理由带着顾岩出去。临出门的时候,顾岩不放心,又吩咐了一句:“你好好跟你舅舅说话。”

    顾昭冲他翻了个白眼。

    顾岩无奈,只能回头对岳双清抱歉的解释了一句:“水镜先生,小七自小娇惯,可人品却是最好不过的,他只是……有些倔强,您千万要担待一些。”

    岳双清点点头,很是好脾气的笑着道:“不怪,不怪,我们还生疏,一会说透了就好了。”

    如此,顾岩无奈,便只能随常国公出去了。

    转眼间这屋内只剩了甥舅二人,他两人在外面都不是话多的,因此便谁也不开口,顾昭心里到没有少年人的逆反,他只是觉得忽然冒出的这个亲戚,令他感觉不是很实在。若惦念自己,早些年做什么了,自己在老家一直呆着,懂事起才出的远门。

    他二人不开口,都在等着对方说话,许久之后,岳双清只能先找了一些闲话与顾昭一问一答。

    “平日你都读什么书?”

    “不读书,偶尔翻翻话本。”

    “你……你娘亲是你自己单祭的,还是在他家祖庙?”

    “一直就在祖庙,从未单祭过。”

    “……还是要多多读几本正经学问的书籍方好,你如今也是开府立户的人,不为别人,道理却也是要知道一些的。今后,你的一言一行都会被子女学去,当自律才是。”

    顾昭无奈,捏了下鼻子,瞧瞧岳双清叹息了一下道:“……岳先生今次来,是为国子学开课的吧!”

    岳双清一愣,接着微笑点点头道:“本不想来,你也知道,家里与……那上边一直有些旧怨,只是今年不同,那国子学连开十二学科,这律科无论如何,岳家也是要来掌鞭的……”说到此处,岳双清停顿了一下,还是耐心解释道:“恩怨归恩怨,学问是学问,这两点,绝不能混作一谈!恩怨恨不过三代,学问是千秋万世的事情。”

    顾昭点点头,他最怕死钻牛角尖的知识分子。心里虽是如此想,可他却佩服这个时代的读书人,也不为其他,这些人能为学问送出性命,后人却不舍的。

    想到这里,顾昭语气也好了一些道:“我听闻今上要着人著《大梁律》,此书涉及款项繁多,从户婚到斗讼多有涉及,您家既专注律学学问百年,此书乃治世根本,正是证明自己的好时候,此事还是要早早寻人去探听一二,著书立言方是千秋万代。”

    岳双清顿时笑了,他上下再次仔细瞅了一眼顾昭确定到:“这次来,也跟此事有关,不过,你能明白这些……你还是长的像你娘。”

    顾昭无奈只好又说了一句:“相由心生,再者跟着谁像了谁,我不记得她,只隐约记得娘亲与我并不亲厚,也从未抱过我,我如何能像了她,她就……恨不得掐死我。”

    岳双清又有些心酸,无奈下他拉住顾昭的手拍了两下叹息道:“如今她必悔了,这不怪阿夏,阿夏自己还是个孩子,却不想做了人家娘。当时……谁能躲了祸事,她活着想不开,因此早早去了,如今你……你要好好活着,珍惜自己才是……书,还是要多读几本的。”

    顾昭看看岳双清问道:“原来娘亲小名叫阿夏。”

    双清先生点点头道:“你娘亲是伏天生的。”

    顾昭长长的叹息了一下,只能点点头道:“恩,这样啊!你们不说,我竟从不知道。”

    岳双清犹豫了一下,有些话十分难出口,可还是说道:“阿夏自小聪慧,先父常说,若她是男孩子,成就必远超与我。当年,阿夏已经定亲,只可惜世事难料,后来她又做了你的母亲。

    你外公……生前一直对此事难以释怀,再加上阿夏去的早,他心疼难耐,死前也一直叨叨阿夏的名字。”水镜先生说到这里,眼眶湿润,他是个自律的人,很少在人前面露悲容。

    顾昭无奈,只得打劝道:“老人已去,怕是已经见到娘亲了,您……也不必太挂怀。人是世界上最薄弱的,随意那股风气,都能将人裹挟进去,半点挣扎不得,此力凭是谁,便是当今他也无可奈何。倒是……您家中的老太太身体还好吧?”

    岳双清讪讪的笑笑,抹了泪点点头:“老太太很好,每日闲了也跟家里的孙儿男女嬉笑玩乐,只是偶尔想起你会问,问你该读到那本书了,可有人关照你?她与你……外爷不同,最是个心软的。我这次来,也是老太太一直嘱咐着,说无论如何,总是阿夏的孩儿,也要心疼一下的。”

    顾昭点点头,他对这种关爱向来无法适从,因此便说起旁个话:“那,待以后有机会,我就去看望老太太,那……以后……若闲了我就去看几本书打法下时间。”

    岳双清失笑,只能点点头:“这样便好,只书不能乱读,我如今在国子学,你若闲了就去听听,若不耐烦……我在光兴里那边,也弄了一套宅子,还算至静,你若学问上有不懂得就去问,如今你表哥渡之也在国子学,过几日你来家中也见见他与你表**。”

    顾昭微微点头道:“光兴里那边已经快到外城,先生怎么在那边买房子?”

    岳双清笑了下:“有屋住就好,那些皆是身外物,不要总是挂在嘴边。”

    顾昭再无他话,只好坐在那里看着顶棚发呆。岳双清也不是个会寒暄的,冷了一阵后,他从一边的桌上取了一个黑漆木盒递给顾昭道:“今日来,其实还有件事情,你母亲早年家里给预备了嫁妆,还有几件你母亲的遗物,你便都拿去吧。”

    顾昭一愣,虽不在意钱财,倒是对盒子里的东西很好奇,于是接过盒子打开一看,那里面放着两张竹契,一块是千亩上等田的契书,一块是中等田五百亩的契书。另外还有一个晶莹剔透的玉镯,两根金簪,想是母亲做姑娘的时候常带的。最后那盒子地下还放着一卷书,取出打开一看,却是岳家律理的通则一卷。

    “当日兵祸,家中也有殃及,你母亲东西不少,几乎都流失了,这些还是后来翻找出来的,你留着也是个念想。”岳双清看顾昭不说话,便在一边解释。

    顾昭此刻倒是充分能感觉到外家的善意,他点点头,从盒子里取了首饰,还有那卷书放置在袖子里,至于地契却连着盒子还给了岳双清道:“劳烦……您了,这些尽够了。”

    他这么一番作为,倒是令岳双清另眼相看起来。他与顾昭让了好一番,顾昭只是不要。因此便只能作罢。

    甥舅二人别别扭扭的相处了一会后,顾昭说他有事,便提前溜了。

    这日夜晚,他与阿润也说起此时,阿润却说,那些世家,自前朝便开始大量购买土地,你外家别的没有,土地山地却不缺,只给你一千五百亩,实在小气。还是我好,这天下你想要什么,我便给你什么。

    顾昭失笑,也不与他计较。

    倒是岳双清回到家里,他的嫡妻严氏一边帮他整理衣冠,一边问道:“可见到外甥了?”

    岳双清笑笑,可见是心情好的:“见到了,长的如阿夏一般模样,虽没读过几本书,岳家的风骨却也是有的。”

    他说完,顺手又将桌面上的盒子递给妻子,很是骄傲的说:“只收了他母亲留下的首饰,还有书卷,这地却是没要的,你收着回去还给老太太吧。”

    严氏取了盒子,往里看了一眼笑笑说:“我早知道他不能要,人家如今也是一门朱紫,那里就稀罕这一两亩的薄田,只是老太太不允,这些年一直帮着捂着,谁也不给碰。

    岳双清点点头,如今平洲顾氏,如日中天,若说钱财上怕是真的不缺。也罢了,回去跟老太太说说,老人家心里也能好过些。

    那严氏见夫君不说话,便又笑嘻嘻的说:“前日,我去延德王家茶会……”见夫君想不起来便提醒:“就是出了先燕太妃那个延德王氏。”

    岳双清点点头,眼神里闪过一些不屑。

    严氏自然知道他怎么想,于是笑笑道:“说来也巧,当时高家也有人在,就是那个死了好多姑娘的高家,去年您还说胡闹呢。”

    “嗯,我知道他家,最是虚伪尖刻不过,拿着一本百年不变的家规当治世学问,只懂生搬硬套,也好自称大姓世家?你继续说。”岳双清拢了一下袖子,端坐在一边道。

    严氏便笑笑说:“他家人原本跟我说笑的好好的,一听你那外甥是咱家的,顿时黑了脸,还说,你那外甥是上京的纨绔之首,平日斗鸡走狗不干正事,就连寡**家的墙都敢推的纨绔子弟。还提醒咱们,千万离得远些,如今渡之就在国子学,老爷……”

    严氏正说得热闹,岳双清狠狠的咳嗽了一声问自己的妻子:“这些事情,你看到了?”

    严氏不明白:“看到什么了?”

    “你可看到我那外甥斗鸡走狗,推寡**家院墙了!”

    严氏顿时脸色涨红,喃喃的道:“具是她们闲说,不过老爷,如今渡之在上京国子学,我只怕他……”

    岳双清站起来,一甩袖子哼了一声道:“即是道听途说,不是亲眼所见的事情,便不要来污老夫的耳朵!”

    说完,转身便去了后堂!只晾的严氏,呆呆的站在那里,又气又羞的站了半响。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