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74章 第二十九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74、第二十九回

    却说顾昭回到家,阿润一夜没看到他,心里想的很,见他回来,便没皮脸的赖上前,一边亲昵一边说闲话逗他乐。

    “也不知道孙希从哪里寻来的殿头官,说话像打雷,今日我一上朝便被唬了一跳,以往那下面有迷糊的,今儿都被他整的精神了。”

    那孙希顾昭本来认识,他本是碧落山法元寺的一个沙弥,谁知道呢,这人原来竟是个太监,还是阿润自小就很喜欢的一个太监。如今,阿润登基了,他也就回来做了宫内的总管太监。

    平日孙希也常来这边,顾昭与阿润屋内**很多,顾昭喜欢用细仔他们。阿润就喜欢用孙希。

    说起孙希这个人,用阿润的话来说,若一般人有一个心眼子,孙希能有十个。不过,顾昭向来不讨厌心眼多的人,有心用到正地方就成了。

    还好,这孙希向来稳妥,顾昭院子里的内宦,大多都是孙希亲自安排的人。很特别的一群人,看上去正常,说话声音都不弱宦官般的尖锐,旁人一般看不出来顾昭用了内宦,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选的。

    “我就觉得人家孙希做的好,那殿头官可不是就要嗓子亮的,你该赏他。”

    “赏?朕是个穷门寒户,一屁股外债,我倒想从哪里刮刮,难道他们不拿月银是白出工的不成?”

    “就没见过你这般吝啬的皇帝,我可听我侄儿说了,今年陛下发了,手里有近千万贯的活钱呢。”

    “哟,听小七爷这口气,是见了不少皇帝的?”

    “哎呀,今儿味儿怎么这么酸?听你这口气,可是又有人招惹了你?”

    “可不是,他们个个想升金阶欺负我,一个个的挤在朝上要保忠除奸呢。”

    两人如昨日一般的互相讥讽着,便一起来到堂屋的厢房,一个自去了案桌办公,一个抱着顾茂丙写的新戏本瞧闲书。不时还傻笑一声。

    他们俩在一起久了,也热烈过,也亲昵过,也曾翻江倒海被翻红浪,也曾生气拌嘴,甚至大打出手。当然,一般是顾昭打,阿润满院子躲。

    最初在一起的时候,那都是优点尽露,时间久了发现对方也不是完人。阿润就觉得,顾昭看上去热情,其实心里最薄凉。顾昭觉得,阿润看上去淡淡的,其实最是个小心眼。

    夫夫做久了,就有了老夫老妻之势,此乃自然定律谁也躲不过。

    不过,相处在一起,可千万甭说什么,坦然想对。以顾昭活的心理年龄来说,每个人都有底线,他有,阿润知道。阿润也有,顾昭自然清楚。虽然阿润未必在意,可顾昭却自律的很。

    就如阿润那书桌案台,他就从不过去,看都不看,如非必要,根本不上近前,他自己有自己的书桌。平日需要拿东西,也是绕着那边走。

    这三年来,顾昭做的每件事,都有自己的原则,甚至他都很少跟阿润评论他的朝臣。认识这许久,顾昭从未跟阿润开口求过任何东西,倒是阿润,只要看到好的,就必然悄悄扣了不入后宫他的私库,他的那点好玩意儿,都在顾昭的库房里呢。

    顾昭也不废话,你给我就要,但是别想从你的外债里扣出来。阿润知道他是故意的,因此每每听到他唠叨,便也只是笑笑。他倒是有些为难的事儿,常叨咕给阿昭。

    阿昭眼界宽,对朝事,世间杂事自有自己的一套,在不触动人事变动的基础上,他也愿意随意说说。只是,前世的世界规则与这世不同,建议不少,能用的,可以施行的,却也不多,最多算个顾昭自己臆造出来的理想国。

    阿润自有大才,每次都能将那些莫名的来自顾昭臆造的想法,去了糟粕自己使用。

    毕竟,他们俩的思维跨越了几千年,那不达调子的地方多了去了。这古代自有古代的规矩,任你后世看到多少改革,多少**,多少起义,到这里来都没用。大梁朝是个架空,它有它特别的地方。因此顾昭秉着,不管,不问,不议论。你若求了,我就全力帮你的相处方式跟阿润在一起。

    因此,阿润竟是一天都离不得他。那是个人就想要个避风港,顾昭就是阿润的避风港。其实吧,这人甭管你在外面多体面,跟亲爱一起睡觉的时候,那照样不是被窝里放屁,近人闻味儿,谁也别嫌弃谁。

    眼见着中午便到了,门外有人轻轻敲了几下玉磬,阿润放下毛笔,抬头看到顾昭懒洋洋的斜靠在软榻上,浑身松软就要骨酥肉烂的某人。懒还好说,他还要加个馋,一只手就不停的取一边碟碟碗碗里的零嘴儿。又懒又馋只是常例,今儿这人一边看书一边傻笑,那么就给他加个呆憨吧。

    阿润无奈,丢了毛笔,走过去拽起呆憨道:“得了,回头再看,前几日他们献了一些上好的熊掌,今日我命人做了,你尝尝,我那边不是换了一批新厨子吗,孙希说手艺都不错的。”阿润又将顾昭的小书丢到一边,斜眼看到竟是一本春闺佳话,顿时膈应了!

    顾昭抬眼看他笑,这又是吃哪门子干醋呢?

    正堂这边,酒菜都已上好,饭菜简单且又精致,是四冷四热,一汤两个大菜,还有一壶淡酒,酒桌边一个杂人也不见。

    顾昭与阿润坐好,阿润取了筷子将顾昭喜欢的虾仁炒猪腰,南腿馅蛋饺,鸭脖都给顾昭夹了一些放到顾昭碗里。顾昭也帮阿润夹了两筷子笋腐,还有凉拌豆芽。

    阿润吃素久了,落个毛病,能闻出肉腥,因此肉菜略有一丝丝肉腥气,他便不怎么爱吃。

    至于那盘熊掌,顾昭一筷子没夹,谁也架不住每天吃这个,再者,熊熊多可爱啊,好好的吃人家作甚。

    这两人吃饭,没太多讲究,都说话。

    顾昭吃了几口东西后,便道:“今儿我路过通政司,看到报名的举子能有上千人。如今一个培训举子一个月要发杂费三贯,上千人许是要有三千贯,添上博士,宿舍,衙门开支一笼统的话……我帮你盘算了下,这新司用费一年要有二十万贯开销,他们说今年你将积欠的都发下去了,可有剩?”

    阿润端起汤喝了几口后方道:“也没什么作难的,历朝历代的皇帝,随便那个都不富裕。那不是,去年搞得那个赋税透明,他们原本一直反对的。我还不知道他们,不过是因为到手的钱被我曝了光,今春不错,各地房屋交易,牲畜交易不少,我那里刚入了几笔大的,足够了。”

    “透明”是个新词汇,最起码儿,顾昭没说前,这个时代没有。自打他说了,阿润一天要在朝臣前面最少用十遍,因前年底,各地税钱都交不上来,阿润就发了怒,改革了一下户部,还有各郡州的牙行。着户部出了一批有国家统一序号的竹契,铜契。也就是说,今后交易,只能用国家承认的契约,各地私出的不算。这样,每年国内有多少交易便一目了然。

    过去各地收税具有定律,比如房屋交易,买家要出十分之二的税,卖家要出十分之一的税。去衙门签契约的时候,明面的费用有契纸钱,勘核钱,朱墨头子钱,用印钱,私下里巧立名目的多了去了,一层加一点,落到实处,百姓那里受得起,最后富的还是一少部分人。因此,民间但立草契,不经官投报,不知其几。

    阿润搞的税务透明,就是朝廷收什么费用,一概写在公文上贴在各地县衙门口,一月一换。还请了识字的先生,每天早起念三遍,后解说三遍。这样百姓便都知道朝廷收的是什么钱,不要什么钱,什么交易需要缴纳多少钱。至于其他的额外收支,那就是你们这里的父母巧立名目乱收的税金。

    如今朝廷有告申箱子,这个箱子四四方方,纯铁铸就,重达三百斤,里外四层套箱,百姓若不方便在本地投信,也可去其他地方告投,每季京中自有巡查来取钥匙开箱。一旦确认无误,那么阿润的手段可不比他哥哥天授帝差,人家天授帝是咔嚓了事,阿润这边直接将这人全家大小,不分男女老幼,统统送到绝户地开荒。

    开荒到好,旁人开荒给屋子,给田地,给农具,开一百亩,上交五十亩后,剩下的是自己的。这些犯官,家中四代之内,只能白开荒,每年只给一些口粮便是。

    在某一点来说,圣祖爷,先帝,今上,都是一路货色,都是个心黑,手黑的谱系。只不过,如今阿润担了个慈善名声,他不嗜杀,他玩的是连坐。打了你,你还要谢谢我。

    当然,赵淳润也不会亏了下面,他将规定的用印钱与朝廷税收两项分开。大税归国家,小税各地主管可酌情取用。如此以来,那些乱伸手的,乱摊派的也不能编着理由乱伸手,今年第一季的税务直升了四五倍不止。这一下,便生生打了满朝文武的脸。阿润有了政绩,自然得意洋洋的跟顾昭炫耀了一小下。并一再重申,透明是个好词汇。

    顾昭只是笑,却不夸奖他,虽办法是自己先想到的,可是,这里的措施却都是人家阿润自己拟出来的。更加上,阿润这人吧……只要给脸顿时就要求多多。如今顾昭的身体依旧在发育,还想长长个子,可阿润又是个要求多的,有时候在房事上也不谦让,他早教的时候就长歪了,压根不懂得让字儿怎么写。

    于是两人总是因为一些事儿生气。不过他俩到有一点好,凭着多大的气,那都不过夜,白日气了,晚上怎么着也是要和好的。一般来说都是阿润让着,他觉着自己比顾昭年岁大。哎,他却不知道,那家伙就是个腹内黑,最是个会装傻,装憨的人物,别看阿润是个做皇帝的,暗亏不知道吃了多少。

    用罢午饭,两人在院里走了两圈消食,一起又回到屋里补觉,才刚歇下,就听到外面有人低低说话,顾昭没睁眼,扭头看着已经入梦的阿润,便披了衣服。穿了软底儿鞋子到外间问:“是谁?”

    细仔站在门口,也不敢进屋,低着头捧着一张帖子道:“七爷,是大老爷那边转来的帖子,说是常国公齐大人家的老太太过八十的整寿。”

    顾昭一撇嘴儿道:“不去,就说我身体不舒服,改日吧。”

    细仔陪着笑脸道:“七爷,怕是……不成的,老爷子说,平日你都躲了,这次不能躲,是老太太亲自吩咐人下的帖子呢,而且,那边仿佛还有一些要事要说呢。”

    顾昭无奈,只能接了帖子丢在一边。回头还要睡,却看到阿润不知道什么时候清醒了,正坐在床边,正带着一脸古怪的笑看着他。

    顾昭过去,将他推倒,一只手搂住他的腰道:“你别看我,他们如何安排是他们的事儿,我……总不会应了的。”

    没错,如今顾昭大了,早就到了该着娶亲的年纪。他上无父母,下无带累。身上有世袭罔替的爵位,手边富裕,家中兄长个个得力。这京里除了陛下,他的婚姻是第一等的上好门第婚,因此自打冠礼之后,家里的门槛塌了不知道多少道。

    阿润侧身卧着,也不说话,也不表示态度,顾昭知他又犯了小心眼,就搂住他又道:“我说真的,不然我发个大大的肠穿肚烂的毒誓给你?”

    阿润回手也抱着他,赶紧叫他别又乱说话,他素日忌讳这个,尤其是顾昭,一旦发誓就没边没沿,什么天打五雷轰,肠穿肚烂,断子绝孙等等之类,听着十分不着调。

    “你如今也大了,那一关无论如何都要迈的,瞧着不错的,若是……若是你觉得还成,就跟我说,我给你赐婚。”

    顾昭长长的吸了一口气,顿时失笑:“好好地又提着个,都跟你说了,我这辈子也就是你了。没事儿耽误人家好好的姑娘作甚,你呀,别胡思乱想了,明儿我去法元寺找老和尚去,叫他给我起个法号……也多少找个名目,只说,我没那个心,如今也是在现世**的……”

    阿润瞧瞧顾昭,心里舒服了一些,一翻身又骑到他身上开始厮磨,大中午的,怕又要起坏心。顾昭伸手一个巴掌把他拍下来道:“做什么呢,大晌午的。”

    阿润有些没脸,气哼哼的躺下,扭脸对着另外一边。顾昭轻轻一笑,搂着他的腰捏了一把道:“我可告诉你,你的储备有定量,咱们多少省一省,我是为你好知道不!”

    “又胡说八道,一天到晚的歪理不断,也不知道哪里学的,如今你学学你哥哥,他就从不多说一句,只在我的朝上打瞌睡,还有你那个理由没用,我用了就不新鲜了……”许是身上困乏,阿润说着说着,便迷迷糊糊的睡了。

    顾昭见他又睡着,不由松了一口气,便微微起来,一探手从一边取过他看的书,翻了几页就又丢到一边。如今,大哥算是跟自己耗上了,原本兄弟都是好好的,如今却因为娶亲的事儿经常争吵。

    以前顾昭说过一句话,就是想把那本书的事儿打自己这代绝了。如此,便添了老国公的心事,人老了,难免孩子性格,你越不愿意,他越要强加给你。如此,就只差下药这一种手段没使了。顾昭寻思着,再等几年,怕是真会逼的老家伙这般闹腾,那边府上怕是要少去了。

    心里烦归烦,顾昭却从不在老哥哥面前露了他与阿润的关系。人心是个填不满的,有些事儿就别去做那等人格实验,不然,到时候还是自己难过。

    屋外雀鸟叫了几声,又忽然消声,阿润觉轻,听到些许动静,便略微翻了一□。顾昭赶忙拍拍他,一直拍到他安稳才松了一口气。

    阿润这一睡,就是两个多时辰,待到天色微微发暗,他才做起,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舒服的叹息了一下。

    “睡的香?”顾昭扭脸问他。

    “恩。”阿润点点头,接着懒洋洋的半躺着回味了一下道:“以后没事儿,就别去你哥哥那边了,咱家又不是没屋子。”

    顾昭不理他,只是趿拉了鞋子,自去取了一些用具摆在阿润身边放下叫他自己用,如此两人便开始闲说。

    “这么大的地方,也没个人跟我说话,你在倒好,偏偏你是这大梁最忙的傻蛋儿,还是个出白工的傻蛋儿。你说,从早到晚,你能陪我多久,如今还不许我回我哥家了。”

    “那院子上面还都是空匾,你没事儿了请几个先生也给提提匾额,到处游玩一下,好歹也是我的心思,有的地儿怕你一次都没去过呢。你见民间那个媳妇结婚了还回娘家的?”

    顾昭一瞪眼,阿润讪讪的低头继续收拾自己。

    “这话说的,逛这东西也要一搭一档的,没事儿不能放人进咱家,你少出两日白工,就能陪我逛下了。”

    阿润吐出嘴巴里的青盐,又取了漱口水漱口,弄完回头亲亲顾昭的鼻尖叹息:“你总跟他们不一样,什么叫出白工呢,这天下都是我的,我要什么没有,怎么就是白工了?”

    顾昭轻笑:“嗯,也就你这么看……你出去大街上,那家屋子没有契,偏你还好意思说是你的。那些富有四海都是空话,我跟你说,你真是个傻子,总拿咱自己家的钱,添别人的坑。”

    阿润只是笑,也不解释,他对顾昭道:“你家老四家的那个愚货又来求恩旨,想接出你四**出来奉养,你怎么看?”

    怎么看?顾昭失笑,轻轻的摇摇头到:“你看着办,他求的是你又不是我!再说了,我是我的日子,他家是他家,我就只担心小四儿,那孩子是个心眼小的,如今放好过了没几年。”

    阿润点头,随口说:“那是先皇后的懿旨,我也不好违了。”说罢,转身出了内堂,那外面已经悄悄等着的宦官便一拥而上,帮着他套外袍,带帝冠,一个个的围的团团转。

    阿润换好龙袍,扭脸看看依在门边的顾昭,笑着嘱咐:“晚上你自己用膳,晚上……我叫了庄成秀还有永国公议事,怕是要来得晚一些。”

    顾昭笑着摆手:“知道了,你去吧。”

    他跟今上你你我我的闲聊,就如一对平常夫妻,这院子里的内宦早就见怪不怪,脸上除了恭敬别无其他表情。

    阿润看他急着打发自己出去,只好无奈的笑笑走了,临入密道的时候吩咐小院里站着的孙希道:“别让你七爷一个人呆着,去给他找些乐子,这几天我看他困乏,找成御医帮他过个脉,晚上你把脉案送到朕那边。”

    孙希自是恭敬的应了。

    不提阿润如何去上朝,如何办事儿。只说顾昭见阿润出去,他自己便也没回卧室。他转身去了自己的书房,前几日,他刚得了几块好料,今日有空正好雕了磨时光,只是他才下了没几刀,他奶哥毕梁立却进来比划,说是那边给找了上京正火的戏班进来,单给七爷演一出新戏。

    顾昭无奈,只好放下刻刀回头对奶哥抱怨:“奶哥,你什么时候见我喜欢看戏了?那些依依呀呀的,我最不耐烦听。”

    他奶哥笑了,便又接着比划,却原来,今儿这戏班演的是一出顾家的新戏,说的是他五哥与杜氏的戏文。

    顾昭眼睛一亮,哎?这个却可以看看的。

    顾昭家哥七个,其实论漂亮,不是顾昭最漂亮。他五哥顾荣生的最好,早年间杜氏阵前见到顾荣,一见便芳心暗许,直接虏了回营,硬是将生米做成熟饭。

    能叫封建社会的妇女癫狂,可见老五有多俊俏。那年回老家,顾昭看自己五哥,快六十的人了,依旧肤白貌美,实实在在的俊叔叔一枚。他被五**惯得没样,还抢小孙孙东西吃。

    不过,有关老五如何成婚这事儿,在顾家是个忌讳。当然,也只五老爷顾荣一个人忌讳,只要别人一提此事,他必然翻脸,凭是谁

    都不成。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