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73章 第二十九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73、第二十九回

    话说,那年春日,惊蛰刚过,一场大祸临京。这大梁才刚稳定,却遇到那般倾天祸事。也不知多少户人家卷入那场动荡,人家户口死的死,逃的逃,苦不堪言。幸遇今上承天帝临危不惧,带兵救驾,虽波折颇多,好歹总算是将前朝余孽就此去了个干净。

    大梁,天承三年,旧朝初去,天下稍安,虽天老爷依旧不时寻些小灾小难。幸遇新主是个吃斋念佛的慈悲人,才刚登基,便下了几次大善赦令,这苦日子总算是熬过去了。

    天承帝赵淳润跟他的哥哥天授帝虽是一母所出,可性格却截然相反。盖因先帝是个带兵的,今上是个念佛的出身。虽说在位者多有威严方能御下,可新帝的脾性却是温温润润,平平和和的人物。最初,也有老臣担心新帝驾驭不住这千疮百孔的帝国,可偏偏,就是这个温温润润的新帝,硬是用水磨的功夫,将那些七灾八难一宗一宗的熬过去了。

    说起来今上也不容易,历朝历代没有天家自己养家的事儿,可如今宫内花用不足前朝十分之一,便是如此,今上却不愿意从寒酸的国库伸手取用,零零散散却用的是今上的私钱。

    历朝历代哪有皇帝自己养活自己的说法,可是今上偏偏就这么做了,他后宫不胜,人口不多,先后又放了十多批宫人出去。因此,如今朝上的大臣们也都觉得颇为羞愧,十分没面子。

    都在熬,也真就只能用这个字儿来叙说,熬,熬……熬来熬去,总是要过得去的。

    如今才一开春,天公作美,竟有些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气势。

    有时候,老臣们也偶尔想起先帝,那是走路一阵风,发起火来谁也劝不住,一不如意,便谁也别想顺意。哎,也说不出个谁好谁坏,也不敢说,也不能评说,总归史官有笔,自有后世说,谁不一样呢?也都是那天帝后裔,身上带着庇护的上天之子呢。

    也有人说,既是天之子,为何先帝死的那般凄凉。这里却也有个解释,原本,先帝发现天帝遗迹那刻,本有天官劝阻,说,即是上天御召,那必然有讲究,因此动不得。哎,也是遇到先帝那股子火爆性格,谁也没跟谁商量,一道旨意,硬生生将神迹搬离了旧殿,如此便动了风水,惊了龙气,乱了阴阳,大祸转瞬即到,躲都躲不得。

    所以,世间万物,均有讲究,万万乱不得。

    以上乱言,半真半假,介是坊间流传,虽是巷道碎话,却该是有真有假才是,不为其他,盖因此话说至上京坊市,街头巷尾,天子脚下,许……就是真的吧,有心人放了消息出去,带着黎民歪楼,说来说去,假的也就成了真的了。

    五月春末,是一年最舒畅的节气,天气暖洋洋照的人倦倦欲眠。前朝那灾事如今也成了旧话,死去的已经死去,活着的还要活下去。短短不足百年,老百姓隔三差五换皇帝,他们已经习惯。此时大灾大难,折腾的人有些困乏,一来二去的,这世上便多了几种流行。一来是,男人穿衣服是越来越精细鲜艳。二来,坊中又多了许多侠客救世的传奇。三来,京中不到三年,大大小小多了七八座寺庙。四来,文人追求山水写意的人物越来越多。

    此几种流行,都跟现世的**,人文,经济有着必然关系,不过这代人却不会研究这个。男人穿衣鲜艳,不过是因为世事无常,灾祸转眼即到,因此及时行乐的心思。坊中有了侠客书,不过是黎民百姓找不到老天爷救赎,就杜撰个人物救自己。多了几座寺庙,是因为今上信佛,京中大人物便个个信佛布施。文人喜爱山水,也是前朝去新朝来,你倒霉,他倒霉,怕倒霉的就躲到山里,躲到乡里追求采菊东篱下的乡村艺术去了。

    随着一干仁政颁下,万民逐渐得以滋养,如今,上京已然恢复繁盛,那被祸害去的民房,宅子,慢慢的也被恢复了原貌,总算,这日子过得去了。

    眼下,又是新帝开恩科,刚过了春闱,京里的举子们考上的,没考上的都各有各的去处。按照以往,这没考上的也该收拢了行李,早早归家才是,可今年却又略有些不同,那些识文弄墨的先生们,却又有了个好去处。

    “刀笔通政司。”

    此司,乃是一个通政司旗下的分支,乃是新出的司务衙门,最高的属官不过正四品的官职。衙门虽小,可是此司却给天下的读书人,尤其是寒门有志出仕,无运登堂的读书人找了一条新活路。

    也就是说,凡参加春闱落地文人,只要通过简单的考试,投刀笔通政司后,从此弃文科诗学思学,习新术。学修术数,文书,律令,农事等实务。这些学习中的文人,便又有了新的称谓“民学生”简称学生。

    学得实务一年后,待上官审核合格,可从末流官职进身,去各司,各部,各地衙门做拿俸禄的辅办官。这些新出的辅办官就有个统称,外部均称他们为“实务刀笔吏”。

    刀笔吏投考合格后,便可以每月拿少许米粮银钱度日,待考试合格分派出去,自有自的前途,虽是一辈子的实务辅官,可是,官便是官,那也是大老爷治下各部,管着一方百姓的父母。

    刀笔吏虽今生无运进身国运司部,许一生努力,最后不过四品官运下仕归乡。可是,举国上下,能有多少官吏?四品以上者,寥寥。如此,四品便四品,好歹,对于寒门子,却也是个出路。对于天下门客,读书人却也是一扇富贵门。一时间,刀笔通政司衙门的报名口人群自是熙熙攘攘,拥挤不堪。

    巳时二刻,日头越发的高深,虽是五月末,却有六月初夏之势,照的人心眼发晕,拥挤在政司衙门口报名的学生们无奈,便都找了路边的屋阴儿躲日头。

    学生们虽是读书人,但扎在一起闹得动静却不比女人说碎话儿时候小。这些人正说的热闹,忽然,打东边传来一阵阵的蹄儿踏街板的哒哒脆声。这蹄儿声,不紧不慢,悠然自得,转眼儿的时间,打东边街巷那边,便转了过来一队人马。

    这队人马打前的是两位穿着青衣的健奴。一位。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青花褡裢,一位牵着一头雪白的,周身上了华丽鞍佩的双峰白驼。以往京里也有骆驼客从北边,西边来。不过,那些骆驼客带的驼都是**的,杂色的,这般周身雪白的骆驼却是少见。

    待队伍近前,学生们眼前便是一亮。那白驼上坐着一个人。这人看上去不过是才刚冠礼之龄,生的眉清目秀,肤若凝脂,五官儿细细致致,摸样儿俊俊俏俏。竟是一位颜色分外漂亮的小郎君。

    有道是三分长相,七分打扮,这小郎君人长的漂亮,穿得也精致。他的头上带着一顶细金丝编的小冠,冠前镶着一颗拇指大的白色珠子,着一身蓝锻闪紫过肩云鹤长袍,外面罩着一件纱。腰系月兔阔玉带一条,带下带着一个绣着云纹的蓝段子荷包,荷包下缀着珠串璎珞穗子,足下蹬着双千纳底儿的素色云靴。手持一柄泼墨山水折扇。

    不说那份打扮能换多少贯钱儿,只说这人这份独有的气质,却是京中独一份儿的。

    那些学生顿时看住了。

    这队人马慢慢悠悠的到了通政司衙门口,竟停了下来。那坐在白驼上的小郎君也不看周围,只是坐在白驼上不动弹。片刻,打他身后跑出一位穿着一件青色缎子小褂袍的小厮。这小厮一路跑到衙门口,对着敞开的衙门门,一张嘴喊了一句:“我来了!”

    没片刻,衙门里便有人应了一声:“哎呦,我还说呢,今儿不来了呢!”话音未落,打衙门里跑出一位穿着六品绿官袍子的中年人。

    如今五品之下的官位都穿绿袍,因此民间便送这些老爷一个外号叫“绿鹦鹉”,

    皆因这些人,平日说话没自己的意思,都是上官说:“天气好。”他们就只会学一句:“天气好。”不多一字,也不少一字而来的。

    站在衙门口的学生们原本形态各异,见这人跑出,都赶紧站好了,整理衣冠的整理衣冠,施礼的施礼。这人却是刀笔通政司衙门今儿的主考官之一,庆万大人。

    庆万大人一出来,便径直跑到白驼前一施礼道:“郡公爷从何处来?”

    这白驼上坐着的这位,却正是平国公府的大宝贝,顾家的小七老爷,平洲郡公顾昭。

    顾昭一笑在驼上并未还礼,他如今是正二品的爵位,在这边也挂着正四品的官职,因此只是点头笑道:“从大兄家来,那不是去岁我那侄儿茂昌在东边得了一只入冬的肥熊,卤了四只熊掌送回来,阿兄昨日命人炖了一只蜂蜜的,叫我去尝鲜。”

    庆万大人顿时笑的出彩:“国公爷好会活,春天可不是该补补吗,去冬雪厚,熊掌定然肥美。哎,可惜下官家贫,没这般口福啊!”说罢一脸遗憾。

    顾昭哈哈笑道:“瞧你说的,你怕什么,你与许文禄是亲家,他与我大兄最是亲厚,下次大兄再做,我早早只会你,你到时候跟着亲家一起上门,他敢自己闷着悄悄吃?”

    庆万大人笑眯眯的摇头,拐了旁个话茬:“哎呀,郡公爷,今儿闷热的,您怎么就出来呢,有事儿言语一声就好了。若是换牌子,下官送到您府上就是。”

    顾昭轻轻摇头拒绝:“庆大人太客气了,原我就不是个努力地,白拿这俸禄,要是再不露面,云大人怕是又要给你们脸色了。”

    庆万大人一笑,从怀袖子里取出一套木牌子翻动了一下,找到顾昭的那个花牌双手递上去,顾昭接过牌子,将预备好的牌子递给庆大人。

    这牌子每日花色不同,需要一张换一张。

    庆大人收了牌子,转身开始夸奖顾昭的骆驼脖子下带着一串新驼铃:“哎呀,小玉今儿这是新换的铃铛吧,好手艺,这么亮气的铜铃,咱还是第一次见到。”

    小玉是顾昭骆驼的名儿,家里还有两只,一只唤作小明,一只唤作小强。很显然,这是个恶趣味。

    顾昭拍拍骆驼的脖子,很随意的笑着应付:“也不是,还是那套旧的,只是前几日上司马有个行老,琢磨出一套打磨的新手艺,我家侄儿就取了小玉的铃子去给抛了光。”

    庆大人点点头:“我就说嘛,以往也没见过这般亮色。”他是真心喜欢顾昭的小玉。庆大人夸奖完,从腰上取下一个袋子打开,握了一把麦豆送到小玉嘴边,小玉低头吃了。

    顾昭平日跟庆大人混的惯熟,如今见他喜欢自己家小玉,便笑着说:“也就是你惯着它,前几日夜里路过这边,到这里就不走了,拖都拖不动,后来还是细仔家去取了麦豆喂了几把这才动弹。这就是个嘴馋的,庆大人若是喜欢,以后小玉有了崽儿,就送你一只。”

    细仔在一边听得愁苦,小玉早就阉了,不阉了,它满牲口棚子发情,追的国公爷那只爱驴满院儿跑。它那还能有崽儿?

    庆大**喜,将布袋系好,躬身道谢:“哎,那,那真是再好不过,我提前谢谢郡公爷了。”谢完,他看看天气道:“一会子日头正顶了,郡公爷还是早点回府吧……”说到这里,他犹豫了一下又陪着笑脸道:“下官还有一句话,也不知道当说不当说,若说错了,您可别怪我。”

    顾昭点头:“你说吧,有什么不能说的,又不是外人。”

    庆大人正色道:“哎,原本下官位卑言轻,这话本不该下官提。郡公爷也不知听家里老人说过没?下官家中与圆眼道子是姑表,因此也算老亲,这就厚着脸皮说两句。”

    顾昭斜眼窥了庆万一眼,拍拍小玉的脖子道:“说吧,你这人忒不痛快,说那些拐弯抹角的做什么?”

    庆万大人脸色有些涨红,讪讪的赔了一会子笑脸道:“哎,也不是旁个人情话,只因大人平日跟云大人多有冲突,下官以为,既是如今在一个衙门当差该两相和睦才是。不是下官多嘴,郡公爷,您不知道,云大人本是今上太子府旧部。早年,他被今上连累过,坏了身体。

    好好地一个武状元,却再也没法为天子尽忠。洗通天道那会子身体毁损了。哎!也该是他运道好,今上最爱惜旧部,就安排他到咱们这杂事儿衙门做主管,他心中不忿……就难免严厉……尖酸了些。郡公爷是什么胎子,就……别跟他个粗人计较了……”说到此,庆大人压低声音道:“如今,今上那些旧部里,听说云大人那是颇为得宠的,您瞧……”

    顾昭瞧瞧庆大人,半响后掂了折扇敲了他脑袋一下笑道:“你这老家伙,是不是庄成秀央你来这里说情了。你当爷是什么人,每天吃饱了没事干到处寻别人的不是吗?我就是挂个名儿,赶明儿看哪里闲了,我还是要走的,我计较他做什么!”庆大人不吭气,依旧端着一张忠厚的脸陪着笑。

    顾昭又道:“得了,他也是为衙门好,如今司内本就需要人,偏偏我是个懒散的,他是长官,自然看不惯我,那我也就不去他的地儿碍他的眼,你去跟庄成秀说,我这人吧……吃喝和好,过的一天是一天,我就是个四肢不勤的混子。还望他们放过我才是。”顾昭说罢,拍拍小玉的脖子,小玉摇摇头,摆的颈下驼铃一串儿脆响,响罢许是这牲口得意了,便又叫了几声,这才迈开蹄儿去了。

    学生们看着顾昭去了,便又是一阵议论。

    庆大人听到他们乱糟糟的议论,便神情一肃骂道:“肃静!都当这是什么地方,其实由你们胡闹的地儿?”骂完,一甩衣袖转身进了衙门。

    “那是谁呀,好大的架子。”待庆大人一进内司,学生们便又开始议论了起来。

    “你不认识他?那可是名人儿,那位可是第一纨绔,护帝六星后裔。平江巷子顾府的小七老爷,平江郡公顾昭。平日子,这位也是不出门的,不过,最近上面不是发了个新召令吗,叫什么……签到令!嘿嘿,这个令行的好,管你家有什么亲戚,有多大地位,都要每日亲去衙门换班牌儿。这个规矩,就是六部的掌事大人那也是要遵守的……”

    顾昭并不知道别人如何议论自己,就是知道那也无所谓。他是该不上班就一日不去,不想上朝,就常年不去。他哥哥如今人缘好,廷上也没人挑他。

    今日,他气儿有些不顺,不为其他,也就是为这个签到令。前几日晚上吃饭的时候,阿润唠叨了几句,说是如今好多衙门养了一群闲人。这些人挂着官职,领着俸禄却从不上班。

    也是顾昭多嘴,便随便提了一下签到打卡的例子,这不,转眼那家伙就用了,却害了自己,害自己每天要去他上班的衙门点卯取班牌。

    如今,顾昭在新衙门通政司,挂了个正四品的副史。这个衙门也是顾昭一直想弄成的,盖因朝中有学业者,多不习世务,习世务者又不习学业,虽前朝以来一直这般用才治世,可,如今天下,却独独缺了做实事的小官吏。如此,便有了这个新衙门。

    这衙门的原型就是上辈子的职业技术学校。这些举子从全国各地来考试,自然都也是有本事的。一科不中,这些人回去怕是又要熬三年,因此,人即来了便别放走了,给他们找个好去处才是。

    白驼走街串坊,转眼便来至顾昭的赦造平洲郡公府,顾昭这府邸,配置大约跟红楼梦的那贾府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他这个府邸,前门正对着启元宫的后门,他家正堂跟启元宫的三大殿在一条线上,都在中间。

    这里面的讲究,自然只有顾昭跟赵淳润知道,有时候顾昭也郁闷,阿润,大概将自己当成后宫的后宫了。

    难道不是吗,他睡觉的那个明心堂有个地道,直通阿润皇宫里的华严宫,白天阿润在前朝做皇帝,晚上阿润对外宣称,自己是个出家人,无奈登基,却不愿放弃修行,因此,他夜里要在华严宫修行。

    如今,皇宫里依旧有皇后,有妃嫔,可惜,皇帝却一步都不迈,天承帝的后宫就是个悲催的地儿。自去岁老太后没了,阿润没了管束就越发的不在意后宫了。

    世上琐事,皆是一雕一琢,有关于阿润后宫的女人们,顾昭本来也同情过,后来,他知道一些**的事情后,便也不再同情,也不能同情了,不是黑那些女人,他真不敢黑人家。可是,世上那个男人愿意带绿帽子呢,可怜他家阿润脑袋上就有世界上最大的一顶绿帽子,家中两个嫡子都不是自己的娃儿。若不然,当日有同甘共苦的时候,哪有顾昭与阿润今日。

    赵淳润不进后宫,朝臣自然不愿意。登基不久,前朝也闹过,还有言官御史闹自杀想捞个名气,碰个柱子什么的。他们一闹不要紧,阿润立刻表示这个皇帝他不做了,他要出家。来来去去的,双方真没少交锋。

    哎,也是那些人可怜,遇到个不着调的皇帝。时间久了,大臣们看阿润有三位皇子,加上他这个人什么事儿都能商议,唯独这个事儿,那是一碰就炸,赶上国家那会子也不安稳,大臣们便暂且歇了心思。

    哎,就说了,那家伙就是个奸诈的,从来都是挖了坑,等别人往里跳。跳了,还不能说倒霉,只能自己悄悄咽了。就连顾昭何尝没有被阿润坑过。想当年,顾昭出钱支持阿润,他是万万每每有想到,自己那笔钱,会被阿润用来悄悄支援密王。

    他这一石四鸟端是好计谋。你道是那四只鸟?他亲哥算一只,他亲娘算一只,密王算一只,自己算最傻的一只。

    可惜,三年了,顾昭一想起那些死去的人,心里就不舒服,他就是想不开,七千多口呢,就那般被就地绞杀,据说,南城根子下,如今那土地还是红色的呢。为这事儿,顾昭有一年多都没怎么搭理阿润。

    更令他气愤的是,这个衰人,如今还在南货庄子取钱,就是不说还!呸,真是个不要脸的。他的两枚私印也不见他还。

    转眼,顾昭回到家中,他奶哥早早的就侯在大门口等着。见他下来,就冲他挤挤眼。

    顾昭一乐,看看天儿:“今儿稀罕,这个时候他怎么来了?”

    毕梁立不吭气,只是带着人牵着骆驼去后面。

    顾昭不好意思的笑笑,捏捏鼻子,甩着驼鞭上了竹兜,被人抬着往后面正堂明心堂去了。

    今日赵淳润下朝下的早,下来后,他也没按照以往的习惯叫一些近臣说些紧要的事儿。昨晚顾昭回自己哥哥家去住,他独自翻了一晚上烙饼,心中实在想得慌,因此便一下朝就来了。

    顾昭进了正堂院子,一下兜子,细仔他们便四下悄悄散了,离开前还悄悄关了院门,派人把守好。

    如今上京,最最安全的地儿其实不是皇宫,是顾昭的郡公府。也不为其他,皆因这里用的人,一水的南地人,平日家里交流也说的都是南地话,说起土话,那十里还不同音呢,因此一般习作便也安排不进来。

    阿润坐在常丰堂正看奏折,听到院外有人声,待人声去了他便赶紧放下折子,掀开门帘站在那边对顾昭笑。

    顾昭抬脸看他一眼,习惯性的就讥讽了一句:“哟,大忙人,今儿日头高照,怎么就舍得来了。”

    顾昭笑笑,接了他的驼鞭放在一边,又不假他人的亲手帮顾昭脱去腰带,袍子,取了常服帮他换上,一边换一边调侃:“怎么听着有股子酸味。”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