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70章 第二十八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70、第二十八回

    日子一天一天消磨,京里的消息如今是半分都听不到,顾家自然有顾家的意思,顾岩与顾昭心里自有他们的道道,却不露出来,每日只与兄弟们忆先父,说些家里的私话熬日子。

    顾昭表面上一副一如往日,可是谁也看不到,他嘴巴里竟是一口口疮,昨儿早起,莫名的掉了一把头发,可见心里有多焦躁。幸亏如今身边有个元秀,娇娇嫩嫩的需要照顾,不然七爷怕是真的钻了牛角尖,每天只会想一个问题一个人,生恐那人就此死了,也不知道自己要难过多久。

    如今他每日早起都要后悔一次,晚上睡前也要后悔一次,也不知道后悔什么,不该以前总是要尖,不该给阿润冷脸,不该助他登位,总之腻腻歪歪,着实没有男子样子。

    前几日,顾昭忽有所感,觉着老顾家欢聚一场,总要留个念想,便提议在山庄的几棵大树上,修一排树屋,以供家孩儿们耍乐。这个时候,那里有树屋的概念,当顾昭说起树屋。

    顾大老爷脑袋里立马出现合家大小,背后生出双翅,人手一根木材在树上建老鸹窝的盛况,害的顾昭给他解释半日他才明白,屋子也可以依树而建。

    当时,顾昭说这话的时候,家里人只当他孩子性格,也就是一乐,从前头数千年到现在,那有树上盖屋子的道理,莫不是地上的屋子住腻了,反倒想去做猴子不成?

    顾昭自然之道哥哥们只是应付他,却无所谓,他如今表皮儿十七,折腾有理。这庄子是他的,怎么也随他,赶巧了,如今改家庙,木材不知道伐了多少,那山墙那边堆的半院都是。

    这晚,顾昭铺开大大的宣纸,选了最小号的毛笔,很认真的描画到三更天气,后来元秀困的一点一点的却不肯睡,他这才想起,如今不再是一个人了。

    轻轻抱起元秀,顾昭将他伏在自己的肩膀上,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在屋里来回转。昨日,重俊教元秀喊自己阿父,想是来得时候,阿润吩咐过要这么称呼自己。这孩子很乖,喊了自己几次,可是顾昭没应他,他不愿意应他,元秀自有自己的阿父……若是……若是……有一日应他了……怕是,阿润就不在人世了。

    第二日一大早,顾昭在庄子大树附近的房墙上,打了一层浆糊,命细仔将图纸铺到墙上,他这图纸画的十分讲究,竟是切面的,连接处细节都有。

    铺好图纸后,山庄里临时找了两个老木匠指点,这工程最的就是亲力亲为,这是个有成就感的乐子。

    最起先的时候,家中的孩子只是远远地围观,后来图纸看了好多遍之后,大一点的孩子就都动起手来,搬木板的搬木板,锯木头的锯木头,不会做,就去问院子里的工奴。顾昭见孩子们来帮忙,也就毫不客气的给他们安排。你这颗,你那颗,你锯木头,你拼板子,看上去倒是似模似样。

    这一安排,群体意识却有了,这是我的家的大树,那是你家的大树,孩子们很快按照自己家的房号给大树们打了标记。从大大小,安排的很有顺序。

    一棵,一棵的很快的,在那些古老的百年树根之下,聚集了每一房的孩子,他们按照图纸,还加了很多自己的想法,于是大一点的孩子来了,再后来竟然成年的孩子们也来了。再后来,他们的爷爷,爹爹也来了,这些人来,其实就是来捣乱的,一个个的,指手画脚的,半点忙都帮不上。

    轻轻的揪揪顾昭的衣角,元秀眼巴巴的看着顾昭,顾昭低头看他:“要什么?”

    元秀看看那边树下,一团团的帮忙的人,有些羡慕,又有些巴望的问顾昭:“阿……阿父……那棵……是咱家的树?”

    哟,倒是知道里外人呢!

    顾昭笑了,丢开工具,弯下腰带着他来到最后一棵古槐下,仰面看着高大的树冠。春来了,槐树的丫丫上,抽出点点绿芽,再等半个月,一支支的树叶抽出,这里定然是枝繁叶茂,郁郁葱葱。

    “这棵,就是咱家的大树。”顾昭抱起元秀,指给他看他家的树。

    元秀轻轻张开嘴巴,无声的叹息了一下,又为难的看看别家道:“可叹!咱家单薄,竟无那般多的人,这可如何是好?”

    哎呦呦,顾昭肚子拧劲儿疼,这孩子如今是说话了,可是,满嘴巴的之乎者也,也不知道重俊是如何教的。听小人儿说大人话,是实在有趣的事情。

    顾昭笑完,将元秀放在地上给他鼓劲儿:“没事儿,人多有人多的好,人少有人少的好,如今有元秀帮我,你一个顶他们二十个!咱不怕他们人多。”

    元秀思考了一会,终于鼓起勇气,小脸板板整整,很是严肃的回答:“是!正该如此,万事要持之以恒,便什么都不怕了。”

    “呵呵……正该如此。”顾昭大笑,连忙点头。

    元秀说完,四下看看,带着一丝哀求回头又问顾昭:“阿父……元秀手小,重俊可帮我。”

    顾昭装出思考的样子,元秀很是担心的看看他,又看看墙角那边。

    终于,顾昭考虑再三,采纳了元秀的意见,冲他点点头道:“恩,重俊力气大,可用。”

    “呀!”小孩子还是没掩饰好自己,他惊叹完,带着一脸惊喜的跑到一处屋子的角落,拉出那里蹲着的重俊。这孩子莫非是天线宝宝转世不成,身上有个雷达,专门探查重俊的去处。

    天气一天天暖和,七座树屋渐渐露出了雏形,越来越有了样子,效果竟是出奇的好。尤其是老二家那棵,二哥家人多,竟然修好了自己的不算,还加了一个二层。五哥家不服气,准备来一个三层。可惜,第五课树,树冠虽大,但是枝杈多,怕是扛不住。

    顾昭不管他们如何比,他对于树屋有自己的理解。因此,便盖得十分有趣,他这先叫人在树下打了一环十二根承力的柱子,又在柱子上平铺开两米多宽的平面,平面外上了围栏,那树中心部本有树洞,如今便又掏空了些,形成一间大室,室外借着栏杆又起了两小间。那树四面枝杈本多,顾昭便又在左右挂上了秋千,挂了磨光的几根碗口粗的竿子依附。如此这般,便可以从梯子上攀上去,从那边竿子上又可以滑下来了。

    顾昭这一整,他哥哥们那边的树屋便显得寒酸了些,别看只是一间树屋,就只是有底有顶,有门有窗的简单式样。如今看顾昭修的好,孩子们便有了些自己的想法。他们聚在一起唧唧咕咕的商议了半天后,便抛了图纸,开始自由发挥。

    众人此刻已经玩出了兴致,也不管老少,都齐齐的加入了家族性的建设大队。

    见男孩子们玩得好,后来家里的姑娘们也想一起玩。顾昭想着,都是在自己家里,能有什么呢。玩呗!大手一挥,允了!

    顿时,小姑娘们也加了进来,她们干不得力气活,便找了缎子,绸子,绳子,给树屋绣门帘,秀窗帘,编织漂亮的布毯子,还在后院找了工奴,给树屋添置她们稀罕的小型家具,真是一个人一个想法。

    就这样,山庄里的日子一日一日过去,院子里两层的,圆顶的,尖顶的,斜顶的树屋一日一日的迅速的便修建起来。

    最后竟然吸引的卢氏她们,每日无事,都齐齐搬着矮榻,坐在屋堂那头看热闹。

    “老二家,你说说,这都多大了,还玩起这个来了。”卢氏笑眯眯的,满眼儿都是幸福着跟裴氏闲聊。

    “嫂子,您别说,我就觉得挺好,凭别家怎么玩,也没咱们家爷们会玩,你看看玩的这个花样儿,这耗费的木料,都够盖出一座小院来。”裴氏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家的树屋,手里的绣花针却不停,她小孙孙说了,要个亮蓝色的门帘儿。

    “你说,那老东西,平日都是舞枪弄棒的,没成想还有这本事,你看我家那棵,那面儿磨得多光滑,阿荣向来心细,就怕孙孙被刺儿扎了手,他好心疼。昨晚干到三更,还是我来叫了两次才回去。”杜氏一半炫耀,一半儿抱怨的笑着说。

    老妯娌们嘻嘻哈哈的一起挤在一起乐,乐完就一起评价,谁家的房子大,谁家的树屋精巧,比来比去,就老四家的可怜些。

    老四家的屋子,如今才刚刚有个样子。前几日,顾茂甲的孩子去做来着,顾茂甲如今端着侯爷的身份,只是悄悄叨咕别人不成体统。他只能悄悄说,这一院好几位长辈呢。可随着工程进行,别人家的屋子越来越好,顾茂甲却有些急了。

    最起先,顾茂丙只帮顾昭做屋子,做来做去,又觉得他们这一房实在恓惶,看侄儿们眼巴巴的看着自己,他便悄悄的叛变,带着自己的几个下人,这里偷二伯家一块板子,那边拽顾昭雕好的一根柱子,还悄悄的换了地盘,过去帮侄儿们设计屋子,漆木板。

    顾茂甲端了几日,忽然发现自己已经被全家孤立,他便没意思起来,抽着手开始在工地晃悠,也罢,这也算参与了。

    眨巴眼儿的,十多天过去,那书屋终于修建完成。当最后一座连接各房的浮桥都建起来。合家大小都站在树下,先是大呼小叫的仰头惊叹,到了最后,忽然他们都不说话了。

    阳光透着树杈一缕一缕的投射下来许多光,顾昭很感动,哥哥们何尝不是如此。这是一家人在一起做的事情,便是之前有多少牌位,有多少故事连接他们,那种微妙的血缘感都没现在深刻。

    老二顾山,小心的擦擦眼角,拍拍自己孙儿铭尚的肩膀笑骂了一句:“成了!惯得你们,喊你们哥哥一起玩去吧!”

    “呀!!!!!!!”铭尚一声欢叫,带头扑了过去。

    于是野猴子们开始在树上闹腾起来,小女娃们,也放了风,被人扶着上了树,都猫在屋内布置起来。这个便是放大版的过家家了。

    这下好了,前些日子这群娃子还如没笼头的野马,如今却再也不用漫山遍野的找孩子了,全都在树上挂着呢。

    元秀从来没有这般快活过,他交了好多朋友,也不知道随着谁的辈分,大家都喊他小叔叔,大孩子们都照顾他,都喜欢背着他爬高爬低,玩的不亦乐乎。

    重俊在一边看的直抹泪,他家小爷生出来就没这样快活过。就是……略废布料了些。

    那不是茂丙,偷了顾昭的概念,在他家的树边整了两架滑梯,木板子打磨的光光的,只一上午元秀的绸子裤就磨出俩洞,并且,屁股有洞的绝不是他一个。

    没办法,卢氏只好命人去找乡下农户纺织的灰粗布,做了很多条裤子给他们磨。

    时间一日一日过去,顾家的孩子真恨不得,一辈子便住在七叔爷的山庄里,再也不回自己的家。七叔爷爷也很大方,将山下的庄子,他们现住的院子都送给了各家,以后这里便是顾家的祖宅了。他们的父亲说,顾家的祖庙就立在不远处,那头起的小山上,有块大大的坟地,他们以后死了,都会埋在那里,就如现在一般,每日都在一起,想一想,就是很幸福的事情。

    庄子里的树屋工程影响不到祖庙,这边也是一日一日迅速的走完自己的历程。顾岩兄弟几个,每天一大早起了,梳洗完头一件就是去看祖庙。

    转眼四月谷雨刚过,祖庙终于上了大梁,上梁这日,顾岩收到了京里来得鸽讯。

    一大早就在院子里来回打转的顾岩,老哥哥在哭,却不知道在哭谁。顾昭心里七上八下的,他知道,该来的总算是来了。

    那京里,阿润不死便生,不生便死!

    作者有话要说:这是我写至目前,写的最最幸福的一章,真的!我能想象那些顾家的孩子,在山野边上跑,在树上挂着,在长辈的呵护下那么幸福的样子。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