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5第二十八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世界上,有无数的神,凡是个民族,都能配备出一套来。其实所谓神,那不过是人们对于无法解释的事情,做的一个记号以便自我欺骗,自我暗示,自我依赖,以及自我解释而已。所谓迷糊有多深,期望畏惧便也有多大,最后被自己吓得不成,洗脑就完成了。

    顾昭一直确定一件事,地下的皇帝一定比天帝早出生在这个世界,总之做完地下的皇帝,再去做云端上的皇帝是每个帝王最伟大的梦想。天授帝如今得偿所愿,他心目中那个赋予使命,被记号为天帝的神,就如他的父,无时无刻的不在温暖他,照顾他,便是有些灾难,那也只是他的父对他的考验而已。

    儿子还会记老子的仇吗?不会的,这几日,天授帝每晚仰望天空,心里各种撒娇委屈。

    天授十七年,天帝御召,降世录现世,三十六护帝星就这样,以一种神奇的姿态出现在天下世人之前。

    整个神迹事件,对这个时代的文化,宗教,产生了各种微妙的推动以及改变。

    如今,天授帝忽然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不再畏惧死亡,因为他知道,他会去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就是他本来的家,他的父亲,那位伟大的天帝,早就在那里等他了,他就是死了,那也是神仙。据那位天官找出的古籍所示,天上,凡心中有想,皆伸手可得。

    然后,《降世录》与护帝星石被人从地下宫殿请出,连同神鼎,神兽,在一路红毡铺地,京中寺庙,道观的所有修行者的祈祷与唱贺当中,享受了一路香火后被请入启元宫,皇庙之内。

    如今陛下无钱,只能暂且请神迹委屈着住在那里,不过,陛下已经跟各大世家,门阀,还有重臣商议好了。既是天之御召,自然要修建最大的神庙,至于怎么修,就看诸位的意思了。

    这一次,陛下无比豁达,关于神迹,信或者不信,你们谁都能去看,想怎么看就怎么看,不想看!朕请你们去看,朕是什么都不怕的。

    那降世录金册也命人抄录好了,分发给了大臣,还在宫外陛下还命人粉刷了一整面的城墙以来黏贴。甚至那些护帝星石就摆在宫内皇庙里,神兽也在那里,谁若说不是神迹,就尽管指出来!

    世上有这么大的龟吗?有那么白的鹿吗?有那么黄的金吗?有那种字体吗?有那样自然而形成的神石吗?你们见过那么大的宝石吗?随便那一颗,都价值连城!

    最最重要的是,在降世录里,将帝王由何处来,会到何处去,每一位护帝星如何降世,何年何月会死,身上的胎记,死于何处,死后在天上得了什么神位,这些都一一有表,证据确凿。

    那些护帝星,身穿何种铠甲,手持什么兵器,身材胖瘦,都在星石上细细的嵌入,也许对于现代人来说,这真的不算什么。但是,对于这个时代来说,对这些帝王将相的冲击,就不可为不大,甚至,他们的世界观都改变了。

    忽然,天下世人,对于皇族已经换了看法,这才是真正的君权神授吧!那些一直看不上皇室的世家,此刻已经完全的转换了态度,从过去的看不起,半不合做的态度,忽然就转变成了,虽然依旧不服,但是我不再公开指责你了!

    谁敢跟上天作对呢!还是有证据的上天之子。

    自降世录被请回去,第二日早朝,陛下连续下了几十道圣旨。

    这第一道就是修建天帝庙的圣旨!

    这旨意一下,全朝上下没有一个人反对的,甚至有几位世家出身的大臣都踊跃的站起来,愿意捐出家产一半来修建天帝庙。

    天授帝自然高兴,欣然应允后,并道,今冬以来,因神迹降世,影响了天下运势,在大吉之前,难免有小灾现世,这笔应捐的天帝庙钱,便先来购粮给百姓过冬吧!

    这时,却有无数大臣反对了,陛下说的自然没错,可是天帝神召事大,千万不可触怒上天。

    说道这刻,陛下却在御座上发了一次狂言:“朕乃真正天子,天父如何会记怪自己的儿子呢!还是先赈灾吧。明年,自然会风调雨顺,要风有风,要雨得雨。”

    每晚,看完天空,与父神交之后,天授帝又会看着面前吐烟的龙形香炉发呆。想起先帝屁股后的胎记,心里无限的骄傲。他想起自己的臣子,心里莫名的鄙视,这些人不过是蝼蚁,注定的蝼蚁!

    他的眼睛在群臣里打着转,有时候看到那六家护帝星的后人,便是微微一笑,心里十分亲切。他们,跟自己一样,那是神的后裔啊!

    此刻有大臣站出,愿意代替陛下到各地展现神迹,在天下宣传,请全天下士绅共同修建天帝神庙。

    天授帝自然欣然而允,如此,一切问题便迎刃而解。

    在一个封建时代,如此震撼的神迹,已然无形中,将天下归心,这一点,是顾昭自己都预料不到的。当然,这个不预料不是后果,而是它的传播速度以及人们的态度。

    太他妈好骗了!

    更玄妙的是,自开了地宫,有了神兽,祥瑞,各地捷报频频,祥瑞一直在出。甚至,前两天,尚书令齐大人家的荷花池在冬日,荷花盛开,犹如夏日一般,荷叶青翠,花朵娇艳。

    这下,事情便更是了不得了。

    哎!顾昭自己都糊涂了,他也望着天空发了几夜呆。呆完骂道,他妈的,谁也不是白混的,谁家都有大招啊!一到时辰,真是暴击不断,搞得他越来越糊涂。

    这种感觉无法形容,如果用一件实际的例子来说,这么说吧,就像,一个穿越人,带了一套电影设备,在皇宫门前架起幕布,放了一出西游记一般。不用说了,电影演完,全天下都会从此只有一个宗教,只信仰一只猴子,万岁爷立刻皇帝都不当了!马上剃发出家追求电影里的正道去了。

    天授帝下的第二批圣旨便是给三十六星追封。

    那三十六星其中有三十星宿已然归位,那么对应的,也需要为这三十星宿修一座小庙享受香火,自然这些庙宇会盘踞在天帝庙周围,呈现围拢之势。

    那么剩下的六个对应星,因为得到天帝御召,他们没有回归。他们大无畏的留了下来,与天之子一起守护这个世界。啊!这是多么伟大高尚的情怀啊!

    接着,第三批圣旨就是对六家护帝星后人进行了分封。

    大梁建国开始,也分封了一大批开国郡公,开国侯等爵位。这六家本就是实至名归的随先帝起兵的有功之臣,或是有功之臣的后裔,身上自有爵位。

    因此,不到国公爵位的,嫡系族长全部封至开国公,食四千户,并世袭罔替加丹书铁卷。嫡出如有旁系兄弟,均封为开国郡公,食三千户并世袭罔替,赐丹书铁卷。庶出旁支如有兄弟均封开国侯,食千户并世袭罔替。

    这六家护帝星分别是:

    天魁星的后人:尚书令齐元景大人家。齐元景大人本有爵位,是个开国县侯,如今直入开国公,曰常国公,食四千户。他家无有嫡出兄弟,只有一个庶出弟弟早年已经去世,如今留有一子被世袭了开国县侯并赐府邸。

    天巧星后人:刑部左侍郎后焕海大人家。后焕海大人本有爵位直入开国公,曰永国公,食四千户。后大人有弟弟两名,均被封为开国郡公,家中无有庶出兄弟。

    天寿星后人:礼部尚书夏侯擢大人家。夏大人家本有开国县子爵位,如今直入开国公,曰淮国公,食四千户。夏大人有两个庶出哥哥,均封开国县侯。

    天闲星后人:中书省左丞顾岩大人家。顾大人家中本有开国郡公爵位,如今直入开国公,曰平国公。顾大人有一名嫡出弟弟,封开国郡公。家中有庶出弟弟五名,均封开国县侯。因其四弟早年护驾,因今上而身故,爵位由长子继承。今上感怀加恩,加封他嫡出二子,封开国县侯。

    天佑星后人:山阳郡通判耿成耿大人家。顾大人只是个正六品,家中无有爵位。因其父亲早年因战而残疾,大梁立国之后,其父也未有从家中带信于君上索要好处,因此先帝也把这个人忘记了。后耿成大人是自己得到察举熬出的通判。因此,今上对耿家着实怜悯,他家更是人丁单薄,只有耿成一人,因此耿成直升都察院左都御史正四品官职,爵位封至开国公,曰卫国公,食四千户并世袭罔替。

    天剑星后人:吏部右侍郎定婴定大人家。宋国公定大人家本有开国公爵位,因此不升不降只加封世袭罔替。定大人家有三个庶出弟弟,如今均封开国县侯。

    在这里,就要说一些巧事了。早年间,死去的三十星均无后人留下,就是有,因战乱,还有年代久远,也找不到了。今上觉得,这里面便有了一份巧之又巧的玄妙在内,这都是安排好的,都是上天照顾,若不然,三十六家,他手里的那些位置,如何够封。

    如今剩下的六户,家里的人口都不多,也是,天神的血脉岂是能随意留下的。因此,满打满算,合起来的开国公不过六人,其他爵位不过十四人而已,对于一个大大的帝国来说,二十人的分封真不算多,刚刚负担的起。

    甚至,今上还觉得,自己的帮手实在是少了呢,想想啊,受到上天怜悯的人家,世世代代守护他家后人的子弟,自然是多多益善的。

    因此,思来想去,心情大好的天授帝,又找人算了下这六家的庶出子弟名单,数了一下,这些庶出的成年子弟里,有官位的最高不过正六品,最低还是个不入流。虽有些人家人口不少,但是承继血脉留下的庶出男丁也不过几十,比起老世家差得甚远。

    天授帝便又加恩,有官职的庶出子弟,有官职官升一级。无有官职的赏地百亩,钱五百贯。

    说到这里,就要说说某些人了,真是电视剧,电影看多了,动不动的便来个加官三级。如今天下分三十六郡,那一个州县,那一个郡府,衙门里的职位基本就是一个萝卜一个坑。

    那些穷地,绝户地官位倒是多了去了,但是把有功之臣的后裔分过去,陛下还是于心不忍的,因此只是都只是加官一级。

    顾昭真心的不在意,绝户地就绝户地呗!可惜,天授帝真心的想照顾自己人,就恨不得周围都是这样的天命忠臣。

    说到这里,便又要提一宗巧事,这护帝星留下的六户血脉,相互的关系十分玄妙。就拿顾家来说,有一个关系一般的,便是尚书令齐元景大人家。有一户不认识的,便是耿大人家。有一户政治对立面,常有冲突的,便是吏部右侍郎定婴定大人家。还有两位自祖上便是世交的好友,自是侯大人家与夏大人家。

    因此,这件事便是帝王产生疑虑,也不会怀疑到顾家,因为傻子才会为仇人争取福利呢?

    哎,那个傻子,其实不是这样想的。

    当日编书,顾岩跟顾昭是仔细研究了各家名单,算好家户人口,家主品性。深深的研究了帝王的性格,喜好,才制定出的这份名单。尤其是在人口上,这一点卡的非常死,那是尽量都选择了人丁不旺盛之家。

    如今随便挑选那个大家,家里的嫡出孩子都得按照几十人说。更不用说嫡出的嫡出,庶出的庶出,如此庞大的人口关系,今上就是加封,也会掂量一下的。

    能做到刚刚好,那背后不知道可怜的顾岩与顾茂盛付出了多少心力,心血,才有了今日这番不显山露水的好景象。不足二十人的加封,正是帝王可以承受的范围。

    不提顾家如何接旨,如何进宫谢恩,如何集体去参观神迹,感动的顾岩头都磕破了,哭的鼻涕眼泪一大把等等憨事。

    只说这日傍晚,天授帝悄悄的乘上一辆马车,秘密的出宫,奔着皇庙便去了。

    降世录最后一章,正是“双星降世”。

    原来,弟弟从未抢过自己的帝位,他也抢不走自己命中注定的位置。

    马车微微摇动,天授帝脑袋里羞愧的乱七八糟。就在前几日,自己差点杀了自己最亲厚的弟弟。

    他也怀疑过,那神迹是阿润搞出来的。可是,这种念头在强大的视觉感官的震撼下,只是冒出一刹。阿润根本没这个能力,他是天下共主都造不出,阿润不过是个等死的预备和尚而已。若有千金,若有那般能力,阿润难道不能造一个他才是真正的天下共主的神迹吗?只怕到了那个时候,就是自己不退位,也必须退位了。

    哎,那降世录里写道,他们原在天上就是一母所出的龙子。阿弟自小便与他亲密相伴,形影不离。

    只可惜当日,自己受了御命下凡管理天下,阿弟在上面十分思念他,便违反天规悄悄下凡来寻自己。怨不得,自己长到十多岁,阿弟才出生,哎,小时候他是那么的喜欢自己阿弟啊。

    哎,真是世上一切事,皆有因果,阿弟违背天条,受到惩罚,活该来这世上受一场磨难,被自己每每折磨。

    因为同为龙子,阿弟便也有一场太子命。只可惜啊,自己终归是真龙天子,奉天承运。可怜自己眼睛受伤,伤及最重要的一目,最后在自己本该开天眼之之时,竟无法认出他来。

    原来,自己瞎了一只眼,也是有原因的。

    天授帝对上天越来越畏惧。

    此刻,马车摇晃着来到碧落山下,自有早就准备好的软兜在此处等他。坐上软兜,天授帝死死盯住天上的大月亮,以前他就好奇过,那上面到底有什么呢?

    不急不急,自己也该是快去的时候了,到时候回归本位,自然是到处都去转一下。月亮那里,也要好好去游玩一番,若住得舒服,便盖一座行宫,想来天父也不会在意的吧?自己受了那么多磨难也该补偿一下才是。

    此刻,天授帝一点都不再畏惧自己的死期了,因为他知道自己会去那里,隐约着,天授帝有些小兴奋,嗯……到时候,他会有与天同寿的好运呢。这世上的人不过蝼蚁,与自己比肩的,除了阿润,还真是没有其他人了。

    那种又是内疚,又是心疼的感觉一层一层的浮上心头。他又想,都是上天注定的命运,一会,我去解释了,阿弟必定不会恨我。本又不怪我,不由我,都是咱们的爹,天帝做的安排啊。

    软兜终于来至法元寺前,满寺庙的僧人齐齐伏在地上迎接。以前天授帝每每来此,都会很客气,很大度,甚至他常与寺内高僧讨论禅机,讨论境界,讨论魂归之处。他当然畏惧鬼神,也必会去大殿虔诚上香祈祷,以求来世也要一番这等好命。

    如今,他也不去大殿焚香哀求了,他跟殿里供奉的神仙们是一个阶级了。谁知道到了天上是不是对立面呢,那西天,离自己家多远呢?恩,上去后,便去串个门吧。

    天授帝没有叫起,而是径直从跪着的僧侣身边走过,奇怪的是,那些僧侣也对他无比畏惧,甚至不敢看他。

    走过大殿,沿着寺庙崎岖的道路,一路走,一路看,一路想着阿润在这里活的每一天。天授帝越走,心里越是胆怯,越发的羞愧。当他来到那个孤独凄凉的小院的时,有两行热泪,管不住的慢慢流下。天授帝捂着心口,敲那扇门。

    很快,门里传出阿润的询问,依旧是温温柔柔,不带半丝烟火气。

    “谁?”

    “阿弟,是我,哥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