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4第二十八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大齐二百四十三年,因上京故城近四百年,因之皇宫破旧,城市扩大,人口聚增,内城已无地皮再扩建二十九宫。齐惠帝决策,在上京东南西北四角,创建四季行宫,曰:淑华,御华,文华,泰华四处。

    上京郊外四宫,占地均在千亩之上,浪费人力物力,已无史料可考,据京上司马宫奴叙述,工建时,日耗糙米四千石。该四宫同年同日起工开造直至大齐灭亡,依旧未及完工。

    建筑,既是一个时代的缩影,四大宫整个的建筑形式,都呈现了一种大齐人所崇尚的特质,博大,奢华,精巧。

    梁,天授十七年岁末,冬雪即止。这日凌晨,上京早早的开放了四门。

    辰时二刻,上京开始净街挂幔,三刻,上京三司派出兵马把守各处要道禁街。

    巳时一刻,天授帝登上玉辇,在依仗的簇拥当中,缓缓离开了启元宫。

    跟在天授帝依仗后面的,还有天子周围集权忠臣的依仗缓缓跟随,这队车马,依次缓行,队伍竟有十里之长。

    天授帝抱着暖炉,坐在车辇当中,如今,他的脑子还是乱的。心里暗恨冯太监这个老东西压不住消息,将一处秘宝的事情,宣扬的满朝得知。

    那日晚上,一夜审问,第二日,天授帝一到朝堂,却被满朝带着喜意的大臣们集体恭贺。如今,无论上下,都需要一些好消息,好事情来安稳人心,最重要的是,如此时刻,如此境地,那宗事情都给萎靡不堪的朝堂带来了一抹艳色。

    那笔还未见面的银钱,在还没知道数目的情况下,已经被户部,兵部打上了主意。

    自朝堂下来,天授帝急招自己的恩师太傅胡寂大人与水泽殿。

    此时,天授帝心思烦乱,若有秘宝必是好事,若没有,怕是要引起一些动乱,毕竟这一年天灾**数不胜数,如今竟是骑虎难下了。

    那胡寂大人果然不负帝师之名,只是略思索了一下,便道:“陛下无需担心,若有秘宝自是好事,若没有,也要弄出一些好事来,也好安稳人心。”

    天授帝不解,细细询问,胡寂大人一笑,便提笔在那御案上写了两字“祥瑞!”

    如此,今日天授帝便摆开大阵仗,带着全副仪仗,满朝重臣慢慢出城。平洲公顾岩并未在此列,他告了病假,只有顾茂德因其身上带有五品实职,便也跟随在队伍的尾巴上,跟几位同僚共乘拱顶辕车一架。

    被群臣不知的是,在天授帝的仪仗队伍里,有一辆小车,车内拉着一个笼子,笼子内却放置着两只通身纯白的白鹿,此乃五种祥瑞里的“上瑞”。

    白鹿是胡寂大人不知道从何处寻来的,似乎已经养了很久,天授帝一见白鹿便心怀揣测。胡寂大人早知帝心多疑,便笑笑道,他早知今年不稳,便早早寻了此物,原本是想上元奉献,以安民心,没想到,今次却得天降良机。

    头一次作假的天授帝,此刻心里是忐忑,一方面他期盼秘宝,又一方面他害怕失望,但是,两种心情里,还有一种难以表述的兴奋的感觉,那两只“上瑞”,实实在在的就在车队当中,无论如何,今日会满载而归,他已经跟老师制定出了一系列的庆贺方式,可以预见的就是,他将要迎来一段平稳的时刻。

    想到这里,天授帝浑身舒畅,身体里的那股子一直无法抑制的毒气,此刻也在缓缓地消散当中。

    由于提前准备得当,一路黄土铺地,无有闲杂,天授帝的车驾走的十分顺当。队伍出城之后,便开始加速,在定好的午时正刻之前,终于,第一队队伍到达了。

    这队人马到达后,先是铺起白色禁幔,将造就烧毁破败的淑华宫遗址团团的围了起来。

    原本的淑华宫,占地千亩,可惜在先帝那场大火之下,如今只有宫内的十几处巨大的建筑还留着断垣残壁,奉天殿正正落在淑华残址的最中间,可怜,往日广厦,今日这些建筑不过一两里的距离。那先行的队伍,急急忙乱花了没多久,便将幔布围好了。

    午时三刻,天授帝的车驾到达淑华宫,却并不进去,只是待群臣全部到达后,才一起慢慢净了双手,在天官的指示下齐齐的焚了香,祷告了一番,这才一起步行入了淑华宫。

    天授帝也是第一次来这淑华宫,以往也是听说,今日一进一进遗址。他的心竟然有些苍凉之感,这栋建筑也曾属于一个大时代,但是,现在这栋建筑属于消逝的历史,如今,历史观这个时期还没有,可是天授帝却隐隐的触到它了。

    群臣远远的跟着,那笔遗宝,无论有还是没有,跟他们的关系不大,他们最多也就是将这次出行当成了郊游,来溜达溜达便是。

    于是,他们排列在一起,脑袋四下观望,有的人还低低的说起闲话。

    顾茂德在队伍当中做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可是在宽大的官袍之下,他的两只手都是颤抖的。不是畏惧,而是兴奋的颤抖。

    终于,天官看好的吉时已到,有太监过来将五种种子洒向四周,又烧了一些纸钱贿赂了一下这淑华宫曾冤死的鬼魂。祭祀完毕后,有人从队伍后扶出一名老迈的太监。

    那老太监一走出来,官员们便停止了议论,只是兴奋的看着他,看着他有些跌跌撞撞的四下看了眼,还掉出了眼泪。

    没人能懂冯太监此刻的内心世界,他人生最年轻的时光便是在这里度过的,这里,一草一木他都有印象。

    冯太监四处看了一圈,便很准确的找到那处宫殿,此刻他的心里七上八下的跳动的难受,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人叫他如此做。

    深深的仰天看了一眼,冯太监长长的吸了一口气,也许这是自己在人间的最后一口气了。吸完气,冯太监指指奉天殿的下面便道:“就是那边了,去挖吧!”

    天官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下坐在不远处的陛下,陛下点点头,天官便冲着身后一摆手。

    于是,有四五十名健壮的武士便齐齐脱去外袍,一起慢慢走到奉天殿旧址上,搬石头的搬石头,抬柱子的台柱子。

    一时间,一些灰尘飞起,但是,此刻并无人敢于咳嗽,敢于大声喧哗,因为今上坐在那里眼睛都不带眨的。

    搬了大约一个时辰,终于奉天殿的地砖露了出来,这时天官过来问冯太监在那块砖下。冯太监轻轻摇头道,都烧得看不出原样了,都翘了吧!

    于是,有人找来铁骑,铁锹,铁铲,便又开始一块,一块的开始撬地砖,撬得一会,忽听有人大喊:“找到了!找到了!”

    天授帝猛的站起,人们哗啦啦围了过去,他们却没看到,淹没在人群里的冯太监已经瘫软的坐在了地上。

    天授帝来得近前,看到一块被撬开的地砖下隐约露着一排下去的石阶,他有些兴奋,便道:“全部撬开!”

    人群不散,还有拥挤之势,站在不远处的昀光一摆手,有太监凌空甩鞭威吓,官员们这才想起,天子在那边呢,于是都齐齐的又犹如潮水退去一般的推到原来的地方。

    冬日的寒风挂着,可是,这里谁也没觉着冷,随着地砖一块,一块的被搬开,终于,可以并行五人的一排阶梯露了出来。

    天官过去汇报,天授帝却并不作罢,只是命人继续扒,于是,扒旧址的武士又加了百十个。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又听得有人大喊:“了不得了,出神兽了!出神兽了!”

    现场顿时一片嗡嗡声,人人皆恨自己脖子太短,因天子在那边,又不敢过去,只能点着脚尖,远远地看着。

    天授帝也站了起来,可他的近臣却不许他过去,无奈,他便命天官去看。

    那天官也是兴奋的浑身发抖,一路小跑着顺着石台阶下去,片刻,那天官跑回来,一头跪在地面上对着天授帝流着眼泪撕心裂肺的大喊:“天佑我皇,那地下有神兽,神兽啊!!!!!!”

    “果然!”陛下站起,也要去看。

    但是天官却阻止:“陛下,那下面那是一处地宫,只要再挖一个时辰便什么都可以看到了,陛下万金之躯,在一切未明之前,还是稍事等候。”

    陛下无奈,只能坐下,回头看看自己的老师,却发现他的老师也是一脸兴奋眼巴巴的瞧着那边。

    陛下失笑,此刻一切担心烟消云散,便指着那头笑骂:“那还等什么,快去挖啊!!!!!!”

    又是一通挖掘,终于那条地道完整的露出它的面目,随着地宫越来越深,如今已经是再也没办法挖掘了。不过便是如此,人们已经能完整的窥到地宫的大门,以及能看到那两只早就死去的神兽。

    那真是神兽啊,在这些自命见识广博的人们心目中,那般大的龟壳,足足有三米长的龟背还是第一次看到。

    这两只神兽也不知道在此守护了多少年?它们的使命早已完成,此刻徒留残躯,却依旧守护着背后的殿门。

    天官掐着指头换算了一番,又命人去取了红布,由于红布不够宽大,又现找人缝了一番,这才下去,将大布蒙着神兽的一题,又是烧香,又是祈祷,甚至天子都过去行了半礼请神兽动地方。

    折腾完毕,天官又算了一番,便道,必须是牛羊不见,属兔子,鸡,猪,狗,马的这五种属相的人下去,方能将神兽请到地面上来。

    于是又是一番询问,便有符合属相的武士拿了红布下去,小心翼翼的将神兽裹起,此刻,无论是今上,还是群臣,已经对此次出行的最初目的再也不感兴趣了。他们都很兴奋,心里跳的七上八下的觉着,那后面,那地下宫殿后面一定有了不得的东西,这东西必然是神奇的,必然跟上天有着一定的模糊关系。

    随着神兽被请出,很快的在放置这对神兽的地方,被摆上的案几,上了供奉,现场还宰杀了临时找来的十只耕牛,斩下牛头供奉于上。

    顾茂德的嘴角都是抽抽的。那玩意儿,他在上面用屁股坐过半天呢!

    看门神兽被请出之后,冯太监也傻了!他呆呆的看着露出的石门,那石门的工艺他是认识的,是过去早就流行过的饕餮纹路,如今铜器,石器上早就没这等纹路了。

    此刻,天色忽然大亮,真的,今儿特别奇怪,以往都是昏沉沉的,今儿怎么大亮了。

    天授帝看着那扇石门,冲着天官点点头,于是,便又有十七八个武士走下台阶,慢慢的推动起石门。

    随着石门缓慢的打开,地下很深,陛下的脖子也是长长的支着。

    于是又有人取了火把,天官带着一群下属齐齐的进去,他们这些人号称是如有神助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知道谁惊呼了一声,接着惊呼成了一片。

    接着那天官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一出来由于太慌张,打了个踉跄,顿时一个大马趴,门牙都磕掉了,此刻他已经是完全顾不得了,只见他爬起来,满口是血,满眼是泪的对着陛下五体投地道:“陛下,陛下,不敢挖了,那底下,那底下是天帝,是天帝神迹啊!!!!!!”

    “什么!”陛下大叫一声,猛地站起,就要跑过去。

    天官赶紧阻止:“下不得,下不得,陛下必须沐浴更衣,一步一跪。”

    又有天官自下面跑出,均是人人一脸热泪,干了一辈子封建迷信,终于还是见到了神了,他们发誓这辈子,他们与神仙就没有如此接近过。

    “非要如此吗?非要朕一步一跪?”天授帝问道。

    天官点头,一群天官齐齐点头,有人说:“便是陛下一步一跪,都不足以表示对天帝的恭敬啊,陛下,呜呜呜……”这位已经语无伦次,不管高低阶级的开始胡说八道了。

    陛下点点头,命人去准备。

    天官看看胡寂大人一脸兴奋,便又自作主张的加了一句:“陛下下去,需要朝中八名忠臣一起沐浴跟随。”

    于是连同陛下,加上八名老头都去后面临时准备的帐篷里集体洗澡去也。亏了这天子出行,什么都预备了,不然却又是一番折腾。

    此刻,顾茂德已经是兴奋的不兴奋了,他有些站累了,便找了个地方一屁股坐在地上,有上官看他,他便道:“我此刻脚软,吓得不轻,都站不住了。”

    他一带头,真有一群脚软的一起跌坐在地。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随着一阵鼓乐,陛下终于出来了。

    顾茂德看着天授帝走出,随着铺好的毯子一步一跪的虔诚前行,心里已经是从惶恐,从兴奋,从一切情绪里到达麻木。

    那底下是他跟父亲与亲近亲自布置的,布置好后,不怪他心狠,有些人怕是再也见不到太阳了。

    身后,是顾家千百年的事业,便是有些付出,对于成长在世家的顾茂德来说那是必然代价,对于出去的人命,顾昭是不知道的,若是知道,怕是对他又是一种折磨。家里均知道顾昭对人命尊重,便也不跟他说,这边是为什么顾岩一直隐瞒的原因。

    随着天授帝跪下,群臣也跪着默默等候。

    那下面到底有什么,顾茂德自是清楚。打开石门后便是一处地下大殿,殿内原本是空的,后来,被他带着人找了无数的玉石雕成了石阶,那些天星石便齐齐的一个一个的摆在玉石阶梯上。

    在地下宫殿的中间,有两个山河铜鼎,铜鼎中间是一个纯金案几,案几上就供奉着纯金的的《降世录》,那降世录重达千金。书的封皮镶嵌五种宝石,光封面就有五十斤。

    自然,金玉也好,神兽也罢,一切都只是附件,最重要的却是那书里的内容。那才是真正的重中之重!

    天授十七年岁末,天帝遗迹呈现于世,当天授帝一步一跪的接近上天之后,便兴奋的就地晕厥,醒来伏地嚎哭不止。

    后,众人将天授帝扶出地宫,淑华旧址忽闻鹿鸣,有两只白鹿忽然自一处残殿跑出,远远的对着天帝唱贺。

    作者有话要说:十二:看到大家都等更,刚给牛嫂打电话问了一下。牛嫂说想后面的故事布局想的劳神了,赶完稿子就累的睡着了,电话把她叫醒才爬起来给我传了一下稿子,就倒下继续去呼呼了。为了大家第一时间能看到文,这稿子十二我还没过稿,可能有错字等等问题。我会在线等到11.30请发现虫子留言说一下我来修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