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2第二十八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夏季正旺,依旧未见雨水,头几日宫里太后出了私库的钱,捐了千贯之数去碧落山法元寺求雨,一时间,京中贵胄争先捐钱乞雨,生怕落下。

    天气寒热,顾昭却不畏,南边那边可比京中还要受罪的多呢,他早就习惯了,这不是,大上午的,他又拖了哥哥出来遛弯,捎带去顾茂昌要成婚的院子里去看工程。

    如今,顾茂昌结婚的院子,离顾茂德的院子不远,打他大哥的院子出来走约半柱香,就是一条宽敞的夹道,那夹道内只有两处园子,一处叫门外写着“千里月明”在右是顾茂德的住处,一处叫写着“晓天星布”在左,是早为顾茂昌预备下的园子。

    顾昭很少在家中溜达,晚辈儿的住处更是不去,道理很简单,你个长辈,每日无事闲溜达个啥,而且你若有事,直接叫人去唤来晚辈问话便是,去人家家,这还隔着一辈儿呢。

    如今有了名堂,顾昭自是不想放过机会,于是也不顾及天热,拉着自己老哥哥,便一起与他溜达到了顾茂昌的星苑。

    一进晓天星的大门,顾昭便放开自己哥哥的手,已经利用完了,他便不准备再搭理他,只顾自己到处玩就是。

    顾岩失笑,怕这院子里的工程,有带尖的伤了他,便忙唤了人跟着。

    顾昭背着手,从进门的影壁,一直攀爬到假山高处,细细端详完院子里全部的景观,这里真不愧是家中早就为嫡子备下的住处。瞧瞧,这前朝后寝,一池三山。园中景色以花池为中心,环绕着假山叠石,既有平洲的雄奇峻拔风格,又有京中盛行的幽深平远之势。

    唯一不合适的就是,无论是茂德,还是茂昌,甚至顾昭自己的院子,总有一块硬地,地边上摆着石锁,石磙,并排三座武器架子,上面摆满刀枪棍棒。

    也好,若是茂昌不听话,以后打他也不用满地找家伙,随手一件必是大凶器!

    园中,着青衣的小婢,着青衣的小奴,来回搬动器物的搬器物,依着花园外的框子对尺寸,一群坐在廊下崩了大棚子绣床幔,大概,全家的工奴,如今便都在这里了。

    顾昭逛了一会,肚子有些饿,转身回来找自己大兄,一路寻来,却看到顾茂德不知道何时回来了,他身边还站了个苏氏,也是,家中大小事务,如今都归苏氏管,她陪着等着问话,也应该。

    这世上便再也没有给儿女操办婚事,更加能令父母欢喜的事情了,顾岩自己也溜达了一圈,越逛越喜欢,如今他是把该弄得都给小儿子置办齐全了,你瞧瞧这院子里正在晾漆水的雕花新床,这是十年前他得了好木头,就给两个儿子备下的。早就打好了,如今也就是上一次新漆。

    顾岩回头,看顾昭过来,便笑眯眯的招手:“阿弟快来,瞧瞧这张好榻。”

    顾昭过来,前后左右将拼好的新床瞧了一圈,点点头:“茂昌有福气,这床真正好。”

    顾岩得意:“你看手工能看出什么,关键是这个木料,知道这叫什么木不?”

    顾昭见那床木,发黑,如镜面光滑,心里约莫知道一些,却也不揭穿便问:“是什么?”

    顾岩得意,拍拍床板道:“这是乌木,早二十三年前,我跟你三哥出去巡边,那日雨大,正巧在一处山下庙内避雨,与那庙祝聊天的时候,那庙祝跟我们闲说,后山有颗老黄柏,五个小儿都抱不拢。待雨停了,我们便山上去一看,真是好大一颗老树。当时哥哥我就动了心事,正巧,那年战乱,那也是无主的山,如此,便寻了伐木的,花了一月才堪堪伐倒,嘿,那树一倒,便出了奇迹了,那树心竟有了乌。以往,你在别处,都见的乌木家具都是小件,这么大的还是头回见吧?”

    顾昭做出好奇的样子,又看了一次,表示很稀罕。

    顾岩叹息了一下敲敲床板:“那树花了半年才运回来,整整阴干了五年,说也巧了,也是咱家有好运道,竟一点裂纹都没阴出来,当时我跟你嫂子一合计,也别做小件了,就给你两个侄儿,一人一张,妥妥的打两张大床!你瞧瞧多气派!”

    入境京中的规矩,其他家具物事皆有女方置办,独这张大床,那可真是重中之重。

    听公公再一百次说起这床,苏氏也是很骄傲的,便在一边凑趣儿:“可不是,去年,我家表妹嫁的是铜梁庄家,那庄家也有五百年家世了吧,他家嫡子娶妻,我们去看,也就是一张老楠木床。”

    顾岩表示鄙视“切,庄家算什么,几百年坐吃山空,如今早就不成了。”

    苏氏又是一顿奉承,把公公哄得乐得就像花椒一般,这一行人,在院子里又转了几圈,七手八脚指出一堆不是,可忙坏了陶若这个大管家,拿着一管笔是记了又记。

    顾昭心里叹息,最幸福不过顾茂昌,他自己结婚,四六不管,只待等到了日子,披红挂彩去接了新娘回来便是,待结完婚,把园子丢给娘子,接着继续四六不管。世界上,在没有在这个年月做老幺更幸福的事情了。

    不说家里忙乱,却说顾茂昌去那里了,这厮无事,坐在家里想了一上午人生之后,忽觉得,自己是个不孝的。这马上就要成亲了,却什么都没给父母买过,于是便带了一竿子小厮上了一次坊市,花了三十贯,他整月的零用给卢氏寻了一只浑身漆黑,会说吉祥话儿的九宫回来。

    鸟买回来后,他便什么也不做,每日只在家里教那鸟说一些:娘亲万福,娘亲辛苦什么的话儿。

    转眼,这日子便唰唰翻过,眨巴眼的,飞燕子后柏竟成了他的大舅子,又眨巴眼的,素娥家的亲戚来量家了。又眨巴眼的,家里给他提前办了冠礼,顾茂昌有了自己的字,玄宰。

    这日,天气依旧如昨日一般的晴朗,大清早的,顾茂丙,顾允净,顾家一干年轻子弟,都是身着华服,打扮的精神抖擞的齐齐到了秀水苑,一起来唤顾茂昌。

    顾茂昌穿好新郎官的制服,带着一众穿着盛服的小厮,依旧是身后一堆提物件的,抱食盒的……跟了一大群,王八纨绔之气侧漏无疑。

    顾茂昌亲手提着鸟笼子来到报春堂,一进门,他爹娘,哥哥嫂子,家中长兄弟都在那里等着他。

    顾茂昌规规矩矩的跪下,先是感谢父母养育之恩,方爬起来,就将那只九宫献给他娘亲:“娘亲,前几日,我给你寻了一只好鸟。”

    卢氏笑骂:“你这孩子,都什么日子了还记得给我这个!”说罢,接过鸟笼子,又爱惜的不行。

    顾茂昌走到顾岩面前,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挠挠头,憋了半天,做出却一本正经的样儿对他爹爹说:“爹爹,我给您娶儿媳妇去了!来年您就等着抱孙子。”

    顾岩心里喜欢,伸手拍了他一下:“快滚去,那么啰嗦!”

    顾茂昌被爹爹一打,本来很紧张的心,顿时安逸了,他摆摆头,对着小叔叔眨巴下眼睛,连蹿带蹦的出了屋子,引得一屋子人笑他。

    他没走多久,那屋里的九宫鸟忽叫了起来:娘亲辛苦,娘亲万福,娘亲如意……

    卢氏的眼泪唰的一下飞了出来,哭着骂:“这死孩子,大喜的日子逗我哭!”

    顾岩也想哭,缺不舍得骂,只是看着远远的,长大了儿子的背影嘀咕:“今日不许说死,你这死老太太!臭小子,就记得你娘,什么也不给爹买……”

    时值中秋,一直不下雨的老天爷终于开了眼,一开眼,便是哗啦啦的十几天,冷雨伴着豆大的冰雹,将上京周边的郡县,好不容易长出的庄稼,又淹又敲的打了个七零八碎。

    今上身体堪堪养好,才上朝半月,便有被各地的灾情,当堂气的吐了一口血去。

    顿时,整个上京就只剩下灰白黑三色,那南湖边上的坊子,每日都不敢奏乐娱乐了。

    自十月初到十一月,京里凡上朝的官家,每一日都在提心吊胆,那上面并不是个好脾气的,他手里无钱,又遇了霉事,看见谁也不顺眼。

    上面闹上面的,百姓活百姓的。朝上烦朝上的,顾家活顾家的,朝上一片低落的情绪,却没有影响到顾岩。

    自打给二儿子娶了媳妇,顾岩的生活便翻开了新的一页,他每天都有好算计,比如,在家里修个学堂,一左一右,请京里出了名的老师,来家里给娃娃们坐堂。

    每天带着小孙女给卢氏那只新的九宫鸟乱喂一些吃食,顾大老爷才不承认自己是嫉妒呢。

    顾茂昌娶了媳妇第二月,国子学便开了课,这一次,顾茂昌到是收了心,每日便早早的起了,去给父母请安。请完安便叫了侄儿顾允净,他最看不上的顾茂丙三人一起去国子学上学。

    上午学罢,顾茂昌便回家吃午饭,陪自己的小媳妇。下午,便一头扎进小校场,带着家中的子弟舞枪弄棒的,练的不亦乐乎。

    新媳妇素娥,长的圆圆润润,眉目清秀,会写得一手好字,还会做各种小吃食。虽然他们夫妻没活出什么夫妻味儿,可却能玩到一起。

    后素娥是个爱耍的,就拿打秋千来说,比她哥哥打的还流油。顾茂昌惯着小媳妇,见她喜欢,就在花园里给她制了一座大大的秋千,每日放了学,端了茶便坐在自己的园子里陪他媳妇玩儿。还给他媳妇起了个绰号,她哥哥不是叫飞燕子吗!那么,他媳妇就叫飞蛾子。

    素娥自是不依,气的还掉了两滴眼泪,害的顾茂昌哄了她半日。

    这人呀,就是处出来的,一来二去的,那对儿,却是越发的深厚了。只是,素娥却不知道,在丈夫了心里,有个地方,她是永远进不去的。

    新婚日罢,转眼的,时光飞逝,毕梁立跟愚耕先生,终于在上京大雪之前回来了。

    表面上,家里是淡淡的,可是那几位主事儿的,心里却是无限欢喜,自是一番巧妙的安排。

    十二月底,顾昭的那只脚又有些痒痒,他怕冻了,便窝在家里,也不敢出门。

    这日一大早,零零星星的小雪便落了下来,启元宫水泽殿内,天授帝正在秘密接见自己的密探愚耕。

    愚耕自南边回来,整整花去二十多天的功夫,将南地的资料准备好,这才秘密进宫禀告。

    “你是说,开发南地,却不是时机?”天授帝扛着病体,一边咳嗽,一边看着愚耕的密报。这密报,有三十来页,从粮食亩产,到山中林木树种,南地人种,丁户分布,那是详详细细,记得十分周密。

    南地本水土丰富,亩产自然是比北地高得多,尤其是一些地方,一年竟然能出两季的庄家。看到这里,天授帝却真真的动了心,若是南地可以很好地利用起来,那,可是再好不过的消息。

    可,这愚耕却说,开发南地,不是时机?天授帝顿时有些不高兴。

    愚耕脸色一白,跪在地上回禀:“回禀陛下,如今却真是不是时机。我们一行人,自上京出行,一路不停,半月方到青州郡。原本那边就绝了丁户,道路难行,一入青州南地交界,却是一条路都没有了,整整十五日,便只是绕山走,那一路别提有多艰难,有的地方竟只有羊肠小道。后来,臣在路上食了不洁之水,一病不起,几乎没死过去。

    那顾府的管家见我们走的实在太慢,便放下我们慢行,他先带着人去了。臣与小奴整整在一处野庙,养了七八日方能站起来继续走,小人是好了,可小人带的下奴却先病死了一个,实在是……水土难服。如今,青州未稳,南地实难开发。”

    愚耕却不知道,他走的路,却是毕梁立故意带的弯路,要多险峻,就有多险峻,一路,毕梁立只带牛羊走的山路给他走。自然,他那场大病却也是计划之内的。

    天授帝失望万分,半响才微微点头,道:“你这趟,却是辛苦了。”

    愚耕听了,顿时感动的眼泪直流,趴在地上磕了几下又说:“臣,只恨自己不争气,不能为陛下舒缓燃眉之急。陛下,那南地,听上去四季如春,可是,山势险峻,更不说住在南地的山里,大多都是茹毛饮血,纹面野蛮的山族。小的带了两个下奴去,可惜才到青州便死了一个,后来好不容易到了南地的庄子,另外一个中了瘴气也死了。陛下……”愚耕看看容颜消瘦的天授帝,不由流出眼泪。

    “陛下,如今天下方安,这笔修路钱,是万万拿不出的。”

    天授帝微微叹息了一下,心里别提有多失望,他张嘴正要问下去,那身后却有人轻轻的不知道禀报了一句什么。

    天授帝顿时脸色大变,急急的打发了愚耕下去。

    你道是如何?却是原本关在白内司的一个老太监,今日疯魔了一般的说胡话,说他知道前朝藏宝的地方,请求陛下见上一见,只求陛下能宽恕他可怜的孩儿。

    一笔自天而降的宝贝,无论是真假,都给架在火上燎烤的天授帝,带来一丝喜意。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