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第二十八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不说顾允净如何给顾昭磕头,也不说顾昭给了什么见面礼。却说,今日卢氏也闲得慌,一大早的就坐在堂屋厢房里跟顾岩闲扯,她一边说家里的事儿,一边儿一个劲儿的往外瞅,素日,家里也没几个至亲的晚辈来串门,卢氏这是闲的紧了。而且,那顾允净浑身上下,没半点顾家子弟的气质,竟是个清俊儒雅的小子,卢氏是真真稀罕他的。

    卢氏想了一会,忽然噗哧一乐。

    坐在一边正在想事儿的顾岩抬脸看她:“好端端的魔障了,笑甚呢?”

    卢氏抿下嘴道:“我只是觉得,一个是十八岁的叔爷爷,一个是二十四岁的侄孙子。那边儿我是没去,也能想出来是这么回事儿,那叔爷爷跟侄孙子见了,一准儿逗趣。

    想想,就觉得捡了点便宜乐儿,老爷,你说吧,素日在家,允真,允平都比他们七叔爷爷大,可我就觉得没什么,怎么今日允净那孩儿来了,我就觉得往哪儿一搁,我就觉得他小叔爷爷就不像那么回事儿呢!呵呵!也是,允净那孩子啊,懂礼,样儿也俊俏,秀秀气气的,也不知道二弟怎么养出这一个宝来的?”

    顾岩想了下也乐了,素日在家里,顾昭做派一向显的老成。他做人,做事,俱都有股子范儿,也形容不上什么范儿,总之就觉得十八不像是十八的。再加上顾岩惯他,连带的一家大小,见了顾昭都躲着走。

    由怕生出畏来,自然无人当他本岁数那般带他。

    如今顾允净来了,这孩子,也是个好的。那浑身上下带着一股子说不出的书香,今儿早上还是随便聊了聊,这孩子少年便跟着名师出门游学,去过不少地方,人情世故都懂得。书读的多了,道理知道的也多了,人就看着讲究通透。

    许就是这么回事吧,早年阿弟也一直出门,他还悄悄去过海子那边,也有了家主意识,所以说,走出去,到处游一游,对子弟是有好处的。哎,今后,这家里的孩儿们还是多读几本,有空了请名师也带他们常常要跑动跑动,养养脾性才好。

    顾大老爷见着好的了,越想自己家那群不争气的,便越发的生气,见卢氏还在那里没命的夸奖,便哼了一声讥讽道:“带着一群女娘,一身的胭脂味儿,有什么好的。没半点爷们气!”

    卢氏听了,自然知道他是酸了,便捂着嘴巴乐:“瞧老爷说的,这可怨不得人家允净,早年我那妯娌裴芬(顾山的妻子)不是来过书信吗,老爷忘记了?”

    顾岩纳闷,便摇摇头。

    卢氏想了下便帮他记忆:“那年裴芬来信求方子,说是小孙子一直生病。允净这孩子也是个可怜的,自小便不好养,动不动的就出鼻血,得赤目症,发烧不止。后来,老爷还去常太医家走过几次,要了小儿方给北地寄去。可惜,那孩子就是不见好,都说是个养不大的。

    后来,弟媳妇就去北地一家道观求符,那道观里正巧有个有道行的馆主,便给允净卜了一卦,说允净是阳年阳月阳日阳时生人,火力太旺。家里要给多寻一些阴年阴日阴时出生的女娘在他身边呆着,这方好了。

    有些事儿,也就是这么奇怪了,自从给允净找了这些对症的女娘在一边儿侍奉,这孩子便再也不出鼻血不发烧了,老爷说,这事儿多邪行!”

    顾岩想了下,却是有这么一回事,只是侄儿,侄孙子多了,年月久了他便忘记了。

    这人老了,嘴巴便碎了,顾岩想了一会,便跟老妻说起自己家的弟子,一来二去的,倒是唠叨出一些章程来,两人这里说的正热闹,陶若家的进来说,那边儿都准备好了。

    陶若家的说的那边,却是广德堂。

    广德堂跟广德宫一般,如今世家宅门,都有一套这样的建筑,只是宫里贵气,广德便做一般用,可世家却要用广德作为家中的聚会场所。

    顾昭与顾岩都是隔了两辈儿的长辈,所以接风酒便不必去了,毕竟,顾允净是庶出嫡孙,只有顾茂德,顾茂昌,顾茂丙一起作陪便是。自然,尚园子,香莲道,圆眼道,甚至主枝那边也都派了同辈份的人来一起接风。

    明日起,顾允净还要在他四叔顾茂昌的陪伴下,去各家走走认认脸,拜拜长辈。毕竟,顾山如今也是一等一的重臣,顾允净是进了国子学的。

    顾昭见完顾允净,便一个人没带旁人的来到顾大老爷的院子里,他有一些想法,还是想来跟老哥哥谈一谈。

    顾岩见到顾昭自然是高兴,最近甚忙也无功夫陪着弟弟,弟弟也不常来这边,如今见他来了,又是一个人,知他有些私房话要说,便屏退左右,与他去花园里略坐。

    “大哥,我看到这满府上下如今都很喜欢允净。”顾昭先开了口。

    顾岩点点头,看了一下弟弟的脸色问道:“难道弟弟对他有些看法?”

    顾昭摇头:“并没有,只是有些旁个的看法,与哥哥说一下,你听听就是了。”

    顾岩忙坐好,一副认真听取的样子。

    顾昭看看远处,心里理了一下便道:“我来这上京,也快两年,虽素日不爱出门,可是也听说过不少大世家的闲话,那些名门世家,任那一家都是三五百年诗书的润养,侵入骨头的风雅,流入血液里的教养。

    如今……顾家若是想保护住今后的地位,再去学习诗书礼乐,赢往这一等世家豪门里拥挤,在弟弟看来,却是迟了,最起码,在你我活着的时候,是看不到结果的,兴许以后茂德死了他也看不到。”

    顾岩诧异,道:“难道?读书学礼,却不对吗?”

    顾昭轻笑:“人道,术业有专攻,咱家起家不足百年,还是武起。如今便是再努力,在世家眼里,还是不如主枝。哥哥也看到了,那主枝处处不如咱家太多,可是如何?还是看不起你我,当我们是一届武夫,粗鄙不堪!”

    顾岩自然也懂得这个道理,不但自己家,当今天子家又如何?世家一样是看不起的。旁人说做官,无论是自考,还是察举,世家子弟,先天便比寒门多了一条路,更不说人家几百年深入骨髓的文化教育,这一点就是怎么拍马,也是赶不上的。

    “那弟弟看,该若如何?”顾岩请教。

    顾昭看看院子里的古槐,笑笑道:“兵事传家,武阀豪门!该从这世起,家中嫡系,只走武门,只出武将,只研武事,时时刻刻,要准备着为君排忧才是!君不用便罢,若用,必是顾家!

    诗书之道,略懂即可,既比不上,便不去比。如此,不出一代,咱家的大基础便有了,赶上世家豪门,不过十几年的功夫。”

    顾岩又问:“可是,如今学歪的也已不少了。”

    顾昭轻笑:“那个不急,茂德已经想了办法,前几日还商议这事儿呢,安排一下就是,只是这能抓着的这一代却不要荒废了。大哥想想,您如今定下,那就是祖宗的规矩,若要茂德去改,便是千难万难,那后面只会磕牙的族老可不少呢。”

    顾岩不说话,坐得很久,眼前越来越开朗,他终于还是放下了心里最沉甸甸的东西,如此……就好。想到这里,他回头,站起来冲着弟弟深深一鞠,道:“只是阿弟又把好处,平白让给哥哥,我这心里……。”

    顾昭站起来,故作深沉的拍拍他哥肩膀:“哎,你这个老家伙,心里已经美的不成了吧!”

    顾岩想了下,点点头:“嗯,确实有些。”

    顾昭切了一声,便说起旁个话题。他这么做,有自己想法在里面,如今为难些,却也是为了一辈子的大树底下好乘凉的百年基业,当然,这一点他是不会跟阿兄明言的,他却不知,自己这一番推动。

    平洲巷顾家便有了传世的精髓,顾家的大方针便一代,一代的繁衍而下,从未再更改过。

    十五年后,边疆部落汇集,终成大梁隐患。那刻,天子震怒,挥手点兵,只平洲一顾,便出了五位少帅,二十多位少年将军,军师。顿时,天下震撼!也经此一役,顾家走向了武阀豪门之路。直至岁月流淌,帝国湮灭,天子之位岁月更替,可平洲顾,却从未在朝堂消逝过,后世史书,对于顾家将的研究,终成一门学科直至千年之后。

    不说顾允净如何跟顾茂昌,顾茂丙,还有家中的兄弟腰跨刀笔袋子,一起去了国子学。

    只说这个夏季七月末,毕梁立带着一众家丁,连带愚耕先生一起去南地。

    表面上,毕梁立此去是接自己的亲眷,捎带看望傻了的老父亲。

    他此去,却是带了一套,费了顾昭全部心血,由顾茂丙执笔,顾昭用这个地方没有的瘦金体抄录写完的《降世录》。

    这本书,全书并未有顾昭想的那么巨大,不过五六万字而已。既没有用顾昭的演义写法,也没有用顾茂丙的戏曲写法。它使用的表述方式,却是一般史官记录历史重大事件的简约写法。

    便是如此,也是前后修改了将近十五次,来回润色弥补才完成的。

    毕梁立此去,会先到南方的庄子安置。接着,他会去一个地方取了最上等的赤金,去南边深山的寨子。那边寨子多有少数民族在那边世代繁衍,在寨子里又多有不识文字,擅作银器,金器的手工匠人。

    正巧,毕梁立的相好是个女寨主,那么将一本书,分别分出那女寨主麾下十六个寨子,找最好的金银匠人,就像在器皿上做铭文一般,将全书敲打上去,到时候给足工钱便是。

    那南边的山寨,百年内,怕是根本不会跟北地人来往。顾昭想好了,即使有一日阿润登基,想开拓南地,那么,他山庄附近的千里山脉,他是要定了,保护定了。谁也别想去那深山里,探出个一二来。

    这日一大早,毕梁立早早的跟愚耕先生来与顾昭辞行。毕梁立一进门,便流了眼泪,打顾昭出生起,他就没离开过这么久。

    顾昭心里也是酸酸的,见奶哥跪了,忙站起来扶起他,从怀里取了帕子,帮他抹了眼泪,一边抹一边笑骂:“奶哥是的,还以为阿昭是吃奶的孩子,我与大兄住在一起,你却有什么放不下心的。”

    毕梁立不管他,却依旧在呜呜咽咽的哭,一个字儿都吐不出来。

    顾昭无法,只好由着他握着手。若说,这世上总有顾昭放不下的,他大兄是第一位的,阿润是第二位的,可这毕梁立还有他奶爹,就是世上第三位。顾昭永远记得,小时候,他还小,奶爹疼他,总是抱着他来回走,那时候,奶哥也小,不过十来岁,每日里都是跌跌撞撞的跟在奶爹身后,有时候,奶爹走的快了,奶兄就喊:“阿爹慢些,阿立腿短。”

    一转眼,他大了,奶爹傻了,陪着自己的便是这个再也不会说话的奶兄。

    毕梁立一直哭到没意思,这才止了泪。

    顾昭好不容易放开他的手,抹抹泪,转头顾昭又开始对愚耕吩咐。

    “先生。”

    愚耕忙过来,施了半礼道:“七爷,有事您说。”

    顾昭笑笑:“愚耕先生跟顾昭也有一年多了吧?”

    愚耕点点头:“可不是。”

    “恩,先生是个通透的,什么也不瞒不过先生的眼睛。顾昭是个孤零人,这一世,谁对我好,我便会一世对他好。我与先生相识一年多,在先生身上学到不少,以后还有大事也少不得仪仗先生。”顾昭脸上露出很是亲切的表情。

    愚耕也是一脸感动:“皆是份内之事,七爷尽管吩咐。”

    顾昭点点头,从一边桌上取了一个账本递给愚耕道:“这是我北边庄子管头,庄主,田主的花名册。此次,先生去了之后,要将三年来,庄子里的出息,果园里的出息,细细的算一次,每年庄里出多少粮食,果园出多少量产,都要算清楚。若是账目有问题,不必管我的面子,先生自行处置,找那妥当人顶上便是。”

    愚耕先生自是满口答应,心里却一阵难为。那可都是地头蛇啊!

    顾昭心里也在冷笑,他南边的庄子大了去了,果园更是横扫了不知道多少个区域,基本是这里一块,那里一块,今年又买了,种了很多果木,光丈量地方就是个大工程。算账,盘账,计算花用出息,待这些做完,那奶哥的事情也就办的差不多了。

    愚耕接了厚厚的册子,脸上不敢带出半点不愉,自是露着一副胸有成足。他刚要说些决心,可顾昭又说话了:“先生此去,要带回不少特产,千万要注意一件事,这南方的果子,多有特点,从摘取,到装箱,上车过秤,这一路要日日查看,那种果子在那里开始腐烂,那种果子易于储存运输,一路上,车马要用多少,人员嚼用浪费多少。一路上关卡有几处,各地大路小道山势也要一一记下。”

    真是好不苦也,愚耕先生终于脸色僵了一下,但是还是苦笑的应了。

    见愚耕接了活计,顾昭又从一边的桌上,取了一瓶丹药放置在他手里道:“先生是上京人,定是惧怕瘴气的,我这里有秘制的一瓶《避瘟丹》,先生去了南地,若是身体不适,就吃一丸。”

    哎,这倒是个好事情,若这避瘟丹真的有用,待回来也要报上去,倒是却一定是个大功劳。愚耕先生一喜,接了瓶子,正要揣到袖子里,顾昭又说话了。

    “只是,这避瘟丹也有一处不好,吃下去后,必然每日昏昏沉沉的,精神十分不振,不过先生去又不是行军打仗,只是每日坐着就好。这药还是很有灵效的,当日,我得了这方子,也是费了一番功夫,若不是成本太高,早就想成批制出来卖了。”

    愚耕好奇,便问:“竟是这般珍贵,却不知成本是多少?”

    顾昭只是笑:“哎,却也不多,一瓶两贯而已,钱财是小,只是材料难找,待我奶哥去了,我叫他去山里再去寻些草药,帮先生多制几瓶。”

    愚耕连忙拒绝:“我能吃得多少,如此昂贵,还是七爷自用才是。”

    顾昭冲他善意的笑笑,转头又取了一本小册子递给他奶哥,语气里竟带着一丝撒娇的味道说道:“奶哥,这上面有我爱吃的肉干,果子,野茶,还有十几种南地毛皮的名录,你去了之后,去山里给我收了来,我要送我哥哥嫂子。”

    毕梁立连连点头,最后忍不住,便伸出手拍拍顾昭的脑袋,就像他小时候那般。顾昭有些羞涩,却依旧用脑袋顶顶奶哥的掌心:“奶哥,去替我抱抱我奶爹,问我嫂子好,我给嫂子,侄儿带的特产你不许路上偷吃。”

    毕梁立顿时脸色涨红,屋里人也大笑起来。

    这群人腻腻歪歪的在家里说了好久,后来,又有细仔,新仔,绵绵,年年等南边带来的小奴,都捧了包裹,将这几年存的私房钱,主子赏的好东西,请毕梁立给捎带回去。

    这一番忙乱,天色竟然已是午时,毕梁立这才带着一群人,不依不舍的离去。

    顾昭不忌讳什么主仆之分,毕竟奶哥不同于别人,他巴巴的送到大门口,一直呆到看不到人影还站在那里。

    也不知道他站了多久,身后有人低低的道:“阿弟,你莫慌,该做的,我们都做了,此刻便听天由命,看顾家的造化吧!”

    顾昭没有回头的轻声道:“造化,造化从来都是人自己造的,阿兄安心,再没有比愚耕去押送更轻松,更安全的了。”说罢,顾昭扭头看着自己哥哥,冲他咧嘴笑道:“有阿兄,阿昭怎会慌乱,有阿兄在!顾家的造化,大着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