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8第二十八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顾茂昌一病,家里人再也没敢提关他这件事,甚至这几日,老爷子,老太太都围着他转,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尽给他寻来,只要他肯开口,要月亮家里人都给他搭梯子。

    可惜,他就是不肯说。

    在顾岩看来,孩子是出息了,没别的,知道羞丑二字怎么写的了。于是他展望了一下甚至幻想儿子可以像他年轻那会,若被谁欺负了,肯定躲在旮旯里报复回来。只是以后,怕是再也听不到小四的傻笑了。

    实在没办法,顾岩只好随身带着儿子,走那里带那里,从早到晚的陪着,像极了二十四孝老爹。

    这日一大早,顾岩早早的去了小四院子,看下奴给他拾掇好了,便领着他在园子里遛弯,溜达溜达便到了顾昭的院子外。

    “你小七叔,最近忙,咱们不去打搅他啊!咱去后面,你七叔叫人修了个什么水法,会自己喷水,走爹爹带你去看。”顾岩脾气可好了,拉着儿子就走。

    可惜,顾茂昌一动不动,只是盯着宿云院的大门。

    顾昭这段时间,正在做石头神迹,顾岩是万万不敢叫人打搅他的,就连他门下的两个门客,顾岩将这两位打发到了北地,去接老二家的孙子顾允净去了,那不是老二说了,给顾昭带了两只白骆驼,还有小马驹吗,反正……他叫去,谁敢不去呢。

    父子正僵持着,宿云院的圆门缓缓地打开了,门内一位站着俊秀的少年,穿着一身棉布短袍,笑容可亲的在那里是施礼:“大老爷,四爷,七爷请您们进去呢。”付季施礼完毕,让到一边。

    顾岩微微叹息,只好拉着儿子往里走,小四瘦的几乎没了重量,他又是心疼,又是恨。

    宿云院的敞院里,顾昭正爬在一把梯子上,拿着画笔描房梁。

    “小七,爬那么高,你干什么呢?”顾岩看着害怕,站在梯子下喊。

    顾昭回头笑笑,鼻尖上还有一块颜色,他舞着画笔道:“这屋子旧了,我准备把这院子里的廊画都描一遍,反正染料买了不少,明儿干了好浪费。”

    “你快点下了,仔细摔了!”顾岩看着害怕,叫人去底下扶。

    顾昭下了梯子,瞧瞧呆愣的顾茂昌,微微一笑,将手里的画笔给了身边的细仔,接了布帕擦擦手,回头吩咐:“去吧我最好的酒取来,我跟我四侄儿喝一杯。”

    “他都睡了几天不醒,你还叫他喝!”顾岩不赞同。

    顾昭低笑:“哥哥不懂,这种年轻人的事儿,还得我们在一起才能说开,您呀,还是回您的院子吧。”

    顾岩不理他,拉着自己儿子坐在画廊下,看着那些小奴很快的摆了一桌子酒菜,还端上四五罐子酒来。

    “哥哥今日,一滴也不许沾,您吃着药呢,忌酒。”顾昭不理他那一副馋样儿,只是拿了大号的酒樽来,满满的倒了两樽,递了一杯到顾茂昌手里道:“世上有一种人,最是可恨,有时候你明知道,他骗了你,讹了你,背叛了你,偏偏你就恨不起来,一想起便会心都揪着疼。”

    顾茂昌眼眶发酸,就着泪端起酒樽一口喝干,顾岩帮他又倒了一杯:“你想着他,念着他,掂着他,他偏偏就不知道你的好。有时候,明明算好了,你替他想了一切的退路,安排好了一切,可他偏偏就有自己的想法,根本不把你当回事儿,这点最气人。”

    叔侄碰了一杯,一口闷了。

    “人说,男人这东西,该是像山石一般不轻易被撼动,可惜呀,世上偏有这情爱的钢刀,早就帮你磨好了,就等到那一天儿,一刀,一刀的割裂你,伤口不大,却全身具是,一道挨一道的,没一片好肉。那伤啊!也不流血,就是疼,把你揉碎了的疼,疼的你都不能吸气,不能言语,谁都不能说,只能自己憋着,咽着,强忍着,见了人还要笑,你说,小四,这是什么事儿?”

    顾小四低头看着酒樽,眼泪,吧嗒,吧嗒的流了下来,先是几滴,接着汇成了河,接着一声咆哮,抱着他叔叔大哭起来:“叔……呜……”

    这场哭,哭的顾岩肝都颤了,顾昭搂着比自己还大一岁的侄儿,很耐心的拍着后背安慰:“哭了就好,哭吧,只哭这一次,以后咱就不哭了,咱顾家的男人,可以死,可以流血,就是不能哭……”

    顾岩气的不成,小四这孩子,小时候还跟自己挺亲的呢,如今是怎么了,竟叛变了?

    “叔……呜呜!!!!”

    “哎,哎!你说说,那些人多没意思,劝咱们,男子汉,什么身份,该忘了就放下去,这话说的多清淡?凭什么啊,谁这辈子不傻一次,难不成因为咱们家世贵重,因为咱们这样的锦衣玉食的,就不能遇到这种鸡毛的□?爷也是人,又不是木头,干嘛不许哭,哭……都哭一起哭。”

    顾岩吸吸鼻子,站起来,慢慢出了院子,出院子的时候,他看下自己弟弟,怎么他也在哭呢?

    叔侄一场大醉,酒醒后,家里再也没敢关着顾茂昌,他想做什么便做什么,想去哪里,就去那里,只求他别在一副死人样子。不过顾茂昌到是真的学好了,这一次,他搬了许多兵书回来,仔细读着。

    大哥说了,过几日便去国子学,一边上去,一边还要在兵部挂个七品闲差事,虽是闲事儿,却也总要学些东西,到时候别再叫人因为他羞辱顾家才是。

    看顾茂昌开始努力,齐家大小,这才真是安心了。甚至,顾岩都无比感激严家的那位金珠姑娘。若不是她嫁了,那有小四今日这般努力。

    嗯,顾老爷想好了,若一日,那妮子守寡了,一定请人给她修个大牌坊!

    夏日三伏,高热难耐。京里结亲的气氛依旧未减,十七那日,宫里传出上意,即日起起,全京宵禁,夜入二更,街上行走,鞭三十。夜入三更,家户燃明,鞭四十。

    大意是,今儿起二更后,在街上乱逛,鞭打三十,夜入三更家中点灯,鞭四十下。

    凡举宵禁,均是时局不稳,有战乱,灾难发生时,使用的非常手段,如今京中刚安,天下方定!陛下莫非疯了不成?

    许多人这般想,可是,陛下不见人,疯不疯的,他说了算,他说宵禁便宵禁,他说不许出门,大家就集体猫在家里吧。

    转瞬,宵禁第一日。

    二更鼓后,细仔提着皮灯在前面徐徐引路,顾昭怀里抱着一件物事,沿着园中的游廊,曲曲弯弯的往顾岩书房走,几只鸦雀被夜里的皮灯惊吓,不由叽喳叫了几声,呼啦一下四下飞去,吓得本在树根下提着一只脚已然安眠的几只仙鹤将脑袋从翅膀下起出,小心翼翼的端详了一下来人,便转身去了另外一边。

    主仆走了一会,待到二门附近的一座假山前,细仔便熄了灯笼与顾昭绕着假山进了假山后的一处花廊,顾昭将花廊的门推开,细仔便坐在门口,很警醒的站着。

    此处叫鹤园,是顾公府的一处小花园,因养了二三十只仙鹤而得名,这院子原本属于宿云院与抚风苑共有的,只是这两处院的主人并不是雅致人,也都不爱鸟,闲余便没有人常来,倒是绵绵她们常来这里采集花瓣什么的。

    顾昭进了鹤园的画廊,此屋表面上跟一般家里专门为作画,品茶嬉戏的雅室并无其他分别,不过,这里多出一间小单间,单间的床铺壁板可以推开,推开后,可以直接去那边的抚风院的一处密室。

    一切都是早就安排好的,如果顾岩不说,顾昭竟然不知书房后的小花园还有这样的地方。

    密室里点着牛油蜡烛,房内,有七八个碗口粗的孔洞直通鹤园假山,因此并不觉得气闷,在此点灯,说话,外面也是万万听不到的。

    顾茂丙早就准备好了文具,磨了很久的墨,心里虽忐忑,但是却依旧稳了心神,默默的等着七叔。

    终于,身后的矮门终是响了,顾茂丙坐起,默默的冲着顾昭行礼:“七叔,您来了。”

    顾昭失笑道:“今日是怎么了?竟如此多礼。”

    顾茂丙强撑着笑道:“并不如何,只是觉得心慌的厉害,看到七叔便不慌了。”

    顾昭摆手,拉着他与他一起坐下,又取了铜条将蜡烛的烛光调的大一些。

    顾茂丙的脸色被牛油蜡烛的烛光印的惨白,就如一张白纸,顾昭叹息,还是吓到这孩子了。

    “你怕了?”顾昭故作轻松的问他。

    如今随意一点小声音,都能吓得顾茂丙肝胆俱裂,顾昭很随意的一问,吓得这孩子身体一颤,抖完强撑了笑:“不……怕……我只是担心,七叔,我昨日梦魇了,吓得我……”

    顾昭还是在那里笑,笑完对他说:“你唱一段吧,发泄……发泄。”

    顾茂丙僵硬的点点头,缓缓站起,随手起势,在屋里走了几圈并不美好漂亮的莲步,烛影中顾茂丙的影子忽忽悠悠,他被自己吓到了,几欲张口,半个字儿都蹦不出,无奈下,只好走回案几,坐在一边,抱住膝盖,小声哭了起来。

    顾昭不理他,由他发泄,对于古人来说,这一关真的不好过,尤其是顾家这般自小便被忠君爱国洗脑的可怜孩子们,如今叫他们反,还不如叫他们割了舌头痛快。

    顾茂丙哭了很久,恍惚间听到了三更鼓声,他慢慢抬头,喃喃的说:“这上京,今晚便看不到万家灯火了。”

    顾昭笑笑:“恩,我们只看他一家点灯便是,天家吗,他们就有这般的权利,叫我们死,便死,叫我们生,便生,不管是父辈们多么辛苦死了多少人,还有你父亲,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应该的。我们就该着为他们死,更该荣幸之至,更该感恩戴德才是,对他们来说,不是谁都有荣幸为他们死的。”

    顾昭这番带着浓浓讥讽的话,古人是不会想到的,甚至想都不敢想,他们受到的教育便是如此,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此乃天道。

    “小叔,不该是这样吗?”顾茂丙很疑惑,却觉得叔叔说的没错,甚至他觉得这么说,有那么一丝丝的解气,可是,这话也是随便说的?

    顾昭冷笑:“当然不该,茂丙你觉得皇帝,是个什么?”

    顾茂丙想好久,套用了一套古书里的形容道:“古书有云,古有天地人三皇,天皇有十三个头,地皇有十一个,人皇九个,还有古圣皇,据说,他长着一张龙脸。”

    顾昭笑笑,提起毛笔在桌子上画了一幅皇帝,最近学画,在人物白描上还是有进步的,最起码他画出的人总算是有个人的形象了,再不是顾岩那般,一根杆四个叉叉,一个圈圈的简笔画。

    顾昭画得一个人的身体,此人穿着龙袍,但是脸却是一张龙脸,就像现代西游记里西海龙王那般样子。

    画罢顾昭将画纸转过来,推到顾茂丙的面前,点着这幅画说:“如若平时,你在坊市看到此人,会如何说?”

    顾茂丙端详了一下,傻乎乎的开口道:“妖……妖怪……”

    顾昭失笑:“没错,妖怪,但是,妖怪又是什么样子的?”

    顾茂丙的神思顿时飞跃到了聂小倩的样子,喃喃的说到:“很漂亮……会飞,很美……”

    顾昭取了一管未用的笔,使劲敲他的脑袋:“哎,你想的妖怪是你想的样子,很美,很漂亮。帝王可不这么想,帝王觉得自己很伟大,伟大到,他们不想做人了,他们都想做这般的怪物,好好的人身,要长十一个脑袋,你想想,那般纤细的脖颈如何长出十一个脑袋来?

    如此种种,不过是帝王们的祖先,早就编造出这般的神迹,吓唬不识字的庶民,吓唬那些普通人,令人畏惧,令人害怕他们,这样,如此,他们便能稳稳地坐在那龙椅上,写,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顾茂丙张张嘴巴,想起什么,最近,他读了大量的史书,还有一些本朝早就禁止,早就勒令烧毁的前朝史书,这些史书均是顾岩无意中在战争中抢来的,抢来便齐齐的收了丢在家中的密室里,如今需要,正好翻出来,亏了前朝无纸,具是竹简,羊皮,那书才完整保留。

    “七叔,前朝史书里写,前朝开国太祖元启皇帝,他母亲生他的时候,梦见一道闪电,有龙形入了她的怀,就此坐胎,生下元启大帝。”说完,顾茂丙仿若摸到了什么一般,猛的站起,又一屁股坐下,脑袋里一团乱,千言万语的,就是不知道该如何说。

    顾昭取了一边烧开了的铜壶,帮顾茂丙沏了茶水,茶水里放了大块的糖。糖是大脑的粮食,在脑力劳动繁重的时候,这样有助于他思考,茶水泡好,顾昭端着茶杯,一边喝一边随便闲说。

    “前朝元启皇帝,是个开明的皇帝,甭管他怎么来的,前朝治世四百年,有起有落,一个帝国,有始便有终,前朝不是第一个被灭绝的皇朝,大梁也不会成为永远的帝国,我们可以翻看所有的历史,凡举明君,都会在自己出生的时候做些文章,你数数,这段时间你看了也有百卷,可有一位没有神迹的?”

    顾茂丙已经忘记害怕,很认真的便在那里思考起来,思考了一会便道:“都有!”他兴奋了,大声又说:“都有,有巨兽入梦,有百花盛开!有神仙送胎,都有……有的!”

    顾昭点点头,示意他安静,见他坐好之后便又说了起来:“帝王们需要血统,需要一个证明自己是继承帝位,名正言顺,是得到上天真正授意的真命天子,因此,今日,你便不写,不出二十年,自然也会有人杜撰出种种祥瑞来取悦上面。你不必觉得此举大逆不道,甚至,这才是真正的忠君之事。”说毕,顾昭喝了一口茶叹息:“我们啊,才是真正的无名忠臣,做好事儿还不留名那种……”

    顾茂丙被小叔叔逗得轻笑,笑完道:“叔叔,为何今上非要这样的书,如今这天下不就是赵家的吗?难不成他说他不是,会有人谋反不成?”

    恩……这个问题要怎么回答呢,这是皇帝家最最无奈的潜规则了,哎,好好的人不做,非说自己是蛋生,牛生,龙生,熊生,就他妈的拒绝说自己是人生的。

    “怎么说呢?今上家,原本是前朝旧臣,他们反了前朝,在忠义,道义,以及最重要的礼仪上,是名不正言不顺的。过去他们是臣,在朝堂上匍匐在地,承认前朝是龙子,是上天的儿子,他们承认过前朝的神圣地位。

    那么如今赵家反了前朝,那不是出尔反尔,违背上天的意愿了吗?虽如今,他们也自称天子,不过前朝灭亡不过四十年,很多家族依旧记得前朝,对于今朝难免就会产生名不正言不顺的感觉。不过要我来说,今上多虑了,其实吧,谁家拳头硬,谁说了算,神么天子什么的,不过是自己骗自己而已。”

    顾茂丙如今已经不怕了,他已经进入了一种玄妙的气氛,甚至说话都跟顾昭合拍了:“七叔,其实这本书,不但是皇帝需要骗自己,也是那些士大夫,那些自命清高的道德典范需要下阶梯的一本书对吗?”

    顾昭大力点头,猛夸自己的侄儿:“小饼子,你不亏是咱家脑袋最通透的娃,你看茂昌就是个笨蛋,为个女人把自己整的人不人鬼不鬼的。”

    说到这里,顾茂丙的脸上又阴郁了,恨声到:“那些趋炎附势之徒,不过是看到如今顾家再走下坡路了,便去攀高枝,今后若有机会,爷饶不了他们!”

    竖起大拇指,顾昭夸赞:“要的,把这种气质带下去,记得,世界上最厉害的利器,不是刀剑,有时候,笔刀杀人不见血……恩。”

    顾茂德缓缓站起,深深施礼:“七叔,小侄今日方明白,七叔事事为顾家,七叔所做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子孙,七叔受我一拜。”说完,就着躬势跪了下去,很慎重的磕了三个头。

    顾昭很坦然的受了,他当得,他完全懂得这本书,对于一个家族来说,有多么重要。

    拜完,顾茂丙端正的坐下,挽起袖子,拿起毛笔端正的坐好等待顾昭口述。

    顾昭咳嗽了两下,心里一声长叹,总算是到了这个时候了,这一年来,为了这本书,真是劳心劳力,苦不堪言,刹那他很想哭一鼻子,也就是想想。

    “茂丙。”

    “在。”

    “我们这第一章,名叫‘云龙翻动雷雨夜甘氏夜宿五帝庙’,说的是,先帝的母亲甘氏,在一个雨夜被迫夜宿五帝庙,此夜,甘氏得了一个胎梦,梦到一位身穿白甲,头戴玉冠,顶生两角,肤生鳞片的白衣银甲少年,面露微笑,踏云而来。

    那少年道,我本上天人皇第九子,名泽,因天帝见到世间已有众生,便派遣我来此管理。

    甘氏言,你休要骗我,此间已有天子奉天承运,如今怎么又来?

    那少年道,此事自有原由,你且听我道来,如今堂上坐着的,原是本君家后花园的一条黑色泥鳅,因每日听天帝讲道,有了灵性便入了修行道,后来也有了一些小气候。

    那日天父心念一动,知这下届已有人迹,便心生欢喜,取了令牌命本君前来顺应天道,管理下界九州……”

    顾茂丙忽然插嘴:“此人,便是先皇吧?”

    顾昭瞪他:“剧透无耻,听我继续道来,那少年说,他接了令牌,转身放在天界荷花台上,却不小心被那荷花池的黑泥鳅窃去,那荷花池的黑泥鳅得了令牌,转身跳入天道池投身人户,就此便伪装了一身黄气,骗了这下届众小仙得了天下……”

    说到这里,顾昭对顾茂丙微微一笑道:“我就是讲个大概的意思,具体要怎么写,还是要看你,我可不是写书的,也不会这里的措辞,所以,你也就是大概的听个意思罢了。”

    顾茂丙点点头,笑道:“七叔能讲出倩女幽魂,自是会讲故事之人,无事,此书引子听来神奇,便是写出来也是过瘾之事。”他笔下如有游龙,唰唰不止,已经进入了完全的创作状态。

    顾昭坐好,帮他蓄水,继续道:“那龙子回府准备下界事宜,却不想,天上一日,人间百年,转眼四百年过去。这一日,天帝正在冥坐,忽有所感,听得下界怨气冲天,不由睁开双目,拈指一算,竟是伪帝登基,惑乱苍生,如今九州地气皆乱,天地间正气无存。

    天帝大怒,将龙子喊来,罚了他斩龙尾之刑,那龙子与甘氏说到此处,背过身来,股后竟是鲜血淋漓。龙子哀哭到,因你家是九世善人,该得此报,今日孤来为汝子……”

    说到此处,顾昭脸上露出一种特别诡异的笑容,顾茂丙写完,想问,又不敢问,不由在那里猜测小叔叔的心思,他那里知道,顾昭此时,脑海里冒出的是前世小龙人的形象,一个小破孩子,有婴儿肥,带着一对小犄角,这龙子挨罚,自是早就想好的埂子。

    据顾岩回忆,老爹跟先帝征战那会子,见先帝在小河沐浴,股后有一个碗口大的黑色胎记,神迹吗,便是虚虚实实。

    还有一种原因便是,哼,我家父辈为你家天下死了那么多人,如今你们家不知道感恩,却翻身就咬人,那么,我就毫不客气的令你家祖祖辈辈祭祀一条秃尾巴龙,想到此处,顾昭嘿嘿的乐出声来,他完全可以想象,后世史学家们面对成堆的墓葬品有多么郁闷。

    图腾上的龙没有尾巴,衣服上的龙没有尾巴,玉玺上的龙没有尾巴,哎呀,那将是一副多么美妙的画面吖,说不定,几千年后的史学家,将会给大梁朝起个好名儿,嗯……叫什么呢,秃尾皇朝吧,恩!甚好!啊哈哈……

    顾昭笑罢,看侄儿脸色古怪,他自己便不好意思的咳嗽几声,做出严肃的样子继续讲了起来:“那龙子正说着,天空一阵星动,有人在上苍哈哈大笑道,哥哥去下界受苦,怎么不带弟弟们一起?你当是谁,却是那天上的三十六路星宿。

    此三十六颗星君,乃是天上的帝星护将,自小与龙子一起长大,一起学习,其中感情自是深厚,如今见龙子受了刑罚,心内不安,便一起商量了,来助龙子下凡以正天道……”

    顾昭讲的激动,正要将这三十六路星君的名头一溜儿的说出来,得个好,却不想顾茂丙在一边幽幽的叹息到:“咱爷爷也来了吧……”

    顾昭大怒,捡起毛笔,使劲敲打他的脑袋:“都说了,不许剧透!闭嘴!听我继续说,你好好写,再插嘴,敲死你!”

    顾茂丙浑身颤抖,连连点头:“您说,您说,侄儿再不敢插嘴了。”

    顾昭这才酝酿起情绪,前世在海船上,他们经常打一种纸牌麻将,水浒全本看过,背下来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水浒人像麻将他可打了十多年。

    事关钱财,一百单八将他都能背出来,如今这些名头,便很流畅的张嘴道来:“这三十六路星君,分别是,天魁星,天罡星,天机星,天闲星,天勇星,天雄星,天猛星,天威星,天英星,天贵星,天富星,天满星,天孤星,天伤星,天立星,天捷星,天暗星,天佑星,天空星,天速星,天异星,天杀星,天微星,天究星,天退星,天寿星,天剑星,天竟星,天罪星,天损星,天败星,天牢星,天慧星,天暴星,天哭星,天巧星,此三十六正星,正是今后先帝征战天下,为先帝立下累累战功的一代名将,名臣!”

    顾昭话音刚落,顾茂丙已经书写完毕,写完,丢了毛笔,畅快的不成,大喊了一句“好!”,

    顾昭微笑,不免洋洋得意!恨不得就立刻祭起砚台猛地拍一下,可惜又怕溅出墨汁儿来脏了衣裳,便只能罢了。

    作者有话要说:亲们,俺妈妈肾结石,明日去医院碎石,今日便两更并了一起发来,后日照常更新。

    前几日,亲们送的地雷,火箭炮都收到了,我想复印一下,好好感谢来着,有几位几乎每章除了买v,还这般的鼓励我。心里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感谢才好。

    以往,牛嫂有个越写越懒得老习惯,大家说是烂尾。其实,这里真想跟大家说,一篇文,熬尽心力,从首章订阅五六千,忽然掉到每章不到四五十人的订阅。这种心灰意冷,真的不好说。

    一个写手,酝酿一个故事,每天,每天犹如机械一般重复的写作。百万字的大文,从开笔,便是一场别人无法想象的过程,这种偷窃,几乎就是一把看不到的刀,一刀一刀的将你所有的耐心,所有的支持都削去了。如今我是看的开了,可我也是人,也会愤怒,因此,如今也学会往好的想了。

    世上总有一群人,在那边支持我。我知足,真心的!

    但是那个地雷条一直动,我眼花了,也不知该怎么拖,哪里是头,哪个是尾,终归是亲们的好意,鼓励我的,可我有些电白,您们别见怪。

    再次的感谢了!鞠躬!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