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4第二十八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顾昭激动完才知闯了祸,他讪讪的举下大拇指,翻身就跑,他哥怒了,大喝:“臭小子,吃我一枪!”舞着一把大枪在后面追杀,兄弟俩正闹,顾茂丙飘着进了后院,手里抱着一堆的史官,史法,史家书。

    顾昭停下来,赶紧叫陶若去帮老哥拿布帕,取外袍,玩归玩,这老东西病了那就坏了,嫂子能哭死自己。

    待收拾好,老顾家的造假集团,坐在校场边上的石鼓上,开始正经八百的讨论。

    顾岩在那边看顾茂丙写的文章,顾昭帮他拿布巾擦头发,他拒绝看正面,看美男披头散发,那是精神享受,看老男人披头散发,那就是巨大的刺激,不忍睹。

    顾昭正擦的欢快,忽然看到阿兄表面上那一层乌发下,竟是一缕一缕的白发,都长成气候了,就要成片的冒出来了。

    感觉身后手停了,顾岩回头看下顾昭:“小七?”

    顾昭抬头笑笑,没有多说,手劲却轻了很多,一缕一缕的在那里擦拭,擦完,还帮顾岩按摩,从脑袋揉到肩膀,揉的他一身大汗。

    顾茂丙乖乖的坐着,有些羡慕的看着大伯跟小叔叔。悄悄大伯这边的兄弟情,再看看自己家,前几天大哥顾茂甲来信了,叫自己去外家去披麻戴孝,无论如何都是至亲,怎么可以断成世仇,他自己怎么不去?

    以往他就是个懦弱的,只是没想到懦弱成这般样子,带着家眷一溜烟的他是跑了,可怜姐姐这些年耗费了青春养大自己,那家伙竟然都不敢悄悄来看看。现在看来,他是最像母亲的,不但懦弱,还自私。

    “嗯,这文写的美,比前些日子进益多了,伯伯挑不出毛病,待你小叔叔看了再说,他是比我强的。”顾岩放下文章,慈爱的看着顾茂丙。

    “恩,放着吧,我帮大兄挽个发,大兄……”

    “恩?”

    “我那里有上好的首乌,还有黑豆,还有核桃,黑芝麻也有,今儿起,你吩咐了,每天叫他们熬了糊糊给你喝,每天一碗。”

    “我好好的每天喝什么糊糊?”

    “这个糊糊好,能乌发,养身,你跟嫂子一起喝,一会回去我便叫他们送来。”

    顾岩不爱喝乱七八糟的玩意,自然反抗:“每天汤药都喝不完,都说我不利落,你看你哥我耍的那七十三路顾家枪,那就是你五哥来了,都没我耍的好,倒是你……”

    兄弟俩眼见得又要抬杠,陶若却颠颠跑来禀道,刑部左侍郎后焕海,后大人来了。

    老顾家跟后家,那是过命的交情,打上一代就关系很好,虽老后家多为文官,可他家人脾气都属于耿直的,早先老公爷活着的时候,常跟后焕海的爹一起吃酒,下棋耍子,如今俩家来往的也是很密切,像是后焕海的儿子,就跟顾茂昌关系不错,常一起结了党的去外面闯祸。以往,若是顾茂昌闯祸,他便跑到后家躲着,后柏闯了祸也会到老顾家来躲着,可见俩家关系有多好。

    却说,顾岩收拾了一下自己,便急急的去了前堂,他这段时间告病,一直躲着的,不然,今上看到他总是莫名的发愁,还问一些他没办法回答的问题,搞得顾公爷很气闷,去年大病了一次,今年便告了假,说旧疾犯了。他一病,陛下很欣慰,赏了不少玩意儿。

    进得前堂,顾岩进门就笑:“哎呀,老后啊,尊蹄儿怎么舍得进咱这小破屋,不怕脏了您的蹄儿,回去嫂夫人又怪我带坏你?”

    后焕海今儿带了一顶曲卷冠,着一身鸦青色的直领长袍,手里拿一把折扇,不打开,只是用右手上下点着,正在看顾岩家堂屋挂着的一卷新画《苍鹰捕蛇图》,听到顾岩嘴巴又开始发贱,也不客气,他也骂道:“几日没见,我怕你死了,就来看看,也好拣些便宜。”

    顾岩眉开眼笑,坐下,叫下奴上好茶,上果脯,如今顾家待客特别有特色,都是果脯果干,别人家没有七叔这庄子,也整不来这个。

    后大人坐下,将折扇丢到一边,指着那画评价:“徐谷木先生的鹰画的是越来越好了,平日一画难求,你这老货也不懂,不如给了我,我给你一副年画,童子抱鲤鱼,特喜庆。”

    顾岩打着哈哈:“哎呀,这画儿是我家小二给出去三只活的北地鹰,才换来孝敬我的,你也有儿子,跟他们要去呗。”

    后大人掂起一块果脯丢到嘴巴里,咀嚼了几下后嫌弃道:“我没有那孝敬儿子,也没有好兄弟,那北地鹰是你家顾山给的吧?”

    顾岩点头:“没错,就是老二那家伙,小子这段日子急了,一直往京里送东西,探门路,生怕那日陛下把他整下来。哎,他下来,我可美死了,前些日子还跟我炫耀呢,今儿弄了几只苍鹰啊,豹子啊,小老虎啊,北地怎么怎么好了啊,他养的老虎多威风啊,嗯……挺好,我养鸟死鸟,养猫死猫,他养不成了回来,我们正好亲兄弟搭个伴儿。”

    后焕海轻轻摇头:“陛下,必然是要动你家的,这几日掌兵的,那个能逃脱了,大朝上如今都提着心呢,连个随便咳嗽的都没有,陛下倒是挺高兴,夸了几句如今朝上倒是有几分规矩了。”

    顾岩冷笑了几声,并不接话,听那后焕海又道:“今日下朝,倒是高启贤高侍郎,忽然问我见你没,我说久没见了,他道,不知道如今顾公爷可睡得着?说完他就一甩袖子走了,以往你两家关系都不错,如今,怎么就闹成这般地步,那可是三条人命啊!”

    顾岩冷笑:“这话说得,难不成我老顾吃饱饭没事儿干,半夜跑他家家庙去,一个一个勒死了吊上去的?这老高恨的好没来由。他也好意思说我,我倒想问问,他堂妹虐待我顾家儿孙的时候,他可睡得着?”

    后焕海叹息了一下,拿手指轻轻的敲桌子,敲了一会后问:“这是真的不来往了?”

    “呦,三条人命呢,我倒是想来往呢,人家也得愿意呢,不来往就不来往呗,谁也不欠谁的,清官还难断家务事呢,老后你就别为难了。我知你是来说和的,这事儿,没得说,你说说,你这么说,是把我四弟媳从庙里接出来呢,还是叫我家小七去披麻戴孝?哦,闹到最后,是我家没理了?这些人眼睛都瞎了不成?老实人也不能上杆子一直踩不是。”

    后大人也没辙,听完只能一声叹息,说起了其他的事儿,他说的这事儿呢,原是个喜事儿,想把他家的幼女素娥许给顾茂昌,原本吧,这事儿该男方提出来,可如今也顾不得了,后大人跟顾岩都清楚,今上也就是这一两年,谁家都有谁家的消息路子,这今上一去,国孝一完,后大人家素娥都二十一了,往日这姑娘素爱丹青,也做得一手好诗句,便眼睛高的很,如今,怕是没时间给她挑拣了。

    顾岩自是满意,这门亲他很愿意,倒是有些高攀了,要知道人家素娥那是个有才有貌的,自己的儿子,他自己最清楚是什么臭德行,还……真有点配不上人家。

    “呦,你怎么舍得呢?我家那个驴粪球子,那就是表面光,要什么没什么,素娥那么好,你怎么就舍得把她往我家这个火坑跳!”顾岩谦虚,美的脸上都皱成菊花纹了。

    后大人瞥了他一眼,讥讽:“打小看大的,茂昌什么德行我比你清楚,你以为我看他?看他我姑娘在家里积肥,垫了猪圈我都不给他,我是看你,看嫂子。”

    顾岩一愣:“呦,这话我不明白?”

    后焕海端起茶盏喝了两口叹息道:“素娥自小聪慧,我也当她是男孩儿养,这一养就养出个高傲的脾性,眼里就只剩了诗词,书画,这天下间那家的公婆不是盼着儿媳妇给传宗接代,侍奉好他们家小子,琴棋书画这些东西,那都没用。”

    顾岩大力摇头:“谁说没用,你瞅瞅我家,打你嫂子起到老六媳妇,都是那种粗鲁脾性,素日在一起,嗓门都大的吓死人,我就稀罕这小丫头,画个鸟雀啊,绣个小花朵什么的,那才是女人家做的事儿,你是不知道,老五家那个杜氏,哎……记得当年不,当年今上困在北六地的域县,大半夜他们喊,援兵来了,给我们美死了,跑出去一接人,老五家那个杜氏,提着两把钢刀,骑在马上朝我们乐呢,那也是女人!”

    “你可歇了吧,老四家的不是温言软语吗,当年人家给老四绣的袄子,纳的鞋底,那女工没的说。她也是你们兄弟媳妇里最好的,也没见你稀罕啊?”

    “快莫提那个丧门星,一提准倒霉……”顾岩话音未落,陶若从外面跑进来禀报:“老爷,老爷不好了,有几个秀才,在城外老庙,给咱家贴了一副对联,上联是:青天白日顾小七忠肝义胆推寡妇墙。下联是:朗朗乾坤高氏女包羞含辱吊家庙粱。这群酸丁,这不是讥讽七爷吗!”

    顾岩气的跺脚,指着后老爷骂:“我说什么来着,说什么来着,你这张臭嘴啊,瞧瞧好的不灵,坏的灵,倒霉了,倒霉了!”

    后焕海后大人也是惊得不清,捂着嘴巴呆愣了一下立刻道:“这帮瘟生,无法无天,赶紧命人去剥了,快点,传到上京可是什么好名声!”

    陶若应了往外跑,顾岩喊住他:“回来,去什么去!”

    陶若只好跑回来,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家老爷,顾岩在屋子里转了几圈,吩咐陶若:“去将你家七老爷请来。”

    吩咐完坐回去,端着茶盏一边喝一边想事情,后焕海倒是惊讶了,这顾岩向来我行我素,脾气刚烈,如今到学会与人商议了?

    片刻,顾昭塔拉着木屐,从后院坐着腰轿过来,下了轿子进屋,他原没见过后大人,顾岩便帮他介绍,倒是后大人有些急道:“那里顾得上这个,你快点跟老七说了,赶紧商议个章程出来。”

    顾岩点点头,便把事情说了一遍,顾昭听了,倒也愕然,这古人还是很会利用舆论的吗,这件事背后是谁,不用说了,高家,这是在争取同情,给高家的姑娘找条活路呢。

    “小七,你有什么,赶紧说,这都要急死了。”后大人在一边催。

    顾昭款款的坐下,笑了一声道:“这事儿吧,也没多大,不就是点名声吗。若是哥哥不在意,便随他去,这几天弟弟我也不舒服,好歹也是三条人命,这莫名其妙的我就背上了。若是哥哥不愿意,那却也简单,他们怎么玩的,咱们怎么还回去便是,只是这样一来,却是再不给那些无辜的女孩儿一点点退路了。”

    顾岩瞪眼:“你先说说怎么还回去?”

    顾昭一笑:“不过是在那对联后面,添加几字儿而已,上联最后加三字‘推得好’下联加三字‘谁之过’”

    后焕海大人猛的自座椅上站起,在屋子里转圈,嘴巴里念叨:“青天白日顾小七忠肝义胆推寡妇墙推得好。下联是:朗朗乾坤高氏女包羞含辱吊家庙粱谁之过……着,大妙,虽衔接的生涩,可要说的意思都有了,就该推!也不是咱们的过错。快去,去写来,找那陌生的面孔加上去才是更好。”

    顾岩忙拦住他:“写什么写,算了,再逼事儿就闹大了,哎……只是委屈了小七要抗这份恶名声了。”

    顾昭看着自己哥哥,点点头,老哥哥虽是粗人,到底是,心地良善,愿意给高家一条活路,他不在意的笑笑说:“我能有什么名声,再恶能恶过混吃等死?也就那样了,男人活得是一份事业,女人靠着那点子名声,算了,随他们。”

    后焕海大人又坐了一会,看顾家兄弟都不高兴,便忙拐了话题说起素娥跟茂昌的婚事,顾昭一听到是来劲了,那八卦因子顿时很膨胀,在一边连连说:“哎,这事儿好,咱家最近倒霉,冲冲也好。”

    屋外传来一声训斥,卢氏扶着红丹的手进了屋子,嘴巴里一连串的抱怨:“小七又乱说话,把人家素娥当成什么,冲喜的新娘?你哥哥也是个蠢的,这事儿你们爷们能说出个啥来,这事还是我去找素娥娘商议才是。哎,亏了焕海知道咱家都是一帮子粗鲁的,换了旁人,一定转身就走了。不会说话呀,你们就别说,省的结亲不成,成了冤家,哎呀,我是少操一会心都不成。”

    顾昭眨巴一下眼睛,自己又不合时宜了?他什么话说错了?

    卢氏很是稀罕后大人家的素娥,就恨不得这会子扑到人家去,几人坐在那里,絮絮叨叨的又说了一些儿女婚事后,她急车车的又去后面挑新院子,给儿子整新房去了。

    见卢氏离去,后大人再次端起茶盏与顾岩扯起了闲话,他说了一宗事儿,这不是这几日,陛下钱紧,又四下捞不到钱,这自然的就打起了乱拳,说起来,也是皇后想讨好陛下,就略查了一下内庭来回的用度。

    后大人放下茶盏,叹息了一下:“乖乖,这是谁也想不到的,以往查账都是举重就轻,就怕牵扯出老亲。

    那后面本就是千丝万缕的关系。如今上面那两位是不准备忍了,这大大小小的,拽起一个牵连出一串的,昨儿我去瞅了一眼,陛下这次是面子也不要了,那关起来的,都是经了两朝的老宫女儿,老太监。老宫女还算了,你说,那些老太监,无儿无女的,搂吧那么多钱财做什么?光□一个管冰炭的郭太监,一年能捞吧这个数。”

    后大人比了个手势。

    顾岩吧嗒下嘴巴,这事儿就是明事儿,上面下面都是心照不宣的,谁能想到呢,一个二等太监,能捞吧这么多,这陛下也是穷的疯了,如今谁想从他那里捞钱,那可真是吃饱了没事儿,自己个儿寻思没地儿呢。

    顾昭在一边不插话,只是笑着陪着,那后大人颇有八婆潜质,那个太监在上京置办了大庄子,那里一处三进的大宅子是那位老嫲的,他是如数家珍。

    听着听着,顾昭忽就动气了心思,这些日子,他也常想,如今石头做好了,书也开始写了,待这些事儿办齐全了,这些东西如何妥妥当当的呈上去?如何能令陛下自然而然的发现而不怀疑是人故意为之的呢?

    前几日他倒是想过,不成就去通天道那边,夜里想办法挖个坑,再埋个土地雷,轰隆一下,要多惊悚就多惊悚,引得围观群众一看,哎,东西就现世了。

    他也想过,再不成,就先把东西放到内宫的某处,再整个放大镜在远处点了上面那位的房子。

    实在不成,他去皇庙找个地儿,挖个坑,下面埋点豆芽菜,待豆芽菜发起来,再把金卷顶出来……

    办法多了,七爷脑袋乱的很,看上去,具是好办法,仔细想想,却是疑点众多。最重要的是,那一种操办起来,都是费劲万分。

    瞧瞧顾七爷这思维,许是恨上面哪位恨得紧了,不是烧人家房,就是炸人家大道,要么就是拆人家皇庙。

    如今后大人这一八卦,顾七爷倒是真的想出好法子了,一整套自然而然,来自后世电视剧的好法子点亮了顾七爷脑海中的明灯,那明灯泡唰的一下点亮之后。

    顾七爷子笑容满面的走到后大人面前,亲切的握住他的手,亲昵的抚摸了两下道:“哎,后大哥,你太有才了,我也太有才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