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3第二十八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顾昭这几日心不静,倒也是说不上那里不净,皆因事情太多,混杂在一起,闹得他索性自己缩在自己的院中,取一矮塌,摆好案几,找了一大叠上好的薄纸,给嫂子描南边少数民族衣衫绣裙上的稀罕花样。

    世界大了,什么样子的男人都有,但是给女人描花样的男人,倒是少见,花蕊华丽跪坐在矮塌一边儿,一边看稀罕,一边吧嗒嘴儿。

    顾昭一边描,脑袋里却翻来覆去的想着这几日调查的事情,有些事儿,需要好好清理下才能瞧清楚该怎么走,该怎么做。

    他与阿润的感情,这是目前最大的一个问题,他不舍,便是阿润一直骗他也不舍,谈不上什么贱不贱的,若是有一个人,他走过三十岁,四十岁,五十岁这样的路程,这个人会对世界有一种清醒的认识。

    岁月就是燕子尾巴后面的剪刀,一划就飞过去了,除了琐碎留在心里的记忆,其他的都是空的。年华春光虽然一直在重复,可是人的身体,经历,精力却一天天老去。

    谁能有幸在最合适的时光遇到最合适的人,来一场什么都如愿的爱情呢?任谁都会遇到点不合适,不管这个人是谁。

    前辈子耽误了,这辈子遇到了,要顾昭后退?那万万不能,他心里骄傲着呢,觉得能令自己入了眼的人那可真不多。

    有了问题,莫回避,踏踏实实的向前走就是。走自己的路,逼得别人去走别的路,才是一个男人该做的事情。

    他慢慢分析着,不是他算计,他必须算好了每一步,才能令自己立于不败之地,顾家与阿润必须连在一起,这一点是肯定的。于公也是,于私更是,放置在当今赵淳熙的手里,半点好处都别想捞到,就是赵淳熙死了,他的后代也会延续着赵淳熙的政治态度,将顾家排斥在权利中心以外,便是有自己做了那么多的准备,那本书出来之后,最好的结果就是永生荣养,这对顾家是不利的,顾家几代人会不停的生养,这些后代很容易被养成八旗子弟那般的废物,即便是自己奠定了顾家武门的基础,但是谁能知道今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这几日,阿润这个人倒是被顾昭理顺了,他这个人命苦,他出生的晚,自出生懂事便知道自己与皇位无关,在教育上,多受一些琴棋书画的养心教育,这对他后天性格的形成,是起到一定作用的。当然,这种性格特质也是最吸引顾昭的地方,很好,以后要继续发扬。阿润他打小他对自己的兄长一直是又敬又爱,那些年作为太子的赵淳熙对阿润也是好的,还是非常亲厚的。

    可后来谁知道赵淳熙会残疾,如此,懵懵懂懂的,命运将这对不幸的兄弟推得越来越远。本来热爱丹青的赵淳润被推出来当成太子一般教育,一直骄傲的赵淳熙被封了王荣养,当年在东宫教育太子的那些老师,忽然改了主子,又一起来到新东宫的周围重新教育一位懵懂的稚童,悲剧便这样来了。

    先帝去的快,手里握了兵权,又有人脉的赵淳熙用了最直接的办法架空了自己的弟弟,在最后登基那一刹,法定的继承人又成了他,而促成这一切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当日东宫太子最亲厚的老师,东宫太师胡寂胡大人。

    这位教育过两任太子的老先生倒也没什么私心,他只是觉得,当年的赵淳润的能力不足以承担这个天下,只有跟着先帝多年征战的前太子才是最合适的继承人,于是,这位老师便促成了此事。

    赵淳熙登基后,胡寂胡大人许是为了心里好过点,便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被封为奕王的赵淳润。

    对于当年的太后来说,那个儿子登基都是一样的。对于胡大人老说,他做的非常完美,完全没有任何私心,也许他自己觉得,他称得上是道德楷模了。可是,对于如今的奕王妃来说,嫁给一个仇视自己的丈夫,她这一生便是悲剧的开始。对于距离帝位曾那么接近的阿润来说,他会是如何的不甘愿。

    登基之后,为了平息阿润的怨气,赵淳熙不断的赐美人给弟弟,也许最初他是内疚的吧,可惜,一年一年过去,阿润慢慢长大,他那般的人,那般优秀的资质终于还是引起了帝王的警觉,一个人说奕王有反意也许帝王不信,可是说的人越来越多,终于,天授帝还是容不下自己的弟弟了。

    天授帝不许奕王去封地,还秘密的关押了奕王,他一日一日的折磨他,希望他可以自己结果了自己那是再好不过了,这样对于维护奕王的太后来说,对于历史来说,对于天下来说都是个好交代。

    也许,最初的阿润,并不想反自己的哥哥把?谁知道呢?顾昭是个男人,以男人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假如事情发生在他自己身上,他会如何?妈的!不反他还叫男人吗?抢了自己的位置,还逼自己跟仇人的女儿睡觉,逼自己做和尚,最后亲哥哥逼我去死,不反才见鬼呢。

    一阵清风吹过,头顶桂树的枝叶哗啦啦的作响,顾昭拿起自己描好的花样子左看看,右看看,不甚满意,于是他将纸张揉成一个团团随手丢到一边继续画。

    那么,在马上来临的这场兵变当中,如何配合好阿润?如何能不动神色的将顾家拉出这潭水?

    花蕊好奇的看着七爷,他取了一张纸,在纸上画了四个圈圈,嗯?这是什么花样?怎么这样简单,接着,看到七爷又画了更大的圈圈,将四个圈圈分别用不同的颜色围起来。她却不知道,顾昭在顾岩的介绍下,已经将武将们的派系调查的清清楚楚。

    如今算是天下太平了,却没那等杯酒释兵权的好事儿,当今过于早的将自己的嫡系派出去接受各派各门阀的兵权,假如,顾昭不知道阿润要反,那么在天下统一的大势下,兵权统一是早晚的事情,但是偏偏阿润就知道了。那么,分为四个派系的武门阀主,自己家这一系,天子近卫这一系,还有遭遇的同样命运的小派系,最后一派是阿润的嫡系……

    轻轻摸摸下巴,顾昭笑眯眯的点点头,目前来说二比一,天授帝很不妙呢。

    将纸张揉了一团放置在一边,再次取笔描画,顾家虽然在二比一的阵势里,但是顾家绝对不能露出一丝一毫的支持那一派的明显态度,若非如此,人是会变得,谁知道到时候阿润会如何想?阿润的后代又会如何想,就拿阿润的嫡子来说,他的外公是胡寂,到时候胡寂是必死的,那么,支持阿润杀胡寂的这一派身上必然有未来小皇帝的仇恨值,这么算下来,顾家到时候便两不相帮就好。

    正好,老家的宗庙塌陷了,过几个月,待那件事做好,天子必然分封,正好有了由头,召集全家兄弟,一起去老家猫个几月,修一个大大的宗庙,买几千亩祭田,给乡里修几所宗学,修十七八座石桥,给乡里的乡亲们做点好事,一来一回也得住上几月。若京里急急调兵支援,来去快马皆需要十五日路程,直属上司不在,谁敢越级调动兵马?

    到时候……顾昭提笔,在白纸上画了一把大大的弯刀,仔细看去却有波斯弯刀的精髓,许是觉得不好看,他又给弯刀画了一根长长木柄,恩,再画个龙形。摸摸下巴点点头,好一柄青龙偃月刀!

    只要叫大哥在各地驿站,交通要道派人守住,寻神射手绞杀鸽讯,京中消息是半点都不许放出来,到时候,便是对阿润最大的帮助。那时只需悄悄的将消息带给阿润,那便是最合适的帮助了。

    花蕊咽了一口吐沫,瞧瞧七爷,七老爷哎,这么丑的样子,老太太是绝对不会绣的,就是绣好了,大老爷绝对不会上身的,实在是太丑了。

    看着七老爷又将这张图样揉成一团丢到一边,花蕊花丽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送到主屋实在是太丢人了,看样子,七老爷也是知道羞耻的,可谁曾想到,七老爷接着又在纸面上画了一个小和尚,这个小和尚竟然没穿裤子,露出一只雀儿,哎呀妈呀,实在是羞死人了。

    顾昭又气又恨的看着小和尚,不解气,他又在雀儿上面画了一把剪刀。

    付季端着一个托盘,慢慢的来到顾昭矮塌边上,态度十分恭敬的将调好的颜色汁儿一盏一盏的帮七爷换过。

    顾昭见他不穿鞋,便问他道:“如何赤着脚?”

    付季笑笑:“石板地,废鞋子,绸布鞋不经磨,几日就毛了边儿。”

    “不是给你做了好几双吗?怎么就少了你穿的?”顾昭笑他。

    付季也不觉得丢人,将空了的颜色碟子放回托盘道:“早先在家里也是光着脚的,习惯了。”说完,端了空碟子慢慢下去。

    顾昭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忽然想起一句话,特别哲学的话,就是:将自己丢给命运,随便命运将自己纺织成什么样子。

    现在,自己把该做的都做了,随便命运将自己与阿润纺织在一起,有些事儿,现在真的无法预料到,可是,把该做的都做好,阿润,你会把梁国带向何处呢?将自己带到那里呢?

    想着自己为那人做了那么多,那么多的事情,可丫的却偏偏却不知道自己的好,顾昭不由得心头火气,接着掂了黑墨,在小和尚的雀雀上画了一圈黑团团,花蕊实在看不得了,只好脸色涨红的告罪,颠颠撞撞的下去。

    花丽好奇,探头一看,小声哎呀了一下,捂着嘴巴也告罪的跑了。

    顾昭奇怪的看了一眼花蕊,心里纳闷,她跑个什么劲儿啊?看完,盯着那个小和尚看了半天后,忽又想起,若有一日,战乱结束,新派旧派又是纷争不断,可怜的便是花蕊,付季这般的小人物,被大时代卷的毫无抵抗之力,到了那时,阿润又该如何处理这些事情?

    难不成就如高家姑娘们那般样子,齐齐找了一根绳子吊死吗?

    顾昭将两只手插在袖笼里,呆呆的看着那个小和尚,想了足足有一枝香的时间,罢了!罢了,所有的事情,我便用我这微薄的力量帮你做全了吧。

    想到这里,顾昭取了毛笔,在小和尚身边写了四个大字:双星降世!

    无论是阿润登基也好,天授帝登基也好,他们同样身负着上天的使命,虽然,自己的力量是薄弱的,但是期盼这一章出现在那书里之后,能给这个时代带来一些安宁。

    没人知道,也许就是因为这四个字,这四个对于世间百姓带着深深怜悯与爱惜的四个字,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

    顾昭将这团纸取了,揉吧揉吧,没丢,他放到嘴巴里吃了,嚼吧嚼吧他还咽到肚子里了。许是因为宣纸太干,他还饮了一盏茶才冲下去。

    付季在远处无奈的扶额,七爷这是如何了?其实,七爷就是胸无点墨,吃多少墨汁也是无用的,再说了,七爷就是胸无点墨,在自己心中他也是最最伟大的圣人,没有之一!

    终于咽下宣纸,顾昭这才坐好,这次他是真的认真的开始画花样子了,其实,认真了……也不见得能见人!

    重忙画好几幅还算可以见人的花样,顾昭取了纸一路小跑的来到嫂子院里,也不嫌丢人直接将花样儿丢到嫂子面前就问自己哥哥去了那里?卢氏哭笑不得的看着几张鬼画符,这都是神马啊?没办法,翻翻白眼,卢氏指指后院校场的方向。

    顾岩在小校场耍抢,那杆大枪被他耍的虎虎生风,周围虽无人丢废报纸,放野鸽子,开风扇,那也是枪卷四路,呜呜生风。

    顾昭来至小校场,也不客气,自取了点心,端了热茶,在一边坐着边吃喝彩,顾岩听到弟弟赞誉,眉毛一扬,胡须一甩,更是得意。他不顾身上老迈,他甚至翻了两个筋斗。

    顾昭觉得实在耐看,于是等顾岩玩了两下特技之后,他便蹦起来,猛的拍巴掌,拍完,一直手鬼抽一般的在空中画圈,一只手叉腰,赞呀赞!的说南方话,说完,他还跺脚,拍桌子,吹口哨,样子比流氓小混混还混蛋!

    顾大老爷抽风更甚,更是将那杆子大枪耍的密不透风,周身只见一片枪影,不见人影,空气中只闻唬唬裂风之音,看上去甚是威风。顾昭看的心潮澎湃,激动过甚,回身跑进屋内抱了一铜盆水出来,对着他老哥就泼了出去。

    顾老爷吃了一盆水,一身湿哒哒的滴着水渍,他有些呆愣的看着自己弟弟问:“弟弟这是要做甚?”

    顾昭咽下口水:“大哥,这个可以解释,那书里写,高手耍弄你这个枪,水泼不进……那个,那个才是高手,绝世高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