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1第二十八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归京的季节,已经进入初夏,乘坐的辕车上,夹帘去了,换了细密的纱绢。顾昭他们这一路,又是雨,又是风,又是飞扬的尘土满嘴沙,在古代恶劣的路况条件下,什么春花秋月,雁过长空这般的诗情画意却是想都不要想的。

    并不宽敞的管道上,一行归家的旅人,疲疲倦倦,不紧不慢的走着,穷极无聊之下,撩鸽子拿着一个牛皮弹弓,不停的在路上打鸟,这厮祖宗三代吃的都是鸟饭,因此只要他想要的鸟,就没有打不下来的。

    可怜这一路,不知道多少无辜的鸟儿,被他当做消遣被打下来,开始他还下驴子拔一拔漂亮的羽毛,回家好做写手艺摆设换钱儿,后来,竟是驴子都懒得下了,只因无聊的在这里损伤害命。

    车窗外,又传来了喝彩声,顾昭放下手里顾茂丙新写的章节,微微抬起头,笑了一下,并不理会,只将一支红颜料的毛笔,很认真的在文稿上勾勾画画,画好,并不多说,又将章节轻放在车中架起的案几上,用手轻轻点点红字儿,淡淡的说:“词曲固然重要,宁采臣便是再吟更多的词句,那亦不过是别人都会用的办法,如若是你,你再写更多词曲,可写的过薛彦和,薛彦和比起这京中多少靠着词曲吃饭的大家,他不如的地方多矣,你竟然还敢在这上面写诗词?我都替你臊得慌。”

    一伸手,卷起一边书卷使劲在顾茂丙的脑袋上狠狠的击打了一下,打完,顾昭丢下书卷,合眼养神。

    车外又爆来一声震天的喝彩,这一次,顾昭对着车辕外淡淡吩咐:“细仔,那鸟儿飞的好好的,打一只两只便罢了。”

    细仔应了一声,跑到后面狐假虎威的训斥了几句,那车外总算恢复了安静,这种静令跪坐着顾茂丙越发的抓耳挠腮,他不时的偷看自己的小叔叔,明明,自己比他略大些,可是,偏偏他就畏惧,小叔叔做的何事,都这般的与他人不同,偏偏他做的还叫你挑不出刺儿来,如今就他最拿手的写戏文的本事,都被批驳他的欲生欲死,偏偏他还还不了嘴。

    顾茂丙不知道自己的问题出在那里,就像以前他趴在院墙上的时候,也听过师傅给那些小戏说戏,他听了整整七年,不但听,他有自己的体会,也改了悄悄跑出去唱野台,不但唱了,他还红了。在写戏文这方面,他自认见过世面,可是,小叔叔却是在那里学来的这般本事?

    顾昭看着自己侄儿一副苦苦思索的样儿,十分的可怜,可惜,实在是顾家这块萝卜地里,也挑不住大个头了,他只能逼着他,那怕是逼死他,他也得写出不一样的东西。

    诚然,顾昭没有任何的写作天份,可是,他有多年的教师经验,有着在那一世听看了量如海般的好故事经验,他懂得欣赏,更加会在关键的时候,将顾茂丙的文学天份一直向前推,向前推的功力,再逼一下吧,应该可以的。

    京中密信,陛下现下越发古怪,对谁都不信任,前月,陛下忽然发觉,自己家的东南西北四处重镇皆是顾家的门将在守,陛下忽然的就对顾家不满意了,前阵子君臣刚刚暖了一些的好气氛又悄然的淡了下去。顾岩很焦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顾昭脑袋有些涨,想起那封信,依旧是强压抑住烦闷,不去打搅顾茂丙。

    顾茂丙终于拿起毛笔,在新准备好的纸张上画了几笔,又呆愣了。

    顾昭在一边淡淡的说:“那戏里,不止是倩女娘与宁采臣,还有你呀,你是如何看的,你要把自己的感觉揉进去,揉到书里,那周遭有树有景,你怎么只在他们面前看他们,你从背后看了吗?倩女娘也好,宁采臣也罢,那之前他们并不相识,倩女娘到此是来害宁采臣的,你怎么一开始便把她写的如此多情?此处立意太高,再想想。”

    顾茂丙眼睛亮了一下,没有再写,只是放下毛笔合着眼睛想事儿,许是顾昭给他的压力过大,他又撩开车帘爬了出去,小会儿,细仔撩开车帘,指指车顶,看样子,那家伙又去车顶吹风了。

    顾昭一伸手,从边上取来一本故事看,这些故事十分简短,大多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乡间蠢人,朝堂忠义,民间孝子,家中贤妇,均是赞颂美德,弘扬正义的书卷。

    这些故事简短到没有任何修饰,一恶人,很坏,来自那里,又去了那里。魅惑了主上做下恶事,因此,有贤者出来告诉君主,啊,那是个坏人,太坏了,举例说了一件事或只是说那恶人说的一句话。恩,定性了,那家伙该杀!于是君上便把他杀了。全国匍匐在地赞颂,君王您真精明。

    这便是故事了。

    哎,宣传资料片都不会写,政府也不够重视啊,顾昭丢开故事书,仰面看着车顶,希望楼上这个家伙,能给这个时代带来一股子新的文学道路,这可比做国君强多了,霸权者会死,将士会死,国家会灭亡,纵观时代,活的最久的就是精神与文化。

    顾七会在时代湮没,顾二也许名流千古也不一定。

    如何写出适合这个时代的文学作品,能蛊惑这个时代的演义小说,这也许是个大课题吧,怎么说呢,哎呀呀,这不是小生的事情啊,小生最多只是写个大纲,作故事是楼上这位啊。

    顾昭小心翼翼的不敢打搅,只命细仔请来定九先生教自己下棋,说趣事,说野史,也说正史,闲暇了,他做的事儿就是将顾茂丙想出来的一些新的写法一次一次的摧毁了,踩烂了,揉碎了,打折了,这个过程对顾茂丙来说,是一辈子的噩梦,多年后,他的噩梦依旧围着这种基调在转。

    这种种的打击,唯一的目标就是,力求在进入上京之前,训练出一支装神弄鬼的好笔头。

    顾昭完全不觉得毁了顾茂丙的笔头有什么不好,他们如今就活在顾家这颗大树下,你就是有这样的爱好,你也要穿衣吃饭,没了顾家,充其量顾茂丙不过一个戏子材料而已。

    夏七月,归家的道路越走越绿,大道儿越来越宽,打入了京重道开始,顾昭一阵阵的归心似箭,多少年了,他就没这么惦记过家,他想大哥,想丫儿,想奶兄,想自己小院子里的桂树,甚至他觉得娇红都不是那么讨厌了,顾铭琅那只活猴再捣蛋那也是可以忍得的。

    出门在外,很多事儿干系不到自己个,倒是也算轻松,如今回来了,被他刻意回避,故意忘记的那个人,眉目又清晰起来,回去,该怎么对他,怎么见他,怎么看他,忘记他?谈何容易。

    一场夹着闪电的暴雨,哗啦啦的就倾倒了下来,阻碍了顾昭归家的路,原本想着,今儿城门关之前,要回去呢,这是老天爷不愿意吗?

    顾昭命细仔他们将车停好,能躲在车里的都去躲躲,他倒是悠悠闲闲的带着顾茂丙跟定九先生站在十里亭,看着外面的暴雨,一串一串的将地上砸出坑,砸出泡泡。

    远处的山,有些雨色迷离,撩鸽子骑得那只黑驴也不知道怎么了,立在雨里使劲儿叫唤。

    “呦,我们回不去还没说啥呢,你这只牲口抱怨什么呢?”顾槐子穿着蓑衣,过去给了这牲口两脚,踢得撩鸽子有些心疼,忙冒着雨跑出车,给自己家驴子上了个草兜堵了嘴,淋着雨水把它牵到一边。

    顾槐子笑嘻嘻的进了亭子,脱了蓑衣随手丢在一边后,对顾昭道:“七爷,您别焦心,这雷雨,一刻刻儿就过去,今儿包您能谁在您自己的屋里头。”

    顾昭笑笑,并不言语,只是担心老哥哥为自己操心,昨儿他就听了信儿,今儿怕是在东门等着呢。

    正想着,细仔指着远处喊:“七爷,有人,骑着马来的,好多匹呢。”

    顾昭闻听,抬头一看,打远远的官道上,急急的催马奔过来十数人,这些人俱都穿着蓑衣斗笠,看不清脸,但是,看样子是奔着自己来的。

    正寻思着,这群人转眼来到眼前儿。

    雨哗啦啦的浇灌着,顾岩下了吗,踩着一地泥的进了十里亭,他脱去斗笠,冲自己弟弟嘿嘿一乐。

    “我就知道,跑不远,一准儿能接到。”

    顾昭呆了,看着穿着蓑衣,浑身滴滴答答的流水的老哥哥。

    “阿兄,如此大的雨势,你等着就好,怎么就跑出来了?”说完,他接了细仔递过来的棉布,走过去,准备帮老哥哥脱了蓑衣擦擦。

    顾岩一摆手:“成了,跟哥哥先回家,这会儿刚浇开,路上还能奔起来,叫他们慢慢回呗。”说完,想当着人跟自己兄弟说两句亲厚的又落不下脸,便只是板着骂身边的人道:“一个个的考不上,瞅瞅,你们七爷瘦的!”

    顾岩笑了:“我那里瘦了,分明是胖了,阿兄又给人扣帽子!”说完,穿起细仔准备好的蓑衣,带好斗笠来至厅外。

    顾岩拿马鞭卡卡脚上的泥巴,笑的舒畅:“哎呦,真是很久没听到小七说南方话了,以前我觉得你古怪,今儿一听,妈的,真他妈的顺耳。”

    顾岩听了便是一莞尔,什么南方话?得了,随他,南方就南方吧,他拉住马缰绳,顾槐子想顾昭他上马,顾昭一摆手,好歹他也是顾家的儿郎,上个马要人扶,没那么娇气。

    一跨腿,顾昭利落的上了马鞍,拉着马缰对站在下面笑的顾岩道:“阿兄看我作甚,我都饿死了,赶紧着,快回,回去我洗个热乎的,叫嫂嫂帮着准备一桌咱平洲碗里的食儿,我都想死了。”

    “还用你说!早就预备了,都三天了!”

    一声轻喝,虚空一甩鞭,顾岩与顾昭一头便扎进大雨里。

    顾茂丙撩着车帘,看着伯伯跟叔叔远去的背影,他记得小时候爹爹的背影也是这般,那般的高大,那般的矫健,像是一座山一般。

    想完,顾茂丙撩开车帘,也想要了蓑衣,骑了高头大马,卖弄一番风姿,往雨里扎那么一下,奈何,一阵风中冷风吹过,从胳膊腕子到前心后背,那股子冷风气贴着皮子就卷到了他身上,他哆嗦了一下,缩回车里,叹息:“玉鞭袅袅,如龙骄骑,叔叔端得是男儿,奴体力不济,身不耐寒,还是躲躲方是正理。”说罢,又拽了一床薄被盖上,准备雨中睡个香甜的。

    一锅子大块的牛肉已经整整炖了一整天,顾家的主妇都会这手艺,敲了牛骨髓,将整块的牛肉翻炒去血渍,合着牛骨髓,加各种普通的香料一起炖,要用有盖儿的大砂锅子放在小木炭火上,盖子边围一条湿布憋气儿,闷着慢慢炖。

    廊下那锅子里的肉羹香弥漫了慢慢一院子,丫头,顾铭琅被各自的奶奶抱在怀里,咽着口水巴巴的等着,家里何曾少过美食,只是这肉牛难寻,还有就是,这道菜只有在远方的儿郎归家的时候,主妇才会亲手烹饪,诸多的意义夹杂着,这道菜便香不可言了。

    顾岩背着手,绕着堂屋的桌子转来转去,回头跟卢氏抱怨:“雨里来的,早就冲干净了,还洗,这半天了也不见出来!”

    卢氏捂嘴笑:“知道你急,你当小七像你一身老皮硬骨,你切叫他就着热水暖和暖和,别一会来淋病了,有你更难过的。”

    两人正说着,娇红在一边插嘴:“小七爷这一回来,老爷看着就高兴,这眉头啊,都舒展开了。”

    卢氏捂着嘴巴笑,对娇红也是和颜悦色:“可不是,前儿起就跳蚤上身,今儿好点是老牛上磨他转起来了。”

    一屋子人都笑了起来,丫儿也捂着嘴巴笑,苏氏摸着孙女儿的头,嗔怪:“小人儿,你懂得啥,也跟着笑。”

    丫儿小嘴撅了下,仰面看看自己奶奶说:“七太爷,糖!”

    哄……满屋子笑成一团。

    卢氏捂着肚子指着那边道:“你是不是把你七太爷当成粘糖人儿的了。”

    正说着,芸娘带着几个小丫头,有丫头提着食盒喜盈盈进了屋子,待进了屋子,芸娘亲自接了食盒走到大家面前,打开食盒陪着笑对卢氏说:“这一路,竟是浮火,我寻思着,该做些清火气的好汤给七爷去去,这不,也是砂锅子炖的,绿豆汤,是老家送来的新豆,甜的很,连昨夜到现在,整一天呢,一个豆粒儿都看不到,绒呼呼好入口。”

    卢氏探头看了,对她笑的很亲切:“嗯,你有心了。”

    娇红在一边对自己媳妇汪氏撇嘴,那汪氏悄悄退出去,没一会便带着两个提着食盒的丫头进来,送了娇红早就预备的精致点心八盘来。

    卢氏依旧亲切的夸了。

    终于洗了澡出来,顾昭浑身清爽,先与嫂子见了礼,又坐在一起说了闲话,那瑾瑜的女婿如何,怎么送的嫁妆,那边又多么的惊讶,小县城惊倒了一片,瑾瑜回门的时候起色有多么好,跟女婿有多么的和谐等等之类。

    在座的妇女为了瑾瑜的婚事忙活了多月,不就是为了听这个吗,顾昭讲完,她们依旧是一肚子的话想问,倒是顾岩不耐烦了,一瞪眼,屋里的人悄咪咪的都告退了。

    威严啊,多么有威严啊,顾昭很是羡慕,以后自己也要练练这种吓唬人的气质。

    热乎乎的肉羹拌饭,又香滑,又入口,那肉块早就烂的如肉粥一般,香的顾昭连吃了三大碗,都多少年没吃了,小时候还是在平洲府城吃过这口,只是这些年,再没人给他做了。

    “小叔吃些茶汤,化化油腻,改日有了好牛,咱再做。”卢氏担心他积食,说什么都不叫他吃了。

    卢氏指挥着小丫头们收拾,收拾完带着人都退下,顾岩看看左右没人,便将顾昭带到密室,顾昭如今在淮山采的石头,俱都在这里。

    “如今,已经是该准备的都准备了,就差弟弟这股东风,前几日,毕梁立悄悄送来的金块我也看到了,已经找了工奴,敲成金页。”

    说到这里,顾岩有些不忍心的看着自己弟弟,拍拍他的肩膀说:“阿兄自以为什么都能做到,如今却兜翻了阿弟的家底,那些金子不知道阿弟存了多久才能存下那么多,当初我见到也是下了一跳!那么上等的赤金,亏我觉得自己是见过世面的……那可是千金的赤金啊,阿弟怎么就舍得呢?”

    顾昭笑笑,不在意的说:“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浮物,既然当初能赚来,以后也能,阿兄莫要想那些枝杈,如今,却有好消息告诉阿兄,咱们的大问题总算是解决了。”

    顾岩大喜,忙问缘由。

    顾昭便把如何发现顾茂丙会写戏文,如何觉得这小子有才干,路上咱们收拾他等等一一与他细说了一番。

    顾岩听完,久久不说话,末了点了几只香,插在密室的香炉里,对着密室里的佛像拜了一下后才道:“莫不是,咱家该有这一遭,弟弟来的奇异,那二侄儿也遇了奇异,若不然,咱家怎么能有这番机缘,一件连一件的事儿,就出在这个时候?”

    他这么一说,顾昭也毛了,觉得,呃,子不语力乱神也。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