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0第二十八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顾昭听了瑾瑜的解释,顿时哭笑不得,闹半天,顾茂丙把现实当成一台戏了,怨不得他觉得有些古怪呢。

    正自笑着摇头,顾昭觉着身上一愣,抬头,却见自己的大饼子侄儿,冒着满眼的小星星瞧着自己,不敢过来,便咬着指甲,又是爱,又想亲近的看着,又畏惧小叔叔的手段,他只恨不得爬过去,抱住小叔叔好好亲香一下,也好纾解一下自己的仰慕之情。

    顾昭吓了一跳,向后一退:“他要作甚?”

    顾瑾瑜一拍额头:“小叔叔不知,自打知道叔叔是讲那个倩女幽魂故事的,他便这样了,我这姐姐只怕如今都要排在你身后了。”

    却原来是为这个,顾昭失笑,不过倒也正常,若放置现代,顾茂丙不过就是个有着对艺术强烈追求的,有理想的,有毅力的文艺青年。只可惜,他生错了时代投错了胎盘,便在再爱,如今他也只能收敛着来了。

    不理顾茂丙又恨又爱的眼神儿,顾昭只跟瑾瑜说了一些钱家的事情,说起钱说的态度,瑾瑜更是羞得粉面通红,当得知钱说拒绝了宗家好意,又对自己又敬又爱之后,倒是对于这份来之不易的婚姻多了许多盼望。

    期间,顾茂丙一直听的很认真,几人说说笑笑的,一直到用罢晚饭才分散,这晚,顾茂丙悄悄带了人出门,在城里四下打听钱说家的人品,到了很晚时分他才得归家,回来的时候脸上的不安却放下很多,一回来便躲进姐姐屋里,唧唧歪歪的说了很多八卦,一直说到瑾瑜的贴身婆子有些怨言,才不舍的离开。

    转眼,一夜无梦,鸡叫三遍,屋外唢呐滴答,看客纷杂而至,孩童嬉笑围闹,城中高德老者唱赞。

    装扮好了的顾瑾瑜,对着镜子看着那张粉面桃花的脸,她想起临出门的时候,外婆高家送来三千贯给她填嫁妆,伯伯隔着大门将钱甩了出去,大骂高氏,弄得高家捂脸而去,真真是孽债,自己那母亲,因一时行为不当,害了满门高氏女。

    自己原本以为一辈子便这么去了,没想到柳暗花明,自己的伯伯叔叔们处处为自己着想,以前她恨过自己是顾氏女,如今却真真为这个姓氏而骄傲,骄傲的是,她如今有依有靠,却也有伤心,伤的是,她去那乡下隔着母亲的宅门说她要嫁了,母亲却在里面大喊,那钱家给了多少聘礼,给的少了必不是看重你,不过是看重顾家的门脸。

    这一句,绝了瑾瑜心里最后一点念想,她想她这辈子都不会再来了。

    出门时给伯伯,伯娘,哥哥,嫂子磕头,伯娘将她拉在一边嘱咐。

    “瑾瑜啊,今日你便离家了,有些话,伯娘要嘱咐你,这些话,原本是我娘出门告诉我的,那时候,伯娘憨傻,觉得母亲那话不对,只觉得如那书本里一般,我付出一番情,收一片心才是正理。

    可是,这人世间的情爱,最最是不能看重的,你此去任富,天高路远,有了委屈也无娘家人倾述,更无长辈为你做主,虽有一副嫁妆,却不能自己觉得自己有好嫁妆便看不起你的夫君,每日将娘家挂在口中,这辈子,你都要记得,就是你为郎君付出的再多,你也不能挂在嘴巴上,你要默默的等,小心巧妙地叫他承你的情方是和和美美的上上之计。

    你此去,虽是要依附自己的夫婿,可是,你要记得,顾氏女最大的靠山是自己,顾家没有那悲悲戚戚,怨天尤人的姑娘。最最重要的是,你一辈子要记得,对夫婿除了尊重,最重要的是,你要把他当成弟弟。”

    瑾瑜无语哽咽,珠泪涟涟:“如今,连累伯娘为我费心费力,我不知道是做了何等好事,能有这番造化。”

    伯娘怜悯的摸摸她的脸颊道:“你能做顾家的姑娘,便是大造化,大缘分!你记得,今后富贵也好,贫贱也好,以后你若有了女儿,你也要这般嘱咐,一辈子当他是你的弟弟,要疼他,哄他,爱他,溺着他,要处处如姐姐一般为他着想,不能因为他的孩子气而不理睬他,他若是任性,你也要当他是孩子,笑笑便过去。若是他有了错,你只能当他年纪小,不懂事儿,这样你才能舒服一些去活着,这个世道,本就对女子多有束缚,只有这般,你才能将日子过得和美……”

    那日正说着,伯伯打外屋来,眼睛里含着眼泪看着伯娘,眼里满满的都是敬爱跟歉疚。

    那话,原本是伯娘说给自己,也是找着机会故意说给伯伯听的吧,怕是自那以后,伯伯的心里便再也不会有别的女子了,伯娘一片真情,此刻可真是圆满了,期盼此生,因自己少小多波折,从此也可圆满了去。

    一块龙凤盖头,慢慢的盖在金厢牡丹花嵌珍宝成套的头面发饰上,隔着盖帘瑾瑜看着蹲在地上的顾茂丙,她趴伏在弟弟并不宽大的肩膀上,想哭又怕花了她的妆。

    她只能低低的嘱咐,满心的不安,为自己,为小丙说:“小丙,姐姐这便嫁了,再不能顾着你,出了这门,便是钱家妇了,你要好好的。”

    顾茂丙想哭,可是如今他是赤炼霞,他不能哭,只能说:“嗯,姐姐安心,以后弟弟护着你,那钱郎君若是委屈你,我就来接你。”

    他一步一步的往外背着姐姐走,恨不得这条路长一些。

    “小丙,你是顾家儿郎,以后不能坏了爹爹的名头。”

    “恩。”

    “小丙,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好好听七叔叔的话。”

    “恩。”

    “小丙要替姐姐给七叔叔多尽孝道。”

    “恩。”

    “小丙,以后要做这天地间,最最勇猛的好男儿。”

    “恩。”

    “小丙……”

    姐弟俩一问一答,千般不舍,终于,将姐姐送到了喜娘手里,那喜娘又背着姐姐出了院子,顾茂丙浑身发抖,他听到了姐姐的哭嫁声。

    顾昭一把握住他的手道:“不许哭。”

    顾茂丙点头:“叔,我知道,我不哭!我不哭!我哭了,被小看了,姐姐会被欺负的。”

    “对,不能哭。”

    “七叔,怎么办,眼泪自己流出来了……”

    “这个可以有。”

    “嗯……”

    哎,终于,在一片贺喜声,顾瑾瑜被抬走了,带着她被任富县传诵了最少十年的好嫁妆嫁出去了。

    这一晚,观礼的人们又目睹了一番顾瑾瑜出人意料的漂亮和顺,钱说的好福气真是叫人各种的嫉妒,愤恨!要不说,迟来的饭,那是好饭呢。

    不说瑾瑜的幸福婚后生活,却只说,顾茂丙等着人都散了,院子被清理干净了,抱着顾昭哭的是上气不接下气,眼泪给他七叔洗了一个通透,直到他七叔威胁他,给他丢到荷花池,他才止了哭,改成默默的翘着兰花指,垂泪到天明。

    第二日,叔侄俩一起呆在院子里,想瑾瑜,又是担心,又不好意思说,他们相对的发了一会呆,还是顾茂丙开了话头。

    “小叔叔……”

    “嗯……”顾昭有些懒洋洋的。

    顾茂丙拧了一下帕子,咬咬嘴唇道:“那……那小倩,投了胎后,可在来生与那采臣郎君皆大欢喜了?”

    顾昭摇头:“却没有,若是皆大欢喜,那故事便不会那般美了。”

    顾茂丙抚掌拍手赞叹:“却是这个道理,如今凡故事,皆是良辰美眷,花好月圆,天作之合,天下间,那有那么多的美事儿,奴便觉得,小叔叔说的这一回,再好不过,无论是情呼,还是义呼,还是那倩女娘都是恰恰好的,只是,坊间多有改动,多有不尽人意之处。

    如今上京,更有那彦和,修之,端衡三位有才有貌的郎君为此书作词,做赋,更有那秋大家为此书谱曲,此书在上京如今已是大红,可是,虽是如此,小侄心里却有一些想法的。”

    顾昭一扬眉,对这个倒是不很在意,只要这只饼莫要掉珠泪洒他,他就烧高香了。

    “哦,你说说?”顾昭逗他。

    顾茂丙非常兴奋的站起来,在院子里蹦了两下,好不俏皮也,搞得他七叔一身鸡皮疙瘩落满地。

    “七叔,这些都是小侄的一些愚见,若有不妥万望七叔莫要怪罪,那秋大家是作曲儿的名家,那彦和相公做的诗歌如今京里那个坊子不传唱,小侄又算什么呢?哎!”

    顾昭郁闷:“求求你,你就说吧!”

    顾茂丙稳稳心思,这才开口:“咱先说这倩女幽魂这四个人物,便是那炼霞郎君,采臣郎君,还有倩女娘,还有姥姥,这四人,一个是那潇洒不羁的游侠儿,一个是满腹诗书却不得志的书生,一个是那满怀柔情没有知音儿的可怜女娘,最后便是那姥姥也有可怜之处。”

    “哧……那姥姥有何可怜?”

    “叔叔不知,那姥姥本来功力深厚,也爱俏郎君,可叹她既不美貌,也无才,便是琵琶都不会弹,只能找了一群艳鬼每日替她私会,这想起来,却也是可怜又可恨,若有一好郎君与她亲亲爱爱,她便也不会那样了,叔叔说,可是这个道理?”

    顾昭哈哈大笑,捶打案几笑的直喘气:“也算,也算!得不到雨露滋润的更年期都会提前到来,也对的,你继续说。”

    “先说那,那是奴最喜欢的,赤炼霞,炼霞郎,我那炼霞郎,乃是天地间最最重情义的好汉子,他打抱不平,荡尽世间不平之事,他有一身好本事,又有一双洞悉世间黑白的好目力,可京里那几折词曲,却满是哀怨,忧伤,这却不对的。”

    顾昭不由坐起,对他微笑:“你继续说。”

    能跟小七叔这般说话,能被崇拜的人这般重视,顾茂丙心里欢腾的打小鼓,他稳稳心神继续道:“我那炼霞郎君,本来自江湖,又有斩妖除魔的大本领,怎能如,如今那折新谱的唱词里那般哀哀怨怨,满嘴的之乎者也,这不对。

    叔叔可知,天下间,鼠有鼠路,鸟雀皆有自己的道道,那炼霞郎君开口,当是一派江湖习气,像是,犊孙儿是吏者、立地子乃门子,土老是不知方情、古孙乃蠢人、送子是手书、角老吗……那是□子……咯咯……”

    顾茂丙越说越乐,便不去看自己小叔叔的已然扭曲的表情,继续在那里掰:“那炼霞郎该是一副江湖样子,唱词该多用双调儿,南枝清,清江引才是炼霞郎君该唱念做打的范儿,就要如腰骑五花马,花酒藏风雅,那般的做派,方是这人世间最最潇洒的姿态。

    您那朋友做的曲调,虽委婉,意、趣、形、色却落了下乘,若是小侄便不会那般写。”

    顾茂丙说完,看看自己小叔叔,怎么小叔叔竟也是冒着星星眼看自己?

    “小七叔?”

    “哎恩,咳……恩,你继续说,还有呢?”

    “您那故事,好虽好,可是,却不能那般排演,那故事更适合江湖野说法,要白了说,最好,唱词儿少些,念白多写,要加上几折像古书里的战将的打戏,这才爽意,那些念白要多些有趣儿的段儿,那曲牌上的引子,冲场曲,定要好好的周密铺垫,这故事的头一脚可是很重要的,小侄看来,如一般的念说,岂不是糟蹋我叔叔的好书?”

    顾茂丙站起来,端起架势,顺势就变了一个人,而顾昭也能立刻从他的神采里看出,这是宁采臣。

    “……看荒郊,遍地荒芜,这边要用梅花引,哎呀……青山岸,寺边枯庙不知那个留,心酸恸哭无由,问泉下可有人还听无?”

    顾茂丙回过头解释:“那采臣郎君该是个心软的,见得荒坟便感同身受,会有同情,不若如此,那倩女娘如何会心仪他?”

    顾昭连连点头。

    “那最后一折,本是恶人有了恶报,一切该花好月圆,可那倩女娘却不得不投胎去也,如今她是满腹伤心,与那采臣郎难舍难分,此刻,小叔叔那朋友却用了雁过沙,此处,便也不妥,若是小侄,此处,便会用最最淡的前腔一一道来。”

    说罢,顾茂丙伸出手,在空气里抓了几下,抓不着,得不到,舍不得,弃不得,怨念的走了一番台步之后,顾茂丙唱道:“四季无情,恨月老不系赤绳,荒寺遇了真情,叹……鹊桥未架,银河影横,从此空悬织女星,怨只怨今归去,黄泉路无穷恨,凄凉凉独剩奴身,哎呀,采臣郎……枝落枯叶,零凋赤,尽是离人,恐相思,双目血泪,若梅花……白雪……无痕……”

    “好!好!”顾昭起立,禁不住的拍了手,大力的拍了一会,他走过去,搂住自己侄儿的脖子,把他拢过来,喜爱的不成,使劲儿拍拍他的脑袋,这要是跟现代,那比什么名角还名角,这是生就的艺术家,真是的,该拿国家津贴,被全国人民喜爱,崇拜,每个周五上黄金频道,请都请不来的国宝级国民艺术家。

    哎,真可惜,他生错了时代,地方,投胎也投错了,不过……是注定的吧,注定,顾家有这样的人,顾家也必须出一个这样的人,一个生来就会写书,会谱曲,会讲故事的人。

    “叔叔?”顾茂丙受宠若惊,以为顾昭反着来呢,他一闭眼,站好,反正不少挨打,今日过足了戏瘾,说了想说的话,小叔叔想着罚他,也随他。

    “哎呀,小饼子,这样,你回去,把你想的这个倩女幽魂的故事,从给小叔叔写一次,我看看,若是真的好,叔叔回去请个大班子,不!咱家买个班子,以后只与你管,演你写的,改的戏如何?”

    顾茂丙惊了,惊得浑身发抖,喜的天翻地覆,他嘴角颤抖的说:“真的?叔叔此话当真?叔叔,小丙爹爹没了,也没人做主,如今姐姐也嫁了,叔叔就是欺负我,也没人管我的。”

    顾昭拍打他:“不许拿爹死娘嫁人威胁我,叔叔最恶心这一套,快去写,快去吧!”

    见叔叔肯定,顾茂丙便找到了春天一般,心花开的一瓣瓣的,他转身跑了几步,回头看着站在院子里榕树下叔叔,这一次他没磕头,也没露了女态,他是端端正正的给自己叔叔鞠了一个躬,鞠完,他一边跑,一边喊。

    “给爷磨墨,给爷备好洒金笺,爷要做文章!”

    细仔吐了一地瓜子皮,对边上看书的付季说:“你别信,咱家老爷们说做文章,那是骗人的。”说完,他低头嘿嘿一乐:“就是想写,也写不出,啊哈哈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