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4第二十八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礼闱结束,皇榜未开之时,京中出了几件大事,先是是有密王残余在京中作乱,一连死了几位应试的举子,这几位举子皆出身世家,乃是辅助当今继位的有功大臣之后。还有原东宫太子太师,当今圣上最最器重的胡寂老大人,早朝散后在归家的路上,竟被人袭击了,虽老大人没事,但是老大人一眼就认出,那带人袭击他歹人,有密王的家臣在内。

    说起胡寂大人,那不是一般人,他教过两位太子,一位是当今,一位是曾做过太子的奕王,而且他还是奕王的老丈人,如今的奕王妃就是胡寂大人的嫡女。

    天子脚下,城防竟如此稀松,天子震怒,一连续扒了好几位京城驻防的飞鱼军,禁军中担任重职的主将,副将,换上了自己信任的一些武臣。

    非常有意思的是,这一次,依旧没顾家什么事儿,甚至,边界重要守将交接的速度又加快了。

    飞鱼军新上任的参领叫李齐,他哥哥李斋是五军都督府的左都尉,这两位都是将门虎子的后代,打先帝那会子,就一直跟着南征北战,是跟顾家起头平的武勋出身,如今看来,人家李家是后来居上,眼见得第三代就超过顾家了。

    那李奇,今年不过三十出头,就担任如此重要的职位,这一点令顾岩万分的羡慕。顾家的第三代,出了奇的有些不妙,顾岩这一代虽都是赫赫有名的守关大将,可是,这第三代竟然一位都没有。无论是本家还是分支,武将的道路很窄,没有战事,就意味着没有出头的机缘。说到这里,顾岩顾公爷还是很佩服自己二弟的,眼见得不妙,人家就立刻给孙子转了行当,人家不练武,人家好好读书了。

    上京也有人说,老顾家这好运气,也许打第三代就停了,他们却不知,虽然以前没顾昭在里面搅合,但是家里这几位,倒是颇为懂得保身之道,硬是压着后代,没敢冒这个尖儿。话虽如此,冒尖也是错,不冒还是错!知道别人家有好后代,顾岩顾老爷心里难免依旧是酸丢丢的不是滋味,不说武勋,就说人家这京里,不混纨绔的好孩子,那也有不少呢。看看人家,再看看自己家,顾岩头次发觉,自己这个当家人略有些不合格了。

    “哎呀,你说说,这老顾家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呢?人家李黑猪,早先那还不如我呢,他家什么出身,咱家什么出身?那傻玩意,早先下战场吓得掉屎尿之流,还是老子借裤子给他穿!那个半路出家的假和尚,现在也学会念经了,你就说吧,人家就倆儿子!咱家一堆,大大小小五六个,那个不是一顿饭,两三贯钱的食量!他奶奶的,就知道吃了!哎呀,人家俩儿子都整齐,随便拿出一位,顶咱家一群。我们家这一群!怎么个个的这么有特色呢?”

    顾岩顾老爷一只手端着一只五彩小茶壶,一边灌白水,一边愁苦的看着面前的铁笼子。

    家庙朝阳的当院,有一铁网编的笼子,左右来回不过三五步距离,笼子不大,铁色都有锈迹,看样子是以前常常用的,早就有的旧建筑。笼子里,两只下蛋母鸡母鸡咯咯哒哒的满地溜达,靠笼子边边的草窝里,还有两枚刚下的鸡蛋。

    在笼子的角落里,顾茂丙举着一把菜刀,缩在那里,姿态比老母鸡抱窝还像老母鸡抱窝,整整一天半了,他被关在这个笼子里,不给吃,也不给喝,幸亏母鸡还会下蛋,昨儿,他就靠那两枚鸡蛋了,今儿大伯来了,他也不敢过去吃,就只能这么缩着。

    凭他怎么哀哭都没人理,骂了也没人生气,反正那些人就告诉他一句,少爷不杀了这两只鸡,就别想出去。顾茂丙那里见过血,每当他举起菜刀,看到两只母鸡那双眼,他就觉得特别可怜,好好的,杀人家做什么,人家还下着蛋呢……

    陶若在一边笑着劝:“老爷别急,茂丙少爷还年轻,也没经过事儿。我那两个混蛋玩意儿不都这样,在西面,也没少叫五爷操心。这一天到晚的撩猫逗狗,不是毁了这个,就是害了那个。

    我以为那俩混蛋这辈子就这样了,可前儿,给我捎了个狼皮褥子回来。这孩子们,说懂事,那就是一晚上的事儿!保不齐,明儿老爷起来,齐刷刷的就懂事儿了。”

    顾老爷重重的把茶壶放下,狠狠的吐了一口吐沫:“我呸,凭他们,老爷我鸡皮都没见过一张。”说罢背着手围着鸡窝转圈,一边转一边说:“哎呀!老二,你乖乖的把鸡杀了,咱顾家的孩子怎么能没见过血呢?”

    顾茂丙一动不动,依旧举着那把菜刀如石雕木塑。

    “哎呀!你把伯伯愁死了,你是不要吃,不要喝,也不拉屎尿尿,你好大的尿泡!咱顾家的孩子尿泡再大没用!哎,要有尿性!知道吗?尿性……什么是尿性?血性!”

    顾茂丙看都不看他。

    “哎呀,杀只鸡能有啥,唰唰……两刀完事儿!你杀了……我叫后厨,给你炖个蹄髈,大大的一只,哎呀,蹄髈好啊,一口咬下去,一嘴油汪汪的,啧啧……”

    可怜顾老爷好话说尽,顾茂丙就是不动,顾老爷都愁死了,正急着,顾昭溜达着走进来,脸上略微有些疲惫。

    “好好的家里不呆,每天去什么寺庙?我跟你说,那边可是皇庙,今儿可出事儿了,没事别去那边,阿弟比不得别人,破点皮儿,哥哥要伤心死了。”顾岩笑眯眯过去,拍拍顾昭的脑袋拉着他一起到院子的角落,挥挥手将那帮下奴赶的远远的。

    “哥哥我昨晚一宿没合眼,就想着,这事儿不该这样。”顾岩表情略微愁苦。

    “那件事?”顾昭显然是忘了的,在心眼这方面,他家遗传因子许是有问题,忘性都大,说话跑车,说完就忘。

    “就那个,那个!你说不要后代那个事儿。”顾昭提示。

    “哦,那个啊!”顾岩蹲着拔草,心情略微不好。

    “哥哥我想了一宿,觉得你操这份心,纯属胡思乱想,吃撑了,肚里的食儿都撑到脑壳子里了。干嘛啊!还不娶妻,不要后代?你傻啊,不就是那件事吗,哥哥不惧,你尽管娶来,我都跟你嫂子说了,找那贤惠,贤淑的大家闺秀,好好给我兄弟寻摸一个,要知冷知热,知书达理,嗯……家事还要好,才能配的上咱小七。”顾岩这人,想明白问题之后心花就开了。

    顾昭也高兴,虽然老婆不想要,他不能害人家守活寡,这不仁义,可哥哥这样,他觉得做什么都值了,他笑眯眯地听着,一伸手帮老哥哥摘了一根挂在鬓角的母鸡毛。

    顾岩说的正热闹,顺手接了他手里的鸡毛对着嘴巴一吹道:“嘘……哥哥想好了,弟弟成亲了,就还住哥哥这里,我叫你嫂子把宿云院周围三院子都给你打通,那边秦大人家也跟他们说了,我们圆眼道那边给茂昌不是置办了一套吗,比秦大人家大多了,咱拿大的跟他换小的,等换好,把你那边好好扩建扩建,再修个大园子,给你养只熊,整两只花豹玩,等你没事儿了,牵着出去,吓死他们,那才叫排场又体面。”

    顾昭翻翻白眼,他算是知道顾茂昌那股子不着调打哪里来的了:“阿兄总是这么不着调,我要那么大的屋子做什么。”

    “这话儿说的我不爱听,娶妻,生子,最少也得照着哥哥这个套路来,一妻,两妾,两妾不够咱四妾!都要那大……”顾公爷在胸口轮了一个大大的半圆:“那才美,揉上去才够味,腰细屁股大,还得双眼皮儿的……等过个三五年,一下出一群,那帮小王八蛋翻箱倒柜,爬墙上树的,能美死你。倒是那时,哥哥就是死了,也不怕见咱爹了。”

    顾昭站起来,斜眼儿看看自己哥哥:“阿兄不着调的已经上京都搁不下了,是你喜欢大咪咪吧,那娇红,那芸娘都这样,那凭什么……你喜欢,就要我喜欢?”

    顾岩摸摸下巴,两只手在空中抓了两下吧唧,吧唧嘴儿:“这个抓吧……要一把抓住,要咕唧,咕唧的肉感方是上品,对吧,啊!”

    顾昭忍无可忍,失笑:“对,对你个头,那么老了,你为老不尊,我不和你说了,真是的!”

    顾昭不想再搭理这个老混蛋,只好扭脸看看笼子,看完轻笑:“呦,还没杀呢?”

    “哎……”顾老爷这次不吭气了,挠着脑袋发愁:“怎么就那么难呢,不就两只鸡吗?”

    顾昭走过去,转了几圈后,隔着鸡窝对里面的顾茂丙说道:“我说,茂丙啊,明儿早起,我就启程去陇西了,你姐瑾瑜,下个月就出嫁了,嫁到千里外的陇西任富县,这一去呢,再见怕是得有个年头,我这先去给她置点地,以后她好收点出息,弟弟靠不住,哥哥帮不上,瑾瑜也就能靠点子田地出息度日了。”

    顾茂丙的脑袋猛的抬起,一脸的眼泪鼻涕,鸡毛……许还有鸡屎那么一块一块糊着。

    “任谁家里嫁姑娘出家,那都是兄弟背着出门子的。这也好告诉婆家,这姑娘有兄弟,有人护着,这样姑娘嫁了才有底气,不怕被欺负。就你这样的……也配背瑾瑜?”顾昭一脸鄙视,用手指指指他,讥讽着嘲笑他:“可怜她织布卖葛抚养你这么大,我看,还是茂昌背吧,好歹,茂昌也像个爷们,虽素日做事傻西瓜一般,但遇事儿,他能命都不要的护着自己姐妹。”

    说完他再也不看顾茂丙,回身走到顾岩身边说:“阿兄,我安排定九先生陪我去陇西,定九先生对……”他压低声音问:“对皇室可了解?”

    顾岩想了下:“还行,定九先生其实是你嫂子家推荐来的,早年他在钦天监做过漏刻博士,后家里受了前朝一些波及,这才来的咱家,都老上京了,小道道知道的比我多,你嫂子看重的,一准儿没错,此人妥当,可深用。”

    顾昭点点头,背手走了,离开的时候他听到身后,笼子里母鸡突然乱飞,咕咕惨叫起来。他脸上便露出笑容,就知道是这样!谁都有弱点,看你怎么击破,像自己,弱点就是家,还有阿润,看样子,他要把阿润的事情好好查一查才是。

    到底是皇家的那位呢?等他弄明白着,不整死那个王八蛋,他就不姓顾!阿润是他要保护的,一辈子心疼的,他看他破点油皮都会心疼的睡不着。那王八蛋竟然抽他,他跟他没完!

    顾昭自去宿云院收拾行李不提,且说顾岩这边。

    顾茂丙看小叔叔出去,便急了,他挥舞着菜刀,在笼子里一顿乱砍,一边砍一边喊:“七叔!七叔……别走……别走,你好好说清楚……你看呀,我杀了……”

    顾昭才不理他,倒是顾岩看高兴了。

    饿了一天多,顾茂丙手软脚软,踉踉跄跄的这么能追着那两只活泼的母鸡,无奈之下他猛的扑过去,好不容易将鸡抓住了,可惜菜刀却丢到了脚头一尺的地方。

    顾茂丙都急疯了,一边扭动,一边用脚勾刀,一不小心一只母鸡又飞了。

    一抬头,七叔都看不到了。

    “啊!!!!!!!!!!”顾茂丙一声大叫,双手揪住母鸡的头跟脖子,对着手里的鸡脖子就是狠狠的一口。

    顾岩刚托起手里的小瓷壶想看热闹,一下就被惊到了,他看着顾茂丙大喊了一声生生咬死一只母鸡,接着一鼓作气又咬死一只。

    “我……我要背……背我姐……”顾茂丙张着真正的血盆大口,嘴角流血,眼睛冒光,摇摇晃晃的对顾岩说。

    “背……啊,背背……”顾岩放下茶壶,他都觉得慎得慌。

    “我要……背我阿姐出嫁!”

    “啊!背!”

    “我要吃蹄髈!”

    “吃,吃。”

    “两只!!!!!!!!!”

    “行!都行……”顾岩应付着:“来人啊,赶紧着,带你们二爷去洗洗,把身上的衣裳给换了,给他做蹄髈,两只!赶紧的……”

    顾茂丙还叨叨呢:“我姐有兄弟,凭什么顾茂昌背她……他不配!他是什么东西。”

    “不配不配!”顾岩亲自打开鸡笼子,扶了自己侄儿出来,交给陶若带他下去。

    待顾茂丙身影消失,顾岩对那边站着的一个下仆说:“等你们二爷吃饱了,歇好了,给你们二爷换成三只公鸡!要大冠子,会叼人那种,要斗鸡!斗鸡懂吗?斗鸡!小兔崽子,我能便宜你?顾茂昌是什么东西?他是老子生的!不是东西!”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