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2第二十八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做了好事儿的小七叔,这一日走路都生风,晚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那种做了好事儿,心里舒坦的感觉是无法跟人明说的,说了有炫耀之嫌。

    烙了一晚上烧饼还是睡不着的顾昭,便大清早天还没亮便爬起来,带着两个小厮由侧门出去吃早点。他住这院子,能独立成户,那边有个侧门,打这侧门出去走不远,在东门的北角有家老豆腐脑的店,那里卖的豆脑香滑,韭菜酱够鲜美,更有那腿骨熬了一夜的浇汤子,顾昭很是爱那一口,往日家里也会派人早上去买来给他吃,不过今日顾昭想自己去。

    完全不管宿云院大大小小的人如何在大清早看到自己起床,有多么惊骇,反正顾昭是早起了,早起不算,他还出门遛弯儿去了。

    爽歪歪的两碗豆脑进肚,顾昭浑身舒坦,朦胧这才有了一些睡意,他吧嗒吧嗒嘴巴,顺着东边的砖道正往家转,不经意的却看到,一队穿着朴素,头戴遮风僧冒,也不知道什么事儿耽搁了行程,正在一处大户人家门洞里躲风的十数位僧众。

    世上总有一人,这人便是遮了面,化了妆,你还是能从身型一眼便能认出他。

    是阿润,他怎么在这里?顾昭呆住了,心里不由得酸酸的,这大早上的,风刷的这般狠,他穿的那般单薄,怎么就这样出来了?化缘吗?顾昭无法想象,阿润端着钵子一家一户化缘的样子。

    此刻,阿润也认出了他,但是他却是害怕顾昭认出一般的,小心翼翼的往僧堆里躲藏,还不放心的拽了下僧斗笠。

    这是不想见自己呢?还是其他的什么?

    顾昭吸吸鼻子,睡意哗啦一下便去了,想过去,可是心里有种感觉,无论什么原因,此刻阿润不想看到他。

    仰面看看天空,顾昭做出一副纨绔样子吸吸气:“呦,这大清早的,怪冷的,细仔!”

    细仔忙不迭的过来:“七爷,您说。”

    顾昭指指那边的僧众道:“这些大师傅,在这里等着开城门呢,冻了一夜,怪可怜的,见着了便是缘分,去买几十个大饼子,问问店家若有热粥端一锅去给大师们分食,也算结一份善缘。”

    细仔点点头,转身去了,没一会便带着一脸喜意的店家,抬着一锅子热粥,外加一簸箩烧饼过去与和尚们分。

    顾昭冲着对他施礼的众僧也合了下掌,心里却不忍再看,再看怕过去,过去……怕是不合适吧。想到这里,他转身便离开。他却不知道,阿润也在痴痴的看着他,一直看到他身影不见,阿润才开始打晃,一边有人忙扶住阿润,生怕他倒下。

    顾郡公爷从早朝下来的,直接叫了七爷进了书房,顾昭自己也不高兴,被叫进去了,也不说话,只是坐在椅子上发呆。想着,今日无论如何,也要去山上看看那人,见不到,他不放心。

    “今儿也奇怪了,皇太后老没出来了,今儿不是先帝生日吗,虽按老例皇太后该着出来,可是,太后这都三年没出来了。”顾岩一边说,一边在屋里转了两圈,这事儿透着一股子奇怪。

    顾昭呆了一下,略想了下问顾岩:“皇上跟太后,你瞧着都高兴吗?”

    “高兴?没瞧出来,倒是感觉呕着一股子气,都阴着脸,吓得礼部的秦大人,念奉仪单子,音都是抖着的。”顾岩坐好,端过一边小厮奉过来的茶水漱漱口,又进了一碗人参汤,他年纪大,站朝是个力气活。

    顾昭叹息了下又问:“太后,今日看上去……对什么特别关注过?”

    顾岩仔细想了下说:“到是有,我站的近,看的一般仔细,陛下今日回忆先皇,说到幼年的疼爱,少年时候刻苦栽培的时候,太后瞥了他一眼,再后来就说,年纪大了身体不适,就提前离开了。”

    顾昭对皇帝他家的私生活没什么兴趣倒是嘱咐了一句:“这里头还是少参合,皇家的事儿都说不清道理的,旁人觉得那是登天路,我倒是觉得,守好本分就好,哥哥万万不要被裹挟到后宫争斗中,我们顾家的女子就是烂了也不许送到后宫中。”

    顾岩连连点头:“自然是这样,女人花样子太多,我是想不出来的。”说罢摇摇头,想必是心有余悸,早先受过情感上的伤害,也是,他位高权重的,身边这些事也必然不会少,只是他不说罢了。

    “说起来,弟弟,今日散了,兵部的几位大人一起找我,说是陛下想把顾家,在南边的守将换了,靠南的地方可是咱顾家的大本营,先帝爷起兵那会,也用的是当地人,只是……没想到陛下真的拿咱家开刀了,今儿瞧着……今上的脸色更白了。”顾岩说完,走到那边的书案,端起桌子上的一盘磨好的墨干汁儿,闻了闻。

    顾昭看着他皱眉头,自己这个哥哥,有个奇怪的毛病,喜欢闻上好的墨磨出来的的墨汁儿味儿,可他自己偏偏却是最最胸无点墨之人。

    放下砚台,顾岩讪讪的笑了下,没办法,一动脑筋他就想闻墨汁儿。

    “陛下怕是在为小皇子们铺路了,我们下来,皇后弟弟的,安吉侯爷孟继渡,那小子,早年跟过你二哥,倒是个将才。不过你二哥私下整过他,早年,那小子就是个酱菜。”顾岩遮掩一般的拉了别的话。

    顾昭站起来思考了下,声音有些提高道:“给哥哥们写封信,皇帝安排谁去,咱好言好语接着就是,万万不要有怨言,千万千万的记住,不但不怨,还要高高兴兴的交差。”

    顾岩撇嘴:“还用你说,茂德写着呢。”说完又想闻墨汁儿,看到他弟弟撇嘴,只好强忍了。

    “嗯,这样最好,对了,哥哥,我想去一次陇西。”顾昭开口。

    “陇西,你去那里了做什么?”顾岩不愿意顾昭这个时候走。

    顾昭无奈的捶捶自己的脑壳:“许多事儿,还是我自己亲自去做的好,表面上我去瑾瑜女婿那边打打前站,看看人品,这倒也是真的,我昨日看了下地图,去陇西的路上,有座淮山,有座白山,据说,早些年,这两座山出的赏石非常不错,我去选一些来,好做……”

    顾岩站起来,一伸手从书架上取下一副行军地图看了一会,点点头:“嗯,还是要亲自做这样的事儿,也好安心,倒是……你说这事儿,要不要跟你二哥说说?”顾岩试探的问。

    顾昭立刻抬眼瞪他:“哥哥糊涂了不成,此事最好就断在你我这代,你死了带去,我这辈子不成亲,也带到地下。”

    顾岩立刻瞪眼:“不成亲怎么行?”

    顾昭也瞪眼:“若我成亲有了自己的孩子,是跟我自己的孩子亲呢,还是跟你的后代亲,你怎么就不动动脑筋?有些话最好白了说,免得我们内心打官司,省的你到时候忽然也像今上一般,来个斩草除根!”

    顾昭没管住嘴巴,说完自己呆了,顾岩也呆了。

    “怎么会竟是这样?”顾岩语音颤抖。

    顾昭没理他,转身卷了地图出了门,怎么就不能是这样,反正电影里都这样,史书里,许是也这样吧,知道的越多,死的越早。

    亏了这不是皇家……皇家那斩草除根,那可是九族。

    古寺钟声惊雀鸟,一声梵音震痴心。

    顾昭带着一股子莫名的怨气又来到法元寺,一路上他也后悔呛了哥哥几句,可是,那些话管不住嘴巴的就冒出来了。

    沿着熟悉的小道,小心的回避香客,顾昭又来到旧时的小院子,院子里依旧一派清冷,就像阿润的性格一般。

    来到熟识的门前,顾昭推推门,屋里忽有声音,声音是阿润的,只是跟以往阿润的声音不同,甚至带了怒气,厌恶,烦躁劲儿。

    “谁!”命令式的询问,就像……一个上位者,不怒自威。

    “……阿润?”顾昭觉得里面那人不是阿润。

    “阿昭?”阿润的声音带着遮盖不住的疑惑?

    片刻,门开了,阿润站在那里,正在挽僧衣的绦带。顾昭吸吸鼻子,闻到了一股子异味,像是血腥气。

    看看外面,又看看顾昭,阿润没说话,也没请他进门,就那么站在那里死盯着他。

    顾昭也在打量,几日不见,都阿润瘦了。

    “我要出远门……我来跟你告别。”顾昭说完,僵硬的笑了下:“我走了。”他转身就走,觉得自己特别的狼狈。

    “别!”阿润一把拉住他的胳膊,拉扯间,顾昭竟然看到他的胳膊上,有一道道的捆绑紫色交叉迹。

    霎时,顾昭脑袋里顿时开始脑补,不可以过去的悬崖,阿润这么好看,被捆绑=有着特殊癖好贵人的禁脔。

    “别走……”阿润拉住顾昭,声音里有股子说不出的软弱。

    顾昭的心肝又乱了,是呀,他就是这般没志气,没立场,两辈子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人家都有人了,自己还添什么乱,可是,阿润便是有人了,那人对他不好,阿润必定是不愿意的吧?他是被强迫的,一定是的。

    鬼使神差的,顾昭被拉扯着跟着阿润进了屋子,屋子里很乱,一件满是鞭痕血迹的衣衫被随意丢在地上,顾昭心疼的肝颤,他想放在心里疼都来不及的人,竟被这般对待!

    “怎么会……”顾昭捡起地上的衣衫,扭脸看阿润,阿润却一脸悲愤,外加一股子形容不出来的羞愧,他就是死了,他也不愿意顾昭看到他这般的狼狈。

    顾昭走过去,顺手解了他的绦带,那里面什么也没穿,身体前面倒是……出乎意料的健壮,竟然还有……肌肉?什么,什么……顾昭连忙摇头,左右开弓给了自己两个耳光,拔了阿润的外袍,看他背后的伤。

    “嘶……”顾昭顿时疼的肠子都揉碎了。

    “……有药吗?”顾昭想摸,却不敢摸,阿润的背后,最少挨了几十鞭子,血肉模糊的,最可恶的是,那鞭子面窄,每一道都能抽开表皮,正好撕开一道皮肉。

    “哦……嗯……那边柜子右脚的匣子里。”阿润跪坐在席子上,声音里带着一股子说不清楚的……依赖以及……期盼得到安慰的,那种奇妙的感觉,他的拳头握的紧紧的,指甲刺得手心疼。

    顾昭顾不得想其他,忙快步走到那边巨大的顶着屋顶的柜子面前,拉开柜门,在柜子的右角乱摸,他翻找了片刻,便找到一个黑色的漆画匣子,那匣子上的漆图竟然是一只金凤,这可是皇家特有的图案。

    阿润也好似想起什么,扭脸看顾昭,他担心的看着顾昭捧着黑色的凤盒只是犹豫了一下,便又捧着匣子,跑到他面前跪好,打开匣子盯着里面一排的瓶子问:“那一瓶?”

    “白色,是蓝木塞的都可!”阿润回答。

    顾昭四下看了一下,顺手撕下自己里衣的布料,倒了很多药粉出来,他的手有些抖,说话的声音也抖,说实话,他胆子不大,这样去直视一副血肉模糊的背部,还是自己喜欢,心疼的人的后背,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好了,只能一点一点小心的,轻手轻脚的帮阿润上药,一边上一边小心的问。

    “疼吗……很疼吧。”

    “恩。”

    “这几天,别沾水。”

    “恩。”

    “那个……那个人,是皇室的人?”

    “……恩……嘶……”阿润颤抖了一下,触动伤口又嘶了一声。

    顾昭看阿润抖了下,忙从侧面轻轻抱住了阿润,见到阿润没有反抗,他心里长长出了一口气,真是……真是太好了,他早就想这么做了,好男人就该这么做,趁着空档,早下狠手才是。

    掩盖住卑鄙无耻的想法,顾昭无比温柔的安慰道:“哎,莫怕,莫怕,阿润……你莫怕,我……我……我来想办法,偷了你出去好吗?”顾昭小心的看了一眼半开的门。

    小院外,几个下等僧人正在扫地,以前他从未那么仔细的观察过总是在附近徘徊的这些僧人,他们……可以一天到晚的扫地,刷墙,整理灌木,这些人,是在监视阿润的吧?

    “呵……阿昭不怕?”阿润呆了下,竟笑了。

    “怕?”顾昭不舍的放开手,继续上药。一边抹一边小心的说:“怕?嗯……我都不知道该怕什么,你又不说,不过你别怕,你也知道,我老哥还算可以,我那几个哥哥都还算撑头……我家老爹,我伯父都是救过皇帝命的人……”说到这里,顾昭想起来自己就是个末等的乡男,不由得有些懊恼,便又加了一句:“真的,天南地北的,我家都有亲戚,因此,因此……还算可以吧?”

    阿润忍俊不住又是笑,又是扯的后背疼。

    “你别动!多大的人了。”顾昭见他笑了,心情好了一点:“阿润,皇家没什么了不起的,皇族也不过是一群人,一群跟我们一样的人。要说畏惧,其实……嗯,你的功名心,虚荣心有多高,便有多么的畏惧他们,如果你舍得了,不在意那些了,皇帝家也……就那样呗。”

    阿润轻哼:“你说的好听,谁知道你在乎不在乎。”

    顾昭撇嘴,知道他心情不好,便哄他说:“我说真的,对于……皇室……”是,此刻顾昭完全误会了,他觉得阿润大概是那位皇族的禁脔,从他老哥的话里得知,皇帝跟皇后,感情一贯很好,因此也就没往那儿想。其实人家皇帝很清白,是顾昭自己有色心才是。

    哎,他能对阿润明说吗?对于地球来说,话说这还是地球吗?大概是把,对于地球来说,梁国只是一小部分吧?可这话怎么好跟阿润说呢,世界可大了!说了也解释不清,他又没办法证明。于是他只好道:“就说……皇帝吧……”顾昭小心的看下门外。

    阿润轻笑:“没事,这院子里,还是安全的。”

    于是,顾昭便大胆了,其实,他向来这般没脑子,没脑子的原由就是知道的太多了,对皇室毫无畏惧之心,他带着一脸嫌弃,语气鄙视之极道:“那个,皇帝老头吧,每天早上要最早起来,哄一堆大臣玩,下朝了,最少要为别人批两百斤的奏折,去前朝呢,他被全天下嫖,去后宫呢,他必须每天陪一堆女人睡觉,他人生最快乐的时间全部用来……走过来,走过去的赶场子……有什么好怕跟羡慕的。”

    阿润扶着桌子不敢大笑,只好憋着笑意说:“阿昭竟有隐士之心。”

    顾昭叹息:“这阿润就说错了,别人会有,我却是最最不可能有的,我喜欢舒舒服服的活着,咱这人儿吧,最最懒惰不过,要是那一日勤快了,就像这次出门,那必定是有事儿打搅到我舒服的生活了。我是最无利不起早之人,你以后就知道了,胳膊抬一下……”

    小心的帮阿润裹好伤,顾昭收好匣子走到那大柜面前,很自然的问:“你里衣放在那?”

    阿润扭头:“中间的格子,绿色的包袱。”

    顾昭提了包袱出来,解开……这里面竟是一包质料上等的春绸。

    随意翻了一件出来,顾昭走到阿润面前对他说:“抬手。”

    阿润慢慢抬起手,看着阿昭像个小媳妇一般团团转着,帮着自己套好里衣,裹了外套,系好绦带,又把满地的碎衣收拾好裹了一团丢到一边,看到阿昭要收拾案几,阿润说:“别,今儿要抄二十卷经。”

    顾昭看了他一眼:“谁叫你抄的?不知道你病了吗?”

    阿润不在意的笑:“就是知道我伤了,他才叫我抄,那人……他本就是个疯子。”

    “那人很厉害?”顾昭试探的问。

    “是。”阿润不想多说。

    “比我大兄还厉害?”

    “嗯……顾郡公虽然位高权重,但……”

    “那就是说,我偷了你出去,我大兄都护不住我?甚至会连累大兄?”

    “是,会害了郡公大人。”

    “那我……”顾昭看看外面,心情很不好,却也没多说什么,对于没把握的事情,他不会先说出来。

    见天色还早,顾昭回身扶着阿润到床边说:“你先趴一会,其他的交给我。”

    阿润点点头:“嗯,我略趴趴,一会你一定要叫我起来,不然,存到明天就是四十卷了。”

    “知道,知道,我还能害你。”顾昭扶着他躺好,掩了门,又从床下拖出冬天的炉子到窗户边,燃了去年冬剩下的竹炭,提了一铜壶水坐在炉子上。

    阿润笑嘻嘻的看着他忙活,嘴巴里夸奖他:“阿昭真贤惠。”

    顾昭从一边取了阿润绑腰的带子,很熟练的将自己左右的宽袖绑起来,绑完跪在案几前笑着说:“是呀,我多贤惠,我呀,不但贤惠,还很有本事,不但有本事,还很能干!”

    将阿润备好的经卷举起来问:“是这卷?雪山清心经?”

    阿润点点头,笑道:“是呀,你要帮我写吗?快不用了,阿昭的字儿……跟我不同。”

    顾昭叹息:“这是何等的老变态,拘禁你,虐待你,最残忍的是他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