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0第二十八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顾昭日上三竿他方爬起,梳洗过后,躲在书房摆弄了一会顾岩从各地给他寻得的石头样子,依旧没有满意的。

    忙了半响后,他出得书房,见绵绵跟花蕊他们搬着草席子,将春日各处收拢来的花瓣铺了一院子,那花瓣各式各样,有梅花,白玉兰,报春花,迎春花,瑞香花,山茶花,芍药,丁香,杜鹃等等,一堆堆的看上去,视觉效果甚美。

    “做什么呢?”顾昭蹲在地上翻翻花瓣儿。

    绵绵放下簸箩,福了一下:“七爷,这些都是这十来日收集的数样的花瓣儿,今年,咱做茶汤要用着,做香饼,香沫儿,荷包,入药,烹饪,还有七爷沐浴,擦手的香脂,香精油,都要从这里出。咱这几人能做收多少,老庄子那边说是晒了一场院儿呢,还只是给您一人用的。

    这几日,日头老爷嗮的好,等嗮得了,埋得埋,烤的烤,煮的煮,也不过是几瓮的量,待春花过了,还要嗮夏花,可有的忙呢。”

    顾昭轻笑,用手指摸摸鼻子:“去外面店铺买来就是,费这样的功夫,再说,南地不是送了好多果香的精油吗,掺和着用着就好,我一老爷们,搞的香喷喷的招蜜蜂吗?我又不出花蜜。”

    年年抱着几个丝袋子过来放在石头桌面上笑:“七爷啊,花香是花香,果香是果香,茶香是茶香,不能一概而论,七爷是贵重人,出去满身的体面,您身上简陋了,奴婢们就不要做人了,没得叫人笑话,您呀!自去耍子,这里有我们呢,您费这个心作甚?”

    “大哥有朝事,茂德去衙里了,老薛他们被关着下蛋呢,七爷闲死了。”顾昭摊手。

    花蕊从侧门那边过来,一脸喜色:“就不闲了,还说呢,咱府里有喜事儿。”

    顾昭抓了一把花瓣儿丢起:“喜事儿?花蕊找到婆家了?”

    花蕊哼了一声:“七爷就知道取笑奴婢,奴婢才多大,是咱们瑾瑜姑娘,咱香莲道的姑祖太太过来了,说是给瑾瑜姑娘说了门好亲事呢。”

    花蕊散发完八卦,一屁股便坐在院子里的小亭内,拿着手帕扇风,一副很累的样子。

    顾昭蹦起来:“快点,快给你们花蕊姐姐斟茶,捶背,上点心,快点快点。”

    他说完,也扎过去坐在一边等八卦。

    花蕊喝了香茗,一副很神秘的样子说:“今儿早起,香莲道的那位姑祖太太就来了,赶巧了,昨儿不是七爷叫我送干果过去吗,姑祖太太还赏了我一把大钱儿呢。”

    “说重点吧,臭丫头!”顾昭不耐烦了。

    花蕊轻笑:“那说书的还要说个引子呢,七爷总是这般性急,就到了,莫插嘴。”

    顾昭捂着嘴,请她继续八卦。

    “咱香莲道的姑祖太太,有个夫家的远侄孙儿,据说,那是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所不精,样子也长得好……”

    “你快拉倒吧,这么好的,能给咱瑾瑜大妞儿剩下?”顾昭撇嘴了,这小姑姑看样子也靠不住。

    花蕊无奈了:“七爷,奴婢求您了,您叫奴婢说完啊!”

    顾昭摆手:“说说……”

    “这位相公呢,家居陇西郡任富县,姓钱名说,字道廉。原本,这位道廉相公,家里也是一地富户,有田有屋……”

    “乐无边啊乐无边!”顾昭插嘴。

    “七爷说甚?”

    “没说甚,你说呗!”

    “这位道廉相公,也是个命苦的,他二十岁那年,刚冠礼,家中祖父母,父母,兄长全家一起去邻县的亲戚家给长辈贺寿,没成想,竟路遇山匪,一场灾祸,全家竟只剩道廉相公与一幼弟了。”

    “我靠,若不是他还有个弟弟,这个就是现实版的天煞孤星!”

    花蕊再不搭理自己主子,只好继续说:“祖父母,父母,兄长全家,可怜道廉相公一场孝服下来,竟有九年之多,原本能早点出孝,可是家中招了祸事,几场丧礼几乎倾家荡产,再加上有个幼弟,人家娃娃亲那家,也多有顾忌,一是孝期,二呢,他家的家世算是败了的,就这样啊,就耽搁了。

    今年啊,这位道廉相公,整二十九,姑祖太太说了,一准儿的注定的天造地设,就像道廉相公就堪堪巧了在等咱家姑娘一般。

    再说了,那孝廉相公,在乡里名声很好,去年还是人家任富县的孝廉呢。如今家是败了,可是姑祖太太说了,那道廉相公个性敦厚,人品也是好的,虽然今年春闱没赶上,可是保不齐,几年后那就是个坐堂的老爷呢,可不能看人家现在贫寒就不愿意了,再者,瑾瑜姑娘同岁的,这有家门的也都是去做后娘,继室,再者,咱姑祖太太说,若瑾瑜姑娘愿意她远方侄孙,她愿意给咱瑾瑜姑娘陪嫁百亩!”

    百亩呀,小丫头们一起星星眼羡慕,在她们的世界,百亩就是大富贵了。

    “切……那有什么,待你们嫁了,七爷一人给你们百亩。”顾七爷跌凉话。

    “这话!我们可是听到了!”花丽立刻插嘴。

    顾昭笑笑:“嗯,大丈夫一言既出,波音七四七难追,得了,晒你们的花瓣啊,晚上一人给你们加一个菜。”

    小丫头一顿欢呼,各去忙活。

    顾昭拍拍手,溜达的出门,上了自己的腰轿奔着嫂子屋里就去了。

    堂屋内,卢氏正跟香莲道的小姑姑聊天,说起来,这位小姑姑其实是顾昭父亲的表妹,算是表姑姑,顾太爷跟这位表妹差了整三十岁呢,这位也是难得的辈分大的一位。

    小姑姑姓宋,夫家是香莲道钱家,早年她丈夫在国子学有个教授的闲差事,后来这边顾家不是起来了吗,就多拉巴了一下亲戚,顾太太的儿子,也是个争气的,叫钱信之,如今他起起伏伏的倒是混到顺天府的五品寺中。

    小姑姑年轻那会子她最爱打抱不平,如今年纪大了,就得了做媒拉纤的病。

    前些日子,顾四家的事儿,她也看到了,回去又气又急,说是还上了火,待身子好了,就派了全家出去测定,完全把这边的事儿,当成自己的事儿,冲着这一点,顾昭,顾岩他们也是很尊重这位小姑姑的。

    这不,今儿一大早,得了好信儿,小姑姑就巴巴的来了。

    顾昭没等人通传,自己打了帘子就进了嫂子的屋子,一进去,冲着嫂子跟小姑姑就唱了歌肥喏:“嫂子,小姑姑,哎呀,小姑姑,几天儿没见,瞧瞧您这精神头儿,这颜色,刚才我没瞧准儿,还以为是谁家小媳妇儿。”

    宋姑姑乐的,一张嘴,门牙边上有个豁子。她有些羞涩,就捂着嘴:“还……还小媳妇,我牙前几天上火上的都掉了。”

    顾昭坐在红丹给他端来的鼓凳上继续说笑:“真真的,瞧小姑姑这一身红金花,一般人那都穿不出您这般的风采来。”

    顾昭就这点好处,脾气好,有眼色,他跟任何阶级,不分男女都能找出话来,只要他愿意。

    小姑太太乐的牙都不盖了,捂着嘴巴笑着半嗔着道“我的黄天爷呀!小七啊,就不说你呢,那天我回去,成群的人都跟我打听你,可定下了,我说了,我可不敢做主,一来呢,你是个混吃等死的,咱不能害人家不是。”

    屋里人哄堂大笑,小姑姑待大家笑够了继续说:“二来,你小姑姑我这对眼睛,可是亮着呢,我家小七呢,那不是一般人能配的上的,那些人均是痴心妄想,老婆子我呸!再说,这事儿,也得你哥哥做主……”

    “他哥是他的跟屁虫儿,小姑姑您说反了。”卢氏插嘴,又是一通笑。

    顾昭笑眯眯的:“小姑姑费心,我倒也不挑拣,就照着俺小姑姑这般人品的,这般的,峨眉淡抚春山,朱唇点樱桃,皓齿如碎玉,只爱大红就可……”

    小姑姑站起来,扬着巴掌就过来:“我打你个小混蛋,我还皓齿如碎玉,姑姑门牙都没了,你这小混蛋,是不知道我们这些老婆子爱红的心,她们年轻的才不爱红呢,竞选那素色,等她们到了老婆子的年纪,有你们后悔的!”

    顾昭扶着老太太坐下,亲昵的给捶背:“小姑姑,小侄儿错了,这不是,您为我们晚辈操心的皓齿都没了,侄儿旁的没有,上好的大红绸子,缎子,尽有的,赶一会您回去,给你带半车,您使劲穿。”

    小姑姑抿嘴乐,拍拍他的手:“哎,姑姑知道你的心,我也就是这几年,我去了,便没人疼你们几个了,老顾家这辈儿瞧着好看,可是,家里没个长辈心疼,那才是可怜呢。你哥……那不是个能够的,他憨直,以后你要帮他。”

    小姑姑说完,一把抓住顾昭的手,爱在心里一般的拍了几下:“看到你们这般好,也就放心了,哎呀……你嫂子也是个好的,小七呀,是个有福气的……”

    顾昭笑着点点头。

    卢氏笑嘻嘻的,回手亲自给小姑姑倒了茶水方说:“我们能懂什么,就瑾瑜这亲事儿愁死我们了,那是放到那里都不合适,不为别的,就为那个倒霉的高氏怀了名声,如今呀,那高氏娘家也是倒霉,遇到这样的,现在害的全家的姑娘没人说亲,她娘家都这样了,外甥男女的就更难说了,亏了小姑姑挂机咱们。”

    顾昭眨巴眼睛:“高氏娘家倒霉了?皇后也下懿旨了?”

    “呸,他们也配皇后娘娘的懿旨,说起来,还不就是为小叔叔你那句话吗!”卢氏啐了一口道。

    顾昭茫然……

    “就那句,我们老顾家跟你家有什么仇,你把姑娘嫁来祸害我们全家!”卢氏学完,噗哧乐了。

    顾昭脸黑了:“那我……不是害了无辜的姑娘们,真是罪过,这可怎么好。”

    卢氏冲他乐:“你可别替古人担忧,那高家,最爱吹嘘的就是勤俭持家,家里的姑娘每天都是粗布麻衣,小家子气的很。咱不说节省有坏,节省是好事儿,节省过了,就是吝啬了。你这不是害他家,你这是救了后来的,不然,他们家的姑娘,走出去可是一祸害一堆……”

    “那样的人家出来的姑娘,还是……”小姑姑还要加话。

    “小姑姑这话说的极是,你到了那里,该你的日子,就过怎样的日子,丈夫帮你撑起来来了,能花的就不能省,凭什么咱们养儿育女一辈子,这份体面要丢一边,还有呀,咱瑾瑜是老顾家的,跟她们高家没关系!”顾氏怕顾昭添心事儿,忙劝了几句,小姑姑见状也不吭气了,只是抿嘴儿笑。

    “那是自然。”顾昭点点头,觉得嫂子说的是正理。

    几人说说笑笑了一会,苏氏带着铭慧进来了,跟在她身后的有十几位丫头,苏氏一进门,行了一圈礼,行完,小铭慧也是,趴在墩儿上磕了俩,拐了祖姑姑一对玉质的鸟牌牌。

    顾昭伸手,把丫头抱在怀里,几天没见了,小丫头又长肉了。

    “七太爷,糖!”小丫头把着袖子要糖吃,顾昭亲的不成,要不说隔辈儿亲,那就是不一样。

    苏氏忙道:“七叔,可不敢给她吃了,夜里睡觉,还偷吃,嘴巴里都是糖,一直偷吃,早上起来,糖都粘到头发上了。”

    顾昭连连点头,点着铭慧的小鼻子训:“再吃糖,你就变成姑祖太太了,你瞅瞅,牙牙都没了!”

    小姑姑噗哧一乐,嘴巴有个大豁口,小铭慧赶紧捂着嘴巴,也不要糖了。

    大家又是一乐。

    乐完,卢氏指着苏氏身后那群捧着东西的小丫头问:“茂德家,你是搬家呢,还是怎么着?”

    苏氏摆摆手,小丫头们站了两排,把手里的盒子都打开。

    这些盒子里,放着的都是一些头面首饰,散碎的配饰,外加一些零碎儿,金玉银铜皆都有,都是很能拿得出手的东西。

    苏氏一笑:“这不消息传得快吗,大清早的喜鹊叽喳,我得了信儿,就把嫁妆翻了下,早些年那些都不时兴了,这些老样子,这几种是经时间的老样子,什么时候都能带,这耳挖样子的,松梅样子的,桃花瓣儿的,那就是再过一百年也带得,哎呀……”苏氏抹抹泪:“我翻着,翻着就想起我娘那时候给我准备妆奁了,这不……能出手的都在这里呢,给瑾瑜妹子做嫁妆。”

    女人嘛,都爱看这个,小姑姑跟卢氏看了一圈也都满意,她们都是多少年的老眼光了,刁着呢,小姑姑拍拍卢氏的手赞她:“你这儿媳妇,好,挑的好!”

    卢氏得意,端了起来,笑的很是欠揍:“她做嫂子的,这些都是应该的,小姑姑夸她做什么。”

    顾昭叹息,哎,这女人说话,有时候吧,有意思,有时候能噎死你你还没办法还嘴,人家是好意,你说话堵人家干嘛?无奈之后,顾昭也想起来,自己也该给侄女儿添点什么,这瑾瑜跟茂丙,可是算是一无所有净身到这边的,虽然上面有长辈看护,可是家业大了说什么的都有,算了,缘分有了自己好歹也是叔叔,总要给他们打算一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