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9第二十八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愚耕?愚耕……怎么了?”顾昭见愚耕神色不对,顺着他的眼睛看去,酒楼对面的茶楼上,有个中年人,正在看着这边,说来也奇怪,这中年人,竟给他一股子他熟悉的感觉,虽这人样貌棱角方正,可是那鼻子,那下巴似乎是那里见到过。

    很快,顾昭否定了这种相熟的感觉。

    那人就坐在街对面,这条古代的街道并不宽阔,顾昭能清晰的看到对面那人所有的表情细节,那人……表情古怪,他斜着眼睛看人的怪样子,令人十分不舒服。

    这是一个误会,那人是个独眼,看谁都是斜眼看。

    “看到一位熟人,七爷稍后,晚生去打个招呼。”愚耕先生站起来,下意识的理了一下衣冠。他快步出去,到对面微弯着腰与那人交谈了几句,态度竟然比见到他大兄还恭敬,这就有些奇怪了。

    没过多一会,愚耕引得那先生竟过来了。

    顾昭也只好站起来,没办法,愚耕是他的半师。

    “七爷,我来与你介绍,这位是临清先生,曾教授过我棋艺。”愚耕先生忙做引见。

    顾昭细打量这位临清先生,这人三十左右,脸上有些潮红,略有病容,虽如此,可他面目清俊,浑身带着一股子说不出的舒展大气今儿,而且他身上每个细节都被打理的很好,衣角,袖口,鬓角,手指甲,皮肤,都被常常细腻的照顾过,看上去随意,可是细腻处能看出此人出身贵阀,家事贵重。

    临清先生先生笑笑,微微点头,他穿着一件很普通的儒服,头发未梳高,只在发根处懒懒的扎了一根黑丝,看样子也是一位隐士,或者是有隐世想法的博学之士,他也踏着一双木履,不过却有一股子说不出的贵气与气势。

    既这位先生是愚耕的半师,那么顾昭还是要行礼的,于是顾昭做了个揖问好:“……幸会。”

    顾昭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倒是没有与这位先生深交的**,怎么说呢,这先生有一股子他并不喜欢的味道。

    由高处俯视人,斜眼看人,不在意的评价人,打量人,或者,这人常做的事情就是常给人作评价,还做那种别人最不喜欢的刻薄评价之人。

    看顾昭很随便的施礼,完全不按照规矩走,这位先生也不是个计较的,倒是笑眯眯的上下斜眼看他,看完笑着说:“原来,混吃等死,竟然长的是这般样子,你那倩女幽魂,某也听过,家中夫人每天都要请人来讲,不然必然茶饭不思。竟是这样?嗯,有意思。”

    临清先生说完,从胳膊脱下一串佛珠,递给顾昭:“即是有缘,这个便送与你。”

    这人家境必定不凡,不然绝对没有见人赏东西的习惯,有便宜不沾,那就是傻瓜了。

    顾昭双手接了佛珠,自己也摸摸身上,想给份回礼,奈何今日出来的急,也没带什么,他有些窘,其实长辈给东西,他无需还礼的,只是顾昭做惯长辈,身上总要带点零碎。

    浑身摸了一遍后,顾昭怪窘迫的对临清先生说:“今日出来的急,糖都没带一粒,改日我做东,请你吃糖。”

    临清先生一愣,复又哈哈大笑:“好,说定了,改日你定要请,嗯……吃那个糖!今日有事,便不再叙。”

    说完,带着他的清俊小厮,宽袖舒摆,姿态说不出的随意潇洒着便去了。

    愚耕冲着他的背影深深的鞠躬,顾昭叹息着看着愚耕说:“愚耕呀,你真是个尊重老师的好孩纸啊!”

    愚耕一脸苦笑,心里着实替七爷着急,奈何又不能明说,只能自己在那里憋屈着。

    顾昭拿着那串佛珠,对着阳光仔细打量了一会小声叨叨:“这东西……值钱吗?我带这劳什子做什么?材料倒是不错的,嗯,改日拿去讨好阿润……”

    愚耕吓得一踉跄,又听到顾昭继续叨叨:“不成,本就想把他从庙里捞出来,我这不是鼓励他斩断俗缘吗?还是我自己留着吧!”

    说完,随手将那串佛珠丢尽袖口,背着手晃晃悠悠的便去了。

    愚耕先生在他身后捂着心口长出气……

    天授帝回到皇宫,换了衣衫,有宫里的白太医来请脉。天授帝坐在那里伸着胳膊,还在询问今朝有多少考生应试,下面有人说,有千三百六十名。

    天授帝露出一些笑容,比他想的要好得多,这群考生,是大梁最年轻的血液,他们从四面而来,被浩瀚的力量推到最最正确的命运当中,这些人,会将他治理的国家带到一个不平凡的台阶上,他会细细考量贤才,会将这个千疮百孔的国家,慢慢扶入正途的。

    天授帝不由的陷入沉思,想起先皇,想起很多人,他想,他会成为一位最伟大的皇帝,他是正确的,他早晚证明给那个人看,若有一天,他死去,他会哈哈大笑的走到他面前,告诉他,父皇,你错了,朕!才是最适合这天下的。

    天授帝兴奋的神经反应到了脉搏,那里跳动的飞快,把脉的太医自然当做什么也没发生,他只是又换了另外一条胳膊再详细的诊断。一边的内侍忙小心翼翼的扶过天授帝的胳膊,扒开袖子将陛下的手臂放在案枕上。

    许久……白太医放下陛下的第二只手腕,脸上的表情并不好,就如他的姓氏,白的已经没了血色。

    天授帝看看,原本有些一些笑模样的表情又耷拉了下来,问:“怎么,新药不管用?”

    白太医忙跪下回禀:“陛下,原本……还是有效的,可是……只是……陛下,下臣无能。”

    天授帝猛的起,殿内刚才还站在那里的内侍,宫女,太医局的几位立刻跪倒在地。

    陛下急步来到殿外,看着殿外那些迅速跪在地上的宫人,这些人,就像蚂蚁一般卑贱,可是,他们却可以活很久很久。

    莫名的,陛下翻了老毛病,心里一阵烦躁,看什么都讨厌。

    “来人!”天授帝指着那群趴伏在地的宫人,忽然歇斯底里一般的呐喊:“杖毙!杖毙!!!!!杖毙!!!!!!!!”

    不去管那些撕心裂肺的哭声,天授帝转身往后宫跑,他一直跑,一直跑,一直跑到姿寿宫外大喊:“您早知道对吗?您早知道对吗!你只是不告诉我对吗!!!!!!!你骗我!!!!!!”

    他的声音,充满了悲愤与不甘愿,衬的这奢华的亭台楼阁,莫名的荒凉起来。

    徐徐敲击的木鱼声戛然而止,不久,姿寿宫的大门缓缓打开,已经三年没有见人的老太后,被姚姑姑扶着,慢慢走出来。

    陛下有些诧异,他以为……母后还跟以前一般,他喊他的,母亲敲母亲的。

    天授帝盯着自己的母亲,心头火慢慢的被她两鬓的斑白而慢慢的湮灭。母后老了,这才几年没见?自从送阿润去了那里,母后就再也不愿意见自己。

    如若……如若天天可以见到母后,一定不会发现,人可以老的这么快。天授帝撩了一下衣摆,慢慢跪下施礼:“儿臣,给母后请安,母后安好……”

    说完,天授帝又仰起头看着自己的母亲,他眼神里有恨意,但是更多的却是悲痛,那种无法言喻的悲痛。

    没错,他恨自己的母后,恨自己的父皇,自小,他就被当成这个国家的继承人一般被培养长大,母后那时候多爱他啊,他看自己的眼神是那么的慈祥,什么都紧着自己,眼睛里除了父皇便是自己了。

    太后随着儿子的目光,有些尴尬的抚摸了一下鬓角……老太后叹息了一声道:“起来吧,你身子不好,就要修身养性,好好将养才是,皇儿不能每次药方不顶用,就来哀家这里闹一次,那种刺激肝脾的烈性药还是不要吃了的好。皇儿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你想要的你都得了,就给哀家一丝清静不好吗?”

    天授帝没起来,依旧跪着,他轻轻摇头,平日的大度,平日的那种舒服自在的面具,都没了,一张嘴他语气又刻薄起来:“儿……不满意的太多了,儿……不服,儿不服!

    儿自幼便被当成国主在培养,为了这个国家,儿十五岁便跟着父皇出征,儿印象里,自六岁开始儿就从来没有睡过一个懒觉,该做到的,儿都做到了,儿那么努力,就因为瞎了一只眼睛,你们就换了我?就因为儿瞎了一只眼睛!父皇就与那些逆臣就废了朕,就因为儿把阿润关起来,母后就将自己关起来惩罚朕,你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何人问过儿半句愿不愿?现在……阿润恨朕,母后怨朕,母后,儿……不服啊!”

    皇后苦笑:“皇儿,自有这天子之位,从来身体完美之人才可做得,哀家不过后宫一个没见识的妇人,这天下大了,规矩多了,对别人来说那些都是小规矩,守不守的……你见那一任国主,乃是身有残疾之人?你父皇当初换了你,曾三日未眠,哀家从未见他哭过,可先帝为你哀哭……”

    天授帝猛的站起来,突然吼了起来:“错了……错了,你们都错了!看看,看看,朕就是!朕就是,朕就是那个身有残疾,依旧统一天下,将天下推向繁荣的大梁皇帝!您看啊,朕就是啊,母后您看我啊!”

    太后想伸出手,摸一下天授帝,但是天授帝却躲了,其实,也不知道是谁关了谁。老太后看看自己落空的手,微微叹息了一下,很认命的抓着胸口的佛珠一颗一颗的数了起来。

    天授帝倒退了几步,反手握着园内的一颗树干道:“母后,儿臣要死了。”

    太后表情平淡,语调也是平淡的:“早年,白太医就说过,皇儿旧疾,眼伤已经损害到皇儿的脑子,皇儿需要安心休养,万万不能劳心劳力,不然伤及脑内,连带毁损肝脾,皇儿必然会心智大乱,伤心伤寿,哀家求过,哀家求皇儿不要抢这个位置……皇儿只需放下一切,安心休息,如今,皇儿又来抱怨哀家,哀家该又跟谁抱怨呢?”

    天授帝不管自己母后怎么说,他自顾自的发泄着,一下一下的摇晃着树干嘶吼:“这个位置是朕的!朕生下来,他就是朕的!!!!!!!!”天授帝怒吼着:“朕活不了……他也别想活,朕就是死了,他也要给朕殉葬,这天下是朕的,是朕的子子孙孙的……”

    老太后一脸痛苦,微微闭了一下眼睛,没人知道这位母亲的心里有多么的痛苦,她这一辈子都在提心吊胆,为丈夫提心吊胆,为儿子们的斗争伤心欲绝,世上的事儿便是这般,伤的多了,便能忍了,老太后闭着眼忍耐了一下,转身扶着姚姑姑又进了自己的院子。

    姚姑姑有些不舍,又有些畏惧的看着依旧在院子里摇晃骨树干的陛下,就在姿寿宫的不远处,皇后被人扶着,早就泣不成声。

    姿寿宫的院门再次紧紧的关闭了,不久敲击木鱼的声音,一下,一下的又徐徐响起,也许,这种简单而宁静的节奏是一种催眠,天授帝终于放过了那颗可怜的树木跟他自己,他恍然大悟一般的看下左右,这院里安安静静,并没闲杂人敢过来。

    他又盯着自己手,呐呐的嘀咕着:“朕是怎么了?朕……这是……怎么了。”

    天地忽然黑了下来,阴沉沉的,一些雨点滴滴答答的慢慢落下,越聚越多汇成了雨,今日才是礼闱的第一日,这实在不是个好兆头。

    天授帝仰起脸对着天空,身体慢慢的摇晃着,还哼起一首以前母后常唱的小调,他哼哼着,哼的雨水越来越大,终于那冰凉的雨水浇灌的他冷心冷肺,彻底的清醒了,然后他猛的睁开眼对着天空讥讽的一笑道:“切……你奈我何?”

    阿润站在碧落山法元寺的灵塔上看着上京城,今日他早早的便来到灵塔上,一层一层的扫了九遍,清扫完灵塔后,他慢慢的坐在最高处看着上京皇宫的方向,一看便是两个时辰,后来春雨出奇的大,阿润却笑的越来越温和。

    “殿下。”寺里新出家的小沙弥悄悄站在他身后唤了一声。

    “这里那里有殿下,你又喊错了,我有法号,惠果。”阿润脾气很好的指出新来属下的错误。

    “是,惠果师兄,今日礼闱考生人数,共千三百六十名。”

    阿润真心实意的叹息了一下:“不该这样的,本以为最少能过两千。”

    小沙弥语气无有起伏的回禀:“战乱,瘟疫,能有千三百六十名,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阿润微微点头,从怀里取出一块肉干,先是合掌超度了几句,接着咬了一口嘴里嘟嘟囔囔的说道:“也是,那家伙就是这么可怜,生的不好,长的不好,时运不好,你看,好不容易办个考试……”阿润伸出一只手接了满手的春雨叹息道:“还下雨了,那些年老的举子也不知道能不能扛过去,可惜了……”

    “是。”

    “这次礼闱,是钦天监那个官员看的天气。”

    “回头就命人去查。”

    “嗯,记下这个蠢材的名字。”

    “是。”

    春雨还伴着一股子冷风,吹得阿润打了几个寒战,他吸吸鼻子,扭脸又看着上京的东面,脸上露出一丝丝温柔的神色叹息:“也不知道他如何了?”

    小沙弥悄悄抬眼看了一下阿润的背影,又立刻恭敬的低下头,不该问的不问,不该听的不听。

    薛鹤进得考场,要多日方能出来,顾昭回去后,立刻伴着春雨钻进被窝,他想起过去旅游看过的考场,成千的酸秀才,卷在一米多宽的地儿,本以够酸,又拥挤在上千的格子里,就像饲养场的母鸡棚子,一格一只鸡,唧唧复唧唧,吃喝拉撒睡,俱都混一堆,酸臭苦辣味,不如大棉被,这一觉,他睡得格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