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7第二十八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三只狼盯着鸡雏,终于这三人哄得这鸡雏咽下一口肉,他的味觉顿时被打开了,羞耻什么便也不去想了,这几日他就忍着不吃不喝,觉得自己这般丑态被看到了,不如死了算了,如此他便志气不大的绝了几顿吃食。

    如今,还是没抗住,饭啊,太好吃了。

    那一口一口全无教养的扒饭,用手汤水淋漓的抓着整只的鸡腿,一边啃一边下作的抽空抬头,带着一丝小心与巴结的对他们笑。

    顾茂德很想对着这样的脸,左右开弓给他几个大巴掌,这脸长的就是这么欠揍。

    他再也看不下去了,摔了筷子,转身出了屋子。

    顾岩看看儿子,也跟了出去。

    顾昭倒是没动,从头至尾,他都好脾气的呆着,见小鸡雏有些畏惧,他便笑笑,从一边取了汤碗,添了汤给自己侄儿。

    “没事儿,吃吧,每个人都不一样,你不能要求大家都屈就你,你也不能因为别人少吃了几口,吃你的,想那么多,吃饱了,才有力气去烦恼,喏,喝些汤,油水太多,会拉肚子。”

    顾茂德很少发脾气,他天生就有长子的范儿,但是今天他真的想问问自己这个爹,爹呀爹!你管那么多!

    “那要是你小叔的儿子呢?”顾岩站在他身后问。

    “那要是茂昌的儿子呢?”顾岩又问。

    “那要是你嫡亲的孙子呢?”顾岩再问。

    顾茂德扭过头大声说:“可他不是!”

    顾岩笑了:“是呀,不是你的,却是我的,你叫我怎么办?你弟弟比他混蛋多了,也不见你计较。城墙虽高,重力在根基,家族繁盛,并不能只依赖一人。

    你二叔那么聪明,比我优秀的多,为何他从不来抢这个爵位,不过就是,他自己非常明白,他没我大度,他的眼里只能看到自家。大家族长,若没这点子气度,一个家族败灭何须几代,十年都是多的。那就是,一些人,一句话的事儿。今后,唯一能陪着你的,便是像茂昌这般的纨绔,你身后茂丙这般的……”

    “茂丙很聪明!”院角有人大声争辩,顾茂昌跟顾岩扭头看去,却是顾瑾瑜扶着卢氏走了过来。

    不过十来天,顾瑾瑜身上已然有了大家气度,只见她身着紫绸过肩云缎衣,□穿淡紫翠花百折拖地裙,头上并未梳着任何发髻,只是梳着一条油光光,黑漆漆的大辫子,辫子每编一个麻花的间歇便缀着一个金丝点翠双蝶采花珠的辫饰,一通下来整整九个,由大到小不说,更难得是,那花珠都是一通圆润,颜色,光晕一般般的均匀着由大到小。拢了发髻,露出的一对小元宝耳朵上,带着一对小小的琵琶耳坠。

    顾岩冲自己的侄女儿笑:“这方是我顾家的女子。”

    顾瑾瑜这一辈子,破釜沉舟了一会,转眼,就变了万千气象,她少女时期能在逆境抚养幼弟,长大了为了幼弟能破釜沉舟,这一点她大哥顾茂甲都是比不得的。这几日,跟着卢氏,再加上她与旁个女子命运不同,所以气质也是非常独特的。

    倒有些刺玫瑰的气质了。

    “大伯好。”顾瑾瑜福了一下笑:“小丙给您添麻烦了。”

    顾岩笑笑摆手:“恩,果真是难办,老夫要愁死了。”

    顾瑾瑜看着远处的门,叹息了下:“小丙自小聪慧,阿父出征前,顾家的七十三路银枪路数,他早就学会了,那时他年纪不大,却能跟父亲耍上几招,对上几枪。我父常说,小丙是我顾家的千里驹。

    小丙若不聪明,但只是趴在墙上看戏,便能看出一个上京名角吗?这上京有多少戏班,不说家养,光坊市就有一百多。可小丙却能给我赚回银钱来。伯伯……”

    顾瑾瑜又福下去:“瑾瑜就要嫁了,只有我这幼弟,我是无论如何放不下,侄女儿,侄儿如今算是一无所有,无家无衣,身上穿的,带的,花用的都是小叔叔,伯伯,伯娘怜悯的,可是,看在我们姓顾的份上,拉小丙一把,莫要放弃他,伯伯,小丙特别零头,几千字的兵书,六七岁只听三便他就会背了……”

    “瑾瑜莫急,你是好孩子,虽是姐姐却有慈母之心,伯伯不会不管他的。”顾岩伸出手,摸摸她的头发。心里又酸了,这孩子一句自己辛苦都不提,哎,怎么就这么命苦呢。

    正感动着,院子里一声莺啼:“阿姐!!!”

    顾茂丙解开门帘,先提着自己衣服的下摆,脚尖先着地,一步一步,一般大小,轻轻的碎步着就跑了过来,过得前来,并不大声激动,只是上下看看自己阿姐,便珠泪涟涟,揪了自己阿姐的衣裙,脚丫一跺地:“阿姐啊!你怎么不管我了,呜呜……”

    “小丙乖!”顾瑾瑜拿着帕子,细细的把他嘴边的油脂擦了,又整下他的衣服,这才细心的说:“你去那里了?我姐找不到你,都急死了。”

    顾茂丙又扭:“只是……听了一折好书,便忘记时间了,阿姐莫怪,好不好?”

    呃,这不是姐弟,这活脱脱是一对姐妹啊!!!!!

    顾昭捂着额头,再也不忍看,这家伙心理上早就成熟,再改难死了,他可不招惹这个麻烦,于是便躲在一边看戏,自己又不是族长,呃,他就是想管,也没辙。

    顾瑾瑜上下摸了自己弟弟一遍,便轻轻的推开他。

    顾茂丙大惊:“阿姐?”

    推开弟弟,顾瑾瑜转身给顾岩跪下:“伯伯,今日起,您要打便打,要罚便罚,只要留他一条小命就好,我顾家没有这般的男儿,不然……就是死了,瑾瑜也没脸去见亡父。今日起,瑾瑜便不会再见他了,小丙……便交给伯父了。”

    说完,顾瑾瑜站起来,再也不看弟弟一眼,扶着一脸同情的卢氏便头也不回的离开这里。

    顾茂丙想跟着,顾岩上去一把揪住他直接给他夹在腋下。

    “阿姐,阿姐!你不要小丙了吗?啊啊啊啊!”顾茂丙犹如无助的孩童一般哭泣,声音悠扬顿挫,十分有名角的范儿。

    春日正倦懒,顾茂昌趴在家庙的院子里,蓬头垢面的正拿着毛笔写家规,他的任务是写家规一千遍,写完一千遍还不算完,还要抄写家传兵法,要倒背如流,每日晨起,自然有军中顾氏族中长辈进来,强拖了他去家庙后面的小院,先对裸背击打三棍,再开始教授他。

    并不止他,这家所有的嫡子,每天都要这般起来,只是别人不挨打,他却是要挨的。

    顾茂昌对家规早就倒背如流,所以他便姿态不太美观的开始抄写,左手累了他用右手写,右手累了换左手,恩……如今,他就是左手写的那字儿,都比他小叔那一笔鸡扒拉字儿漂亮的多。

    树上落下几只雀鸟,顾茂昌也不打搅它们,只是揭起自己的头发帘仰头看着,偶尔还吹几声哨子与鸟儿逗趣儿。

    正在他仰看莺啼,快颓出粑粑之时,家庙的院门忽然响了,又有非男非女,呢哝软语,泣血哀求的悲啼声,从外边传徐徐来:“放开奴,奴要找阿姐,奴要回家!放开奴…………”

    顾茂昌一惊,立刻站起来,他三个月除了两位哑巴老仆,还有武艺教头之外,是任何人都没见到呢,新年母亲倒是来了,隔着门只哭了一顿,逼着他发了一千个听话的毒誓方离开。

    院门推开,顾岩夹着顾茂丙大踏步的进院,身后跟着七八个抬着铺盖零碎的奴仆,他并不看一脸惊喜的顾茂昌,只是随手将挣扎着的顾茂丙丢到地上。

    顾昭远远的看着,并不进家庙,其实吧,挺好奇,只是没脸见自己二侄儿,一千遍家规什么的,太残忍了,最残忍的是他还把他忘记了。顾家人,话既说出便不得反悔,这也是现如今他新学的一条。

    “来人!”顾岩很严肃的一挥手。

    顾茂昌可高兴了,这是谁啊,陪绑的吧,总算有人跟他一起受罪了。

    院外,三名穿着一条牛犊裤的大汉,各手持一块黑的发亮的竹板进得院来。

    顾茂德看到这三人,浑身一抖,躲在了院里的大榆树后面。顾岩斜眼看下幼子,心里摇头,怕是还要关上一年,实在是太没有大将气度了。

    这三人,正是顾家的掌刑人。

    三人进了家庙,上了香之后方出来,出来后也不罗嗦,只是非常利落的将顾茂丙的上衣扒下来,又强将他按在家庙正对的墙壁前,两人按住,一人举起那块黑板,猛的一板子便抽了下去。

    “啊!!!!!!!”顾茂丙一声惨叫。

    顾岩满意了,听声音还是有救的,这样的待遇,可是最上等的顾氏家族待遇了,老四会感谢我的。

    那大汉大声唱念起来:“从来国有律,陋乡皆有约,祖祠有规者,并行不悖之道也。惟祖宗之意而立为科条,使千百年有所法守,励子孙之行,而予以绳尺,使亿万辈无不遵循。”

    “啪!”

    “啊!!顾岩老王八!”

    “顾氏家规其一……敬吾皇以全忠义!”

    “啪!”

    “啊!!!顾岩,老匹夫!你又不是我爹!!!!!”

    “顾氏家规其二……敬祖宗以敦本源!”

    “啪!”

    “顾岩,老王八匹夫!!!放开我,这又不是我家!!!!!”

    顾岩看了一会,转身离开。

    家庙的大门缓缓地又关闭起来,顾昭看着一脸严肃的顾岩,倒是心里有些畏惧了,畏惧完他便嘀咕了一句:“打倒封建阶级陈规陋俗!”

    “阿弟说什么?”顾岩问到。

    院子里,念家规的声音,打板子的声音依旧的传来,惨不忍听。

    “并没有说什么。”顾昭轻轻摇头。

    “阿弟莫怕,你自小,阿父从不叫你碰兵器,你便再不会与这家庙刑堂有缘,我顾家要抗责任的子弟皆是如此长大,谁也逃不过的。”

    顾昭完全不觉得这是安慰自己,不过,若是被如此对待,他会转身就走,回大海做自己热血的爽朗好男儿,嗯……一定会这样。

    顾岩又听了一会,噗哧笑了:“那小子有救,喊倒是喊了,你听听,只是骂我,并未哭,比我那一挨打就滚哭狼嚎的臭小子强多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