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6第二十八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上京三月早起寅时的风唰唰的割裂着候朝大臣们的脸颊,此刻京中四门未开,有特色的上京生活已悄然展开。

    如今依旧是早春,早晚的寒气不比初冬差,便如此通天道两边的官奴们已经伏在道上,用一块不足半尺宽的布块排成五排,以每排间距两尺宽距离,在那里用力的刷洗。

    这御道上的地板每日这些官奴早起丑时就要出来擦洗,一年十二月,从无间隔,日日清洗,那地板原来本是石匠凿出来的平石,最初看上去平可是摸上去是有凹凸的,可如今已经被洗的照出人影来,逢下雨下雪,这边是要铺上草垫子防滑的。

    当寅时到来,打更的僧人敲梆过街,驱赶官奴的小吏甩了几下鞭子,那些官奴们便鞠着腰,提着厚木水桶,赤脚急步走到御道两边跪在那里,用手扶住乱发,活生生露出一张完整的脸皮对着地当中,以供来往官员观赏。

    这是大梁朝的一种特有的文化,先帝爷首创的一种惩罚贪官的法子,不见血,却相当的疼。

    这些擦洗通天道的官奴,皆是曾经穿着官靴,带着仪仗走过这条通天道的官老爷们……

    寒风呼呼的刮着,有先到的官员自骡车,官轿上下来,也有自己走过来官职不高,却可以站御院的低等吏,这些人在各巷口进入御街(通天道),有趾高气昂者,有小心翼翼者,有举目四顾着,有怀揣目的者,但是,每当路过这些官奴,众官僚都选择了沉默,无论你的官职有多么大,爵位有多么高,无论是不是心里有鬼,还是正气长存,都会莫名的忐忑,莫名的……沉默,即便是一年到头,天天能见到这些人。

    今日早起,净街的官奴又添了新人,这人身材高大,四十来岁的年纪,面白无须,原本该是个俊秀人物,有傲气,来的不久,现今便是跪在街上也比别旁人高一头,他擦洗的动作还无法跟伙伴们达成一致,形成一种节奏,因此挨了许多鞭子,有时候被打的急了,他还会反抗,会伸手抓住鞭子挣扎。

    官吏早就习惯于这样的过程,自然有他们的手段治这样的人,一会儿下去,这官奴的子孙会被带出来陪鞭,打多少要看他错有多大。

    也许,最初的时候这些人觉得自己还会有尊严,他们会恼羞,会愤怒,会挣扎,会祈望什么,接着他们会羞愧,会绝望,会寻死,到了最后他们会认命,会麻木,会变成一具只会擦街而不会思考的行尸走肉。

    死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一种奢侈的盼望。

    官员们对新到来的官奴很好奇,这人提着新做的木桶,手上的布巾还能看出本色,因是一张陌生的脸,来往的官员便悄悄打量他,也有认识他的,擦街的没怕,倒是穿官靴的什么都没做,却莫名的羞愧了,转身低着头快步走过去。

    管理官奴的小吏最爱看这样的景色,待那官员过去,便一张嘴一口吐沫吐出去,不敢管道上吐,他吐官奴脸上,还嬉笑着问:“呦,认识哎,你看看人家,寒碜不?羡慕吧!”说完又是一口浓痰待要吐出去,正在走路的一位穿着五品朝服的大人突然住了脚,狠狠瞪住了他。

    官员们少有得罪这种看守官奴小吏的,谁心里没鬼,没鬼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不会倒霉,这般直愣愣去得罪这种小吏的人却十分少见。那小吏有些畏惧,却并不怕,反倒有些嬉皮笑脸的。

    这位大人大怒,正要上前教训,一边有人拉住他劝道:“成秀,算了,时间来不及了。”说罢不容分说,连连给好友打眼色,一起过去生拉硬拽着这位官员离开。

    那新来的官奴看着他们远去,表情麻木,倒是眼神里闪过什么……

    那小吏低头看看跪着的官奴,又是一口浓痰,还给了他脸一脚,这人生的身高马大的,来的不久,身上还略有些力气,闪的够快,轻轻一躲,那小吏举脚不够力便闪了大胯,一下子便来了个侧劈腿,顿时小声哀嚎起来,他也就是这么大的胆子,不敢大叫,怕饶了贵人官驾。

    庄成秀被许东兴与严斗生拉硬扯的拽到御道尽头的避风处,此刻庄大人的脸已经气成了铁青色,眼睛里绷得一片血红,不敢哭,他只是抖,气的浑身哆嗦。

    “成秀,不是我说你,你怎么就不能忍忍,难不成,你要跟云良一般,也去受那般侮辱?叫我们干看着不成,如今你在外面,好歹还能护一护他,若有余钱,帮衬下,也好少叫他遭罪,哎……当日在……”严斗严大人说到这里,看看许东兴,许大人忙站好了堵住他们帮他俩望风。

    严斗压低声音,悄悄道:“当日在太子府的人,你看看现在还有几个好的,我俩不显眼不过六品,还只是在通路司挂着,好歹你在礼部还能看着大家伙儿……”

    庄成秀没吭气,呆呆的看看那边,那边跪的是他的结义兄弟,可如今就这般的看着兄弟受辱,他心里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一忍再忍,都要忍的吐血了,万般无奈下他蹲下狠狠地拿拳头捶打青石地,只是几下,那地板上便是一片血。

    “当日……”严斗蹲下悄悄劝:“当日,是先帝派咱去太子府,也不是咱自己要去的,可谁知道这一去从此便有了帽子,这帽子如今便是你我的催命符,我运气不好当日不得重用,若不然……结果也好不到那里去。成秀,你是个有大才的,不然陛下也不会留你,你且忍忍,说不得那一日会翻身呢?你就当是为云良忍的,成吗?云良老母亲还在家呢,就靠咱们接济了……”

    说到这里,严斗悄悄看下四周,此刻天色漆黑,来往官员很少,他们缩的地段正是死角,看上去还安全,因此严斗咽下吐沫悄悄在庄成秀耳边悄悄说道:“你可知云良是被谁送到这里的?”

    庄成秀嘶哑着嗓子问:“谁?”

    严斗壮壮胆子对着他的耳朵到:“奕王妃。”

    “什么!!!!!!!!”庄成秀大喊了一声,接着便被严斗与许东兴捂住嘴巴哀求:“祖宗,亲爷爷,小声点,小声点,兄弟刚家中四个幼子,还要活命呢!您行行好成不成?”

    庄成秀被捂着嘴巴,连连点头,虽然气的浑身发抖,可是他必须忍着,不能忍也得忍着,他有老父老母,有兄弟姐妹,有儿子闺女,他得忍着,可是这忍字儿头上一把刀,他忍的肋骨生疼生疼,几乎就要死了。

    那边跪的擦街的,有一半是奕王旧部,最可笑的是,这些人多是先帝赐给太子府的一些储备力量,早些年这些人也曾意气风发,也曾飞扬在这御道上,也曾在大年在御道上挂过灯……

    想当日,这些人,那个不是蟾宫夺冠,锦衣幻彩,勋门之贵,风雅倜傥,竹之风节,梅之傲骨,桂之倩姿,菊之清德,谁能想到,谁能想到?

    庄成秀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想喊不敢喊,想哭不敢泪,只能踉踉跄跄的往前挪着步伐运动着,随着大流走着。

    十五年寒窗,怀天下之志,那都是谁?是谁?是谁?

    严斗与许东兴想过去继续搀扶,看那边官员渐多,怕人说自己战队,只能忍着泪,远远的看着。

    一群群的官员自四面八方而来,越聚越多,悄然无声的聚拢着,却不知道谁猛的撞了一下庄秀成,他险些摔倒。身边有人忙扶好他问了几句,庄秀成面无表情的摇头,站在那里不动,待,那些官员走远,他神色一紧,手里的拳头握了握,却不知道谁往撞了他之后,往他手里塞了一个布团。

    这一日早朝,庄成秀都浑浑噩噩的,他不知道怎么进了皇宫,怎么在朝院站的朝,怎么下来的,怎么坐进轿子的他都忘记了,他就像傀儡一般的做着十八岁就开始早就做熟练的事儿,上朝,站朝,下朝,归家。

    回到家中后,一进院子,他走路就如飞一般的进了自己房间,躲进一边的厢房后,他迅速关了所有的窗子,也不知道是畏惧谁,也许是这些年早就被吓破了胆子,他穿着朝服缩在书桌下面,从袖子里取出那个布团,双手颤抖的打开。

    这布团,是一缕布条,很显然是被人临时从里衣上撕下来的,找不到笔墨,竟是咬了指头写的血字。

    “忍!”就这一个字,字下有一朵梅花暗记。

    庄成秀顿时泪流满面,他想嚎啕,又不敢哭,只能缓缓由蹲着变为坐下,他穿着朝服便那么坐着,一只手握成拳头塞着嘴巴,呜呜咽咽的掉着泪。

    那年,金榜题名,御街大马,好不威风,他与云良,一个文状元,一个武状元,年岁相当,都有大志,虽是文武两途,却有报国一志,便结义为兄弟。后,先帝为太子润蓄才,他们便去了东宫做辅臣。

    那年,赶巧了,今上瞎了一只眼,因不全之身不得承继大统,他的弟弟润便搬进了东宫开始为了继承皇位而接受教育,谁能想到呢,那人奇迹一般的颠倒黑白,他皇家的斗争又关这些可怜人什么事儿呢?

    记得……去的时候正是梅花开放的时候,东宫后面有好大一片梅林,那风一吹,满天儿都是粉色的花瓣,他与云良就是在那里见到小太子的,当时,太子润站在亭子里大声问他们,可有什么愿望。

    他与云良想对一笑,一起道:“愿!以道事君,以仁抚世,泽及草木,兼利内外,普天率土,莫不被德……”

    那年轻飞扬的声音是多么清亮高昂,只震的梅花瓣儿都扑簌簌的掉落。

    太子润那年才九岁,很是调皮,他自梅亭下来,拿着一管毛笔走到他们面前,仰着小脸看他们,看了一会,太子笑了,点点头说:“好,孤允了!”说完,拉着他们的手,一个人手掌心给他们画了一朵小梅花儿。

    那些东宫辅臣们,有多少胸怀大志之人,这些人如今都在那里?在时代的冲击下,志向真的不算什么吧?谁能想到会是这个下场呢?当日君臣,有多少人因为收过太子的梅花印儿信笺而欣喜,他们都知道,太子喜梅,因梅有傲骨,若是他喜欢你,就会在你的手心画个梅花儿,有多少年……没见这朵梅花了?

    庄成秀不知道哭了多久,四十多的汉子,直哭到双目红肿,声音嘶哑。多少年了,在黑暗中小心翼翼的强活着,没有希望的挣扎着,如今他看到了光,又看到了那些飞扬的笑容,又看到了怒放的梅。

    本来,他想死去的,想年老的母亲大人过身后,便死去,也好暖和和的葬在母亲身边,如今他能活着了,有一息残喘,他便……不想死……也不能死了。

    他咬咬牙,一口咬住自己的胳膊,生生将那里咬下一块肉,看着那里鲜血淋漓,他心里却无比畅快,他发誓,他要通天道上站着的跪下,那跪下的要站起来……

    通天道御街前这一幕,顾岩,顾公爷并不知道,这几日,顾公爷很是烦恼,很是不安,这种不安开始令他抱怨生命短暂,自己还能看护这帮孩崽子几年呢?

    他无奈的望着缩在桌角的这个不男不女的怪物,他是老顾家的丢不出,也不能不承认的他亲弟弟的嫡出儿子,这孩子小时候他见过,骑在家里奴仆的背上,舞着一把木刀,说是要上战场做勇士。

    如今,他倒是什么都能做了,在戏台子上,皇帝都做得了。

    当日,四弟将他放在肩膀上,在院子里跑,那时候这孩子笑的肆无忌惮,张扬跋扈,就像顾家其他的崽子一般,生来就是一个嗜血贪婪的狼崽子,他生来高贵,该拥有广大而无限的未来。

    他的手是用来握刀的,不该是抓手帕的,他的可以流血,却不能像这样哭哭啼啼。

    武人的儿子,年岁间隔很大,他们常年不在家,所以,武人对子孙多了一份文人没有的呵护与疼爱,这是顾家的崽子,他能死在战场上,能断手断脚,却不能这样。

    顾老爷很想弄死这个娘娘腔,这个不男不女的妖怪,他应该填井,应该挫骨扬灰,他就不该活着!

    可是,他却下不了手,他想起四弟死的前一天晚上,大冬天,他站在井边将冷水冲刷在身上,自己抱怨他不嫌冷,四弟却笑笑说,他们这样的人,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可是,无论如何,身上要干干净净的去了。

    四弟干干净净的去了,他赚的荣耀,自己的子孙一点都没享用到,便是那个女人她也没有享用到。顾岩不恨高氏,他需要计较的事情太多了,已经自顾不暇了。

    顾岩一直是倨傲的,但他现在不敢倨傲的看着面前这只变种的小鸡雏,要知道,这只变种的鸡雏比狼崽子可怕一万倍,一句话没说好,就寻死腻活,寻死便好了,但是他能不咬着帕子,幽怨的看着自己吗?能吗?自己要是可以走过去,揪住他的消息脖子,嘎巴一下拧断就好了,那么细,一定不费力。

    可是他不敢,他欠他的,他对不住他,所以他得忍着,他得想折给他扭过来。

    顾茂丙很饿,这些日子为了听那一本好书,他没有串台,精彩的故事总是令他废寝忘食。现在他饿了,正好,面前有着梦里才出现的一桌子美食,肉是整块的,发着香气,染着酱色。鸡是整只的,却被细心地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那么精细的排列着衬花儿那般摆放。

    “……吃!”顾岩习惯一喊,鸡雏一哆嗦。

    “吃……吃吧,多吃些……啊!”顾岩的老脸,立马整理表情,硬是挤出他幻想里最慈祥的笑容招呼这只鸡雏。

    鸡雏伸出瘦伶伶的小鸡架子,艰难的夹了一小块肉,大概是银筷子太重,那肉又掉到了盘子里。

    顾岩屁股下的鼓凳早就震碎了,怕吓到鸡雏,他强忍着扎着马步伺候这只鸡雏,见那块肉掉了,他又憋出笑容对外面轻柔的说到:“来,来……人啊!”

    鸡雏开始索索发抖,前日把他从屋角他哄出来,已经废了老力了,顾老爷想哭,却也只能压低声音,无限温柔的安慰鸡雏:“不怪你,怪这筷子太重了。”说罢,他转头微笑着柔声对小厮吩咐:“去……换一副竹筷,去吧,快……点。”

    小厮吓的够呛,连摔带爬的滚了出去,大梁国谁人不知,顾公爷不笑便罢了,一笑那是要杀人的啊。

    顾昭今日是陪吃的,顾茂德也陪着,他们没有说话,却也在强忍,就拿顾昭来说,上辈子就是五十了,他依旧活泼的蹦跶着,喝酒对瓶吹,打架抄铁锹,是大海养育出的海上的爽朗好男儿,他就是爱男人!他都没这样娘!

    而且这一类他不喜欢,他喜欢……恩,阿润那样的。

    阿润这几天干嘛呢?自己给他送的新袜子可收到了?可穿了?可暖和?顾昭伸着筷子,脑袋已经飞到了和尚庙,却不知道那庙里的和尚就要为他血染山河了。

    顾茂德心里叹息,父亲搞回来的这只,这简直是自寻烦恼,随意丢到乡下,好吃好喝养一辈子得了!任他自生自灭不好吗?人家说不定还愿意呢!有人管吃管喝,大不了,他爱唱,给他买五个戏班,轮着叫他玩去好了,自己这么累,每天还要学习画人像,他没这个陪吃饭的鬼功夫,父亲真是……太有责任心了。

    自己早晚是要袭爵的,要是这么累,这个郡公爷不做也罢,给二叔吧,二叔做梦都想。

    作者有话要说:吃了药,鼻子通了,爬起来更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