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4第二十八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顾岩实在怕弟弟闯祸,忙跟出去揪住他道:“阿弟可不许胡闹,这上京放个屁,那上面都能闻到味儿听到响动,你有甚想头哥哥去,好歹哥哥脑袋大,你还小呢,扛不住。”

    顾昭捂着额头叹气:“我能做什么,四嫂子聪明着呢,她敢这么做,就掐着我们的软处,咱这大梁律,户律,婚律,礼律,以前我也粗看,便没有一条能治了四嫂的,告她不慈吧,侄儿,侄女怎么办?再说了都分家了,告她不孝,连累子孙后代出不得科,嫁不得人,不过……哥哥放心……这事儿,只能光棍着来。”顾昭冷笑。

    顾岩疑惑:“光棍着来?你的意思?

    “我有什么意思?”顾昭还在气,一边往自己屋里走,一边道:“她不是拿住了咱家要脸吗,如今这脸我就不要了,哥哥若有办法,也不用等今儿了。”

    顾岩还是跟着:“我若有办法,我早就办了,何至于忍着,忍那妇人三不五时上来敲诈的鸟气,当初,三姨太太死活要四弟娶自己娘家的表侄女,爹爹当年就不愿意,嫌弃这些读书人家腻歪……果不其然,腻歪死一家子了。她是节妇,我们轻不得,软不得,说不得,惹不得,为一个……蛆虫一般的恶妇,生生恶心了这么些年。”

    顾昭笑了下,对待这等恶人,现代有个最好的武器,就是媒体,就是道德法庭,就是社会舆论,要大大的造声势,大大的利用群体的力量,那一招出去,总统都扛不住。

    顾昭一边走一边安排,对顾岩说:“哥哥去下几个帖子,将有头有脸的多请几个去围观。”

    顾岩对自己这个小兄弟,那是无所不从,他点头:“弟弟说请谁便请谁?不过何为围观?”

    “你那么罗嗦,就是找几个有头有脸的去看热闹,再给咱顾家外嫁的,活着的,辈分大一点的姑奶奶下帖子,不过……还有活着的吗?”

    “有的,香莲道的小姑姑还活着,是远了点的表姑姑。”

    “表姑也算,要去请来。”

    “成。”

    “老庙宗族那边请几个过来,要说得上话的。”

    “这个简单。”

    “高氏娘家父母可在?”

    “在,久不来往了。”

    “没事儿,下帖子,高氏家但凡有个脸面的,都请来。”

    “这个好,要请,就是要那帮王八蛋看看他家外嫁女多缺德。”

    “还有哥哥认识的三司衙门的好友,也请一些,京里有些脸面的当家奶奶,也请几位,最好喜欢到处传闲话的,哥哥可觉得丢人?”

    顾岩略懂了些,便笑道:“这有什么,比起……侄儿,侄女,我有愧着呢,都要气死了,眼珠都没了,我要眼皮儿作甚呢!不要脸了我!”

    兄弟越讲越热闹,自二门那里分手,各自行事去也。

    顾岩安排人去下帖子,顾昭回到屋子,吩咐绵绵给自己装扮,待扮好便坐在屋里慢慢等,没一会,那高氏常带的老仆奴窦妈妈来了。那高氏果然怕她搬不动,还派了了一个老奴跟着一起来搬七老爷给的物件了。

    窦妈妈进来本是笑嘻嘻的,一进门,刚要施礼说话,顾昭却摆摆手,刹那,几个身高马大的婆子围了上去,窦妈妈吓得大叫:“七爷爷,奴婢什么都没做!”

    顾昭笑笑:“我知道你什么都没做,只是七爷爷我今儿对一些事情好奇,就问问你,你给我一五一十的说清了,说不清,七爷爷就是勒死你,也没人敢放个屁!”

    说吧一摆手,这窦妈妈,连着那个老仆奴被人带了下去问话。

    约过了两个时辰,愚耕先生手里拿着厚厚一叠帛布进来,一脸惊讶,脸上也是气愤的不成,连称:“竟有这样的恶妇!恶妇!!恶妇!”

    顾昭阴笑着接了那叠口供帛布,看了一眼,又看了口供下的画押,便拍拍那帛布道:“这就结了,来人啊!”

    那门口早就候着着家丁一起晿喏,顾七爷威风凌凌的对着外面大声吩咐:“给我抬着家伙,把家伙事儿敲起来,我们去尧塘道顾府!”

    上京城,皇帝蹲坑之地,古来皇帝艳史故事传说颇多,便不是发生在皇家身上,那鸡零狗碎,**内眷的小道消息,那也是举不胜数。

    这三月的天气,既不冷,也不热,一大早的,京城尧塘道,就如昨日一般热闹起来,赶大集一般。

    上京尧塘道,原本是官宦人家云集的地儿,今年礼闱,来此处投卷的书生扎堆儿的聚着,更有那会做生意的上京百姓,纷纷推了车子,卖一些草垫,纸扇,纸伞,粗茶,干粮等等物事为书生服务。这些闲人扎在一起,把好好的官宦居住地的道儿,生生的就弄成了坊市街面,素日巡城官也派人管,可惜,法不责众。

    你一来,那些商家推车就跑,一你走,他们又不知道那个旮旯钻传来,真是叫人又气又恨!

    今儿,原本一切如常,那是那般热闹,投卷找关系的书生,跑官的小吏早早的堵了巷子一起扎堆儿,打晌午用了饭之后,这条道却莫名的多了一些微妙的气氛。

    那本该最安静的尧塘道顾家的府门外,莫名的就来了一队又一队的车马。这些马车一看配置俱都是有头有脸人用的车驾,这些车马到了顾府外也不进去,只在西墙团聚之后,便安静的停了像是等什么人。

    看热闹的小商贩,外加着八卦天生的书生们便悄悄的拢了过去,远远的站着瞧热闹。

    莫不是有谁要死了?还是谁家要倒霉了?反正没有往好了想的,人反正是越堆越多。

    又过得半个时辰,远远的尧塘道子外,有喧闹的声音响起,如唱大戏的县老爷出门一般,声音咣咣铛铛的,那噪音越来越近,等到了人眼前之后,扎堆看热闹的人竟看到,一队匪夷所思的人马。

    这队人马,约有二三十人,打前面走着的,是四个青衣小厮,这四位小厮,人手持一把破锅,一把饭勺,一边走,一边用饭勺将破锅敲的是叮当作响,小厮后面跟着十来位壮汉一起抬着一根桶粗的大榆木横梁,这横梁是军营用来攻占城门的器物。

    车队后面跟着一群粗壮的婆子,威风凛凛的扎着绑腿,捆着袖子,拉拽着两个堵着嘴巴,捆扎的结结实实的两个奴仆,那俩仆奴有一男一女,都是四五十岁的年纪。

    队伍最后,八名壮汉抬得是一架肩上走露天辇轿,辇轿上敞敞亮亮的坐着一位容貌十分清秀俊俏,手持折纸扇,头梳凤凰尾扎五色丝带,顶正中间还扎了一个粉蓝色绒嘟嘟绒球子的小贵人。

    这小贵人,身着一件蓝织银花缎子长衫,腰扎玉带,带下挂着两串无论是色泽还是工艺都是罕见的八件玉佩件,配件边上有一个精致的葫芦荷包,荷包下打了一个小福字结,结绳下是个拇指大的水晶球子,脚蹬上还蹬着一双竹青宁绸粉靴,靴底儿白白的,一丝丝的土印儿都没有。

    光这一身置办下来,没得千贯是别想了。

    这群人一入街,尧塘道顿时热闹非凡,过大年都见不到这般多的人,甚至那官宦人家都有人在院内驾着梯子攀在墙头看热闹。

    这小贵人看队伍进了尧塘道,便刷的一下把折扇打开,三月里不冷他都摇一摇扇子,带着一股子无法阻挡的气势喝到:“给爷敲响点!”

    前面那小厮顿时更加卖力的敲击起破锅。

    那小贵人那折扇十分招眼,正面是漆黑四个大字“混吃等死”!摇一摇转过来,反面是三个漆黑大字儿“纨绔命”!还有一个竖道,下面有一点,若现代人一看就明白,那是个叹号!那字儿写的,又黑又难看,鸡扒拉一般!

    这队奇怪的人物,引得大街小巷跟了成堆的人看,人是里三层外三层,钻不进去,树上都攀了人。

    这小贵人正是顾昭,他招招摇摇的被人抬到顾府西墙,待队伍停下来,他也不下来,便站在轿板上喊了一句:“高亲家来了没啊?老高家来了没呀!”

    顾岩从一辆车里下来,一脸便秘一般的表情,撑了半天,撑出点声音:“还没呢!就来了!”说完,许是觉得丢人,许是觉得匪夷所思,总之脸上扭曲的实在难看。

    “那就等着!”顾昭说完,又坐了回去。

    顿时,锅子也不敲了,人们安安静静的,也不知道在等什么。总之,风雨欲来了,大热闹要来了,好新鲜的事儿要发生了,围观群众很是亢奋啊,个个如打了鸡血一般。

    又过了一会,打南边来了四五辆马车,车停在西墙,从最前面的马车下来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这老者穿了一件家居的僧衣,显然是来的仓皇,他一下来,打个踉跄,一头的黄豆汗珠儿滚着,看着有些可怜,眼睛里露着哀求,双手一鞠:“郡公爷啊,这是如何了,这是如何了!可是我那女儿出事儿了!她怪可怜,寡妇失业!”

    顾岩过去施礼,也没跟他多说,只一摆手,就有下奴把一辆辆马车掀开帘子,放了脚蹬扶了很多贵人出来,这贵人有男有女,有穿命妇大妆的,还有穿官服的,这些人都不说话,眼睛盯着顾昭的轿子敲稀罕。

    多新鲜啊,上千年,有历史记载的纨绔,就没这般能折腾的。

    高氏的父亲官职不高,原本在行人司有个司正的位置,后来年纪大了,就家里歇着了。他家倒是很出名,姚荣高家,书香世家。

    高太爷见这里气氛不对,忙派了家奴去正门叫高四奶奶,没一会,远远的就听到高四奶奶的哭嚎声慢慢传来:“这是怎么了……我寡妇失业的,这是要作甚呢!!”

    哭到近前,高氏吓了一跳,她先是看看自己父亲,高太爷摇摇头,又看到了自己大伯,还有……那是小叔吧?

    “大伯有礼。”高氏过来见礼,又是未语先泪,珠泪儿飞散……

    顾岩没理她,只是看看弟弟,此刻骑虎难下,他坐好捧哏工作就可。

    顾昭站起来,高高的看着下面,冲下来了个团揖高声道:“诸位长辈!诸位亲戚!诸位街坊!顾七给诸位作揖了!

    诸位都清楚吧?这院儿,是我四哥家,下面哭的这位是我四嫂,早年的事儿大家都知道了,我四哥过身后,圣上慈悲,赐了这大大的府邸给我这寡妇失业的四嫂居住。往前面,咱不敢说,咱就知道,早年间,太后每年最少赏我这四嫂七八车家用,金银珠宝,那也是没少给,这话顾七不敢瞎说,宫里有单子。一年两次,头春儿的前两天还给了呢。”

    那边有看热闹的兴奋了,便喊话:“别废话了,要做什么呢?赶紧的!”

    顾昭一笑:“今日,为什么请诸位来呢?是请诸位来做个证,给我们顾家掰掰这道理。往日都听人说,人有四大恶,什么四大恶呢?就是,挖绝户坟,踹寡妇门,吃月子奶,欺负老实人!

    我顾七没念过书,但是也知道羞耻,礼数,我爹爹去世,长兄跟家里也没少教育我礼义廉耻,所以,今儿……寡妇门我是万万不敢的!因此……来人啊!给爷砸寡妇墙!!!!!!!!!!”

    顾昭话音刚落,几个大汉抬着大木梁开始砸墙,那小厮们又开始敲锅。

    顿时,叮叮当当,乒乒乓乓的现场那叫个热闹。

    “你们这是干什么啊!!!!!!!”高氏开始挣扎着上来撕打。高氏的父亲也是气的跺脚:“这是干什么!这是干什么!天子脚下,有没有王法了,寡妇也欺负!还是守节的寡妇…………老夫要告你们!要告你们!!!!”

    被请来的看客也有看不惯的,纷纷指着责备,可顾昭根本不在乎,摇着混吃等死一直扇风。

    他扇了一会,院子里的围墙轰隆一声还是倒了,那墙壁本年久失修,一倒就是一片接一片的,很快,那里面的风景,围观的都看了个清清楚楚。

    正在撕扯的高氏也不哭了,看客俱都呆了……

    那灰尘散去,那围墙后,是一派的苍凉,遍地的野草,往日华美的屋舍如今只有断壁残垣,这是故去三品大员的家?怎么就如被叛党卷过的残城一般。

    顾昭下了轿子,对着高氏冷笑,又扭头对周围的人大声道:“这是圣上赐给我那侄儿男女的栖身之所,可惜,四嫂不会持家,不到十年,这里变成了这样,不过这也没什么,兄弟们帮衬一下也就好了。

    可诸位不知道吧,这么些年,我这四嫂隔三差五的去我哥哥家要钱,多了百贯有之,少了几十贯,不给她就哭,说我们欺负寡妇,好!我四哥死了,这钱我们给!也不是给不起,我家兄弟七个呢,一人一百贯,一年也有七百贯。

    从我那四哥去世当年起,我大哥,二哥,三哥,五哥,六哥,每人每年给四嫂家不下百贯,俱都有单子账本。

    如今上京,三百贯就够买一处偏僻点的两进院子了,修这院子,能花多少?”

    “你胡说!!!我没见着钱,顾老七,你埋汰人!!!!”高氏几乎要蹦起来挠人,早有安排好的人上去拦着,因围观群众多,便都是好好拦着,高氏战斗力强悍,很快的,这些人脸上便如猫抓了一般惨烈。

    顾昭不理高氏,只是继续说:“要说!!!!!!钱是给了,我这侄儿男女总要好过点吧?哼哼,想都别想,我这四嫂,可真真是上天入地,古今第一奇迹寡妇,给她自己的亲生孩子吃东西,她都要拿秤称一下,多一钱都不成!诸位不信,我这里有家里奴仆证词,俱都有手印画押。”

    “你胡说!你胡说!你……”高氏嘶哑着嗓子大喊,抓了自己的老父哭诉:“爹爹,要给我做主,他胡说!!!!!!”

    高氏如何,她自己的爹爹岂能不知?高太爷甩开她,走到顾岩面前行礼。

    “老太爷,可不敢这样!”顾岩扶住他。

    “亲家伯伯,自古,家丑不可外扬,我这女儿,当年丧夫,受刺激过大,已然魔障了……你……”

    高太爷话说了一半,顾昭在一边插嘴:“扬!干嘛不扬呢……顾七啥也没有,就是脸皮儿厚,今儿不说出个一二三四,要是我连我自己家的孩子都护不住!我还不如死了呢!”

    高氏疯了,挣扎要扑过来打:“顾老七,我要告你,你今天是想逼死我!你要逼死守节寡妇,你哥可在上面看着你呢,你就缺德吧!!!!!”

    顾昭冷笑:“想死简单,你家枯井多,跳呗,那边树高,吊呗!寡妇墙我都推了我还怕你!来人,给我进去……带人认门,把她存的拿点东西都拿出来,我今儿给我这四嫂扬扬她的好名声!!!!”

    于是,有人揪出那老仆,取下堵嘴的帕子,带从墙里进去认库房。

    顾岩深深的叹息,对来的长辈同僚亲戚,做了个请的手势,这群人早就按耐不住,便深一脚浅一脚的进了院子。

    “这是我家,我看谁敢进,来人啊!来人啊!来人啊!有人要逼死节妇!!!!!!!!啊!”

    顾昭摆手,自有健壮的仆妇揪住她。

    顾昭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嘴巴里嘀咕:“今儿她怎么不哭了?”

    顾岩冷哼,此刻看到这破院子,他恨不得吃了那高氏。

    一群人被抬的抬,扶的扶,走了好大一段路,越走这群人越气,这上京有千户官宦人家,就没这样的,这一路,就没一间好屋子。

    待走了一会,那些人又听到咣咣的撬门声,抬东西的声音,待跟着声音进了一处小院子,十多间大库房打开着,大匹大匹的破缎子,烂绸子,稀烂的家伙事儿,还有箱子被丢了出来。

    有那箱子腐烂的,一着地就散架儿了,有成串的铜钱滚出来,绳子都烂了,钱儿都锈了,粘成一坨一坨的。光这样的钱能有十多箱,还有成块快的金锞子,银饼子,都发黑了。

    更有那御赐的物件,都被破烂的封在箱子里都朽了,烂了,走形儿了。

    “你们要干什么!!!!!!这是我的钱,我的钱!是我相公卖命的钱!!!”高氏跌跌撞撞的跑进院子,护住自己的财产。

    顾昭没理她,又一施礼,眼里含泪道:“诸位长辈,伯伯姑姑,满上京都知道我有位二十五六还没嫁的老姑娘,诸位可知,我顾家这侄女,作价多少?不多,年轻那会儿,十万贯!如今,哼哼,一千贯,白纸黑字儿的,我这四嫂子跟别人都有契约,五十岁的死了好几个老婆的老县丞,要娶我侄女去做后妈,如今契约已经找到,一会儿诸位都饱饱眼福,诸位请跟我来……”

    这群人都麻木了,都不知道该如何说了,更有那脾气不好的女眷,过去对着高氏就啐,恨不得再踢上几脚。

    那高老太爷,已经是浑身发抖:“亲家,亲家……够了……够了……我这女儿可是守得是顾家的寡!”

    “我顾家不稀罕这样的寡妇!“顾昭一声怒吼,说完,忍着气,指着院子道:“她想嫁人便嫁,我家再奉送一个烂院子!”

    顾昭说完,转身带着人又七拐八拐的去了后院一处寒酸之极的地儿,那原本住奴仆的,因为不大,浪费不多,高氏便安排女儿,儿子住在这里。

    这院子一进去,是人都酸了,心酸的都不成了……

    被悄悄送回来的顾瑾瑜,一脸仓皇的站在院子里,不知道怎么办的看着院子里的人。

    “扶我侄女侄女躲躲,有外客!”顾昭使了眼色,有仆妇扶着顾瑾瑜又下去了。她来就是展示一下,目的到了就撤。

    院子里,种着三两分地,一半是粮食,一半是青菜。地边,有张破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个碗,碗边是破的,破碗里还有半碗菜饭,有春蝇子在那边嗡嗡的飞着。

    顾昭慢慢走到这小破屋的前面,一推门……门里黑漆漆的,借着柔弱的光线,能看到一张破床,几幅破铺盖,虽破却仔仔细细的补着补丁,叠的整整齐齐。

    靠墙那边有架织机,织机上还有半卷细布……这屋子里竟然连张椅子都没有,只有一张破席,席上有案几,案几上放着一块水板,看样子,平日姐姐便在这里教弟弟沾着水识字儿。

    顾昭扭脸,对站在一边的一位老太太说:“可是香莲道的小姑姑?”

    老太太正捶心口,听顾昭喊他,便点点头:“好孩子,正是老身。”

    顾昭扑通一跪,眼泪就掉下来了。他揪住老太太衣服哀嚎:“小姑姑,您瞧瞧,您可知这是谁的屋子?”

    老太太摇头,又有点明白,她看看高氏,又看看顾昭:“难道是?”

    “没错,这正是我家侄女,我家侄儿住的地方。侄女您见到了,可怜我侄儿,出去揽零活,还没回来呢,那孩子原本该锦衣玉食,宝贝儿一般被待大的,我顾家的孩子,小妇养的都没这样呢。

    可怜我大侄儿已经五年没拿到一文钱的俸禄,每年发禄米都要一斗不少的给高氏送回来,我这四嫂真奇人也,竟连儿媳的嫁妆都要扣下。自我哥哥去了,七年……侄儿们一件新衣服没穿过,一顿好饭食没吃过,我这四嫂仓里,粮食都要霉烂了,喂了耗子她都舍不得拿出来给孩儿们吃,可怜我侄女,一个人织布换钱,养大幼弟,小姑姑,我顾家做了什么事儿,高氏要这么对待我家的孩儿!!!!!!!”

    众人四下找高氏,这么可能找到呢,她是一步都不肯离开她的库房的。

    “好孩子,你起来,这样不慈的娘……咱……”老太太憋住了。

    高氏是节妇,她能如何说?

    “这可恶的恶妇,老天没眼啊!”老太太敲着拐棍骂道,骂完哭着说:“老四那么好的孩子,怎么就这么苦,娶了这丧门星!”

    顾昭站起来冷笑,径直走到高老爷面前,作揖问他:“高老爷,咱们俩家可有血海深仇?”

    高老爷气的发抖:“这话从何说来?”

    “那你们家怎么教养出这样的姑娘,来祸害我们全家?没有血海深仇不能这样啊?我听老仆说,高氏给谁都舍不得,每年都是给你们那边几车东西,真真是待遇不一样。”顾昭想再说难听的,看看这老爷子这么大年纪了,便算了。

    “不过是几车烂粮食,给猪都不啃!我能要她什么!”高太爷急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