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1第二十八回1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顾昭,顾岩兄弟二人一夜未睡却毫无倦意,一大早的两兄弟站在院子里一人手里拿着一把花剪瞧着架势是要修理花枝,但是也不能专挑好花骨朵下剪子,管花园的婆子看的肉疼,又不敢说什么只能远远的眼巴巴的瞧着

    如此这般的折腾了一早上,兄弟两人站在堂屋院子里,看着院子里一朵花骨朵都没有还毫无羞愧的自己在那里叹息接着相对无言瞧瞧对方眼球内都是血丝,可偏偏精神的很半点睡意都没

    今日正是休沐顾老爷不用去早朝因此就绕着院子兜圈顾昭跟在他后面兜小圈

    阿兄你也转不出个一二三四走着吧咱去城外溜达溜达顾昭劝自己老哥哥

    顾岩点点头:成走着走走也好

    就这般兄弟俩一起出了家门上了骡车吩咐车夫出东城随便到那里

    他们身后合家大小都松了一口气俩瘟神总算出门不闹人了哦

    这车把式也是老家丁看主家不乐心里也多少有个谱子于是鞭子一响拉着顾昭与顾岩便去了上京东门外的东湾儿这东弯儿是一条小溪周围景色十分秀美是书生们最爱去的地儿这车把式想的到美美景自然能带给人心旷神怡的感觉他却忘了二月末尾里来这边的山依旧是秃的溪水周围的树木抽绿抽的没出景儿

    骡车停下车把式眼巴巴的四下看看咽下吐沫:老爷到了您瞅瞅还成吗不成咱再找找

    顾岩带头下车也没等这车把式摆放脚凳

    他四下环顾一眼过去几里的空旷树与树之间缝隙颇大这地儿倒是比密室还安全视线实在是好

    顾昭跟着也下了车溜达达的走到东湾边上低头看

    此时正是二月底这带着温度的春水冲去溪面的薄冰没有被污染过的河流清澈见底那溪底被水冲刷的浑圆浑圆的几种朴色的小鹅卵石一块接一块的铺满水底微风吹拂吹得春水微动连着这溪底的美景也颤抖起来

    顾昭蹲下顺手接了一捧水喝了几口不在意的用衣袖抹抹嘴巴回头对站在那里仰望苍穹的顾岩说:大哥来尝尝这水有股子甜味

    顾岩抬眼看他叹息:你倒也喝得下去

    顾昭笑笑:天大地大吃喝最大难不成……他停下话音对那车把式说:去把车停到那边去远远的我们要回去自然会去找你

    车把式应了一声一错屁股上了车挥鞭儿就去了

    待他走远顾昭才接着说:难不成为了那事儿我们俩都一起急死饿死折腾死自己不成若是我没提过这事儿大哥的日子还不是照过你还是你高贵威风的郡公爷皇帝身边敞亮亮的二品右丞大人您跺跺脚这上京还不是要颤悠

    顾岩哼了一声将袍子的下帘儿揪起塞进腰带这才蹲下用手接了两口溪水喝喝完甩甩手里的水渍叹息:哎呀小七啊你难道没看到吗咱身后是万丈悬崖这……一开弓可就回不了头了

    顾昭失笑:谁不想享享清福呢原本我就是这般的好日子可惜……大哥就不该接我来我也不该认识家里这……些人自以前我就喜欢自己躲在安乐窝里呆着如今我倒是想看着茂德能把家业撑起来茂昌娶个好媳妇儿小丫头能嫁个好夫婿我这小叔叔好大树底下好乘凉再看着子孙们过着喜欢的飞扬跋扈的日子这血亲吧有时候还真说不清他们就是长得再丑做事儿再气人咱也看着怜惜实在不想他们委屈着顾昭笑着摇摇头

    笑完他一伸手在溪底捞了很多鹅卵石出来一块一块的摆在岸边

    捞那劳什子做什么你仔细手凉脚上才好你好冻个猪蹄儿顾岩笑骂骂完却也蹲在地上跟弟弟一起捡石头

    很快的岸边堆了成堆的鹅卵石顾昭只挑漂亮的对着阳光一块一块的端详着顾岩带着一丝溺爱笑骂:真是个孩子

    大哥这话说的有人惯着是孩子没人惯着我那里像个孩子了顾昭继续翻石头别说这样漂亮的鹅卵石拿到现代上个木托子是可以进工艺美术商店卖钞票的

    兄弟两人丢开烦恼事儿很认真的在溪底开始翻石头一块一块的很漂亮的鹅卵石被找出来仔细放在一边要说这个石趣也是后世里一个大热门的收藏热点以前顾昭最喜欢看科教频道那里面常有一些频道说收藏的有句话怎么说的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就是这么来的

    什么灵璧石昆山市太湖石那好石头的价格不比玉石低

    顾昭捡起一块对着太阳看了一会那石头是青色中间有润白色的线条如果仔细品可以再这块小小的石头里看出好多图形或者像鸡或者像一位襦裙飞扬的少女或像一位老妇人……

    大哥你看看这块石头里有几样东西顾昭把石头放在顾岩手里

    顾岩把玩着这块石头来来去去反反复复看了一会说:嗯……有个和尚端着钵子在要斋饭吃

    顾昭得意指着那图形比划:你这样看像不像公鸡

    嗯小七这么一说倒是像的

    你这样倒着看像不像红丹在院子里跑

    嘿……就是这头发像

    那你横着看像不像坐着的一个老妇人

    哎呦这块石头好玩真是小小一块石头能看到公鸡和尚少女妇人……顾昭笑眯眯的端详了一会低声嘀咕:甭管那一种都不是好招惹的

    顾昭呵呵笑

    顾岩将那块石头放在头顶对着太阳大声叹息:哎呀这便是神迹吧你说小七要是老天爷把这神迹放在这石头里咱兄弟就不用发愁了……

    顾昭灵智一明神色大喜他一探手一把抓住顾岩的袖子瞪着眼睛盯着他大声问:哥你刚才说什么

    顾岩一愣:没说什么啊

    顾昭手里使劲:不对你说了刚才那句话就刚才那句你重复一遍

    顾岩想了下:我说这石头鬼斧神工的是神迹

    不是这一句顾昭摇头

    顾岩想了下:我说要是老天爷把神迹给咱搁到这石头里咱还愁什么愁……

    没错顾昭大声喊了一句:就是这句就是这句我想起来了我知道了哥

    顾岩傻了:啊咋了

    顾昭一把抱住自己老哥哥在河岸转了几圈大声喊:哥你是世界上最聪明的糟老头子最灵光的老混球儿

    说完丢下他哥顾岩一屁股坐到地上傻兮兮看着自己已经疯了弟弟

    顾昭脱去外袍铺在地上将那些鹅卵石一块一块的都捡起来丢进衣服里待放了一堆后他扎了四角兜起来一把扛在肩膀上很得意的扭头对他哥说:哥走着咱回去

    顾岩挺害怕的便道:阿弟你没事吧这事儿不做也没啥大不了哥哥辞官不做咱回平洲你别吓唬哥哥啊

    顾昭已经懒得跟他解释了他随意的摆手样子带着一分得意:去去我跟你个土著说不来走着走着咱家去等过两日弟弟给你表演神迹

    说完他拉着顾岩扛着一口袋鹅卵石找车夫去了

    回到家之后顾岩叫他哥哥给他画个画不拘画什么画个巴掌大的图就成他哥比他强不了多少就画了一个后世抽象图给他一个人脑袋一根火柴棍两个大叉叉的的火柴小人当然要顾昭画也好不到那里去最多就是这个水平了

    顾昭回去对下面人吩咐了他要闭关写文章整的满院子人想笑不想笑的那么憋着顾昭不管其他自去关了自己开始在屋里蹲坑

    他写文章这几天要求可多了又要在书房里吃火锅又嫌弃冷要了火盆竹炭春天了都他在里面折腾的够呛这不算玩后来又嫌弃蜡烛不好叫上街买去毕梁立带着人走了十多家蜡烛铺子买了几百根各种蜡烛最后龙凤烛都给他买来了

    好不容易蜡烛买好了七爷又不写文章了他改作画了于是又是要毕梁立上街给他买染料各种书画涂料都要一点大家由着他胡闹倒也没说什么

    比起顾茂昌那些出格儿的事情小七爷就在屋里折腾这些都没啥哈

    顾昭在屋子里整整胡闹了两天之后打开书房门对着大太阳懒洋洋的伸个懒腰后对自己奶哥说:我说奶哥今儿的天气格外好对吧

    毕梁立举举大拇指笑笑又探头看看那屋子里啧啧造的不轻

    顾昭笑眯眯的闭关几日看着这世界咋就这么新鲜呢他眨巴下眼睛用鼻子哼哼了一句赞美自己:哎我咋那么能够呢

    毕梁立在一边扶着墙强站住了

    顾昭说完对毕梁立吩咐:奶哥我屋子里的东西帮我都烧了我一副字一幅画都没写成以后我要多多读书多多写文章嗯就是这样那个……赶紧收拾干净了别叫人进去啊

    说吧眨巴下眼睛

    毕梁立倒是感觉明白了点什么以前小七爷在南岛也这样经常吧自己关起来好几天

    见毕梁立应了顾昭晃晃悠悠的往外走才到院中却看到愚耕先生跟一个陌生的先生在院中下围棋

    顾昭走过去看看棋盘

    愚耕先生连忙站起来对顾昭施礼:七爷

    哎你回来了愚耕过年好吧家里都好吧顾昭还是那么亲切

    好着呢来时家里的大子说过几日要来恩科想来这边住一下这边离考场近正好也想来给七爷道谢谢谢您给的笔墨

    俱都是小事儿来日他金榜题名我再送他一些好的顾昭寒暄着不在意的摆手

    愚耕笑眯眯的在那里介绍:哦这位是陶文鼎定九先生是老太太派来陪七爷下棋喝茶解闷儿的陶先生写的一手好狂草那一笔好书法在上京都是少有人能及的

    顾昭心情好便含笑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位新来的门客这老先生倒是不若愚耕先生这般平和他有四五十岁两个鬓角的白发比他大哥顾岩还多不过倒是没显得多苍老大概是因为这双眼睛虽不大却有着很深沉的底蕴见到顾昭比不巴结只是不卑不亢的微微施礼便话也不多说的站在一边

    顾昭还礼:定九先生哎您看到我这里真是委屈了我这人……不是一般的不学无术

    定九先生顿时乐了

    顾昭回头吩咐花蕊按照愚耕先生的待遇一模一样的给来一套吩咐完他回头又问:定九先生可有其他的爱好比如好茶好棋好酒好丹青什么的

    定九先生笑笑一张嘴一口浓浓的上京郊区乡下话:旁个倒是没什么笔墨黄纸管够就成

    顾昭哈哈大笑:成管够的黄纸不算什么你若喜欢帛布也是管够的

    并不用那就太奢侈了会坏了心志定九先生很直接的拒绝了

    顾昭挺喜欢这个老先生最起码文人的风骨他却是足足的带了一身顺手在身上摸摸顾昭转回身又跑进屋子里没一会他抱着一个小匣子出来双手捧给定九先生道:这是早起先大哥为了叫我写字儿给我找的《水易堂词贴》一轴我是个睁眼儿瞎子给我玩那就是糟蹋了先生拿去玩吧我那边还有事儿走先了两位先生继续

    说完顾昭往院外走今儿真奇怪身后除了跟了新仔细仔又多跟了四个小厮除了端东西竟然还有一个提鸟笼子的

    他想起前两天把院子交给嫂子里哎自己真是活得越来越堕落越来越有纨绔品质了

    定九先生捧着字帖儿脸上开始裂缝他看着顾昭走远这才急急的放下匣子双手在衣服上搓搓这才打开盒子取出帖子急急的看了一眼后彻底震撼了:竟真是水易堂

    愚耕先生笑着摇头:难不成你还以为七爷骗你不成

    不不老夫……老夫只是没想到定九先生摆手

    愚耕先生捡起一粒棋子儿放到棋盘上棋子儿敲击着石面发出一声脆响:你没想到的事情多着呢咱这位小七爷是难得的好人只要真心对他他必定加倍对你好是难得实诚之人最起码儿这上京也就这一位了该你了……别看了该你了

    定九先生压根不看他只是弯着腰珍惜的看着卷轴激动的浑身发抖

    顾昭坐着四个小奴抬的软腰轿(轿杆抬在腰部的轿子)身后跟着六个小厮这一路小奴儿仆妇见到他都是将腰弯到九十度并不敢抬头

    以前走到那里经常被打搅被施礼被问安被骚扰的事儿却是遇不到了当然遇到了也不会在顾昭脑袋里心里留下一丝半点的痕迹他压根就不在意这个

    顾昭倒了正院一问哥哥却在后院演武厅他便一路找过去到那会顾岩刚放下石锁正在穿外套顾昭直接从轿子上蹦下来拉着他的手便拽着他倒了武厅的厢房

    这急急慌慌的作甚顾岩无奈却也是笑着随他

    顾昭四下看了一下见左右没人便从袖子里将一块鹅卵石放到了顾岩手里道:大哥请观神迹

    顾岩失笑取了布巾擦干手这才不紧不慢的接过鹅卵石低头一看

    这一看不要见真若五雷轰顶一般顾岩顿时呆了这……这不正是自己随手画的那个叉把子人儿吗这人像如今就深深的犹如长在这石头里一般石头浑身没有一丝雕琢的痕迹鬼斧神工犹若天生就长在石头里一般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