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0第二十八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苏氏间接的给顾昭上了一课,什么是内宅政治内宅政治的主要手段内宅思想跟实战指挥教程

    顾七爷感觉自己懂了又没有懂,反正,他没想反驳嫂子跟侄儿媳妇那断话,这种思想假如在这个时代被规则所认同,那么这种思想就是正确的,至于结果,江湖带带有人出吗时代进步总会有更加系统的权利诠释到了那个时代政治才是一门更加高深的课程

    不过看样子男人看待权利有时候没有女人看的透彻男人女人弄权男人是粗弄这女人却是能玩出花样来的怪不得前辈子老话说一屋不少何以扫一下

    以往顾昭厌恶后宅觉得后宅处处黑暗现如今看来什么萝卜扎什么坑就像花蕊花丽却真是比绵绵跟年年有头脑会办事首尾圆滑做事不留小辫子常常会在不得罪人的情况下把家事办理好比起年年她们处处按照规章制度走人心会更舒服这事儿也不说不清谁的观点对总之一句话你要和适宜赶流行就对了

    门帘一掀顾大老爷进来先训了自己老婆跟儿媳妇一顿埋怨她们把家里的乱七八糟事儿教弟弟一边的顾昭赶忙帮着解释一边很诚恳的把自己的家真心实意的交代给了卢氏

    接下来他会有很长一段时间无暇顾及家事了

    今后礼尚往来什么地儿用什么人什么时候做什么事儿这样的心思他却是不想费了他有大事儿要办办好了期盼嫂子苏氏能一辈子舒舒服服的过这后院子指点花园子的小舒服日子男人吗就应该有这般的气魄

    顾昭如今把后院的事儿交给卢氏卢氏也觉得心彻底安了她早就看小叔子的院子不顺眼了那院子一点儿家的味道都没有条条框框横平竖直的规矩一点半点的家味儿也没有倒像是刑部衙门搞得很没趣味家要有个家样子哪怕就是内宅斗争那也是家庭的必然产出你得有不然家就是个驿站而已留不住人的

    还有南边来的那些个小奴规矩也不懂话也不会说眼色也不会看做什么全凭着感觉这可不成听到小叔子放权她便找到了事做毕竟训鸟可没训人好玩儿

    顾老爷把顾昭带到书房后面的密室说事儿卢氏正在看顾昭送来的名单还有账本门下有人回说愚耕先生过完年假从老家回来了

    卢氏就笑了小叔子真有趣家里这么多门客这么多先生就没有说给一个半月假期的还名曰寒假

    寒冷的假

    愚耕进屋四下看了下给卢氏见礼礼完问卢氏:老太太说是七爷在这里晚生一回来便过来了

    卢氏看他乐七爷去那还用跟他说这就逾越了

    愚耕呆了一刹瞬间反应过来忙解释道:是家里给七爷带了一些土产走的时候七爷吩咐了一些事儿晚生也是久没见七爷略急了些

    卢氏不在意的摆摆手:知道你是好心我说廖先生你是个稳妥的跟着小七手边儿我是放心的只是今儿听他们说七爷去了坊市莲湖那边的梨花院儿小七什么人品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品格怎么能没人跟着就去了那样的地方

    愚耕先生顿时委屈了自己也不愿意休假可是耐不住七爷非让啊

    取了茶盏苏氏喝了几口语气倒是一贯的温和亲切门客跟下奴可不同那代表家里对文化人的尊重

    哎也是我这个嫂子瞎操心咱们都不是外人愚耕啊你来我家好些年了有些话也必要跟你提我是个直人也不怕得罪你

    老夫人言重了

    你看以往我一贯是依赖你的你瞧瞧你不在别人也不懂得规劝他好么今儿他是那下三滥的地儿都去染了脚若是你要看着也就没这回事儿了你说你这一走一半月把小七爷丢到一边了以前你跟着茂昌可没这样前几日我还跟老爷说你好呢若是你跟着小四儿也不闯那祸事也不用被老爷关在祠堂里现在还不得自由哎……

    卢氏说完又伤了拿着帕子不是按眼泪那是真哭啊可怜小四在他小叔叔那里才住了四五天就被小七丢到祠堂反省去了还要抄写家规一千遍

    小叔那都好就是有时候太狠了点儿

    愚耕忙道:有罪有罪晚生也不想回去可是小七爷说他那里就是这样的规矩晚生若不休息就不必再去他那里了

    哎我这小叔子最爱特立独行我这也不是追究先生卢氏叹息压低了嗓子悄悄道:你且去打听下今儿带小七去梨花院儿的那位那人是小七在山上的旧友

    虽是旧友却不知根知底咱家与别家不同老爷们都是能日日见到陛下的稍微不注意伤了七爷就不好了那人我遣人去测定过也就是个一般的读书人可他心思里想的是什么我们也不清楚了若是个读书人品质也好咱就不管提携一下不过是简单的事儿可若是人品有问题那种挖空心思向上爬的就早早的处理了带的远远的别等到时候伤了小七的心好不容易小七能有个说话的咱们要好好的给把把关口

    愚耕点头施礼离去

    卢氏看着他的背影撇嘴对苏氏说:此人心思一贯大许是我多心了可是我瞧着他就是不安感觉这人总是不对路你瞧瞧小七给他宠的若是不敲打他他怕是要影响这小七做一些出格儿的事儿明儿再去给小七找两个学识高的能说会道的门客陪着小七耍子人多热闹你说是不是咱家也不缺这一两个门客离了他还不成了呢

    苏氏点头:母亲说的具是正理

    顾昭坐在密室表情有些颓废想起自己那三个又黑又大的字儿又失落又打击好在这事儿不是他自己的他就出个梗也罢叫顾岩找人润色吧

    阿弟是怎么了心情这般不好难道是又有不妥顾岩最近都怕了自己弟弟了

    顾昭苦笑:哥哥算是个好消息我想出怎么办了只是虽知道怎么办却有些实处的事儿实在难解决所以找哥哥来商量

    顾岩的眼睛在暗室里发亮有些喘他道:有办法比没办法好千倍弟弟只管细细说咱哥俩好商量什么难事都比不过死吧哥哥死都不怕难事算什么你快快道来

    顾昭点点头便组织了一下语言排列了顺序定了定心思道:阿兄当务之急我们要写一本书

    一本书什么书

    一本皇家当成正史割舍不开世世代代要供在神龛上的宝书顾昭回答

    顾岩不懂随问:宝书兵书权谋书道德书经义书

    皆都不是是一本……哥哥想不到的书

    那你细细说来难不成世上竟有比兵书还贵重的书顾岩有些失望却依旧笑着说

    顾昭不理他定定心坐直了道:我这书可以叫小说也可以叫演义说的是赵氏皇族方是真正的奉天承运天帝之子天下共主的正史神书

    嘎嘣哗啦啦一声闷响顾岩屁股底下的那张铁木凳子应声而碎他坐在地上目瞪口呆

    顾昭赶紧过去扶起他顾岩一把拉住他连声说:竟真有这样的书阿弟赶紧拿出来快快献于陛下这样的好书是真的可以保我顾氏百年根基的好书啊

    顾昭扶他坐好笑道:切哥哥真是小农思想献给他怎么能被珍惜这书呀要无意识的被发现才有百倍的震撼效果还有哥哥想的真美我那有那个写书的本事我倒是知道这书应该怎么写可惜这书我还没杜撰出来哥哥叫我拿什么拿赶紧想法子咱要自己造才成呢

    如今为难便为难到这地儿了这造假你也要有点水准吧可是我屡了半天全家大小愣是领不起一人老顾家真是奇葩出了一家子文盲以后可不能这样了赶紧的把学堂办起来吧

    顾岩眼神一变眼里露出一股子厉色他摆摆手叫顾昭不要说话转身出了暗室过了半柱香他又回来仔细关了门点了一盏油灯坐下姿态很是诡异的轻手轻脚还放低声音说:弟弟再跟我详细的说一下

    顾昭点头:阿兄这书的故事我大概想了一下该是这样

    原说天帝有八个儿子皆是龙子有一年天帝见下届混沌开了人界有了子民便心里喜爱就命令自己最宠爱的龙子下凡管理人界

    龙子领命回家准备的时候路上遇到一条孽龙偷了龙子的手令悄悄的跳入转生池投胎做了前朝的开国帝王这个帝王便是前朝的伪王

    顾岩眼神唰唰发亮就像暗室里的两盏灯笼这故事一起头他便知道十分有戏万分的有门因此也不敢打搅只能悄悄吸气生怕搅了弟弟

    说天上一日人间一年待那龙子准备好却发现手令丢失于是便汇报天帝领罪天帝大怒命令龙子带着三十六护星下凡一起征讨伪王的故事这故事听上去简单可是写起来难我估摸着要分三卷怎么地也要有个二三十万字儿还要分上中下三卷哥哥说难还是不难

    顾岩听完在屋子里转了几圈皱皱眉毛感觉这个故事倒是不错的但是陛下如何信呢天下间百姓如何信呢大臣们如何信呢

    二三十万字儿这……这如何能做得到如今宫里有一套十二卷的大佛经据说不过十一万字儿那书整整百十卷御还专门空了半间屋放它

    二三十万字儿实在太多了些吧

    顾昭听了他的疑惑轻轻的笑了:二三十万还叫多一随便一本……呃算了我跟你说不清演义就得这个数儿这数儿还少了呢

    至于那些人信不信这不重要陛下必须信了这才重要

    阿兄可知世界上还有神迹说祥瑞说今上新朝最大的心病便是名不正言不顺今朝称天子称的心虚所谓君权神授前朝多少年了有多少旧臣如今依旧对新朝有意见觉得今朝不是正统那世家对当今也不是一直看不起吗密王起兵不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吗哎他名不正言不顺啊

    世人皆怕鬼神天子也怕因此无论先帝还是今上都先后找大圣人大德行之人有大智慧之人讨教过办法可惜新朝这么久了征战还是不断不就是因为这句奉天承运陛下他不好意思说吗如今我们这本书要把这口皇气给皇家吹的壮壮的妥妥的你说这书陛下爱不爱皇室爱不爱呢

    顾岩拿出小瓶子连续吃了好几粒的顺气丸在那里抖了半天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激动的很久之后他方问:弟弟难道不惧鬼神

    顾昭冷笑:鬼神阿兄见过吗若有鬼阿兄刀下的冤鬼怕是要把这上京淹没了吧若有神前朝皇帝就是再混蛋上天也该派个谁来搭救他省的天帝的儿子被先帝爷灭了族断了血脉鬼神说不过是人们畏惧不知道东西自己吓唬自己而已

    说到这里顾昭突然一皱眉很多心思也涌上头来他看看顾岩叹息:哥哥事到如今顾家必定要走这段路我是不怕的大不了去南方找一个小岛一生也就过了我自作我的桃花岛主闲时对海弄萧岂不潇洒自在我管你们这么多闲事

    若不是哥哥接我来其实我最是个不耐烦闲事的早起先一个人的时候我自己便把吃喝花用赚够了你们这些哥哥其实我是谁也不想麻烦谁的

    今日我们在这里想出这办法鬼神也罢凶人也罢不是超出常人所想怎么能取信于今上怎么能保顾家百年基业呢哥这事儿你必须听我的要知道我也是姓顾的

    顾岩咽了一口吐沫使劲拍打两腮之后又问:是呀是呀小七说的俱都是对的是呀顾家顾家那么顾家在这本书里是个什么陛下就真的甘愿永远捧着顾家给一份百年不衰的圣宠给咱们

    顾昭笑道:我听过一件事儿说先帝爷起兵前夜拉着幕僚众将在大帐议事那晚大帐内六烛牛油蜡烛不断的爆灯花整整两个时辰后众人说起兵大吉先帝才起得兵哥哥觉得这事儿是真还是假呢

    顾岩眨巴下眼睛忽然恍然大悟:难不成先帝爷他……

    顾昭失笑:就说武人笨笨就笨在这那些文人最可恶学的是礼义廉耻可他们学的那些不就是我们要写的吗也不过就是卖弄手段取信讨巧而已咱武家可怜就可怜在这里哼所以说咱们写本书搞点神迹什么的咱家不算过分这些也不过是别人耍惯的手段只要顾家在书里不靠前不靠后还是个离不得的角色陛下必定不会怀疑咱们

    其实圣心这词儿拆开了讲就是圣人的小心眼儿说起来咱顾家在那书里却是一个很奇妙的角色儿

    顾岩又抖了下见顾昭不说忙捧哏:如何奇妙

    顾昭微微一笑:说那天子来凡间讨伐伪王天帝派遣身边的三十六星下凡辅助这星宿有将星有智多星有守护星……但是因天子丢了手令天帝也对天子进行了惩罚那就是先帝不长寿的秘密

    转眼又是百日人间已经是百多年过去伪王暴虐搞得民不聊生此刻正是讨伐的最好时辰天子领命便带着自己的三十六星宿下得凡来

    咱顾家就在那一天好巧的就有一个星宿降临了这个事儿哥哥回祖宅搞点什么出来怎么做咱到时候再商议

    顾岩连连点头:好好好你且继续说说完亲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润喉

    顾昭喝了一口见老哥哥一脸急惶惶的便不逗他继续道:话说这星宿前身正是天上的福星也叫护帝星这就是我要写这书真正的意义所在

    我们既不是将星也不是智多星所以咱顾家其实那一派也不是只是作为福星的后代世世代代守护帝星的一种工具而已

    陛下对咱们自然就是好吃好喝的养着咱家存在那就是份儿证明证明陛下的正统就是这么来的我们与皇家那是上辈子的亲厚缘分几辈子都不能割舍的共同体只要陛下做得天下一天我们就能开开心心的在这世上活着有我顾家一日便守护帝星一日哥哥说到那时便是顾家有些混帐怕是今上也舍不得动咱们了

    这书不但对陛下也对咱顾家救驾有了最合理的解释今后便是再怎么说也就不是邀功而是理所当然的神迹了再有就是这事儿只有咱们俩今后再说给关键人听着此人必须是嫡出子嗣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至于其他的人便再不能提这书对皇家有大作用对咱顾家怕也是很重要的

    说到这里顾岩就有些不明白了他迷糊的看着自己七弟觉得自己弟弟很是神奇身体周围恍惚都能看出一口仙气儿来香烟缭绕的

    顾昭冷笑:难不成哥哥想养出一家混吃等死的不成这书也是要提示我们的子孙后代国在家在赵家在我们才在我们生来依旧是个卖命的顾家子弟若不努力天弃之不上进鬼神憎之

    它也是告诉咱顾家的后代的一本启示录顾家人生出来就是为皇室而生的就是要对皇室忠诚对陛下忠诚我们没有派别只对坐在神位上的那位陛下忠诚这就是顾家百年基业不灭的最大意义所以哥哥一定要记得万万慎重万万机密阿兄说我这书好还是不好

    顾岩呆愣了很久很久终于一拍大腿喊了一句:着呀喊完呆呆的打量了自己弟弟半天轻轻的摇摇头:其实阿弟莫不是真是那福星不成不是他老赵家的福星却是咱老顾家的福星

    顾昭失笑:嗯……你生个儿子也丢在外面许多年他自然也就长了脑髓长了智慧了这世上的事儿吧有因有果也说不出对错这办法说是好要做的事情却有很多呢哥哥自当官当得滋润我却看你们过的实在糟心个人看角度不同自然能看出个一二分不同而已

    顾岩点点头:却也是这事儿听得简单却真的有些难办不过弟弟是不是心里已经有办法了

    顾昭点头:办法有也不难不过是舍些家业我在南方偶尔发过一笔存了大约存了千金赤金那金子的成色却是咱北面没有的炼金的技术这边也不知道待这书成书之后便将那书篆刻到金片之上方显得的贵重再找一个玄妙之地惊天动地的引一下那神迹自然就有了

    还有就是天子下凡该有神迹这个神迹要怎么做需要好好斟酌再有就是这三十六星宿我们也需要下一些神迹造假吗要么不造要造就要十全十美这个我们慢慢想现如今最最重要的却是阿兄念书不多我也念书不多演义有了谁来写谁能写一手妙笔生花的好文章这就是个大问题了

    顾岩在屋子里激动了一会想了万千结果虽然此时听起来很可怕其实刀头碾磙子出来的人敢跟先帝爷一起造反的人那胆子都不会小到那里这书是必然要写的这主意也是上上好的可惜的是嫡出……会写文章他妈的老顾家就缺这样的人他脑袋里搅和半天也没把家里的子弟搅合出这么一位来

    因此上顾老爷在屋子里越转悠越乱来来回回的唉声叹气的

    顾岩无奈跟一边劝:阿兄莫急现在找灵慧的子孙慢慢磨练这件事儿两三年内做好慢慢筹谋就是我们要详详细细周周密密的把事情办妥所以千万莫急着急会出错的

    阿弟……有件事怕是等不及了顾岩突然插了一句

    什么顾昭不明白的看着他

    顾岩仰脸看着暗室的屋顶叹息:阿弟……今上身上有旧疾怕是就是这两三年的事情了今上嫡出的太子今年方八岁今上怕是马上要扫清障碍了一切会危机到太子的威胁怕是不能留了咱顾家怕是早晚要挨这头一刀的……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亲们的支持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了虽然文章依旧被盗了可是我珍惜每一位这里等待的读者不为其他只是为你们的支持跟守候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