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7第二十七回7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是彦和啊,久没见了<>真是巧<><>顾昭笑眯眯的打招呼<>

    如今,薛鹤穿着打扮十分精致<>看样子不止是家里送来钱这般简单<>倒像是发了一笔小财的样子<>

    <>可不是,上次你走的匆匆,我再回去也没见到你,不过那山上的死和尚<>皆是狗眼看人低之辈,你走没几天,我也住到山下了<>如今在下司马<>租了一处两进的院落,阿昭若是没事儿<>闲了就去我那处耍子<><>薛鹤很是热情<>

    <>成<>一会你带新仔去认门儿<>改日我去你家<><>顾昭向来都这样<>也不知道客气为何物<>这大约就是顾家的血统问题<>

    <>欢迎之至<>我早就说去找阿昭<>可惜<>阿昭走的匆匆<>京中顾姓人家不少<>以前每天在一起<>也想不起问阿昭<>那日不见你<>我竟以为再也不得见了<>哎哎<>看到阿昭<>着实高兴<><>

    薛鹤露着笑意<>上下细细的端详顾昭<>顾昭任他看<>待他看完<>自己还没开口<>顾昭到先夸他:<>彦和如今大不同了<><>

    薛鹤一伸手<>捏捏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声音有些小的说到:<>那天<>家中来人<>告诉我给我结了一门亲<>正巧<>我这岳家就住在上京郊外的黄家庄<>后来我便去了一次……岳家待我很好<>原本留我住在那边<>可是我还要来京里投卷呢<>所以<>岳家便帮我凭了屋子……那个<>阿昭<><>

    顾昭上下打量他<>眼里都是足足的笑意<>笑完道:<>那敢情好<>今日<>要吃彦和的<>花彦和的<>少了我可不依<><>

    薛鹤大笑:<>这还用你说吗<>合该这样<>走<>哥哥今儿可是约了两个好友<>就约在前面的梨花院……阿昭的家里管不管你<>那梨花院……那个……<>

    嗯<>顾昭一下明白了<>你说吧<>着薛鹤真是好命<>如今老丈人家给租房子<>还负担女婿钱<>

    <>快去吧<>不妨事<>我家大人不管这些<>那么啰嗦<><>顾昭笑说<>

    薛鹤很高兴<>便引着他顺着大街走<>走了一会儿<>他们停在一家小楼前<>看门脸这里应是一家中上等的勾栏<>

    <>这家的秋大家<>弹的一手好琴<>今日也是巧<>我那朋友跟她是老相好……嘿嘿<>不然啊<>平日里<>也是见不到的<><>薛鹤炫耀着<>带着顾昭往里走<>

    <>哎呀<>薛郎君<>您怎么才来<>李郎君叫我们来看了几次呢<>这位是<><>打院里出来一位略上了年纪的女人<>顾昭觉得这便是传说中的老鸨了<>

    不过此位老鸨却不是一般书里写的那般<>声音尖细<>举手投足夸张万分<>穿红戴绿<>见人便亲昵无比<>犹如跟谁都有一腿那般样子<>

    这老鸨儿<>梳着一个京里最近流行的桃花鬓<>穿一身绿妆花缎子斜领衫裙<>外披轻纱<>脚上穿着一对好绣鞋<>鞋上绣着精细的桃花样儿<>虽已经过了花季年华<>可是她的气质却是优雅的<>

    这些能赎身出来的老鸨子<>年轻时都是红过多是的大家<>受过最系统的教育<>在琴棋书画上<>在待人接物上<>都是润了多年的老油条<>她怎么可能媚俗呢<>错非下等的妓院<>一般中上等的妓院妈妈<>还是很知情趣的<>

    这老鸨见到顾昭<>眼睛便是一亮<>这小郎真是好人品<>浑身上下衣着穿戴虽看上去朴素<>但是细小处无一不精<>单是腰带下坠的这一套六件的玉组佩<>那就难得一见<>这荷包的绣工<>不是上等的绣娘<>做不出这般精细<>更不用说<>这小郎<>眉目清秀<>肤色莹白<>这风姿<>这般人物<>以往常听人说颜如玉<>今日方知道这词儿的意境<>

    薛鹤大为得意<>对这老鸨说到:<>周妈妈<>这是我在法元寺结交的挚友<>姓顾<>你喊他顾小郎便是<><>

    薛鹤没有说顾昭的字儿<>其实<>顾昭一直就没有字儿<>他没上过学<>只是跟先生学过这个时代的基础知识<>后来来了上京<>家里面也没个正式的先生<>又因为他辈分大<>谁敢给他起<>也没人敢称呼他的乳名<>因此<>也就耽搁了<>

    <>呦<>原来是是顾小郎<>端得好相貌<>往常人家都说玉人儿<>今日算是见到了<>您瞧瞧<>这楼上楼下的女娘<>怕是都看呆了呢<>顾小郎喊我周大娘就成<>要什么<>小郎只管说<>大娘舍不得赚你的钱<>你这般人品来我这梨花院<>我这院子满院子都是光彩呢<><>

    顾昭笑笑<>没说话<>看上去羞答答<>其实吧<>肚子里住着一个五十多的怪大叔<>对于自己卖嫩表现<>一点都不觉得羞愧<>

    那周大娘见他脸红<>更是爱到了心里去<>

    <>来来<>我带你们去后楼<>我那女儿住在后楼<><>她要握顾昭的手<>顾昭后退了一下<>脸色刷的一下红了起来<>

    周大娘捂着心口笑骂:<>你这小郎君<>哎呀<>真是叫人爱死了<>还害羞呢<>可不像你这哥哥<>一副老面皮<>来我这里常常骗吃骗喝<>骗我家小娘为他落的眼泪<>整整的添了一莲湖都不够呢<><>

    薛鹤感觉甚美<>在前面得意的连摇带晃<>姿态说不出的□<>

    顾昭却想<>这妈妈没有见过他家阿润呢<>若见得了<>只怕就要哭瞎了<>

    哎<>什么时候<>阿润却成了他家的了<>

    梨花院后楼<>顾昭举目四顾<>他是第一次进妓女的屋子<>这里跟他想象的却有不同<>这屋子挺大的<>视野宽阔<>不似卧房<>绣房<>却是半书斋半闲堂的样子<>

    屋里靠花窗的地方有长书桌<>桌上放着笔墨<>笔架<>笔洗<>水中丞<>桌子上还房子半开书卷<>书卷上压着一张竹子刻的书签<>

    如今<>除了竹子刻的卷轴<>也有麻纸<>树皮纸抄录的书籍<>这两种纸张<>色黄而纸粗<>民间将这等纸一概称为黄纸<>便是如此<>纸张也真真的没流行几年<>纸张的时代也只是才将开始而已<>

    黄纸书是这几年行开的<>许多读书人却不爱用它<>一是因为它颜色不好<>二却是因为这黄纸粗糙<>不防水<>也不渗水<>透气性不好<>还不易保存<>用惯了竹简的读书人<>对纸张并不给面子<>

    再有就是那有钱人家<>也会用帛布来画画<>写字儿的<>也有用羊皮的<>这个造价就高了<>一般人也用不起<>

    书桌上这卷书<>却是黄纸的<>顾昭以前的环境精细<>倒是第一次见到黄纸书<>这可是最早最早<>纸张的始祖了<>

    走得前来一观<>哎<>全部都不认识啊<>这书上画的曲曲弯弯的是外文吧<>

    <>小郎君也懂得曲谱<><>秋大家<>迈着莲步儿飘来<>瞪着一双月牙笑眼儿<>笑眯眯的看着顾昭问<>

    顾昭撇嘴:<>并不懂<>我以为这是符咒呢<><>

    本来准备夸奖他的秋大家<>顿时窘了<>只能捂着嘴巴咯咯的乐道:<>小郎君当我是观里的姑子呢<>画来符咒作法吗<><>

    顾昭也笑:<>秋大家不作法<>李兄已经飘然了<>再一作法<>李兄便上天了呢<><>

    屋子里哄堂大笑<>只觉得这位漂亮的小郎君着实有趣<>心里更是喜爱了<>

    刚才薛鹤介绍顾昭的时候方想起<>顾昭没有字<>认识的地方又在寺庙里<>虽有些猜测<>薛鹤却也没有深问<>于是他便介绍说<>顾昭是他在寺庙结识的旧友<>

    顾昭此时依旧梳的是凤凰尾<>因此在这几位眼里<>他就是未加冠礼的小孩子<>冠礼一般是在二十岁举行<>

    顾昭扭头<>又看到墙上挂着三五具精心保养的古琴<>那边的案台上竟有神龛<>龛上竟然有一尊慈眉善目的佛像<>佛像前供着祭品<>焚着清香<>还有这屋内放的几盆精致的盆景<>将屋子里点缀的更加雅致<>

    嗯……这秋大家还是很有品位的<>

    在佛像侧面有个六扇的花鸟五彩屏风<>屏风这边一溜儿的摆着金丝草编的席子<>席子上有方垫子<>垫子前面有一溜儿矮案几<>案几上摆着吃食<>酒水<>

    屋内连顾昭有四客<>坐在前面这两位儒生<>刚才薛鹤都为顾昭介绍了<>

    三十多岁<>面有短须这位<>姓李名永吉<>字修之<>山阳郡<>罗县人<>他与秋大家是老相好<>常住在此<>已然把这里当成是他在京城的家<>秋大家的床便是他的第二故乡<>

    四十出头这位<>身材微胖<>面方<>眼角有一颗泪痣<>姓杨<>名庭隐<>字端衡<>齐琅郡伏野人士<>是很出名的齐琅杨氏子弟<>

    这二人与薛鹤都是奔着今春上京恩科而来<>他们的年纪在举子里都不算大的<>可见薛鹤此人<>真的属于很有才干之流<>二十来岁<>在举子当中都算是少年派了<>

    众人笑罢<>李修之招呼大家坐在席子上<>秋大家就像女主人一般在屋子里搞招待<>

    忙完<>秋大家到楼口对这门口伺候的仆妇说了几句<>那仆妇笑笑下楼<>片刻引了三个佳人进来<>先进来这两位显然跟杨庭隐与薛鹤熟悉<>这一进来便是含情脉脉<>用千百种情愫与思念的眼神儿盯着这两位看<>

    <>快去吧<>还站着呢<><>秋大家嗔怪<>

    这两位各自咬着下唇<>带着一丝羞涩的坐在了杨庭隐与薛鹤的身边<>手下<>却是又是拧<>又是推的<>一不小心眼泪都要思念的飞出来了<>

    薛鹤一把搂住身边这位<>嘴巴里连连道歉:<>却是我不好<>前两天心有所感<>在家闷头做文章来着<>阿霞莫要怪我<>今日来的时候……<>他悄悄的不知道在阿霞耳朵边说了什么<>那边顿时笑了<>端起酒壶便给薛鹤倒了一杯<>

    顾昭叹息<>这王八蛋<>简直是情场老手了<>

    秋大家拉住最后一位<>一路引着到了顾昭面前<>笑笑说:<>顾郎君<>我这妹妹<>叫絮儿<>以往都在后面跟师傅学琴<>从未见过外客<>她害羞呢<>你要照顾她<><>

    顾昭看着这十三四岁<>眉目稚嫩可爱<>梳着一对三丫髻<>带着小花环的小丫头心里叹息<>这是被小看了吧<>

    心里那般想<>他却没表现出来<>只是温和的对秋大家说:<>秋姐姐放心<><>

    那絮儿慢慢行礼<>顾昭连忙还礼<>大家一起哄堂大笑<>秋大家挽着修之已经笑倒了:<>刚才还说顾小郎是个能说会道的<>这会子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絮儿迈着莲步走过来<>坐在这小郎的身边<>悄悄看他一眼<>心里满意<>脸上飘红<>红完<>她伸出手端了酒壶帮顾昭倒了一杯<>放下壶<>又双手捧酒杯举起劝酒:<>顾郎君喝酒<><>她说完<>大家又笑<>因为絮儿的手一直在发抖<>满满一杯已经飞了半杯出去<>

    屋子里闹了一会<>见这一对都害羞<>便不再闹他们<>说起了曲牌的事情<>

    顾昭倒是很会照顾小妹妹<>他把桌子上的一盘子栗子推到絮儿面前<>很是大气的跟她说:<>你莫怕<>剥果儿吃吧<><>

    絮儿抬头笑了:<>好<>我剥给小郎吃<><>说完<>很是认真的在那里剥栗子<>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