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6第二十六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顾大老爷下车,冲着自己的仪仗车队随意的摆手<>叫他们自去,他自己背着手<>晃悠悠<>笑眯眯的,嘴咧的就像一个开花大馒头一般的进了早点铺子<>

    <>哎呀,品廉啊,老夫昨晚想了你一晚上<><>顾老爷完全不看<>这跪了一地的低等官员,冲着许品廉就去了,可怜许大人被他一句话<>吓得几乎没有晕厥过去<>

    <>哎呀<>都起来,都起来<>都吃着<>不必看我<>省着迟到一会被上官责骂<>那个……那个给老夫也上一套<><>

    没片刻<>掌柜又端了一套五味粥上来<>顾老爷抓着许大人就没放手<>许大人都要哭出来了<>可怜周围一群小官<>不敢吭气<>也舍不得走<>

    若是顾大人强抢<>他们好歹也要抗争下<>就是抗争不过<>他们回去也会要作为目击人<>写点文章骂他<>

    眼见着那两人坐好<>对面喷了一脸粥的张大人去饭馆后面梳洗<>不然衣冠不整也是大罪<>

    <>哎<>品廉啊<><>顾大老爷又开口了<>完全不管是不是食不言<>

    许文禄连忙站起<>他低了不止一个等级<>

    <>老公爷……请讲<><>

    <>哎<>干么呢<>快坐快坐<>可站不得<>不然就是看不起老夫<><>顾岩也站了起来还礼<>

    许文禄告了罪<>慢慢的坐下<>双手放在膝盖<>不敢抬头<>

    顾岩坐在对面<>也不管他是不是看自己<>便自己顾自己的说了起来<>

    <>昨晚<>我去花园子溜达<>老夫年前在山上得了一品好松树<>今年冷<>怕冻着<>就每晚去瞧瞧<>哎<>老夫就喜欢松树<><>

    <>大人高洁<><>

    <>这话虚<>某不高洁<>就是喜欢个梅花啊<>松树啥的<>说不出你们读书人的道理也就是稀罕<>种了不少<>也不懂情趣<>就是看着绿意稀罕<>

    老夫看完松树<>回自己个院子的时候<>听到我那小孙孙在厢房念书给他父亲听<>老夫没打搅<>就悄悄听听<>要是这小子不努力<>老夫大巴掌呼死他<><>

    可怜许大人<>一边摸着膝盖<>一边肝颤的看下顾公爷的大手<>这一巴掌下去<>别说孩子<>就是他也许满口牙就别要了<>因此上<>更加害怕起来<>

    顾岩没管他内心世界的挣扎<>在那里继续唠叨<>唠叨声里伴随着喝粥的吸溜声:<>哎呀<>这一听啊<>越听越喜欢<>是越听越和心事<>是越听越觉得<>这里面说的怎么就那么熟悉呢<>怎么就是在说<>早年<>老夫去的一个地儿呢<><>

    顾岩吧嗒下嘴巴<>端起碗<>咕噜噜的喝完<>取出帕子慢条斯理的擦擦嘴<>这一屋子人<>都听进去了<>都要急死了<>

    他擦完<>这才继续说道:<>哎<>早年<>石黄山大战<>那一场<>打的凄凉<>悲壮呀<>那人死的老鼻子去了<>先帝爷英明<>那一战都说赢不了<>以一敌百呢<>可咱先帝爷是什么人<>天子<>那是有大智慧的<>怎么说来着<>赢了<>咱先帝爷说赢<>那一准儿没跑<><>

    一屋子官员又站起来恭声唱:先帝英明……

    老爷子复又坐下继续说:<>一场大战下来<>遍地残骸<>那天老夫负责后面<>去的晚<>去的时候<>打完了都<>那天……正是傍晚<>太阳是红的<>路面是红的<>战场是红的<>血战旗也是红的……

    咱先帝爷<>拄着他的天子剑<>笔直的站在战场<>老夫就远远的看着<>觉得这世上<>再没有先帝这般笔直的背影儿了<>

    先帝回头<>看到老夫<>当时就笑了<>那风姿没的说<>先帝说<>七星啊(顾岩的号<>古时熊的一种异态<>熊背有七星<>也叫七星熊)<>这仗也打完了<>跟朕去这附近清洗一下<>

    某当时高兴地腿肚子转筋儿<>跟着陛下就去了<>那战场后面的山<>就叫石黄<>那山那叫个美<>那石头<>那山峰<>那峭壁<>这辈子老夫都无法忘记<>当时吧<>老夫觉得就该写下来<>写下来那人间美景<>可惜<>该读书的时候<>都去打仗了<>也没点子墨汁儿<>

    这么些年过去了<>老夫总梦到那山<>那水<>还有先帝爷蹲在溪边的风姿<>哎<>就是忘不掉<>昨晚儿吧<>老夫越听越觉得<>小孙子背的的这地方<>是老夫去过的<>越听越合心思<>于是<>老夫冲进屋子<>一把揪了小孙子的书卷一端详<>哎<>可不就是<>品廉你写的可不就是<>石黄山<>就是石黄山啊<>啊哈哈<><>顾岩拍着膝盖大笑<>一直笑的许文禄那一脸褶子都开了花<>

    这读书人最高的赞誉<>就是别人说你的文章跟学问<>顿时<>许文禄也不怕了<>也不觉得平时最最厌恶的这老匹夫可恶了<>此刻<>他觉得顾岩就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吖<>

    他急巴巴的问:<>老大人看的<>可是<>品廉游记第三卷<>石黄山日记<><>

    顾岩大力点头:<>对<>没错<>就是这个……<>正说着<>时候不早<>该走着了<>顾岩抬头对掌柜说:<>掌柜着结账<>今儿都算我的<><>说完<>将手往袖子里一摸<>呃……脸上顿时红了<>红完<>一拱手对周围说:<>对不住<>对不住<>老夫没带钱<><>

    屋子里的人<>已然笑成一片<>都觉得<>这位平时凶神恶煞一般的老武夫<>其实还是很可爱的<>

    <>品廉先生……你帮老夫结了账<>改日我请你<>请你吃我弟弟打南边带来的橘子<><>顾岩不好意思<>老脸涨红的对许文禄说道<>

    许文禄赶紧把饭钱结了<>口里笑嘻嘻的说:<>哎呀<>这能有多少<><>

    结了账<>一帮子人拥着顾岩<>出了泰记食寮上了御道<>天色还早<>他们慢慢地行走着<>就像郊游一般<>

    <>品廉<>你这游记<>写的实在好<>赶明儿送我一套<>我好好读读<><>顾岩脸上带着诚恳的样子跟许文禄索要游记<>

    许文禄很高兴的答应<>回头一定送他<>只是<>他这书却没写完<>还有很多美景没有录进去呢<>

    顾岩道<>无妨<>半卷都看<>解馋就可<>

    顾岩大人很温暖<>这一路并不提其他<>只是说那本游记:<>……你说吧<>那山某也见过<>可某就是不知道怎么写<>南望叠山<>一壁九回环<>天下间<>也就是石黄了<>也就是品廉先生能写出这样的<>

    你说吧<>这世间多少好地方<>老夫都还没去过呢<>真是想告老还乡回去到处溜达溜达<>可惜……老夫还不能去<>先帝去世的时候<>老夫发过誓<>要守着陛下<>要看着大梁的门儿的<>

    今上<>也起过誓<>要把这大梁打造成百姓安居乐业<>天下尽是良田美池的万年盛世<>哎<>老夫舍不得<>这么些年了<>就没离开过陛下<>这治理天下是你们读书人的事儿<>可老夫只会动刀动枪<>所以老夫就想看着<>看着咱大梁一天天的富足<>一天天的成为大帝国<>

    品廉呀<>你写吧<>把咱陛下的好江山都写进去<>老夫……哎<>要是真有命看到那一年<>老夫死也瞑目了<>老夫都六十七了<>还能看几年呢<>去不了了<>咱大梁这好河山那<>老夫去不得了……<>

    顾岩是真的说的动了感情<>不由得掉了眼泪<>周围的读书人也是生就的感性之人<>也跟着都掉了泪<>

    许文禄更是不由得握着顾岩的手<>颤抖哽咽着说:<>七星公啊<>赤子之心啊<><>

    一场早朝<>有关于顾岩跟许文禄的事儿<>那就哗啦啦的传遍了<>顾岩做这样的事儿<>倒是像他的脾气<>他就是个炮仗<>直来直去的<>想怎么就怎么<>你要说他夸什么道德文章<>可真没人相信<>要说他夸奖游记<>这就正常了<>像他做的事儿<>

    下了早朝<>许文禄回到家<>将自己的品廉游记<>认真的抄录了一遍<>共七卷<>八十多篇文章送到了郡公府<>

    顾岩收到文章后<>叫顾茂德亲自送了两桶橘子过去给品廉先生尝鲜<>还送了几块好墨过去<>

    一来二去的<>许品廉竟然跟顾岩成了忘年交<>最好的好朋友<>在今后的日子里<>顾岩常常叫人去请品廉先生到家里来<>或去郊区踏青什么的<>

    一时间<>品廉先生跟七星公的友谊<>竟然成了佳话<>被读书人传诵来传诵去<>那品廉游记竟然成了今年最红<>最红的红书<>

    自然<>读书人对顾岩<>对顾府<>也有了极好的印象<>现在<>率性之美<>依旧是社会的主流<>

    有关于品廉跟七星的事儿<>暂且说到这里<>

    那日早朝过后<>在傍晚时分<>陛下派遣内侍到了顾府<>赐了王白油的《石黄山四景图》四卷给顾岩<>第三日大朝结束<>还独留了顾岩去了水泽殿叙话<>

    君臣俩絮絮叨叨的说了一上午旧事<>午间陛下还留了顾岩的饭<>吃饭的时候<>顾岩只能吃一些软烂的<>道<>老了<>牙都不全<>咬不动了<>陛下看他的眼神<>竟然满是怜悯心疼的情谊<>也是<>早年跟着先帝活着的<>也没几个了<>

    顾岩这般行事<>倒是令顾昭对自己哥哥刮目相看<>想想也对<>老哥哥打了一辈子的仗<>没几份头脑<>能成为名将吗<>不是几份头脑<>老哥哥应是极为通透的<>只是武人做事<>难免有些自我框架<>粗鲁也就成了一种体现耿直的方式罢了<>

    不过老哥哥这样做<>倒是给顾岩打开一扇门<>有个主意<>模模糊糊的被他抓住了犄角<>这个犄角后面有一只大兽<>这大兽就是可以保住顾家最少几百年富贵的一只巨大的屏障<>

    它到底是什么呢<>顾昭苦思冥想<>已经进入了一种诡异的状态<>他在家里实在想不起来<>这日<>便换了常服<>带着细仔跟新仔去了街上的瓦市<>

    上京城的瓦市<>就是上京的游艺场<>在这瓦市里<>有上百的棚子<>也有勾栏院<>茶室等等娱乐的地儿<>

    顾昭溜达了一圈儿<>闹市里的气氛到令他的脑袋松散了一下<>正逛的舒爽<>街头有人叫他:<>阿昭<>是你吗<><>

    顾昭一回头<>哎<>却是久没见到的薛鹤<>薛彦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