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5第二十五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富贵,总是令人迷茫<>顾家有聪明人吗<>有的,在顾昭看来<>顾家主枝那边就一直很聪明<>他们历经两朝,不骄不躁的在权利中游里畅游的十分欢快,跟谁也有点关系,但是都不太近<>结亲的人家也具是清贵,不前不后的中间流玩的十分合手<>

    你富贵便富贵,你荣华是你的荣华<>我自有我的处身立世的道理<>

    顾茂德不理自己父亲的凉话<>只是满眼含泪,抱着自己小叔叔喊救命<>他是个老实人<>这般做派就要了顾昭的亲命了<>

    顾昭哭笑不得的看着他<>叹息:<>大侄子你先起来<>你太高看你叔叔了<>我是谁<>不过一个伶仃孤儿<>八岁就被赶到老宅子里独自挣扎的苦命人<>要不是老哥哥<>谁知道顾家老七<>不过是一个农民而已<>

    若不是老哥这般疼惜怜悯<>其实有些话<>我也不愿意说<>你先起来<>我们慢慢做计较<><>

    扶了顾茂德起来<>顾昭亲自倒水<>给他老哥服了顺气丸<>还有药剂<>这期间<>顾岩一直不说话<>只是闭嘴想事情<>后来卢氏打发人请顾岩去休息<>顾岩说了一个字<>滚<>

    顾昭忙出去对站在院里<>吓得眼泪都飚出来<>跪在地上哭泣的红药说:<>快去跟嫂子说<>哥哥喝多了<>发了酒疯<>今晚啊<>就住这里<>就不回去闹嫂子了<>我们兄弟一起说说老话<>去吧<>奶哥<>给红药拿一贯钱买花戴<><>

    他的声音遮掩的格外好<>笑嘻嘻的露着新年的味道<>

    红药这才爬起来<>收了钱<>抹了泪<>谢了七爷回去不提<>

    老顾家三个男人<>坐在厢房<>都没说话<>各有各的心思<>他们一直坐到天亮<>顾岩叹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顾家从上至下<>都是这般想的<>难道把他们再塞回娘胎里<>从新教一次<>迟矣<><>

    顾茂德咽下口水:<>三门<>八亲<>我们管了自己<>其他人家怎么办<>一家子上千丁口儿<>能堵住几张<>盘根错节<>到处都是耳朵<>眼睛<>嘴巴<>我们辞官<>其他顾姓老亲照样这般行事<>陛下到时候一张圣旨<>诛的依旧是九族啊爹爹<>哎<>想走脱<>难矣<><>

    顾岩打鼻子哼哼出一声冷笑:<>走<>某才不走<>早年陛下许了我<>若不打仗了<>我下面带的兄弟<>每一位给百贯安家银子<>后来新帝登基前找过我<>说若我支持他<>他许给五十贯<>如今倒好<>陛下一文不想出<>我那些老哥们弟兄<>穷兮兮的卖了一辈子命<>这事儿说不过去<>什么养不起<>他大舅子的军怎么就养得起了<>走<>就不能走<>皇帝那也得讲理吧<><>

    顾茂德已经吓破了胆<>只能颤抖着劝:<>阿父<>慎言啊<><>

    顾岩看着自己这胆小的儿子也发愁<>你说说<>自己怎么就生出一个这般老实的榆木疙瘩来<>

    顾昭也在思考<>思考自己前世看的那些电视剧<>电影<>讲坛<>几乎那些故事都是千篇一律的<>从古代甚至现代<>帝王灭了有功之臣<>都是周而复始的老规矩了<>如何打破这个潜规则<>如何捅破这层千古不变的硬壳<>这是个大大的难题<>别说古人<>现代人都无法解决<>权力交接<>政治斗争本身就很残酷<>

    五更天<>鸡叫三遍<>顾昭叹息:<>哥哥<>回去吧<>你也别作难<>这事儿……这事儿就交给我<>我来好好思考<>我来想办法<>我自己都能在南边找出活路<>咱总能想出办法来<>今儿是咱顾府的姑娘回娘家<>哥哥只管笑嘻嘻的享清福<>这事儿……就交给弟弟了<>我思考几日<>先想个章程出来<>只是跟那帮酸丁<>却万万不可动气了<>文人杀人<>可比老哥哥的刀疼多了……<>

    没办法<>顾岩撑撑干涩的眼皮<>站起来<>晃了晃<>顺手抓住自己弟弟的手拍了拍:<>哎<>阿父幸亏生了你<>阿弟<>哥哥我……哎……<>他拍完<>又指着顾茂德骂:<>畜生<>若我死的早<>你们要把你们小叔叔像对我一般孝顺<>知不知道<><>

    顾茂德点点头<>跪下很认真的赌咒发誓<>心里却也在庆幸<>自己家爷爷真是生的好<>最后这个收尾工作做得好<>瞧瞧小叔叔这才多大<>都会看天下大势了<>哎<>若不然……哎<>想下都是一头冷汗<>你说说<>自己小叔叔是怎么长的呢<>怎么就这般……这般的……诡异……

    没错<>顾昭的言行举止<>不是一般的诡异<>

    顾茂德总结半天<>还是将顾昭的智慧归到他爷爷八十生了小叔叔的缘故<>这大概就是老天爷的眷顾了<>你见那家老爷子八十还能下崽儿的<>这事儿<>本身就有传奇之说<>

    话说<>顾昭自己有时候也觉得奇怪<>八十岁<>还能生出孩子来<>虽然爹那会子的确行事与人不同<>八十八一日能食十斤肉干<>能抓得起百斤石锁<>可是……他还有制造活着的小蝌蚪的能力吗<>以前吧<>顾昭也怀疑过自己是个偷情产物<>可惜<>他的下巴<>他的鼻子<>跟顾岩那是一模一样地<>这就……呃说不清楚了<>

    不过这日期<>顾茂德便得了新毛病<>美貌的妾氏他也不爱了<>漂亮的小娘女<>他也不要了<>喜欢□雏儿的业余爱好也丢了<>就每天宿在苏氏那里<>力求在八十岁之前<>多多开枝散叶<>他也不求多<>小七叔这般的<>像一半儿就满足<>这样的娃子<>两个就成<>当然三个也不嫌多<>

    不但他<>顾岩也这样<>每天跟在卢氏身后腻腻歪歪<>搞得卢氏对顾昭那就是喜爱<>疼爱的不成<>自己这小叔子<>没的说<>这院里老爷那么多女人<>他眼里只当自己是嫂子<>对别人真是看都不多看一眼<>

    其实顾昭是有脸盲症的<>怕麻烦<>多的他也记不清<>他家大的就像个小社会<>他才懒得去记<>

    初一那晚<>老爷从他屋出来<>自此再也不去妾氏的屋子<>只跟他一起<>弄得她六十多了<>每天被雨露滋润的眼角含春<>最少年轻了七八岁<>跟老爷好得不得了<>堪称上京第一模范夫妻<>这一定是小叔子说了什么<>要不然老爷那脾气<>能听进谁去<>

    其实<>这就是个误会<>可是有关这误会<>当事人倒是很愿意别人这么想<>并且有意往这边拧<>传来传去的<>倒是显得顾家很重规矩<>光是尊重嫡妻这一条<>全上京<>顾家是可以排的上的有规矩人家<>

    顾昭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从初一一直关到十五<>什么想法都没想出来<>倒是有一个收获<>他的脚好了<>不但好了<>疤皮去了后<>疤痕都没留出下<>

    这日<>顾昭洗了澡<>坐在屋子里举着脚<>他奶哥毕梁立<>拿着一套修脚工具<>抱着他的脚丫子给他修理<>那日夜里畅谈之后<>他奶哥倒是换了一个人<>以前奶哥常有各种长辈一般的举动<>比如不好好睡<>用责怪的目光看着他<>不好好吃饭<>就死盯着他等等之类……

    那日之后<>奶哥特别谦卑<>叫做什么就做什么<>搞得顾昭很别扭<>可是别扭完<>他却没去纠正<>因为<>每个人在世界上都有自己的位置<>不摆清位置<>就要犯错<>

    哎<>你得清楚自己是什么<>

    一双好脚<>被毕梁立收拾的嫩嫩白白<>还涂了蜜<>裹了药布养着<>

    顾昭斜躺着<>想着心事儿<>这些日子<>他想了一千种办法<>就拿前辈子看的红楼梦为例<>想出一千种搭救贾家的可行性办法<>最后均被枪毙<>

    贾家真正的错误在那<>没后续的争气子弟<>在草菅人命<>放高利贷<>借朝廷的钱不还<>在鲜花着锦<>在烈火烹油<>错了……不懂权利妙处的人才会那么想<>

    嗯……在真正的权利阶级面前<>这些都是小错<>不算错<>真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这些事情只是权利赋予的福利<>应该的<>权利到达一个度<>这些事情只是附属产品而已<>

    自古做官为了什么<>荣华富贵而已<>不然谁来做官<>官宦用手里的权利稍微方便下自己<>能有什么<>谁家无妻儿<>谁家没老弱<>十年苦读<>战场搏命<>没好处谁去啊<>都想自己的亲人过的舒服些<>宽裕些<>只要不夸张<>这<>必然是允许的<>可以的<>没有任何错处的<>买点便宜地基<>去刑部给人讲讲情捞个人<>多做几件好衣裳<>本来该坐四人的轿子<>成了六个人的……

    哎<>只要你阶层到那里<>这些都可以<>只要皇帝喜欢你<>就没人管你<>就像在早朝偷吃<>皇帝喜欢你<>他会假装看不到<>甚至会觉得你很可爱<>要是皇帝不喜欢你<>自然有人蹦出来把你当成典型<>帮着皇帝讨厌你<>打击你<>

    潜规矩多了去了<>谁都知道是弊病<>可是<>大家都不会说<>这事儿是个事儿<>假如那个傻逼站出来专门管这事儿<>那么<>这人必定被权利阶级驱赶<>成为圈外人<>倒霉不远矣<>

    比如……海瑞<>那么清廉个性的纯爷们<>可皇帝都厌恶他<>恨不得他就去死<>

    夸张是个度<>这个度当达到某一阶层<>就像顾家这般<>说白了<>他家如今便是管了人命官司<>那也就管了<>不止他家<>别人家也照样伸手管<>关系这个词儿<>就是这么来的<>谁家有事儿<>谁先去看法律全书<>猪才看<>都先去找关系了<>

    所以说<>贾家最大的错误就是<>没看清自己的社会地位<>做了不符合社会地位的事情<>逾越了<>

    再加上五品的门第<>你去带大脸<>不会巴结<>管的太宽<>态度不好<>不知道眉眼高低<>更更更重要的是……皇帝不喜欢你了<>你就倒霉了<>就这么简单<>

    别说什么正义公理<>封建社会的道理只在一个人手里握着<>那就是皇帝<>所以<>他爱管<>你就错<>他担着<>你在你权利范围内犯允许的错<>只要没人知道不犯众怒<>没人提<>谁爱管你<>

    如今<>顾家就在这个微妙的断层上<>眼见得就后力不济<>今后有了大窟窿<>上面就没人给挡了<>顾岩都六十六了<>至多再抗五年<>他总不能总是站着茅坑不拉屎吧<>

    官位最大的顾岩<>在中书省任右丞<>虽然在权利中心呆着<>可是<>他脑袋顶不多不少还有三个人<>都是文人代表<>精神领袖<>均是为这个新帝国立下不世奇功的顶顶聪明之人<>

    这三个人才是一等一的权臣<>再加上今上是个勤勉的<>有时候中书省也就是空架子<>打仗那会子留下的毛病<>权利还没精细的划分呢<>

    顾岩是个粗人<>他想改变<>想做的事情挽救<>巴结这三个吧<>也找不到巴结的办法<>几十年了<>来不及了<>巴结了上面的<>这几人年纪也不小了<>再加上<>他骨子里是真不屑<>多少年的老恩怨了<>

    不过好在弟弟的话他也听进去了<>反正不能倒霉的时候<>叫那帮子文人一起踩自己<>他得想想折<>

    所以在家里转了几圈后<>粗人有粗人的想法<>二月头上这天早朝<>顾岩做了一件十分微妙<>十分可爱的事情<>这一件事儿<>弄得整个文人阶层觉得此人无比可爱<>而武人阶层也觉得老顾就那样<>直的很<>也没觉得啥<>就听了哈哈大笑几声<>

    这天早朝<>顾岩不似以前<>坐在自己的仪仗车里打瞌睡<>前几天他是将朝中那些文人研究来<>研究去的想了半个月的<>最后<>他终于想到一个人<>此人<>姓许<>名文禄<>字品廉<>官职不高<>正五品的礼部郎中<>

    许文禄官是不大<>但是做的一手好文章<>早年此人写过一部叫《阳明圆心录》的书籍<>是一部教化人的好书<>但凡读书的人<>如今多爱拿这本书给子弟作为例文启蒙<>

    这本书将许文禄推到一定的社会精神阶层<>在寒门读书人当中<>许文禄是相当有社会地位的<>门下<>他也算是门生不少<>当然比起很多大儒<>世家大儒他也不算什么<>

    世家的读书人跟寒门的读书人<>自古就是两派<>顾岩找许文禄就是先从好入手的入手<>这个是跟兵法上学的<>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友人<>

    比起许文禄的道德文章<>许文禄写的最好的却是游记<>可惜的是<>这年月<>谁看游记啊<>可偏偏<>顾岩顾老爷<>那么多书<>除了兵书<>也就能咽下游记这一种书籍<>再加上<>许品廉此人<>最是耿直爽利之人<>

    于是<>顾大老爷就毫不客气的冲着许文禄<>品廉先生下手了<>

    许文禄大人有个毛病<>每天早晨<>起的很早<>去通天路的半路上<>他要停下来<>在路边的专门卖早点的档子<>吃一套五味肉粥<>外加两个大馕饼<>

    这四五更的早点档子<>多是给官员们预备下的早点摊子<>很多小官员在京里没家<>凭的屋子<>甚至请不起灶上<>一般也就在这档口解决了<>

    许文禄大人家倒是算可以的<>可是<>他喜欢吃一口家乡味<>这上朝的半路上有家泰记<>那就是地地道道他家乡的口味<>所以<>他每天早上光顾这家粥记<>就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

    话说顾大老爷上朝<>这一路<>鬼鬼祟祟的撩着车帘<>在路上看呀<>看呀<>终于看到了泰记<>一眼<>他就看到了泰记一楼坐在窗户边儿的许品廉<>于是他扯着嗓子就叫唤起来了<>

    <>品廉老弟呀<>老夫终于找到你了<><>

    可怜品廉先生<>一口五味粥刚进了肚<>噗哧一口便喷了出来<>直直的便冲着对面的张大人便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那个<>搬文的手下留情<>都要养家糊口<>时间上给点落差<>不然牛嫂昏迷鸟<>谢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