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4第二十四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广德堂正中,驯虎的艺奴儿带着四只老虎方下去<>又上来十几位艺奴儿刷踢弄(杂技),随着鼓点儿<>这群人便开始<>踢缸,踢钟,踢碗……的耍弄起来<>

    群体艺术人多,看着热闹<>喝彩的很多,可顾昭看来,许是耍踢弄的那位小娘媚眼儿甩的好<>那一甩<>一甩的,满场老爷们肝都颤了<>那一口三十斤的大黑缸<>小脚一甩<>哎<>就上了脑袋了<>

    顾昭看了一会便饿了<>端着一个小碗<>吃了四五口御赐的精米<>席面上多为肉类<>他这几天倒是不爱吃了<>只捡了了清淡的吃了几口<>

    顾岩看不过去<>小弟这肚子<>鸡儿的肚子一般<>他一伸筷子给他夹了一个卤鹅脯<>盯着他吃完<>又用了一碗豆腐汤才作罢<>

    那桌子上都是灵透人<>以往也听老郡公爷对这个弟弟那真是百般呵护<>今儿算是见识着了<>一口没吃完<>下一口就给预备好了<>

    踢弄的下去<>又上来个玩飞刀的<>可在座的许多是见过血<>刷刀子的真祖宗<>很快的大家都聚在一起说闲话<>认真看技艺的具是没成年的娃子<>这里面自然也包括顾昭顾七爷<>

    顾昭看刀技看的正美<>忽然席下有人大声吵吵<>扭脸过去<>却是顾茂怀老员外郎在说古<>说的是早年反了前朝<>顾昭他老爹<>顾老公爷救驾的故事<>

    老爷子那嘴儿忒利落<>先天的讲书人的天份<>那老故事说出来<>小字辈儿都不看杂耍<>就围着他听古<>

    <>……咱五叔爷爷那是……什么气魄<>那是……什么胆量<>凭他们叫什么黑甲军<>虎豹营儿的<>咱叔爷爷根本不放在眼里<>那根本就不惧<>

    黑甲军<>神马玩意儿<>我呸<>

    那边人眼见的就过桥了<>咱五叔爷回身一抱拳<>虎目含泪道<>主公您先走<>这里交给我<>先帝舍不得叔爷这员猛将<>就说<>狻猊儿(顾昭老爹的号<>狮子的古叫法)咱一起撤<>孤(那时候先帝未称帝)不能丢下你们<>

    哎<>咱五叔爷什么脾气<>一摆手<>咱三叔爷爷<>揪了先帝的马缰<>带着先帝就走了<>眼见着<>那追兵黑漆漆如乌云一般的就上得前来<>胆小的这会儿都吓尿裤子了<>

    咱叔爷爷手持两……嗯<>恩恩<>……银枪<>一扥马缰<>带马上得揽桥<>大喝了一声<>呔<>平洲狻猊儿在此<>那个敢上<>

    此听得说时迟那时快<>耳边嘎嘣一声脆响<>那揽桥被咱五叔爷喝断……<>

    <>哧<><><><><><><><><><>顾昭一口陈皮水喷出来<>开始大力咳嗽<>他终于知道自己是谁了<>原来他爹是张飞张翼德……

    顾岩帮着弟弟拍后心<>带着笑嗔怪着看了老员外郎一眼<>老员外郎讲的更加起劲<>后又有几位老辈儿的上来说些老故事<>顾昭他爸爸兄弟八个呢<>最后死的就剩俩个<>有四位都是救驾死的<>他们这辈儿<>四哥顾咸<>那也是救驾死的<>

    所以<>家里的故事<>那大部分都是唱救驾的功勋<>这帮人越说越起劲儿<>说到最后<>就百无禁忌<>仿若这大梁江山仿若没有顾家<>那就没了的气势都卷出来了<>

    顾昭开始听的还很欢乐<>越听<>脸上越是阴沉<>听到后来<>顾昭再也无法忍耐<>招招手<>就叫毕梁立抱着他去宿云院休息<>

    不怪他<>每个现代人的心里都有个玻璃心<>都会集体得一种病<>叫<>被害妄想症<><>一是红楼看多了<>二是封建帝王大多都是一个厂家出的产品<>不管你过了多少代<>即使在现代<>功高盖主<>那也犯忌讳<>这个病有个统称叫<>给领导找不自在症<>得治<>

    顾岩见小弟样子困倦<>不放心<>就叫顾茂德跟着一起去送<>顾昭慢慢站起<>那台上刷飞刀的停了锣鼓<>席间的晚辈儿都站起来送七太爷出去<>顾昭依旧摆手笑<>叫他们吃好喝好<>

    一抬软轿<>暗夜风冷<>身后的喧闹跟大声的喝彩声越来越远<>

    <>七爷<>又下雪了<>真扫兴<><>细仔一边扶着轿子跑<>一边唠叨<>

    他是南方来的<>第一场雪的时候他乐的满地打滚<>但是随着断断续续这一冬日的零落<>他已经厌烦的下雪了<>雨水大成了灾他倒是不怕<>他会游泳<>可是冷天真的能冻死人<>每早三更天<>这城中打更的寺僧<>一边打更一边叫人随了小车搬流民冻死的尸首<>细仔见过一次<>吓得不轻<>

    顾昭掀起轿帘<>把手伸出去<>感觉着手里零零落落的雪点<>印着身后的灯火通明竟是一派凄凉<>

    顾茂德送了小叔叔进屋<>顾昭对他说:<>茂德<>你回去照旧玩乐<>瞅着没人的功夫告诉你父亲<>人散了<>便来我这里一趟<>我有话跟他说<>

    顾茂德看了眼小叔叔的表情<>非常的低沉阴郁<>便不敢多说<>应了转身去了<>

    顾昭进屋<>抱着暖炉坐在厢房<>千言万语不知道该如何整理<>

    他不是个有大才的人<>可是他比这里的人多看了近五千年的历史<>从头至尾<>从奴隶社会到半封建半奴隶<>到封建社会<>到民主社会到现代社会<>

    从石器时代<>青铜时代到黑铁到白银时代……

    每一朝过去都会有对这一时代的总结<>每一段历史都有复杂的由盛道衰的必然道路<>

    历史有多变性<>但是也有恒古不见的特殊性格<>即使这些性格用在现代<>那也是适用的<>

    领导就是领导<>即使这个领导跟你是一个村子出来的<>在一个破锅里吃过剩饭<>一旦领导成了领导<>下属把不清位置那就是自寻死路<>即便是你对领导有救命之恩<>那是绝对不能经常提及的事情<>不然<>那就是愚蠢<>白痴<>猪一般的处事智慧了<>

    历史是顾昭打小学就要学的东西<>虽然他不会从里面学到更多的精髓<>可是<>自然有大量的学者每天在各种媒体做评论<>作分析<>作总结<>如今……顾家是犯了大忌了<>

    想到这里<>顾昭再也坐不住<>古代不同于现代<>这里有个潜规则叫连坐<>管你做没做这事儿<>有罪是满门来顶的<>

    卢氏何辜<>茂昌何辜<>家里这些小娃儿<>小姑娘何辜<>他自己何辜<>要跟着一群傻老爷们坐牢去<>

    他一瘸一拐的在屋子里转来转去<>越想这事儿<>越不是个事儿<>

    他正转悠<>屋外有人说话<>没多久<>顾岩带着一股子酒意<>哈哈笑着进了屋子:<>嘿<>我说小七<>好好的<>怎么又犯了小性儿<>说不看就不看了<>不是哥哥说你<>这样可不对啊<>一大家子亲戚呢<><>

    说着<>顾岩进来<>将身上的豹皮花裘一脱<>四仰八叉的半躺半坐在赖在顾昭的罗汉床上<>嘴巴里还哼哼着小调子<>

    绵绵端了醒酒汤上来<>顾岩斜眼看了一下这南妹儿<>不由皱眉<>哎<>小弟是个不会享受的<>悄悄<>这皮相黑的<>惨不忍睹了都<>

    顾昭拍拍手<>毕梁立进来<>顾昭对他笑眯眯的说:<>奶哥<>你去外面把他们都叫下去<>排了班<>该休息的早点去睡<>这一年辛苦了<>各门儿给送两壶酒<>一贯钱<>今晚放假<>都去花房那边耍子去<>我这里跟老哥哥说些家乡的私房话<>屋子周围……就不用人伺候了……<>

    毕梁立抬起头看了一眼顾昭<>打小看大的爷<>他立刻了然自己家七爷要做什么<>于是就打手势说<>自己会在不远处瞅着<>

    没片刻<>细仔他们得了赏钱进屋子磕头<>顾昭笑眯眯的夸奖他们去年做的好<>应该赏<>

    细仔他们得了钱<>已经按耐不住<>一出屋<>便拥着去了花房那边吃酒耍钱<>平时这个禁<>顾昭是不放的<>

    屋子里安静下来<>顾昭不说话<>只是沉默的等着<>一直等到顾岩不再唱小曲<>不再赖兮兮的哼哼<>一本正经的坐起来<>一直等到顾茂德送完客<>检查完前后院的火烛<>安排好巡查<>进得屋来<>

    顾茂德进来<>觉得屋子里安静的唬人<>有些惊讶<>便问:<>小叔叔<>这是怎么了<><>

    顾昭冲他笑笑<>指指一边的位置说:<>茂德来坐<><>

    顾茂德坐下<>双手放在膝盖上<>

    顾岩奇怪的看着自己弟弟<>半天儿后他小心的问:<>小七<>可是谁欺负了你<>告诉哥哥<>哥哥给你出气<><>

    顾昭苦笑:<>听说<>哥哥常在早朝之上跟人吵架<>一言不合还有动手的时候<><>

    顾岩点点头:<>是呀<>那帮子穷酸最最讨厌<>说话剜心<>我是最看不惯的<>吵架我不会<>着急了我大耳光扇他<>管他是谁<>陛下能怪我<>我什么气性陛下早就知道<>那先帝……<>

    顾昭叹息:<>哥哥只看到眼前三寸儿的地方<>眼见着咱家这灭门之灾不出两代三十年必然到来<>绝门绝户只是时间的问题了<><>他的话越到后面<>越尖锐<>最后一句竟是大声喊出来的<>

    顾茂德刚端起一杯茶<>失手便摔了茶盏<>

    毕梁立连忙从外面跑进来<>顾昭冲他摆手:<>奶哥<>你且出去看好<>不要人接近这里<><>

    顾岩抬头:<>茂德<>去<>安排他们<>接近此屋三十步者<>杀<><>

    顾茂德傻傻点头<>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没一会<>顾茂德又进来<>外面飘起了中雪<>大冷的天<>他却一头冷汗<>

    待儿子进屋<>顾岩看看顾昭道:<>阿弟<>家里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脏事儿<>有什么事儿被你知道了<>快快告诉你老哥哥<>我们也好早作准备<><>

    顾昭用手轻轻敲下桌子<>心里想了一会<>说大道理<>哥哥未必能听进去<>还是按照故事的方式来说吧<>

    <>大哥<>有个故事<>我要讲给你<>这个故事呢<>你要细细听了<>好好想想<>别插嘴<>好生听我讲完<>咱们再做计较好吗<><>

    顾岩点点头:<>你且说<><>

    顾昭坐好<>他平日很少这样端正着坐着<>今日却愿意用这样慎重的态度来讲这个故事<>故事很简单<>不过是上辈子看电视多了七拼八凑的一个老梗而已<>

    <>说的是早几百年<>南边过去一个弹丸小国的故事<>那小国<>叫做辛叶国<>原本辛叶国有个国主<>可惜<>这国主一年到头从不早朝<>把政务都推给大臣<>每天只知道在后宫惑乱<>把好好的一个国家搞得民不聊生<>这年天降涝灾<>农田颗粒无收<>那辛叶国这一年秋末<>竟是十里路埋千家冢<>转眼的<>就有人造了反<><>

    顾岩默默点头:<>这样的君王也是做不得天下的<><>

    顾昭继续道:<>在辛叶国南边<>有一城邦<>城邦里住着一位城主<>这城主是个有大志向的<>他不忍见自己辖下庶民哀嚎<>便也反了<>跟他一起造反的有自小跟他一起长大的发小兄弟<>有他治下的一些小官吏<>

    起兵的时候<>这位城主对天歃血盟誓<>若有一日得天下<>便与这些人一起享荣华<>共富贵<>保这些人家族百世昌盛<>永不违誓<>

    转眼<>十数年过去<>几番征战<>起起伏伏<>这城主终于做了天下<>成了辛叶国的国主<>国主登基之后<>分封天下<>但凡对他有功的都给予了高官厚禄<>世袭的荣华<>其中更有一个叫枭的大臣<>王封他做了异姓王<>还给了世袭罔替……<>

    顾岩轻轻点点桌子笑<>到了此刻他却是听出来弟弟的意思了<>

    顾昭白了他一眼<>继续编:<>枭跟城主是歃血为盟的拜把子兄弟<>跟他真是出生入死<>多次救王于危急当中<>更为新国的建立下了不世奇功<>王与枭一起挨过饿<>枭自己都要饿死<>却削了自己的腿肉炖了羹给城主吃<>城主的儿子被困陷阱<>枭将自己的亲子送出换了城主儿子的性命<>那城主也道<>有他家一日天下<>与君共享之<>

    新帝登基<>百废待兴<>眨巴眼<>一些问题就出现了<>这些问题不是来源于国家需要新的改制<>而是出在一起跟他出生入死老弟兄身上<>尤其是枭王<>

    王登基<>为了使天下稳定<>他对前朝的覆灭做了一定的反思<>这种反思令王清醒的认识到<>前朝覆灭皆因为□苛捐杂税<>而新朝想要百世千代就需要新的管理方法<>这种方法就是书生们倡导的德治<>书生学习的德很宽泛<>很平和<>很温软……这种精神是最最适用于一个千疮百孔的国家复苏<>慢慢的新君开始启用书生<>启用德治<>大量启用了儒生<>

    于是<>朝堂上便分成了两派<>称为鹰鸽<>代表鹰的是一起出生入死的老弟兄<>多为武将<>代表鸽子的<>就是由读书人聚集在一起的德治联盟<>

    这两派互相不服气<>常有争吵<>本是对世界不同的看法<>不同的认识<>为了在王的面前显示自己<>更是在朝堂之上大打出手<>尤其是鹰派<>这些武人长于庶民<>没有受过贵族教育<>没有被诗书雨润<>所以<>他们常常饮酒争功<>大喊大叫<>拔剑击柱<>尤其是枭<>他更是将救驾之功挂在嘴巴上<>常常喝醉了就口不择言<>说自己的功绩<>王表面上对他宠爱有加<>其实心里对他越来越厌恶<>最后更是瞧都不想瞧他一眼<>到至后来<>只要听到枭这个字<>王就会吐<>

    故事很长<>单说枭……哥哥可知道枭最后如何了<><>

    顾昭停下话<>问自己的哥哥<>

    半天后<>顾岩叹息涩声道:<>哎……<>

    顾岩看哥哥不傻也是安慰<>叹息下说:<>新帝一直忍耐<>一直忍到天下稳定<>国家复苏之后<>便找了理由<>慢慢的设了圈套<>嘴巴里哭哭啼啼<>百般不愿<>可是<>由于他的放纵<>枭已经犯了不可赦之罪<>后来……枭被车裂<>而枭的满门十族<>十岁以上男丁缳首<>十岁以下男丁流放千里<>满门女子被贬做工奴<>宫妓<>永不可赦<>

    这还不算完<>王下又命史官<>将枭的名字从书本里消去<>找了其他字替代<>不到十年<>历史上都不存在枭这个人了<>

    枭不在人的记忆里<>不在书卷里<>不在故事里<>不在传奇里<>甚至……就像没在这世界上走过一般<>消失了<>

    在这场严酷的政治斗争中<>枭不是唯一消失的武将<>跟他一起消失的几乎就是当初一起歃血盟誓的十之七八<>这些人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消失在尘埃里<>

    大哥……我来问你……比起枭<>顾家算什么<>比起枭的割肉奉主<>顾家算什么<>比起枭的耿直烈性<>以亲儿救主<>顾家又算什么<>这跟先帝一起起兵的三十六将里<>谁家没有从龙救驾之功<>顾家只在中流<>随意一场大风<>顾氏大祸不远矣<>如今大哥还敢在家里由着这群猪<>这群不长脑袋的笨蛋大唱功绩<>顾氏灭族<>不远矣……<>

    顾岩站起<>在屋内转圈<>他想起很多事<>他喜欢马<>陛下当着满朝<>将爱马赐予他<>他想要什么<>只要提了<>陛下总是指着他笑骂<>你这老货<>总是掂着朕的好东西<>他在朝堂用大巴掌呼东阁大学士<>皆因为大学士说他们不堪礼教<>粗鲁无比<>陛下当着那群文人也是好言好语的哄他<>到了最后<>还赐了他一桌子大席面<>两瓮御造美酒<>

    这是给他攒着呢<>存着呢<>等到时候……这是要开刀了啊<>

    空气中凉凉的顾昭又来了一句:<>你看看咱家第二代<>最有出息的算是茂德吧<>一个五品坐了多少年了<>陛下啊<>就是在堵咱家的后路呢……<>

    顾茂德站了起来<>浑身打摆子一般的起伏<>他慢慢的走到顾昭面前扑通跪下<>抱住他的双腿道:<>叔叔<>你要救救咱家<><>

    顾岩无奈<>摆手烦躁的说:<>你这孩子<>怕什么<>你叔叔救咱家<>咱家可是好救的<>这些事儿你以为你老子我不知道<>知道<>早年我就想了<>可是……想归想<>我下去了<>顾老二呢<>顾老三呢<>顾老五呢<>顾老六呢<>都是一大家子人<>谁那么大方就给陛下让位置<>都是刀口舔血<>自己赚的身家……<>

    作者有话要说:那什么<>这就v了<>感谢亲们的支持<>别的话<>我也不会多说<>那些给我地雷的<>火箭炮的亲们<>真是万分的感激<>唯一能报答的就是坐下来<>安定下来<>凝神好好写完这本书<>谢谢<>今日起v,我估摸能发个四五章<>我去努力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