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3第二十三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新年第一日<>京城上三品的人家要进皇宫<>将家里制作的大红灯笼两盏成对挂于皇宫天玑门外那条<>世上最富贵的通天道的两端<>

    当然<>通天道<>其实是朝臣上早朝的过的外门道<>这条道真正的名字叫御街<>如今私下里百姓称它为通天道<>

    这条御街<>是梁国最宽的一条街道<>它不长<>只有三四里地<>倒是很宽<>可并行十辆双辕马车不觉得拥挤<>一般皇帝出行<>状元游街<>公主出嫁就用的上这里了<>是个极为吉利的地儿<>

    御街两端<>有两排各有六十九根青石雕兽纹柱子<>柱子头皆是兽头对称拐口雕饰<>兽嘴里有个环儿<>

    每年大年初一<>这朝上靠前排六十八位<>文臣右边<>武将左边<>将备好的御赐红灯笼并姓氏名称官位书写清晰<>挂于兽嘴<>

    第六十九根杆子是找八十八岁以上的高寿老人<>挂一对红灯笼给宫里的贵人添寿<>

    挂灯笼这个习俗原有<>同庆<>同喜<>同乐的好意味<>

    但是<>在天下百姓眼里<>这通天路的灯笼<>那就是普通人富贵路的极致<>所以<>官员们私下里也就这样调侃<>累死累活<>不过就是想去通天路点两盏灯笼而已<>

    初一一大早<>四更天<>顾郡公爷顾老夫人便一起着了盛装礼服<>指挥着家里的车子<>小心翼翼的将保护的就像新的一般的红灯笼从祭坛上请下来<>家里的孩子们都要上去摸一下<>期盼这辈子可以挂一次自己名字的灯笼<>

    顾昭还没睡醒<>就被强迫着挖出被窝<>这几天他就没过过好日子<>连睡长觉的权利都没了<>

    也不知道被谁拽来的<>反正他迷迷糊糊的摸了灯笼<>看着兄长跟嫂子出门<>身后跟着一群举着长杆的下奴<>他尤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儿<>可见此人平时有多么的糊涂混帐<>

    兄嫂不在家<>顾昭在家里主持大局<>就是一个象征物而已<>他被抬着端坐在堂屋<>把他的手续进行完<>总不能坐在宿云院等大家来拜年吧<>在正堂多体面<>他哥哥这是疼他<>

    晚辈们上来说着吉祥话拜礼<>他打着哈欠<>不分大小一概摸下脑袋<>迷迷糊糊的回一句早就背好的万能吉祥话:<>乖<>聪明伶俐<>来年金榜题名<><>

    说完<>花蕊她们几个把准备好的荷包一对一对的送出去<>

    顾昭这话吧<>有些奇怪<>虽然真是吉祥<>但是<>他大侄儿五十岁都正五品了<>他还摸着人家脑袋糊涂着说呢<>乖<>聪明伶俐<>今年金榜题名啊<>

    顾茂德看着俩荷包哭笑不得<>掂掂分量倒是觉得小叔一如既往的实在<>他看看毕梁立<>问:<>昨儿小叔喝的不少<><>

    毕梁立露着一脸无奈<>伸了一个巴掌出来<>没办法<>有心事儿就得喝两盅闷酒<>不与人分享才是纯爷们<>昨晚<>顾昭就纯爷们了<>喝了五两就醉了<>他有心事儿<>

    他们这里正比划<>尚园子顾将军的府顾老员外郎带着全家来了<>尚园子顾府跟这边是不出五代的老亲<>也是旁枝儿<>他家最老的这位七十多的老爷子<>很可怜的跟顾茂德同辈儿<>一样得管顾昭喊叔叔<>

    按照族谱<>顾昭是嫡出的叔叔<>这就贵重了<>

    顾老员外郎是个喜庆人<>人家见了顾昭<>倒是真的行了晚辈拜礼<>说的话儿那跟顾昭大概是一个师傅教的<>

    下面拜礼:<>哎呀我的小叔叔哎<>老侄儿祝愿您<>今年聪明伶俐<>金榜题名哎<><>

    顾昭打着哈欠<>顺手接了两个荷包<>摸摸人家老爷子这一头老白毛道:<>乖<>今年聪明伶俐<>金榜题名啊<><>说完<>塞俩荷包给人家<>等待下一位<>

    老员外郎倒是完全不在意<>倒是很宝贝手的把玩手里这一对荷包<>他嗓门大<>于是就叫唤:<>哎呦喂<>我还能得个这个<>还是咱小七叔敞亮<>你哥哥都舍不得给我<>那就是个铁公鸡<>哎<>铁公鸡<><>

    他当着人<>将荷包打开一倒<>咕噜噜的四个足足的<>如意花样的金锞子就滚了出来<>实心<>做工也美<>

    <>嘿<>这个好<>小七叔<>再赏大侄儿两对耍耍<><>老爷子说完<>直接走到顾昭前面<>

    顾昭又是一摸头:<>乖<>聪明伶俐<>金榜题名……<>

    哎……又一对<>

    老爷子高兴了<>走开<>回去<>走开一会<>半大会儿<>得了六对<>

    过年吗<>就是个喜庆<>这屋子里乐的<>哈哈哈的<>顾茂德捂着肚子<>指着老员外郎骂:<>你这个老东西<>不要脸了都<>允河把你爹弄走<>简直给你们尚园子丢人……<>

    <>哎<>这话说的<>老弟<>别跟钱过不去啊<>我这辈子还能得个这个<>我得谢谢我小七叔<>别挡我<>我再要点<>今年就省了……哎呦……快溜的……<>

    他们小七叔完全不在状态<>已经仰着脸打起了呼噜<>

    顿时<>下面七手八脚又扶又背<>拥到他哥哥嫂子的屋子里<>给他脱了鞋子安排睡下<>茂德不放心<>又叫红丹<>花蕊他们看仔细了<>备了水<>小七叔喝的不少<>仔细一会口干要水喝<>

    安排好小七叔<>茂德往前面走<>没到门口呢就听到里面有人哈哈笑<>他媳妇苏氏声音真是清脆又得意<>

    <>我们小七叔说了<>不叫你们白来<>俱都是第一次见<>咱郡公府请进来的<>那都是他的亲人己人<>所以呀……荷包你们拿了<>再搭一份见面礼给你们回去尝鲜儿<><>

    茂德进了屋子<>也不打搅亲戚们<>他笑眯眯的站在旁边看<>

    苏氏那个得意<>她先指着两匹淡雅颜色的布匹夸耀:<>这叫绵软布<>以往咱们穿的布跟这个<>那是没办法比的<>这是小七叔在南地寻得的桑林<>养的宝蚕<>请人专门给咱家人织的<>比常用的布宽一尺<>最难得的是<>它呀<>是贴身衣裳用的<>最是软和不过<>小叔头年就只给了我家三匹<>用了这个布呀<>别的你们就再也不入眼了<>都来摸摸……这布匹稀罕着呢<>一年不过两百来匹<><>

    亲戚们上去都摸了一下<>呦<>真的<>这手感<>软绵绵的<>绒呼呼的<>特别舒服……

    <>出去可不能说<>不然<>咱留不下多少<>就只咱老顾家都不够分的……<>苏氏继续显摆<>

    夸完布匹<>苏氏又叫人取了八个小点心匣子出来<>具是<>果干<>果脯<>亮晶晶的糖豆儿<>

    <>不值钱<>就是喜庆<>这个是给咱家孩子们甜嘴巴的<>别处都买不到<>咱自己做的也辛苦<>这不是头一次小七叔见大家吗<>明年就没了<><>苏氏杨杨帕子<>咯咯娇笑<>

    又有人提着两个浅底儿木桶进来<>木桶的把子上裹着红绸子<>第一桶是金灿灿的橘子<>再一桶放了一对椰子<>

    <>这个橘子不稀罕<>但是这个季节有少见了<>都提回去尝鲜儿<>这两个大的啊<>都没见过吧<>叫爷子<>就是几代同堂的果子<>吉利的很<>皮不能吃<>回去切了喝汁儿<>可甜了<><>

    苏氏有些渴<>接了茶盏喝了一口<>放下杯子奇怪的看看一屋子还在等着的老少爷们<>她啐了一口<>一甩帕子骂道:<>还看<>没了……还想要呢<>就这几样<>把你们小七叔都累着了<>这是快马加鞭<>不知道废了多大功夫整的<>哎……你们呀<>以后要好好孝顺知道不<><>

    屋子里大家都一起笑了<>其实吧<>东西不值钱<>就是贴心而已<>正笑着<>挂好灯笼回来的顾郡公爷进了屋子:<>呦……远远的就听到笑了<>往年没这么热闹啊<><>

    顾茂德过去接了外袍<>笑眯眯的说:<>能不乐嘛<>分东西呢<>小七叔给了见面礼<>一家一份<><>

    顾岩抻抻袖子<>过去取了一个橘子<>掰了坐在正堂吃<>他家人都这样<>没书香人家那般死气<>

    <>哎<>我说老太爷<>人小七爷都给东西了<>你不给点啥<>人小七爷给了我八个荷包呢<><>

    顾老员外郎立刻过来显摆<>

    <>你个老东西<>你诳来的吧<><>顾岩指着他骂<>

    <>哎<>真没<>人小七叔摸着我的头<>还夸我乖呢<>叫我去考状元<><>老爷子挤眉弄眼的<>一屋子人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笑完<>老员外郎蹭过去问顾岩:<>挂妥妥的了<><>

    <>挂了<>宫门里一起鞭儿<>咱万岁一喊<>咱这边利落的就上去了<>第三个<>咱家不缺那有力气的儿郎<>具是好手<>我离开的时候<>工部<>马尚书家还跟那挂呢<>我看着都害怕<>那是挂灯呢<>还是挂人呢<>一看就是个手生的<>还是挂的少<>咱家第一次那也利落的很<>那次你也亲眼见的<>对不对吧<>我是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叫咱家孩儿们<>帮着挂了<>嘿<>你猜猜<>几下<><>

    顾老员外郎摸摸胡子<>比个五<>

    <>切……那是早起先<>咱家三下<>刷<>刷<>刷<>妥了<><>顾老爷连丢三个橘子瓣儿进嘴巴<>

    <>咱今年点的可是蜻北来的牛油蜡烛<><>老员外郎每年都问<>

    <>没错<>就他家的<>别人家的不好使<>头年就定了<>胳膊这么粗<>能点到三月去都不熄<>晚上都去瞅瞅咱老顾家的灯<>一定是最亮的<><>顾老爷高兴<>浑身舒畅<>

    <>那是<>咱家灯<>年年都是这个<><>老员外郎比个大拇指<>比完<>站起来<>那是真恭敬<>发自内心的爱戴<>他双手拜着问:<>见到咱万岁爷了<><>

    顾岩也站起来<>拜了下:<>见了<><>

    <>咱万岁爷一切都好<><>

    <>好<>远远的<>那一声<>上灯<><>大侄儿<>你是没听到呢<>外上京乡下都能听到咱万岁的声音<>那叫响亮<>万岁爷一喊完<>咱家灯<>刷<>刷<>刷<>挂好了<>妥妥的……<>

    老员外郎一拍大腿赞道:<>着呀<><>

    没错<>他每年都要听一次<>每次都要夸<>一点都不觉得腻歪<>明年他活着<>他还来<>

    他们说话这会功夫<>屋子里的晚辈们<>都不吭气<>眼神亮晶晶的<>满满的都是敬慕<>羡慕<>倾慕<>崇拜的不得了<>恨不得就为了那对灯笼死了去<>

    这也算是<>老顾家的初级思想品德教育课了<>

    顾昭睡醒<>翻身动了下被子<>帘子外绵绵试探的问:<>七爷<><>

    <>嗯……<>顾昭回了一声<>

    <>七爷醒了<><>红丹的声音竟然从外面传进来<>

    红丹怎么在他的屋里<>顾昭依旧发愣<>揉了眼睛看<>床幔却是狮子抛球花样的<>这不是他大哥的床吗<>

    毕梁立从外面进屋<>冲他抿嘴笑笑<>眼睛里带着一丝宠溺<>

    <>嗯……我怎么就睡着了……<>顾昭有些不好意思<>

    红丹带着一群小奴儿<>端着鱼纹面盆<>小盂壶<>漱口盂<>香盒<>牙盒<>巾子一溜儿进来<>

    众人七手八脚伺候顾七爷起来<>待喝了一盏早沏好的陈皮水<>顾昭冬天很农民就只爱喝这个<>

    一伸手<>毕梁立将顾昭抱了起来<>谁叫他的脚又肿了<>如今顾昭这个足疾是家里的大问题<>

    白天的热闹均已过去<>此刻是傍晚<>女眷们都回了二门热闹<>前院广德堂开了二十七桌<>堂中铺了厚垫子<>请了京中著名的百兽团<>踢弄(百戏)班子<>正在玩杂耍<>

    广德堂是家中最大的一个厅堂<>逢年过节<>夜里有聚会<>顾家人就会齐齐聚在此处<>这厅里每晚耗费牛油蜡烛便是两百多根<>计七十贯大钱儿<>

    毕梁立抱着顾昭来到堂里<>去了正中的位置<>细仔将一张椅上铺了厚垫<>上了长围<>待顾昭坐好<>便将他围起来<>这不是还病着么<>

    堂里安静下来<>正中垫子上正在驯老虎的一人停了活计<>匍匐在地上一动不动<>

    顾昭坐好<>对看着他一脸慈爱的顾岩说:<>可别管我<>叫他们吃酒耍子吧<><>

    顾岩笑笑道:<>晚辈儿你都没认全<>白日里他们都得了你的钱<>这会子叫他们上来给你见礼<>你也好认下家里的晚辈儿<>别出门子了<>家里人都认不全<>说出去被人笑话<><>

    顾昭的脸上带了一丝红晕<>本来刚醒<>在后面还吃了一碗□<>此刻灯光一熏<>给他上了一层粉色<>看上去玉人儿一般<>

    顾岩说完<>有小奴铺了拜垫<>那边有人一桌<>一桌的齐齐站起<>来到他们这边<>

    先是尚园子顾将军府的顾老员外郎顾茂怀<>带着他的长子顾允河<>二子顾允弥<>次子顾允道<>并侄孙七人一起来给顾昭见礼<>

    <>呦<>小七叔<>老侄儿给您拜年了<>祝愿您今年金榜题名啊<><>说完<>眼巴巴的看着他<>周围的人都嗤嗤笑<>

    <>你这老混子<>白天都得了几份了<>还来混小七的钱<>脸面要不要了<><>

    顾昭倒是觉得这位老人家很亲切<>连忙还了半礼:<>老爷子年纪都这么大了<>以后可不敢这样<><><>说完<>他从身上取了一个精雕细琢的瑶配<>双手放在老人家手里:<>这是打南边得的小物件<>老爷子拿去赏人<><>

    <>呦<>还有我的呢<><>老头很是高兴<>话音一落<>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老顾家分枝子开了三叉<>顾昭他们这一支是主枝儿<>有兄弟七人<>

    顾昭的父亲那边兄弟八个<>后死于战乱<>留下两支<>一支在尚园子<>一支在香莲道<>

    太爷分了三枝<>有一枝住在圆眼道<>有道里住着的<>有道外住着的<>

    顾家很大<>很早之前那是出名的书香诗书之家<>平洲顾氏<>满门清贵之家<>

    后来不就是先帝起兵<>反了前朝<>顾昭的爷爷丢了诗书<>带着家里一票老弟兄随着先帝南征北战<>顾昭的爹爹兄弟八个<>死的剩下两个<>

    老宅那边依旧都在平洲郡的府城住着<>就是顾昭他爹去世的地儿<>如今上京的<>全家都在的<>扎半根儿的<>就是尚园子几家跟圆眼道里大理寺少卿顾铭珞他家<>

    再有就是主枝那边的礼部郎中顾铭皖家住老庙那边<>那边自持主枝儿<>年节都不来这边<>

    老顾家在京里<>不算人口多的大家族<>在今上面前点了名儿的<>露了脸的不过十多位<>不举女子<>单说男子茂字辈有二十来位<>允字辈不少<>铭字辈就更多了<>

    早以前<>顾岩他们这一代中间也有字儿<>因是前朝御赐<>就丢弃不用了<>所以他们这一代都是两字儿名字<>

    其实<>如今上京<>各种宗族七拐八拐的家族多了去了<>顾家战乱死了很多人<>人口不算多<>人丁也不算兴旺<>所以才有了顾家这种叔叔五岁<>侄孙子都有四五十的事儿<>

    那兴旺的家族<>出不了这般趣事<>

    一圈儿人认下来<>顾昭还是没记住<>有几个有出息的他看的顺眼的<>他便赏了随身的物件<>荷包却是再没给了<>

    转眼顾岩面前旧席去了<>给顾昭上新席<>顾岩拍拍巴掌<>那老虎早就耐不住了<>一张嘴便来了一声威风的虎啸……顿时广德堂一片喝彩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