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2第二十二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今年最后一日称为复日<>也叫尾双<>就是说<>最后一日要过两次<>甭问那里来的规矩<>反正这边就是这样讲究的<>

    昨日嫂子说了<>今儿太阳还不出来的时候<>要取了黄纸<>将家里所有门上的门神眼睛封了<>石兽的眼睛也封了<>找一十字路口<>烧了祭品请列祖列宗归家享用供奉<>昨日拜祭的是列先祖<>今日拜祭的称为近祖<>

    黎明前<>顾昭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便被年年他们拖起来<>穿好衣服<>裹得像一只两条腿的裘兽<>举着三根长香出了门<>这一边走<>他奶哥毕梁立在身后一边用红绸封兽眼<>用黄纸遮门神的眼睛<>待走到大门口<>又看到自己哥哥<>也是用手举着三根长香在笑眯眯等着他<>

    <>阿弟<>跟在我身后<>咱去接爹娘回来<><>顾岩心情很好的跟小弟打招呼<>只是手不敢动<>双手一直在头顶举着<>

    顾昭也举着香<>嘴巴里却调侃:<>阿父回来<>是住你家还是住我家<><>

    顾岩嗤之以鼻:<>自然是我家<>阿弟都在我家住着呢<><>说完想起什么<>又补充:<>过了年<>哥哥给你买地皮<>给阿弟就近盖大屋<>那时候阿弟才有自己的家呢<><>

    顾昭不在意<>只是嘿嘿傻笑<>

    兄弟俩一前一后的一边说<>一边走<>每过一个十字路口<>顾茂德便扬起一把买路钱<>

    他们走了一会<>来到一处很敞亮的十字路口<>那边也有接祖先的正在举行仪式<>顾公府这边的下奴一过去倒是毫不客气的驱逐人家<>甚至还踢人家的烧供<>看的顾昭直直皱眉头<>

    <>怎么办事儿呢<>人家烧的好好的<>多等等会死人吗<><>顾昭出声训斥<>那边这才老实了一些<>好言好语的请别人收了供奉<>让开道<>

    顾岩倒是毫不在意:<>阿弟不要管那些闲人<>这路是咱家修的<>是咱家接祖先的<>那些人每年都来借供<>借咱家的福气的<>大不必跟他们客气<><>

    这个讲究<>顾昭便不清楚了<>大意好像是<>把祖先从越宽的路接回来<>越有好处<>这地儿原本是顾家修的<>好多人想来蹭蹭福气<>就悄悄的来这里接祖先了<>顾家人看到自是不依<>可是也不用一脚踢翻别人的供奉啊<>在现代这就是踢人家祖坟好不好<>

    有下奴摆好案几<>将五种果实<>种子<>烧鸡<>烧鹅<>烧猪头供奉好<>兄弟俩这才一前一后的插好香烛拜祭<>拜祭完后<>顾岩用手恭敬的端起香炉<>一边喊着先父先祖的名讳<>一边往家里引<>

    顾昭也跟着喊了几句<>他娘不是继室吗<>也是他这个儿子不孝<>这么些年了<>就没想着将便宜娘请回来拜祭一下<>不过这次便学会了<>也懂了<>以后有了自己的地儿<>也要年年这样干一次<>

    他们兄弟俩往回走着<>路边有人正瞪着眼睛往他们这边看<>顾昭背后就像被小针一根一根的在扎一般的难受<>也是<>赶走便赶走吧<>踢人家接祖先的烧供<>那可是结大仇的<>可看他老哥这幅德行<>这样的事儿<>怕是真没少做<>

    请了父母先人的魂魄回家<>恭敬的上了第一次餐饭<>待香烛烧完<>他们兄弟俩又将供奉的食物分了<>家里的男丁一人一份<>这饭是福气<>必然要吃的<>顾昭吃的一嘴香灰味儿<>一边吃一边嘀咕<>这还没死呢<>香烛饭倒是吃了一嘴<>这都什么臭规矩<>

    用了祭饭<>顾大老爷站在家里的台阶上<>又将子女们挨个骂了一次<>样子要多凶恶<>就有多凶恶<>这也是规矩<>叫骂子<>提醒这些子女你们是有错误的<>去年就算了<>要改<>骂完<>又安排人去家庙那边的小屋打了正在关禁闭的顾茂昌五棍子<>

    可怜的茂昌<>过年不得出屋<>还要挨五棍子<>

    骂完儿女<>顾大老爷回头<>又骂顾昭<>他张着大嘴<>指着顾昭<>样子也是很凶恶的<>只是话到嘴边翻了半天之后<>指着顾昭训斥到:<>你<>今年要好好吃饭<>可不敢挑食<>记得没<><>

    顾昭能说什么<>只好躬身学着侄儿的样子答是<>顾老爷有些不好意思的还了半礼<>

    如此这般之后<>顾大老爷带着全家退去<>顾昭接了毕梁立递给他的小篮子进了家庙<>将准备好的供奉摆在自己娘的牌位前<>这牌位是新做的<>大概这之前大兄也从没把自己这个便宜娘摆在心上吧<>

    摆好供奉<>顾昭倒是诚心诚意的拜下去心里唠叨:<>娘<>我都不记得您了<>以前也不知道这般规矩<>十八年了<>儿子真不孝<>您生了我一次<>肥鸡我都没给您供一只<>您别气<>明年起<>儿子给您供双份<>必定不叫您委屈了<>您也别怪我<>想必此刻您也知道我打那里来了<>这些我不懂<>您去的早<>也没人教我<>现下我却是学会了<>会了就不能忘了您……<>

    他心里唠叨了千言万语<>汇报完了自己的心里路程之后<>这才慢慢的站起<>毕梁立赶紧过去扶好他<>顾昭还没哭呢<>毕梁立倒是哭的双眼红肿<>鼻涕都要流出来了<>

    <>奶哥<>你哭什么<>你看我都没哭呢<><>顾昭失笑<>

    毕梁立打了一大圈的手势<>一直道歉<>说以前他没提醒这些<>他也不是太懂<>那不是他爹也傻了么<>再说<>一个下奴<>谁家受过这样的教育<>

    顾昭不在意<>人都死了<>生前都不得继<>死后还能如何<>念想罢了<>

    祭祀完后<>顾昭又回到宿云院<>此刻天依旧黑着<>他已经是身心疲惫<>昨晚那不是还爬山了吗<>还喝了点<>就这样<>他一头扎进被子<>将身上脱光<>准备睡个一等的翻身觉<>

    他这边才入梦<>大清早的日头还未出来<>却又被院子里的争吵声惊醒<>遣人去问<>却是自己家的四嫂子来家里索要年礼<>

    听听<>多新鲜<>大过年<>做嫂子的堵了小叔子的门要年礼<>那来的婆子还理直气壮的说了<>家里的太太说了<>她寡妇失业的<>最是软弱<>大礼就不挑拣了<>素日小叔子在老家<>家里的小主子都没收到过小叔叔的关爱<>四嫂子觉得小叔子也是个不容易的<>也不用多补就给一半吧<>只要四年的钱<>那边是准备了人口账簿的<>从侄儿男女<>到侄孙子<>侄孙女<>庶出的给一半便是……

    顾昭在屋子里越听越气愤<>一是好觉被打搅了<>二是<>他倒不是稀罕这几个钱<>被人这样上门生讹<>两辈子了还是头一次<>那女人是不是感觉自己是个男人<>不会跟她计较<>这就大错特错了<>凭什么啊<>

    <>年年<><>顾昭披了衣裳<>撩起床幔喊年年<>

    <>七爷<>您不必起来<>花蕊姐姐叫人去请老太太了<><>年年从外间进屋<>也是未及穿大衣<>只是着了一身小棉袄<>一边说<>一边推了炭盆出来<>去了夹剪夹了十几根红碳进屋烘屋子<>

    <>去请大嫂做什么<>大嫂来了也得给<>惯得她们<><>顾昭接了绵绵递过来的茶吃了几口又道:<>去<>把那账簿拿进来我悄悄<>这老嫂子给小叔子记账我还是头次见<>要开开眼<>你去数数人数<>一个也不能少了<>好歹我也是个长辈<>这钱该给<><>顾昭苦笑<>脸上有些疲惫<>昨夜熬到半宿<>精神实在不济<>

    年年嘟嘟嘴巴<>这钱就是她个下人看来都不该给<>平日看爷是个厉害的<>怎么今儿就缩了呢<>想是这般想的<>还是不敢违抗<>她磨磨蹭蹭的出去<>没一会接了账簿进来<>带着一股子气双手捧了给顾昭<>

    顾昭吸吸鼻子<>觉得满鼻子凉风<>接了账本<>他也不看<>只是随手像丢赃物件一般的丢到地上<>对年年说:<>去算个总数<>侄儿男女一个人一年两个大钱儿<>庶子减半<>就给一个大钱<>也不要说我这个叔叔亏了孩子们<>爷做事向来公平<>千万别给爷节省<>这情我可不敢欠着<>给足了<>十八年<>少一个钱儿都是我理亏<><>

    年年噗哧一声乐了<>弯腰从地上捡起账本问顾昭:<>爷<>真的给铜钱儿<>也……太……寒酸了吧<><>

    顾昭翻身卷进被子嘀咕:<>我自己的钱<>我爱怎么使是我的事儿<>他们都不嫌寒酸<>爷怕什么<>我就这样<>光棍一个爱谁谁<><>

    年年忍着笑取了钥匙跑进后屋<>数了赏下人的吉祥花钱<>一枚一枚的数了半篮子<>多一个都没有<>

    过了没多久<>那院子里又开始争吵<>看样子是来人不依<>一口一个七爷爷也不嫌寒碜<>

    顾昭气的火大<>在屋子里拍着床板骂道:<>平日子看着你们都厉害的不成<>怎么就由着这泼皮无赖上门生讹<>统统打出去<>赖着不走的直接打死<>大过年的给爷找不自在<>打死完事儿<>爷赔一副上好的棺椁钱……<>

    果然没一会儿<>门外传来棍子打人的闷声<>还有他奶哥毕梁立呜呜歪歪的训斥声<>瞧瞧气的哑巴都说话了<>没多一会<>还有大嫂那边管事婆子带了人来撵人……

    顾昭凝神听了半响<>听到终于安静了<>不由得十分泄气<>这都叫什么事儿<>他也不耐烦听管事婆子解释如何着急<>如何来晚了<>如何劝他不要生气<>大过年的别跟寡妇计较之类的废话<>倒是年年灵透<>取了半贯钱赏了那婆子送她出去了<>

    其实这也不怪兄嫂没法子管<>四嫂子就是一只会走路的人间凶器<>她三足<>不长菊花<>吃进去从来不吐的货色<>跟她计较才没意思呢<>

    如此这般的<>顾昭复又躺下<>睡到中午<>他睡的这功夫<>门下的南货铺子的掌柜<>新买的庄子的庄头<>老家平洲的工坊头目都早早的候着了<>到正午那会<>毕梁立无奈<>只能亲自进来<>哄了顾昭起床<>今日必要把去岁的账目算好<>没有主家拖账目过年的<>这不吉利<>

    没办法<>顾昭艰难的爬起来<>拿凉水帕子擦了脸<>换了衣衫<>饮了一大杯老参汤<>这才被抬了出去到堂屋听帐<>

    顾昭的田产比起普通官吏家算是多的<>他明帐上的南货铺子<>南边的田产<>在大哥大嫂看了也还算成气候的一份产业<>不过今日蛮有意思<>凡是跟大哥那边有关系的人等<>俱都出去避嫌<>并不过来<>

    这堂屋里如今只有顾昭的人在<>身边侍奉的花蕊<>花丽也都躲在屋内不敢出来<>

    顾昭见这样<>心里倒是蛮妥帖的<>其实这都是小钱<>听就听了呗<>可他奶哥不愿意<>带着一干下奴<>背手站在院里警戒<>搞得像模像样的<>

    顾昭坐好<>门下一排坐了六个账房已经准备好了算盘珠子<>齐齐的备了布帛铺开<>随着最大头的南货铺子的博先生第一个上前<>顾昭地主老爷的生涯便开始了<>

    上京今年开的南货铺子年根的进项不错<>有两万贯左右<>老家的田亩赶了一个好年景<>也是不错的<>几十倾土地也收了八百贯<>南边的庄子不用说<>明帐上的收入已经过了十万贯<>

    今年倒是很意外的多了一种进项<>就是南边的果香精<>一瓶如今能在上京卖到三十贯<>说起来<>他南边的果园如今都已经成了气候了<>他今年花的最大的一笔钱<>就是运费<>从南边往北地运送奢侈品的运费<>足足花了一万三千贯<>实在是太奢侈了<>

    顾地主听了一下午汇报<>天摸黑才打发了奶哥引着各地来的庄头掌柜去上京最大的酒楼吃招待饭<>吃完招待饭<>还要带着他们集体去嫖一下才算完事<>这都叫什么事儿<>

    好不容易打发了人出去<>年年跟绵绵这才敢进屋<>捧了礼单子请顾昭过目<>这是给大兄乃至其余哥哥的年礼<>今年不摸规矩本给的晚了<>除了顾岩的<>别家的年后才补送过去<>顾岩那礼单子上写着:

    大鱼干一百斤<>墨鱼干一百斤<>南地的花孔雀三对<>黑羊三十只<>山羊二十只<>鸡鸭鹅各三十只<>螃蟹<>大虾各一百斤<>橘子<>芭蕉<>芒果等十种鲜水果各五百斤<>南方精米五百斤<>各类炒货五十斤<>果干十类<>各一百斤<>坚果五类<>各五十斤<>果香精二十罐<>果酒十坛<>平州缎子<>绸布<>棉布各三十匹<>珊瑚珠宝螭虎绦钩十件<>拇指大的白珍珠六颗……

    顾昭上下仔细看了一遍<>又安排绵绵把南方的一些好药材加进去一些<>将成型的好人参添送了六根这才满意<>至于其他的哥哥<>年前给的年礼也不少<>虽都是平常物<>好歹都过得去<>他五哥最实在<>给的是五百贯钱<>叫他想买什么买什么<>

    如此<>比对大哥给的年礼份额<>捡了一半下去安排人过了年再送<>

    这家小<>可也是五脏俱全<>顾昭忙活完<>已经半夜<>回到自己的屋子后<>屋内年年她们将大哥给新作的衣裳<>裘衣<>一些配饰摆了一桌子<>一床铺给顾昭看<>

    <>过年<>过年<>就是过麻烦呢<><>顾昭唠叨着<>叫她们赶紧收了这些东西<>

    <>七爷这话说的<>平日子<>那一般人家见都没见过这些物件<>可惜老太太帮您选了半天<><>花蕊一边收拾<>一边笑着逗趣:<>您瞧瞧这沉香的云鹤衣<>那得废了多少织工去<>打头年一月<>家里正头的主子一人一件<>十个织工<>绣娘<>裁缝<>整整干了一年<>才六件<>他们说宫里也就是这样了<>妃下面的都没这个配额<>偏您就不稀罕<><>

    顾昭呆了一下<>仿若想到什么<>又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那种感觉<>若如花蕊这般说<>宫里都没几件的东西<>家里怎么就敢大款款的往身上揽<>那一刹<>顾昭又想起今日凌晨<>家里下奴那股子毫无顾忌的跋扈样子<>别人家供奉祖先的献祭<>都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一脚踢翻在地<>

    还有<>在山上住的时候<>顾家的大盘香<>点了半皇庙<>那一盘子<>一盘子的高高挂着<>许多京里的宗室王爷家的长寿<>长明香都没家里的大<>

    一盘香点一年是二百贯<>每年顾家往皇庙供奉的盘香是七盘<>合计一千四百贯<>这只是这一房<>还有尚园子<>香莲道<>圆眼道<>更不提老庙宗家<>不怪顾昭此刻心里忐忑<>按照现代电视剧的潜规则<>这顾家这般招摇<>实在是离死就不远了<>

    想到这里<>顾昭不由得坐在床沿<>眼神看着那件云鹤衣<>心里七颠八倒的扭在了一起<>实在的不舒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