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1第二十一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黑凄凄的天空<>挂着一弯朗月<>因无星陪伴<>那月显得格外寂寞<>

    几股冬风<>抚去黑云<>终于有星星带着一股子羞涩犹犹豫豫的出现在弯月上空<>帮它帮衬一下今晚这寂寥的星空<>

    细仔左右看着<>一会看下自己主子的脸<>一会看下那边的那位倒霉和尚<>毕梁立瞪了他一眼<>细仔忙举着灯笼<>低下头看地上的方砖<>

    阿润依旧犹豫<>他们对看了半响之后<>他方举着油灯<>单手扶着光过来<>并没有对顾昭才将故作出的后两千年的幽默表示出土著的赞赏<>又是心酸<>又是心疼<>于是他道:

    <>这么冷的天<>你疯了<><>

    说完<>他扶着顾昭进了自己的屋子<>屋子里一室清冷<>今晚刚写的经卷叠摞了很高一堆<>桌面上依旧有未曾抄写完的经卷<>看样子<>阿润给自己安排了大工程<>怕是想抄死自己完事儿<>

    就着熟悉又有些陌生的毡席坐好<>顾昭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他的脚早就支撑不住了<>

    毕梁立跟细仔他们一起送进食盒<>顾昭摆摆手<>他们便熄了灯笼<>依旧去了顾昭原来住的那间空屋取暖<>寺中寄宿所在<>如无人借住多不上锁<>这样才显得寺僧仁义<>这进来出去<>倒是颇为方便<>

    随着一声关门声<>一盏油灯映的屋内昏暗颤抖<>阿润进来<>便站在角落<>看不清他的表情<>也不见他说话<>

    顾昭自己也尴尬<>他低头想了会<>想到无论如何<>都是自己是大的那个<>前后两辈子几十岁的人了<>还是他让让吧<>于是<>他打开食盒<>将菜肴端出来<>一边端一边主动招呼到:<>阿润快来<>这是我小厨房刚做的美食<>都是南方口味<>你尝尝<><>

    阿润过了好一会方过来端坐<>嘴巴张张<>找了半天调子才问他:<>怎么不跟家人一起守岁<><>

    顾昭不在意的摇头<>并用嬉笑的语调道:<>我哥家那人乌泱泱一片<>辈分那么大<>不知道要出多少钱才能熬过年关<>你以为我愿意<>我就靠几亩田庄出息<>穷的叮当响<>需躲躲<>阿润慈悲为怀<>就可怜可怜我吧<><>

    阿润抿嘴<>想了一会终于笑了<>他很认真的点头道:<>好<>我陪着盆子<>并不用你给压岁钱……以前<>我在我家<>辈分也很大的<>以前我也头疼<>不知道给些什么<>他们才满足<><>

    嗯<>这是阿润第一次说自己家呢<>顾昭也笑<>并不深问下去<>那后山的深渊<>深不可见底<>他只爱赏梅<>却不愿意往深渊下看的<>阿润若心疼自己<>自不会把自己带到沟里<>什么该告诉自己<>他该……比自己谁都清楚吧<>

    有个人陪自己吃饭<>总是香的<>顾昭很勤快的劝酒<>阿润甚至主动帮顾昭夹菜<>如此这般的<>一餐饭合着浓情蜜意<>也不知道怎么吃得<>就不知不觉的吃完了<>半点没剩<>平日顾昭不喜欢的五花肉<>他今儿都吃了不少<>

    饭罢<>阿润跟顾昭坐在席子上聊天<>开始还互相有些不好意思<>但是酒是个好东西<>喝多了<>便月朦胧鸟朦胧了<>他们说了好多东西<>嗯<>佛教故事<>恩<>吃食<>南方的风俗<>一直聊到没什么话可以说<>

    又傻兮兮的坐在一起看月光<>阿润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跟谁守过岁了<>他格外的满足与感激<>顾昭的脚又肿了<>阿润觉得自己从未给予过阿昭任何东西<>来报答他这份好<>反正就是<>他完全没半点羞涩的就将顾昭的脚抱在怀里<>帮他上药按摩<>完全不觉得脚臭<>倒是顾昭有些不好意思<>傻乎乎的心都颤抖了<>

    阿润一边按一边想<>自己这辈子便是这样了<>过一日算一日的<>只是盆子今后要依附着阿兄过活<>若有一日心疼他的长兄去了<>赶巧自己枉死<>世间谁再来心疼他<>他这样的笨<>做事从不走脑子<>到时候怕是无人依附会被人欺负了去<>那可如何是好<>

    自己原本以为这辈子便这般过去了<>没人怜悯便没人吧<>无人心疼便无人吧<>可是……谁能想到好巧不巧的<>世界上会有个顾昭<>

    心里扭着麻花一般的<>想了千百种念头<>阿润纵欲还是很不合时宜的忽然问顾昭:<>盆子有什么愿望<><>

    顾昭的思绪依旧在飘<>假装不在意的样儿憨傻的很<>想了一会<>顾昭摇摇头:<>没有<><>

    <>怎么能没有<>世人皆想上天梯<>阿润难道不想上吗<>那泼天的富贵<>那权倾天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感觉<>盆子想要什么<>你只管说<>我便死死了<>也会护着你的……<>

    顾昭恍惚了一下<>这才敢正眼看正在揉自己脚丫子的阿润<>他打量了他一会<>用鄙视的眼神瞪了他一眼骂他:<>你这个和尚<>怎么说起俗事来<><>

    阿润轻笑<>手里越发温柔:<>今夜<>酒也喝了<>肉羹也食了<>真和尚都变成假和尚了<>说几句俗世只是应景<>可是阿昭对我太好<>好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顾昭忽有些口渴<>便自己添了茶<>喝了几口吧嗒下嘴巴<>嗯<>今儿喝多了<>还是下山吧<>于是他轻声说:<>阿润想多了<>我想的<>我要的<>别人都不会想<>都不会要的<>这样的话题不像润要说出来的<>所以<>以后莫要再提了<><>

    阿润呆了下<>脸上羞涩心里惶恐<>也不知道自己是那一点得罪了盆子<>他只是想对他好<>保护他的<>想到这里<>他苦笑着认错:<>好<>是我错了<>再不会提<>你莫生气……别走好吗<><>

    顾昭摇头<>按住他的手叹息:<>怎么会<>没有气的<>阿润只是不知道怎么应付人<>阿润只是太善良<>别人对你一点好<>你便想报答<><>

    他抬头<>看着那双总是压抑自己的情感的眼睛<>特认真的说:<>阿润<>我对你好<>是因为阿润也对我好<>你给我的<>是你尽了最大努力<>拥有的最好的<>就像那片梅花<>你仔细听了<>这话我以后再也不说第二次的<>你要一生记得<><>

    阿润认真的点点头:<>你说<><>

    顾昭咽了下吐沫<>想了半天后方道:<>昭命好<>生在这帝国的豪门之家<>自幼虽父母缘薄<>却也没受过一天罪<>昭知足<>也惜福<>昭是个愚人<>不懂烹茶<>不懂雅乐<>不懂诗词<>不懂歌赋<>还……不合时宜<>如今……却又喜欢了个预备的和尚……阿润<>若是我有想法<>便不会来找你<>你想的太多了<>阿昭无所求<>唯一求的便只是……这辈子能跟喜欢的人<>你看我<>我看着你<>安安生生的一辈子便足矣<><>

    阿润沉吟半响<>苦笑的摇头:<>阿昭……我……<>

    顾昭站起<>醉着走了几步<>嗤嗤笑着点头:<>我知<>我知……你不必解释<>这不怪你<>你要信我<>总有一日<>我会照顾好你<>你要信我<><>顾昭想着<>不就是偷个人吗<>待有一日<>弄明白怎么回事<>便寻那江湖上有名望的神偷<>将阿润偷出来<>然后他们一起去南边<>这辈子再也不回来便是<>能有多难<>

    阿润叹息:<>阿昭总是这般通透<><>心里却想<>这世间<>原本什么都能割舍下<>如今却舍不下了<>阿昭这么好<>又这般的善<>以后自己守不住他<>他便独自凄凉凉的一个人活<>我要怎么做<>才能报答他对我这份情<>

    想到这里<>阿润走过去抱住了顾昭<>顿时<>五雷轰顶一般的<>顾昭傻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院子里一阵小风吹过<>顾昭打个冷颤:<>哎<>我该去了<>不然<>阿兄要找我了<><>

    阿润放开顾昭<>不舍的看着他<>

    顾昭伸出手轻轻摸着他的脸叹息:<>你别急<>都会好的<>真的<>你要信我<><>

    阿润点头:<>我信你<><>

    顾昭失笑<>这不是相信<>这是盲从好不好<>他无奈的摇头<>推开房门<>毕梁立他们从那项过来<>出来<>这一次<>顾昭乖乖的趴在毕梁立的背上<>又回头嘱咐阿润:

    <>你别急<>你要信我<>真的<>你要安安稳稳的呆着<>要保重自己<>真的……我是说<>就是我知道包子有馅<>可你们不知道<>你们一直吃<>都要撑死了还在吃<>我不同<>我就在那里等着<>看着<>反正那馅儿早晚会被吃出来<>所以我不参与<>就看着<>比起你们<>我少了很多乐趣<>可是<>我总知道会要走到那一步<>所以你要我信我<>我总有我的办法<>真的<>我知道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可是你千万要扛着<>忍着<>等着<>总有一日……你要信我<>不能只当我喝多了<><>

    阿润啼笑皆非<>拍拍他的背:<>你本就喝多了<><>

    顾昭嗤嗤笑着摆摆手:<>莫要送了<><>

    阿润依旧要送他<>还送了很远<>出山门的时候<>阿润问他:<>阿昭对我……真……无所求<><>

    顾昭眨巴下眼睛<>嗯……当做醉话吧<>他扭头看他<>有层纸<>不敢桶<>偏偏这个假和尚就捅了<>他笑着对阿润说:<>你猜<>我求不求<><>

    <>求的<><>阿润语调非常正常<>语气非常平缓的说<>

    顾昭又笑了<>扭头对阿润说:<>假和尚<>骂人不好<>‘球的’实在不是好话<>那前面再加个日<>‘日球的’会被和谐<>恩<>和谐和可怕<>横着走必然会被消灭<>你千万别学……不过<>明年<>我的脚必还会烂<><>

    阿润不明白<>脸上一派失望<>却又释然<>很凄伤<>却笑着<>也许他这辈子<>只说这一次软话<>偏偏从刚才到现在<>阿昭都云山雾罩的没回应自己<>

    即便是失望了<>阿润依旧高举着灯笼<>苦笑着送阿昭下山<>

    后来<>山下不远处有人骂他:<>傻瓜<>待明年……我脚烂了<>就能来山上陪你了<><>

    那一刻<>阿润的满心花都盛开了<>没留半个花苞<>

    看着那人下山<>阿润心里装满了蜂蜜<>都要甜的溢出来了<>看了许久<>直至那灯笼望也望不到之后<>阿润方用平淡的语调问道:<>老师<>以前你说的还算吗<><>

    惠易大师不知道从那里站了出来<>双手合十道:<>殿下知道<>老僧这辈子从不妄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