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9第十九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上京皇宫<>水泽殿<>此处因位置在火眼<>故殿名水泽以来中和完全宫内五行<>此地是天授帝平时休息<>办公的小殿<>他也常在此处接见他喜爱近身大臣<>说些君臣亲昵的私房话<>

    此刻<>天授帝赵淳熙正望着桌边刚从山上寺院送下来的经卷发呆<>户部右侍郎高启贤高大人坐在殿里的一个矮墩上<>依旧一脸迷茫<>受到很大惊吓魂魄依旧没有回到心里的样子<>

    多少年的老弟兄了<>搞不懂陛下为什么叫他跟老郡公爷吵架<>

    <>成了<>为难你了<>改日朕找个机会帮你们说和<>顾岩那人没心没肺的<>他不会怪你的<><>天授帝看高大人可怜<>便安慰了他一句<>

    高侍郎站起来<>有些为难的跪地启道:<>陛下<>臣想去探望一下老郡公爷<><>

    陛下拍拍案几<>笑道:<>去吧<>去了好好跟他说<>不是不愿意办武举<>只是如今国库空虚<>这笔钱确是真真的拿不出来<><>

    <>是……<>

    陛下看他依旧一脸为难<>便摆摆手示意他坐下回话<>

    <>坐着回吧<><>

    <>是<><>高启贤站起来复又坐好<>

    <>乌康<>永宗<>山阳<>去年倒是有个好年景<>各地税收也收的不错<><>皇帝叹息了下<>轻轻合住眼皮:<>只是齐琅有些差强人意<>全郡不到一百万贯<>哎<>人口是个大问题啊<><>

    高启贤点点头:<>是<>三郡有八百万贯<>是去年的一倍<>这几年战乱逐渐平息<>陛下的养民策略已初见成效<>齐琅如今能收到九十三万贯已经是不错了……<>

    轻轻的用手点点面前的案几<>陛下轻笑:<>哎<>还是太慢啊<>前朝那会<>一个长洲<>年入两千万贯<>如今朕的三郡一年都不到前朝的一半<>这上上下下多少张嘴巴<>流民<>迁丁<>绝户郡……你说说<>顾岩这个老东西还跟朕跳着脚要钱<>朕那里拿的出来<><>

    <>郡公爷是个直人<>陛下裁撤了他三万近卫军<>想必他是舍不得吧<>军户回家<>每位少说也要给二十贯裁军银<>这上上下下少说也要百万贯<>整一个郡的收入呢<><>高启贤斟酌着回着话<>

    正说着<>门口的小太监撩着帘子进来<>并不敢过来<>只是眼巴巴的看了这边一眼<>看样子是有话要回<>

    <>算了<>算了<>这满朝上下何止他一个人在抱怨朕<>你下去吧<><>陛下越想越心烦<>便叫高启贤下去<>

    <>臣知道怎么说了<><>高侍郎站起来施礼<>倒退着出去<>

    出去后<>他微微的冲着殿外长出一口气<>又奇怪的看了一眼门外的御医<>想问点什么<>又不敢问<>只好又是很难过的沉重的一口气叹出<>

    那御医精怪<>过来笑眯眯的道:<>侍郎莫难受了<>右丞大人已经醒了<>无事<><>其他的也就没说了<>

    顾岩如今在中书省任右丞<>

    天授帝听了御医的汇报<>又赐了大量的补药<>给了许多赏赐下去<>待御医离开<>他盯着桌子上的经卷叹息到:<>昀光<>是朕心狠了<><>

    从殿内屏风后走出一个老太监<>他有六七十岁的年纪样子<>虽是穿着内侍的衣衫<>这老太监的双目却露着精光<>背部也是笔直的<>看品级不过是三四品的内官<>可他却可以在这殿内自由行走<>还能随意听到皇帝与大臣说国事<>

    <>陛下最是慈善<>那顾七是的的确确是影响到奕王爷清修了<>这已是看了顾郡公府几辈子的功绩<>除却这样<>再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这人劝的适当<>天授帝便默认了<>便笑道:<>这顾七倒是个有趣的<>这几句话说的朕心甚慰<>天子重英豪<>文章教尔曹<>满堂朱紫贵<>尽是读书人<>若是真有那么繁盛的一天……咳咳……朕<>也能面对先帝了<><>

    天授帝说完<>剧烈的开始咳嗽<>

    <>陛下莫多想<>白太医这药最忌讳肝火大盛<>陛下要心平气和方才能逐渐康复<><>那内官从怀里取出一瓶丹药<>数了三五颗服侍天授帝服下<>他一边侍奉一边很贴心的帮陛下抚摸胸口<>

    天授帝咽了药便不再喘<>只是坐在那里想着<>这顾七真像老顾家人<>直的一点弯都不拐<>

    难道朕却是那种卸磨杀驴的人不成<>便是满堂都是读书人了<>可朝中的武官却是随着朕出生入死的老伙计啊<>其实他到也没想错<>国家如今缺乏人才<>养着一堆莽汉对国事也真是无益<>若是顾郡公真的告老还乡<>那也不错<>朕一定给他满门荣耀<>毕竟这么知进退的老臣也不多了<>

    可惜啊<>那顾岩却依旧不想走<>不走便不走吧<>也是<>一家大小<>谁家没一家大小呢<>朕也有一家大小<>一家子的烦心事儿<>那顾七说话虽可恨可恼<>不过嘛<>却难得赤子之心<>朕这些弟弟里怎么就不能出一位呢<>

    出一位识时务的<>理解朕的苦心的<>懂得……为朕着想的弟弟呢<>

    看着这满案几的经卷<>天授心里又是一阵叹息<>这最好的弟弟<>却也不能像顾岩那般疼弟弟一般的疼着<>自己都是为了他好<>只盼他有一日能知道自己的苦心<>这大梁朝是再也经不起折腾了<>

    <>阿润<>阿润……<>天授帝唠叨了几声后又说:<>你莫要伤朕<>要是真如他们说的那般<>我就把这顾七送到你身边做小和尚<>叫你这辈子只看到<>吃不到<><>

    他越想越有意思<>脑袋里满是两个光头对视的样子<>不由得噗哧笑出声<>

    笑罢他摆摆手<>一堆内侍上去捧了经卷与天授帝离开水泽殿<>往后宫太后所居的姿寿宫去了<>

    天授帝到达姿寿宫<>并不进去<>只是在外面跪了行安礼<>站起后<>又叫内侍将经卷送进去<>

    没一会<>有一位穿着葛麻尼衣的老嬷嬷出来<>虽未剃度<>脖子上却有佛珠<>她手里拿着一个包袱双手奉给天授帝道:<>弥陀佛<>给陛下见礼了<><>

    天授帝道:<>姚姑姑快起<>母后一切可好<><>

    姚姑姑笑眯眯的点头<>转了一下手里的佛珠说:<>太后好<>早上还进了两块面饼<>一碗菜汤<>太后问陛下最近身体可好<><>

    天授帝恭敬的回答:<>儿一切都好<>并不敢打搅母后清修<>只是阿润抄了许多经卷来<>儿不敢自留<>便奉来请母后供在佛前<><>

    老嬷嬷笑笑:<>陛下一贯孝顺<>太后也是常说的<>只是太后说如今她也是出世之人<>虽在这宫里<>陛下莫要送那些奢侈的东西再来<>今冬又有大雪<>说是有人压死<>太后也不安<>念了许多超度经去<>倒是陛下自己<>早先受过箭伤<>又有毒伤毁眼<>这天又冷了<>怕你犯旧疾<>太后这几日一直给陛下颂去孽消灾经呢<><>

    <>儿无事<>一切都好<>母后也要多想着儿臣<>为儿保重身体<>这样儿也能吃的下<>睡得香些<><>天授帝脸上一直带着特别温柔的笑容<>回答的声音如沐春风<>

    姚姑姑上下仔细打量了好一会天授帝<>叹息了一下说:<>陛下瘦了<>一定又挑食了<><>

    天授帝只是笑<>站在那里任姚姑姑端详<>

    姚姑姑满心疼爱的看了他半天<>这才施礼离开<>

    看着姚姑姑消失<>姿寿宫的宫门又紧紧关闭起来<>一声钟磬<>不急不缓的木鱼声又慢慢敲击起来<>

    天授帝抱着手里的包裹听了一会<>顺手翻翻包裹<>却是两件粗布棉衣<>虽是粗布棉衣<>却是母后一针一线亲手所制<>天授帝心里酸酸的<>好几年了<>自从母后在宫里出家<>自己再也没见过母后一面<>也没有收过一件母后亲手做的针线<>他知道<>母后怪他<>可是<>他已经做了最大的让步<>阿润……无论如何必须出家<>如果阿润不出家<>那么……就只能赐死他了<>

    高启贤高大人自殿上下来<>并未去顾公府<>此时<>老公爷正病者<>他去不合适<>他寻思着<>待他好一些了再去赔情<>也好过现在去了看脸色<>都是多少年的老同僚<>被当面骂一顿他也不愿意<>说实话<>顾岩那人什么都好<>只是这脾性就差了点<>这堂上挨他揍的臣子也不是一两个<>

    那个人<>好了好死<>怀了能得罪死<>典型的不识时务<>此刻还是不要去了好<>

    想罢<>高大人遣人送了几只上好的老参去了顾公府<>果不其然<>东西被人又送了回来<>

    顾老爷的病<>近似脑中风<>不过这古代的医术自然有古代的精妙之处<>这段时间家里围着他照顾着<>顾昭连骂带讥讽的开解着<>他倒是一天比一天好了<>已经可以扶着人<>在院子里溜达了<>

    眼见着<>这年头就到了<>京里越发的热闹<>宫中终于下了恩科的旨意<>陛下的的确确是等不得了<>自天授帝登基<>这算是第一次开科举士<>所以<>历来的的规矩便略微改了些<>简单了一些<>

    由礼部在明年春天统一举行考试<>也称礼闱<>

    密王作乱前<>曾有一次大型的考试<>当时的考生正停在会试<>便停了考试<>如今旨意里提了<>照老年名单<>凡举子已过会试的<>还有地方有举荐的<>皆在三月由礼部主持礼闱<>

    堵在京城的乌云<>呼啦啦一下放晴<>这是天授帝登基之后最最大快人心之事<>当然只是读书人的幸事<>对于全国千分之一的读书人的幸事<>

    外面的读书人奔走相告<>对于顾府来说<>没啥两样<>读书人关老顾家什么事儿<>他家只出武将<>

    倒是顾昭<>自己有了一些小心思<>虽没有明说<>却有些想法<>只是如今老哥哥病着他也没提<>

    接近年关<>家里事儿也多<>昨日<>卢氏遣苏氏将过年的器皿<>还有一些早就准备的东西送来<>往年具是顾昭自己过<>也没那么多讲究<>可是如算是自己开了一门<>虽是借住<>可是该有的还是要准备<>

    他也不懂<>若不是卢氏<>怕是到时候真的要失礼了<>苏氏送来的东西<>种类很多<>有:

    金质福寿八角杯一套<>

    金字福字杯盏一套<>

    金双耳菊花杯壶五十六件(待客用)<>

    金鲤花色碗盘一百零九件<>

    宁寿图案碗盘餐具<>一百零九件<>

    金松鹿餐具整套<>

    金茶匙四十根<>

    镶金包头喜福图案筷子<>一百双<>

    银包头鲤鱼跃龙门图案筷子<>一百双<>

    银质大样方长水火炉两座<>

    端炉六座、

    各种银质酒器<>食器<>水器<>杂器<>三百件<>

    各色云缎<>云绢三匹<>黄云罗一匹……等等之类<>从餐具<>到出门的骡车轿帘<>十二个小奴<>整整抱了两个时辰才抱完<>塞了顾昭两屋子<>

    愚耕先生看着单子笑:<>七爷好命<>怕是那日你说的话<>顾公爷上了心<>这是给您置办家当呢<>这些器皿是要用一辈子的<>一代一代的添加<>慢慢的合起来称为家业<>这都有您的爵号印记<>不过<>以后七爷要是升爵<>就要找工奴抹了旧痕迹重新敲上去<>也有累着敲的<>印字一个挨一个的排着敲上去<>就像家族史般<>很有趣儿<><>

    顾昭瞪眼<>浪费<>这就是极大的浪费<>

    如今凡举世家<>吃穿花用<>都有讲究<>以前分家的时候<>顾昭最小<>倒是给了一些器<>皆没有成套的<>具是杂器<>太好的<>他也不配用<>

    其实这也不怪故去的老爷<>很多东西<>都是一个男人在成长过程中<>品级慢慢加大<>家里大人慢慢给填的<>当然<>自己也要存些<>像家具<>镇纸<>笔墨<>扇子<>衣料<>绦勾<>冠盒<>等等之类<>花样之多<>不比女人嫁妆花样少<>各种器具是非常讲究的<>

    顾昭有些感动<>嗯……但也不想原谅那个不珍惜自己身体的老不修<>依旧休着不搭理那边<>

    将厚厚的一叠单子放在一边<>顾昭叫进毕梁立进屋对他说:<>这次下山下的急<>早年我们去南方<>不是收过一些佛器<>你给山上惠易大师送去<>去城里找最好的裁缝铺子<>购一百匹上好的缁、黄、褐色布匹做了僧衣<>僧鞋<>那山上的师傅<>不拘那一种<>都施两身<>还有……庄子里存的菜干拉两车去<><>

    毕梁立点头去了<>顾昭又把细仔叫进来打发他把暖房里已经结好果实的瓜菜两盆<>竹炭一百斤<>各色果脯<>酱菜送五斤给阿润<>要悄悄的送去<>

    细仔点点头<>笑眯眯的去了<>倒是不像平时那般多嘴<>问问那位鸟相公去何处了<>

    这也不怪细仔看不上薛鹤<>薛鹤出门从不管那老下奴<>他不回来<>那老下奴便饿着<>若不是细仔<>那老头是要常挨饿的<>下奴也有下奴的心<>所以<>细仔<>新仔<>对薛鹤是鄙视到顶点的<>他们却不知<>薛鹤都是给了钱的<>只是那老下奴不舍得花用而已<>

    愚耕面有异色<>便做出不在意的样子说:<>七爷对那位阿润师傅倒是很关心<><>

    顾昭哼哼了两声<>别扭着说道:<>我下来的急<>阿润<>一定生我气了<>阿润教了我不少东西<>好比……那个插花<><>

    说完抱着一卷经<>一瘸一拐的出了门<>完全没看到背后愚耕先生<>一脸无奈<>可惜<>郁闷的种种表情<>

    那阿润可是好招惹的<>那是当今一奶同胞的亲弟弟<>先帝最最宠爱的儿子<>若不是……兴许这当今的位置就是这位奕王爷的了<>当今……当今其实是个有缺陷的人<>他有一只眼睛<>是看不见的<>所以<>先帝把奕王爷一直当继承人在养着<>

    这世界上的事儿<>都是随着奈何走的<>当今身体残缺又如何<>他有权利<>有势力<>奕王爷还不是照样得避在庙里等着出家<>哎……可怜的七爷<>麻烦上身犹不自知<>

    顾岩大老爷如今在屋里犯倔<>娇红姨娘依旧被关在庙里念经<>谁叫她不会招惹<>偏偏招惹小七去<>能有人分享灾难<>倒也不错<>顾大老爷没准备放她出来<>压根就没想起她来<>

    卢氏这几天安了心<>为了过年<>忙的脚底不粘地儿<>也没空哄他<>倒是芸姨娘得了乖<>这几日忙里忙外侍奉他<>

    下煖轿<>顾昭抱着经卷进屋<>本来就着小老婆手里喝羹汤<>喝的正舒爽的顾大老爷顿时不好意思了<>他咳嗽了几声<>摆手叫芸娘下去<>

    如今这府里<>不拘那一位<>除了卢氏<>别人见了七爷<>就像老鼠见了猫<>芸娘有些吓到了<>小叔子关了哥哥的小老婆这事儿并不多见<>虽然那天情形特殊<>可那一位得宠的至今还没放出来呢<>她算什么<>

    芸娘福身施礼<>头也不敢抬的往外小跑着去了<>许是出门太急<>她罗衫上的飘带裹在了门闩上<>人出去了<>却不敢进来解开<>只能在门外硬拉<>拉了一会<>只听到布料撕开的脆响<>门外传来摔倒的声音<>又是一阵跌跌撞撞的声<>很快的<>外面安静了<>

    顾昭摸摸鼻子<>其实压根儿他没认出那是那位<>小三都不记得<>何况小四呼<>

    铜壶里水泡泡的声音咕噜作响<>阵阵三习香的味道在屋子里弥漫着<>

    兄弟俩一个假装欣赏床铺顶的花色<>一个看地板的砖刻<>谁也不说话<>

    看了一会<>他大哥无奈的在内心叹息<>罢了<>睡觉我是哥哥呢<>于是他咳嗽了一声问:<>嗯……你来作甚<><>

    顾昭大怒:<>不做甚<>就要走了<><>

    顾老爷急了:<>那……那你手里拿的是啥<><>

    顾昭站起来<>顺手把经卷丢到床上<>扭着头很不在意的说:<>给你抄的经卷<><>

    顾老爷感动了<>手指颤抖的铺开<>端详了一会奇怪:<>何故只有一半<><>

    顾昭气愤<>扭脸怒视:<>谁叫你吵架<>就只有半卷<>不喜欢还来<><>

    顾老爷不好意思<>叹息了下:<>那……那就半卷吧<>半卷我也不嫌弃你<>看你写的这笔孬字儿……<>

    <>还来……<><>顾七爷大怒<>

    <>来人<>给七爷奉茶<>奉好茶<><>

    顾昭这才舒畅了些<>坐到他身边<>很是大力的揪了他的一只手过来继续揉<>一边揉<>一边唠叨:<>我不理你<>你不会先理我吗<><>

    顾老爷一只手珍惜的抚摸着那半卷经<>鼻子酸酸的:<>盆子还在生气呢<><>

    顾昭一愣:<>阿父为何给我起个乳名叫盆子<><>

    顾老爷笑了:<>他怕你养不活<>你那么好<>怕天收了你去<>叫盆子很好<>好养活<><>

    顾昭撇嘴:<>大兄的乳名叫什么<><>

    顾老爷面目扭曲<>半天之后涩声道:<>没有……<>

    卢氏正好进门<>忽噗哧一乐<>眼神奇怪的看着顾老爷<>顾老爷扬眉威胁<>

    <>阿弟<><>卢氏福礼<>

    顾昭站起来<>走过去扶了嫂子坐下<>又从袖子里取了一个盒子给她<>

    <>是何物<><>卢氏接过去打开<>半天后惊讶的吸气:<>阿弟<>还是拿回去留着<>以后送与我那弟妹<><>

    那盒子里是垂帘粉珍珠宝簪一对儿<>如今<>金银玉器物多得很<>这粉珍珠却是万万难寻<>

    <>我不想娶媳妇<>娶媳妇了<>就不能在阿兄阿嫂身边住了<><>顾昭嬉皮笑脸的耍赖<>又把卢氏递过来的手退回去<>

    <>是何物<><>顾老爷十分好奇<>

    卢氏很得瑟<>顺手藏了在袖子里<>一撇头:<>阿弟送我的<>不与你瞧<><>

    顾老爷摸摸半卷经<>决定也不给她看<>

    <>阿嫂<>昨日送的东西太多了<>我是来道谢的<><>顾昭站好<>很正式的施礼<>

    卢氏连忙站起来<>双手扶了他拍拍他的手:<>弟弟快不要这样<>这些都是你哥哥使人做的<>这些年……真是亏了弟弟很多<>以后嫂子得空要盘算一下<>给弟弟再置办一些<>家要有个家样子<><>

    她这是把顾昭当了儿子在养了<>

    顾老爷不服气<>在一边说凉话:<>具是花爷的钱<>哼<><>

    顾昭跟卢氏一起笑了起来<>

    三人一起拉了一会加长<>顾昭在哥哥房间吃了饭<>新仔打外面进来回话<>说是从庄子拉了十大车年货运来<>

    卢氏不客气<>自己家小叔子最会做的事儿<>吃喝玩乐的事儿<>小四儿那点手段在他七叔这里都不够看的<>她要仔细清点了<>那几个妖精一点也别想得了<>

    她站起来<>红丹忙过去扶了她<>临出门的时候卢氏在小叔子的耳边悄悄说:<>你大兄乳名叫坏狗儿<><>

    顾昭仰天<>那个乐呀<>乐了一会捂着肚子蹲在地上抽抽<>

    顾老爷气愤:<>她与你说什么了<><>

    顾昭就是不告诉他<>

    这晚<>细仔回来带回一个布包<>包里放了十二个如意香饼字<>那香饼子做的精巧<>每一块都是梅花花样的<>

    顾昭仔细收了<>抬脸对毕梁立吩咐:<>以后<>咱家的香料<>都要按照这样置办<>要精细些<>做的精巧些<><>毕梁立笑着点头应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