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8第十八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凡是正常的人<>总会在这辈子的某个时段莫名其妙的<>毫无理由的会去喜欢一个人<>不论这个人是谁<>只要这个人有着一身自己喜欢的优点<>只一见<>刹那你就会扛不住<>概所有的一见钟情都会是这样吧<>

    顾昭喜欢阿润<>第一次见到就喜欢了<>就像上辈子这辈子他都没办法抵抗的那些特质一般<>他喜欢干净的<>温润的<>如水一般的男子<>这样的男子不必太锋利<>也不必太有钱<>也不必太有权<>只要他温和和的呆在自己身边<>就像早春的风一般<>不热烈<>却总有续长的温度<>越来越热<>越来越烈<>一直燃烧到生命最后的冬<>一起随着命数而消散<>

    阿润就是这样<>顾昭确定他是这样<>便是他不是这样<>顾昭也装作他就是这般的<>他会养成他是这般的<>他确定阿润浑身没有一处不讨自己喜欢<>压抑了两辈子的老男人情感<>只要轻轻一点<>便会炸开<>

    这种想要一个人陪伴一辈子的念头<>从来到上京<>住进阿兄家便有了<>而且是越来越强烈的一种想扎根的感觉<>

    阿兄有家<>这个世界所有的人都有一个家<>都有自己关心的<>牵挂的人<>偏偏他就没有<>便是没有他总要找一个人<>去造一个<>没见阿润之前顾昭是这般想的<>

    一见阿润<>这种感觉越发的无法遮掩了<>顾昭想要阿润<>想找这样的人跟自己一辈子厮混在一起<>这么好的人<>便是看一辈子都不会烦<>每日朝朝暮暮的互相对望着<>商议着<>踏踏实实的一辈子在一起过日子<>要是那日他招惹了阿润<>那他一定先道歉<>两个人嘛<>总要有一个让步的<>

    所以<>不管别人怎么想<>顾昭悄悄的发愿<>不管想什么办法也好<>他要将阿润护在自己的羽翼下好好保护着<>呵护着<>一辈子好在一起<>

    他却不知道<>阿润也是这般想的<>

    一大早<>阿润去做早课<>顾昭从阿润的床上爬起来<>他记不得自己什么时候睡下的了<>此刻他的头有些发沉<>他的酒是有度数的果酒<>蒸馏过<>喝着甜<>后劲却是大的<>

    看看四周<>阿润不在<>只有席地的毡子上有一件打开的棉袍子<>这棉袍子<>昨晚就盖在他的脚面上<>

    屋子里<>碳火很暖<>满屋子都是阿润的味道<>顾昭坐起来<>看到自己的脚上的旧布已经去了<>不知道阿润剪了那件衣服<>总之衣裳是新的<>月白色的布料干干净净的裹着他的脚<>心里一片温馨<>

    顾昭脑袋里正在胡思乱想<>却不想<>屋外有脚步急急的传来<>新仔一把推开大门跑进屋连声说:<>七爷<>七爷<>大老爷今日在早朝晕过去被抬家里了<><>

    顾昭吓了一跳<>脚疼也顾不得了<>他打开被子往外跑<>新仔提了鞋子忙服侍他穿上<>帮他披了狐裘一起出去<>

    小院里<>愚耕先生站在那边一脸焦急<>见他出来忙道:<>说是今早<>因为武举的事情跟户部右侍郎<>高启贤高侍郎吵起来了<>后来就厥过去了<>府里乱成一团<>陛下倒是派御医去了<>老夫人一个妇道人家<>那里见过这个<>也是急得不成<>小人便做主来找七爷<><>

    <>找我<>没我之前<>大兄家都是死人吗<><>顾昭生气<>他本想说<>离了我地球就不转了吗<>想是这般想的<>心里却急得不成<>他老哥哥是世界上他第一挂念的人<>可不敢出事<>

    顾昭四下看了一眼<>摆手安排他们收拾行李<>套骡车<>一干人简单的收拾了<>往寺院外走<>寺院外早有那知客僧还有惠易大师等着<>并不赞同他离开<>

    <>施主脚伤未愈<>此刻下山<>怕明年还要犯<><>知客僧提惠易大师说了<>

    顾昭扭脸往他们身后看<>阿润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眼睛里再没有了昨日的那些情绪<>顾昭心里被狠狠的抓挠了一下<>裂开了<>很疼<>却毫无办法<>

    <>没事儿的<>大师莫急<>待到明年我脚烂了<>我还来<><>顾昭急急的说了<>再不敢看阿润一眼便催了新仔<>上了软兜<>被人抬了往山下奔<>

    阿润站在山门<>看着远去的背影<>一直看到再也看不到<>

    山下顾府<>此刻已然乱成一团<>顾老爷昏迷不醒<>御医在把脉<>娇红在院里大叫大嚷<>

    <>奴早说他们请错了先生<>若是灵光我磕了那么多<>怎么不见效<>看吧<>定是磕错了<>如今老爷有事<>可怪不到我<><>

    <>姨娘<>少说一句吧<><>顾茂怀在一边劝着<>眼睛盯着堂屋<>心里实在难过<>

    <>怎么不能说<>怎么不能说<>就一直觉得那位先生不对<>定是行错了法<>可怜我起早贪黑的拜的腰都断了<>这不是又出事了<>定是磕错了……<>

    她正指手画脚说的痛快<>不料想身后有人<>声音阴沉的说倒:<>不是磕错了<>怕是磕的少了<>来人<>请娇红姨娘去庙里<>多磕几个<>什么时候我哥哥好了<>什么时候请她出来<><>

    娇红吓了一跳<>扭脸看到竟是这个瘟神<>又气又急<>叉着腰说到:<>我好歹也是坐着轿子<>你哥哥明媒正娶的妾<>你也要叫我一声小嫂子的<><>

    顾昭不爱搭理她<>在他的眼里<>一夫一妻是基本的<>其他的一概是小三<>小四<>小五<>小六<>连名字都不必记<>

    七老爷威严无比<>才吩咐完<>就有卢氏的婆子一拥而上<>堵嘴的堵嘴<>拖人的拖人<>

    院子里<>忽然有小娃<>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这小娃有五六岁的摸样<>头上梳着一对童子发髻<>身上穿的一身精细绫罗<>又哭又挠的冲过来厮打<>一边在顾昭身上拧拽<>一边闹腾到:<>放开我祖母<>你是坏人<>来我家白吃白住着欺负人<><>

    顾昭大怒<>蹲下揪起这童子<>一把扒下他的胫衣(裤子)<>翻过身来<>对着他的白屁股<>毫不客气的就是一阵啪啪啪啪啪啪<>

    刹那间<>院子里安静下来<>皆是目瞪口呆<>

    这小童叫琅<>是顾茂怀的幼子<>出生的日子跟顾岩在一天<>奇怪的是<>时辰也一样<>顾岩在孙辈里<>最喜欢他<>有时候甚至趴在地上给他当马骑<>娇红得宠多也因为他<>

    看儿子挨打<>二爷顾茂怀一声不敢吭<>只能站在那边转圈<>眼巴巴的看着四处找援手<>

    七爷毫不客气的将顾铭琅的屁股打成了紫茄子<>大家方想起<>这位爷辈分如今在这家里是最大的<>他想打谁都不用问天气儿<>又想起<>顾岩对这个弟弟几乎是百依百顺<>只差供起来了<>

    顾铭琅何尝受过这个<>开始还大哭<>最后便哀哀认错:<>七爷爷<>琅儿知错<>莫打了<><>

    顾昭冷了脸<>扶着细仔的手站起来<>胳膊下夹着顾铭琅<>四下看了一眼冷声道:<>堆在这里做什么<>都滚回屋去<><>

    呼啦啦一院子人鸟兽散<>

    七爷威风完<>依旧提着夹着顾铭琅进了屋子<>屋子里<>太医们围着床<>正在谈论着什么<>大意就是<>老郡公是气急攻心<>此刻还是先要把人唤醒灌了药进去才是<>

    他老哥哥<>躺在床上<>脸上暮色沉沉<>一丝丝鲜活气儿都没有<>顿时<>顾昭揉的心都碎了<>

    卢氏坐在椅子上<>浑身无力<>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家老爷<>早上好好的出去的<>没成想<>就这样被抬回来了<>呼啦啦一下天塌了<>家里乱成一团<>卢氏六神无主也无力去管<>

    看到顾昭进来<>卢氏眼泪再也不忍<>拽着帕子说:<>阿弟快去看你哥哥<>你喊他<>他便醒了<>他最疼你的<><>

    顾昭点点头<>对着胳膊窝下的死小子后脑勺就是一下狠的<>他威胁到:<>哭<>哭不响<>揍死你<><>

    顾铭琅本就委屈<>看到自己爷爷越发的忍耐不住<>听到命令<>就如阀门被打开一般<>哇的一声满腹委屈的哭了出来:<>爷爷<>爷爷……快救我<>七爷爷要打死我<><><>奶奶也被他关起来了<><>

    这死小子<>哇哇大哭着依旧不忘告状<>没一会<>床上的顾岩便睁开双目<>涩声骂道:<>谁敢打我孙孙<><>说完<>嘴巴流出一挂口水<>

    <>我<><>顾昭瞪他<>这家伙最可恨<>后院乱成一团不说<>脾气这般差<>年纪一大把<>还跟人在朝堂吵架<>看这出息的<>口水都关不住了<>

    <>这就好了<>这就好了<><>太医们一喜<>忙写了方子叫去抓药<>

    顾昭坐在自己哥哥床边<>顾老爷也慢慢想起一些事儿<>有些羞愧<>有些愤然<>可怜他浑身无力<>看到最爱的孙孙屁股被打成紫茄子<>却也不敢招惹自己弟弟<>他家幺弟翻脸是很可怕的<>

    顾昭叫下奴抱了顾铭琅下去<>此刻<>顾铭琅哭的已经不是以泪洗面<>是以泪洗澡<>

    顾昭坐在床头一只手拉住自己老哥哥的手<>按住几个穴道揉<>以前上跟公园的老大爷学过<>那个地方管那<>常揉着对身体好<>

    那几个太医不懂<>倒是只好奇的看了一眼<>便做其他的去了<>

    <>哥哥真是越活越出息了<>一大把年纪<>许是跟娇红呆久了<>竟学会妇人吵架的手段了<><>

    顾老爷一睁眼<>开始咳嗽<>

    <>真是阿弥陀佛<>您还能正眼看看我们<>您这一蹬腿儿去了<>咱家可就热闹了<>您去了便罢了<>我嫂子指定得跟着吧<>老夫老妻的您自己去<>她多没意思<>是吧嫂子<><>

    卢氏委屈<>连连点头<>哽咽道:<>老爷若不在<>前脚走<>我后脚就去<><>

    顾昭放下揉热乎的手<>拉起另外一只手继续揉:<>嫂子一走<>咱家就好了<>茂德袭爵分家<>他五十多了<>早就该袭爵<>你说你站着茅坑不拉屎的晃悠着<>也不怕小辈儿看着你烦<>

    说起来<>咱茂德是块愚木头<>凭谁来一哭<>指定分人家一块<>茂昌是个四六不懂的<>甭管分了多少<>你放心<>至多一年<>他就得去下司马租房子住<>住不到一年<>您就去南城根儿找他去吧<>端个破碗乞食呢<><>

    <>哧……<>不知道那位太医没忍住<>哧的一声笑了<>

    顾岩气的直不成<>又羞又愧的在那里装死<>

    顾昭没搭理那边继续唠叨着:<>老的去了<>小的一大堆<>这世上只有亲生的爹娘苦巴巴的为儿为女<>哥哥一走<>世上谁来疼他们<>谁为他们想半分哥别看我啊<>我才多大<>我脚烂着还没人疼呢<>当哥的能跟当爹的一样吗<>八年……<>

    这句八年<>正中命门<>顾老爷心酸<>反手拉住他口齿不清的说:<>哥疼……你<><>

    <>……哥哥今年都六十六了<>一身的伤<>如今是无战事了<>也该歇歇了<>今儿起告了病假<>若不然<>告老还乡吧<><>

    刹那<>屋子里格外的安静<>就连一脸悲色的顾茂德都惊讶的盯着自己小叔叔<>没错<>顾昭此举<>又是不合时宜了<>

    <>呵……能有什么呢<>天下大着呢<>哥哥自懂事起<>就跟着爹征战八方<>爹老了<>哥哥又接茬上<>没为自己好好活过一天<>咱老家<>山也美<>水也美<>哥哥却没在故乡的池塘钓过鱼<>没在故乡的山上寻过野趣<>今年六十六<>过几日哥哥就六十七了<>难不成一辈子就这么干耗着<>一直耗到……<>

    顾老爷忽坐起<>捂住自己弟弟的嘴巴:<>今天下方安<>吾虽老迈<>念及君恩<>怎敢自安<><>

    顾昭有些气闷<>站了起来扶着细仔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扭头对自己哥哥说:<>有句话<>不怕人听到<>哥哥可知<>今后<>这朝堂上<>总有一天便会到那个……那个……天子重英豪<>文章教尔曹<>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满朝朱紫贵<>尽是读书人的境地<>到那时<>哥哥难道每天都因为武事<>被人抬着下来吗<><>

    说罢<>顾昭被搀扶着<>一瘸一拐的拂袖而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