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7第十七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那两人<>傻乎乎的互相看着<>看的什么都没了<>什么都忘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新仔哀求:<>七爷……小的实在背不动了<><>

    <>哧……<>顾昭笑了<>一只腿蹦下来<>蹦进屋子里<>摆手对新仔说:<>去屋里把我的银花净瓶拿来<>剪子也要的<><>

    新仔点点头去了<>没一会捧了一个镶嵌了银花的素色瓶子进来并一把剪刀捧给顾昭<>顾昭怜惜他<>叫他自去睡<>自己今晚要住在阿润这里<>

    细仔看下阿润<>看他不反对<>便点点头去了<>

    阿润的屋子<>顾昭还是第一次进来<>他四下打量了一下<>有些失望<>阿润的屋子好简单<>只有靠着墙的一张矮床<>床上的布被是摊开着的<>靠着床并了两个特别大的四件柜<>柜子没有任何装饰<>只是乌突突的顶着屋顶<>看上去倒是可以装不少东西<>

    屋子的正中有一个竹屏风<>将睡觉那边跟这边隔开<>平时看不到这边<>只能看到两个大柜头<>今晚这屏风是合着的<>于是顾昭饱了福<>

    这边屋子<>只有铺地的毡子席跟案几<>那边靠墙<>竟是成千卷抄好的经卷<>已经堆成了小山样子<>隔着小山<>那边却又堆积着数倍的空白竹简等着人填满<>

    <>看什么呢<><>阿润不明白<>

    <>在看阿润的秘密<><>顾昭坐好<>感觉脚松快了一些<>

    阿润连忙点起炭火<>拿着扇子扇了一会子<>终于屋子里慢慢的温暖起来<>

    <>我能有什么秘密<>便都在这里了<><>阿润低头说着<>努力掩饰着已然涨红的面颊<>又好不容易的<>才将四下乱飞的心逮住了<>放回原位<>

    <>那边的柜子那么高大<>想必是藏了美人在里面<><>顾昭心乱<>便开始乱说话<>

    阿润依旧笑<>笑完却去床下取了自己一直舍不得点的碳<>放了十数根进了炭盆<>放完<>拿着扇子<>小心翼翼的往风眼扇<>生怕熏了顾昭<>

    点好火<>阿润端坐在顾昭身边看他插花<>他行的是最尊重的礼仪<>跪坐<>双手放在大腿上<>背线笔直<>下巴含胸<>因为插花是一件很高雅的事情<>他也要用最高的礼仪报答顾昭对他这片心<>

    正当他以为他要看到一场精妙绝伦的插花表演<>可惜……嗯……阿昭不懂插花吧<>基本就是拿着剪子剪了花枝<>死命塞进素瓶里<>

    <>嘿<><>阿润终于忍不住了<>笑的声音都古怪<>

    <>笑屁<>我又不懂<>也没人教我<>自……阿父死了<>我就被送到乡下了……嗯……你随便看看<>有个意思<>乐呵乐呵得了<><>

    阿润不懂顾昭在说什么<>后面那段甚是古怪<>他一伸手<>接了顾昭的活计<>

    <>还是……我来吧<><>

    <>哎<>等的就是你这句<><>顾昭懒洋洋的坐着<>他的腿往火盆那边探<>身体向后倾<>双手撑着一身的重量<>脸上带着足足的笑意<>侧脸看美人插花儿<>

    阿润停下剪子看看他<>并未计较他的不像样<>甚至他扯过自己棉袍角将阿润的脚盖住<>

    这一盖<>阿润便跟顾昭连成了一体<>前辈子这辈子<>好吧<>又是这句话<>真的<>两辈子阿润都没这样跟人享用一样的温度<>他的脚只要轻轻一动就能碰到阿润的大腿<>阿润身上好暖和<>颤抖的暖和<>

    不知怎地<>顾昭的脚一不小心的就碰到了阿润的大腿<>接着顾昭颤抖了<>扬起脖子数房梁<>阿润也抖了<>举着剪子呆坐着数花瓣儿<>

    时间悄悄过去<>炭盆里的红色越来越多<>竹炭的香气越来越浓烈<>

    不知道谁先找到了自己<>总之<>阿润又开始插花了<>

    阿润插花的动作很美<>就如一汪清水在自然流动<>恬静而自在<>顾昭并不会选花枝<>只是选了一支全开的特别旺盛的梅花枝子<>这个对插花来说<>却不是最好的选择<>可偏偏<>阿润却能找到最好的角度<>竟将花枝修出强烈的洒脱意味<>这对梅花来说<>此种修饰法却是少见的<>梅花<>是含蓄雅致的<>虽有傲气<>但是<>却是遗世孤高<>可偏偏阿润却给它修出了强烈的动感<>

    <>你在看什么<><>阿润忽然停了剪子<>扭脸看顾昭<>

    顾昭盯着那一蓬梅花叹息:<>阿润真厉害<>竟然能插出一团火<><>

    阿润呆了一下<>一伸手将所有的花枝都取了出来<>又插<>

    <>怎么了<><>顾昭不明白<>原本很好看的<>那么热烈<>那么昂扬<>就如火焰一般的想要燎烧一切<>怎么就不满意了<>

    阿润摇头:<>不对的<>不对的<><>

    到底那里不对<>他也不说<>只是小心的又继续插<>插完小心的问:<>这次呢<><>

    顾昭很认真的看着花枝:<>像鸟儿<>就要飞起来了那股气势<><>

    这样<>又不对了<>阿润只好再次重新来过<>

    <>这次呢<><>

    <>哎<>挺好<>就这么吧<><>

    <>要细细看了<>好好告诉我才是<><>阿润认真的看着顾昭<>

    顾昭歪歪嘴<>看着那一丛新插好的梅花叹息道:<>像一个人<>站在高高的云彩上<>骄傲的俯视<>便是风霜雪雨过去<>他都无所畏惧<>像……藏起来的那个阿润<><>

    阿润眼睛又明又亮的看着顾昭<>看的几乎要淹死他<>心里又是难过<>又是痛惜<>他看看梅花<>有些不忍<>但是还是<>拿着剪子<>细细的剪去锐利<>尖角<>一遍一遍的凌迟自己<>毫不客气的用剪子修去一切他不该有的品质<>顾昭看着实在心疼<>但是却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的陪着<>一直陪到<>阿润总算修出一丛想远居世外的梅<>想隐藏在山涧里的一股子隐士的味道方罢了<>

    顾昭心疼<>便哄他<>顺嘴说:<>阿润手这么巧<>给我做老婆吧<><>

    阿润嗤笑答:<>……阿润是要做和尚的<><>

    顾昭摆手:<>那有什么<>春天夏天<>你便来山上敲钟<>等到秋天冬天就去给我做老婆<>我们也不做什么<>你每天就给我插花就好<><>

    阿润扭脸看了他<>看了一会点点头很认真的回答:<>好<><>

    顾昭没想到<>脸色顿时涨红起来<>脑袋左右摇摆<>摆了一会吸吸鼻子:<>你偷喝酒了<><>

    阿润并不觉得羞愧:<>嗯<>喝了一些<><>

    <>还有吗<><>

    于是<>顾昭又提着酒壶<>喝着小酒<>灯下看美人插花<>怎么看<>怎么雅致<>雅致的他都有了诗意<>可惜念书不多<>实在不会吟<>却实在想吟<>人家都这么雅了<>他好歹作些什么才撑头<>于是便趴在桌子上<>带着一丝被美人熏出的醉意说:<>阿润<>我想吟诗<><>

    阿润一剪子下去一个花头<>

    <>真的<>我倒是会一些<>我想想啊……<>顾昭抱着脑袋<>深恨上辈子读书太少<>妈的还长在南方<>妈的……满脑袋的诗<>真的<>可多了<>课本里<>电视里<>电影里也常叨咕的<>就是记不得了<>到底是什么来的呢<>他愁眉苦脸的生憋<>阿润也不理他<>只是很珍惜的将剪下去的花瓣儿小心的收在一方布帕里<>

    <>咳……有了……园中有早梅<>年例犯寒开……这句如何<><>终于想出一句<>顾昭洋洋得意<>

    阿润有些惊讶<>停了剪子看他:<>还成<>下一句呢<><>

    顾昭又愁眉苦脸了:<>忘记了啊……我想想<>真是记不得了<>仿若是年轻的小媳妇剪了梅花<>回到家里插在柜子上了<>嗯……就是这个意思……<>

    一不小心……又是一错剪<>阿润很哀怨的看了一眼顾昭<>觉得他是故意的<>

    顾昭很无辜的摊手<>真的是记不得了吗<>谁在现代没事儿去看诗文啊<>吃饱了撑的没事干才看呢<>就是……他曾活过很多岁数<>可是<>那也是……每天赚钱买保险<>交按揭<>家长里短<>社会压力大得很<>那里有空看诗文<>

    他说的这诗句<>诗名叫早梅<>原句是:园中有早梅<>年例犯寒开<>少妇争攀折<>将归插镜台<>犹言看不足<>更欲剪刀拆<>是唐代<>孟浩然的诗句<>

    他能想起来<>不过是这诗句里<>有梅花<>有剪刀而已<>

    阿润叹息<>略有所思<>便轻轻念到:<>红梅细剪裁<>崖顶曾怒开<>不惜金缕衣<>凉人多寂哀<>休怨不得归<>纤尘衣轻练<>凌雪院前过<>胭色叩门来<><>

    顾昭一呆<>半响之后叹息:<>阿润吟的真好<><>

    阿润失笑:<>并不好<>学过几日<>可惜……后来便不能上学了<>不过是知道规律乱念的<>要是那只鸟知道<>一定会大加批判<>吟上十首八首绝伦的讥讽咱们<><>

    那只鸟<>是指薛鹤<>薛鹤不喜欢阿润<>阿润也不喜欢他<>薛鹤叫阿润<>那个假和尚<>阿润管薛鹤叫<>那只鸟<>

    顾昭笑:<>咱不管他<>他是以后靠十首八首度日骗官做的<>咱听得好就成<>只是阿润的诗句太哀怨<>就像嫁不出去的小媳妇那般<>这个也不好<>咱不提这事儿<>说些高兴的<><>

    阿润停了手<>左右摆弄瓶子的角度<>一边摆弄<>一边问:<>还有什么事情值得高兴<><>

    顾昭沉吟:<>恩……我会说传奇<>野话儿<><>

    <>那你说来<><>

    <>好……阿润知道世界有多大吗<><>

    <>嗯<>这个却是不知道的<><>

    <>我却是知道的<><>

    <>呵呵<>那你说说世界有多大<><>

    <>可大了<>在南边<>过了大海的方向<>住了各种颜色的人<>有黑色的人<>红色的人还有白色的人<><>

    <>休骗我<>怎么会有黑色的人<><>

    <>哎<>只说是野话儿<>我这般说<>你要当成真的听<><>

    <>呵呵<>好吧<>那你继续说来<><>

    <>那黑色的人<>住在很热的地方<>那热的地方<>一年四季只有苦夏<>于是他们便不喜着衣<>那男男女女一年到头都是袒胸露腹<><>

    <>……<>……<>……竟有如此不知羞耻的地方<><>

    <>大家都这样<>怎么会有羞耻呢<>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羞耻是别人告诉你的词儿<>别人不知羞<>你自己羞个头呀<><>

    <>那倒是<>若都是这样<>羞耻也就没了<><>

    <>那些黑色的人<>倒也不是全露的<>就像黑男子<>待到成年<>就将一个木管子插在话儿上<><>

    顾昭指指自己的□<>比比长度<>可怜的阿润面目一顿扭曲<>又听得新鲜<>就不敢插话<>只能强忍<>

    <>那黑色的女娘<>待长大就集体浑身抹了彩色的泥巴当胭脂<>打扮娇俏的去挑选男人<>看那个男子站了一排<>谁的管子又粗又长<>就去找了回家做女婿<>哇……夜里管子一摘<>就可怜了<>常有第二天夫妻打架<>嫌弃对方行欺诈手段骗人之事<>只可惜<>夜都过了<>货是无法退了<>只要哑巴吃黄连<>有苦自己知<><>

    阿润终于忍不住<>趴在桌子上哈哈哈大笑起来<>他捂着肚子<>脑袋连幻出一个情形<>一群纯黑色的人<>排成两排看管子的样子……

    笑得一会<>他的笑声又嘎然而止<>面露酸楚<>皆不过是因为一句话:<>哑巴吃黄连<>有苦自己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