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6第十六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薛鹤有钱了<>一抬手便捐给庙里十贯<>他的食盒成了两层<>他却不爱吃了<>每天只是带那名叫雀奴的小厮下山<>许是为了面子<>他给雀奴也置办了新的葛麻棉衣<>每天带出去聚会<>早起晚归<>有时候都不归<>有时归了便絮絮叨叨的说一些顾昭不喜欢听的话<>如<>他在城中又交了什么名人之类<>

    顾昭可以想象薛鹤每日跟什么人扎堆<>那些人很明显的恰恰就是顾昭最不喜的一类人<>文人<>如此原本挺好的挚友却眼见得就有些生疏了<>

    这一日<>薛鹤又去城里会名人<>顾昭起的早<>一个人在院子里剥了昨日剩下的饼子碎渣渣喂麻雀<>斋饭是不可剩下<>无论如何必要过了五脏庙<>虽然不信这些<>可是顾昭依旧还是用了这样的方式处理剩饭<>好歹心里能舒服些<>麻雀的胃那也是胃吧<>不算做造孽<>

    这山上也没什么名鸟<>又是冬日<>有的便是这一群一群的麻雀<>这些雀儿在寺庙里得到优待并不畏人<>常常四处飞着与和尚抢食<>看到有人剥了碎渣渣丢在地上<>便呼啦啦的一涌而下吃的欢实<>

    两块饼子喂完<>麻雀飞去<>顾昭低头<>顿时窘了<>这眼见得地上便多了许多雀儿的羽毛与粪便<>顾昭羞愧<>这院子里的卫生似乎是阿润在管<>

    果然<>没片刻<>身后传来唰唰的扫地声<>顾昭扭脸<>脸色涨红着道歉:<>对不住阿润<>我去唤细仔扫<><>

    阿润笑笑<>并不在意的道:<>原是我份内的事情<><>一阵山风吹来<>阿润的僧袍角被吹得飞起<>袍内的足裤被风绷出了腿型<>看样子阿润穿的并不多<>

    顾昭更加不好意思<>阿润不比他是外客<>他每天要干很多活<>他每日早课完了要去后山担水二十挑<>上午抄写经卷<>写完还要去打扫主殿<>擦拭佛像<>忙完回去吃了饭依旧不得歇息<>下午还要清扫一后山的残叶<>垃圾<>这山上最粗鄙的僧侣都比阿润过得好<>

    这一大山的和尚<>顾昭就很好奇<>为什么阿润要做这么多的苦工<>他问过知客僧<>知客僧也是一脸苦笑<>只是双手合十的悄悄嘀咕了一句:<>施主<>这是皇庙<><>

    对喽<>这是皇庙呢<>想来也总有顾昭不该知道的事情<>知道不该问的别去问<>可是<>顾昭还是很心疼<>真的<>

    前辈子<>这辈子<>顾昭从未有过这样的一种强烈的感觉<>想去保护一个人<>宠着一个人<>这种带着一丝酸酸的<>甜甜的<>一想起来<>心肝就像针尖猛的那么一扎一挑<>浑身的细胞都会缩一下<>酸酸的心疼<>气都出不上来的憋闷感<>就恨不得自己也是个小和尚<>这辈子跟这人一起呆在这山上<>什么都不做<>每天就捧着经卷坐在佛前<>一起吃苦受罪<>偶尔目光对碰<>就只对着傻乐就死也甘愿了<>

    顾昭尝试过用钱去买通一些人帮下阿润<>可惜两座山头的和尚硬是没人敢伸出手接一下钱<>敢于帮一下的<>甚至有人看到顾昭转身便快速跑开了<>就像身后有狼一般<>

    一瘸一拐的回到屋子<>顾昭长长地出了几口气<>细仔见主人不高兴<>忙跑到院子里帮着清扫<>可惜<>不管他如何帮<>他清扫一遍<>阿润便加上一倍<>再帮只能是加大阿润的负担了<>没办法<>细仔讪讪的回到屋子里摇摇头<>表示自己也没办法了<>

    顾昭气的想用手捶墙<>又怕疼<>想跺脚又不敢<>只能眼巴巴的趴在窗户上往外看<>

    清扫完院落<>阿润出了一头汗<>他举起袖子擦擦额头<>抬脸冲着趴在窗台上看着他一脸心疼的顾昭笑笑<>脸上半分的责怪都没带出来<>甚至他还悄悄的眨巴下眼睛<>

    顾昭顿时心里又酸涩了<>他回身对细仔说:<>去<>把热好的滚水给阿润师傅送去<>叫他别用冷水擦自己<>仔细被风刷了裂子出来<><>

    细仔点点头<>两手各提着一只大铜壶的去了阿润的屋子<>到了那边<>他并不敢进屋<>只是将壶放在门口小声道:<>阿润师傅<>这是刚做的滚水<>您仔细烫着<><>

    阿润在屋子里道了谢<>出了门提了水进屋<>没片刻又把空壶放在门口<>

    听到那边关门的声音<>顾昭忙叫细仔去看看<>没片刻<>细仔笑眯眯的提着空壶进屋<>打开壶盖给顾昭看<>壶内煮好的十个鸡蛋已经不见了<>

    前些日子顾昭才发现<>阿润是吃不饱的<>他那所谓的六层食盒内放着的不过是一碗粗米饭<>几块咸菜<>但是每日里却用那么好的食盒送进阿润的屋子里<>这便又是一个谜<>

    转眼<>又是几日过去<>顾昭的脚更好了些<>能丢了拐<>能穿进鞋子里<>也不必再裹着了<>他很想家<>最想的还是荤食<>可惜老和尚不许他下山<>打了手势说<>没有断根<>若下去<>来年还会再犯<>

    <>我好想吃肉啊<><><><><><><><><>顾昭猛地对着庙里的大殿一声呐喊<>惊起麻雀无数<>

    昨日他遣人下山<>山下却说<>没有断根<>叫七爷收了回家的心思<>乖乖的在山上好生呆着<>回来的时候嫂子倒是给带了很多吃食用品<>可惜<>依旧没有肉<>

    顾昭在这里唉声叹息<>阿润站在门口看他笑<>笑完拢着袖子走过来问他:<>细仔他们呢<><>平日难得见他这样清闲<>看看气色<>想必是这些日子吃的好了些<>原本白的没有血色的脸<>如今也有些红润了<>

    <>我叫他们去山下偷吃去了<>我便是吃不得<>也不能连累身边人都一起受苦吧<><>

    阿润皱着好看的眉头看他<>怕他难过<>便低头悄悄叹息:<>嗯……我也想吃<>我都八年没吃了<><>说完调皮的眨巴下美目<>眼睫毛扑簌簌的像蒲扇<>

    顾昭如被雷击<>手脚不知道往那里放:<>哎……对不起……我忘了你要出家的<><>

    阿润不在意的依旧笑<>笑完走到他面前<>背对着他蹲下说:<>上来<><>

    <>啊<>做啥<><>顾昭瞠目结舌<>

    <>我知道一个好地方<>带你去耍子<><>阿润催他<>

    顾昭四下看看<>心里七上八下的<>大象跳舞<>看看这背<>有磁石一般<>鬼使神差的他还是伏在了阿润背上<>爬上去后<>心如擂鼓<>咚咚的跳个不停<>怕阿润感觉到笑他<>他只好捂着心<>一只手搂着他的肩膀<>

    阿润的背很宽大<>很温暖<>并不像他表面上那般弱<>他走的很稳<>一步一步的就像脚底有坚实的基石<>阿润很香<>带着一股子佛香<>淡淡的似有若无<>也有肌肤香<>清清楚楚<>透透彻彻的好闻<>

    顾昭不敢说话<>伏着一动不动<>

    出了小院子<>穿过一些已经旧败的庙宅<>左拐右拐的他们来到一条两步宽的小路上<>顾昭举目四寻<>这里虽没有看到梅花<>却已经闻到了梅香<>那香气真好闻<>清清凉凉的<>新新鲜鲜的一股股的似有若无的往心里钻<>就像阿润那般的感觉<>

    又走了片刻<>眼前豁然开朗<>这是一处高地<>高地前是一处山涧<>有十丈多甚至更宽<>往山涧下面看去<>黑漆漆一片不知道崖底在那<>而山涧那边看去<>却是扑簌簌成片盛开的梅林<>

    那梅花林悄然盛开着<>就如几万点粉色的胭脂不知道被那一双手推开<>散在这里<>没有一片绿叶<>一团团的只是花<>

    顾昭呆了<>拉拉阿润的衣服急说:<>我们下山<>下山近前看<><>

    阿润把他放在石头上坐好<>摸摸他的脑袋<>温和的笑着说:<>阿昭可以去<>阿润不能去<><>

    顾昭依旧不懂<>却没有问<>只是心疼的很<>很多东西<>犹如一根线一条条的卷成乱线头<>他好似明白<>却又好似不明白<>他无法深问<>因为阿润不想说<>他们便并坐着<>看着远处的梅林<>

    <>这里看<>比近前看漂亮多了<><>

    <>呵……恩<><>

    <>谢谢阿润<><>

    <>嗯……<><>

    <>阿润……今年……多大了<><>

    <>二十五岁了<><>

    <>哎<>不信<>看着比我还小<>阿润是出家人<>出家人呢……不打诳语的<><>

    <>呵……真的<>二十五了<>马上就二十六了<><>

    顾昭闭着眼<>深深的呼吸<>贪婪的闻着美景的味道<>阿润侧头看着他<>其实……阿昭也很美<>他只是不承认<>只要细看他<>他会发怒的<>

    崖顶的光线淡淡的给顾昭的脸颊上铺了一层莹白<>他的毛孔很细<>肌肤很白<>表情柔和亲切<>

    阿润心思一动<>不由的犯了嗔念<>若是……若是永远跟阿昭在一起就好了<>永远跟阿昭在一起<>坐在这里看梅花<>看日月更替<>便是死了也甘愿的<>

    阿昭闭着的眼睛<>忽然睁开一只瞄他:<>看我作甚<>看梅花<><>

    阿润笑了起来<>顺手拧他的脸<>顾昭咯咯笑着躲了<>顺手拿起一团雪<>塞进阿润领子里<>阿润不躲<>只是扶着他:<>不要摔倒<>下去就烂糊了<><>

    顾昭看看崖底<>吐下舌头<>打了个寒战<>

    这天晚上<>阿润再也无法安静的抄佛经<>他甚至奢侈的点了一对黄蜡烛<>从柜子里取了一把飞鱼壶并一个素葵酒杯<>倒了顾昭给他的酒出来自斟自饮<>

    若有识货人此刻见到他这把酒壶跟酒杯一定惊讶<>因为<>只这把飞鱼壶在山下可值千贯<>

    天空又飘起了小雪花<>阿昭却不在屋子里<>他的脚没有好<>却喜爱乱跑<>总是跑到前面逗和尚<>这山上没有不喜欢他的<>便是惠易大师<>也总是看着他笑<>悄悄打手势告诉阿润<>阿昭有大智慧<>

    那里有大智慧了<>就冲他每天早起<>对着大殿乱喊吗<>什么……大海啊<><><><>你都是水<>庙里啊<>都是秃驴吗<>

    阿润从不觉得阿昭有大智慧<>他任性的像个孩子<>可爱的孩子<>令人想拢在怀里细细呵护的孩子<>

    顾昭要知道阿润这么想他<>怕是老脸都会羞红了<>也不知道怎么了<>他被人当成十几岁的对待<>多少也有了些孩子气儿<>只是他自己都未察觉<>偶尔还是好为人师<>

    此刻<>他也在想<>阿润多么好<>那么温柔的一个人<>应该放在家里<>好好呵护才是<>那么好的人应该拢在怀里好好疼爱才是<>

    几杯酒下肚<>阿润有些醉意<>便掩了炭火<>摊开被子睡<>阿昭给他的竹炭很清香<>他最是喜欢<>因此每夜只用几根<>

    红碳烧完<>化为细灰<>阿润朦朦胧胧的熄灯躺下<>院子里却传来细碎的脚步声<>接着有人往这边门走来<>又有阿昭带着足足笑意的招呼声<>

    <>阿润<>你快出来<><>

    阿润笑了<>不想动<>便躺在被窝里拒绝道:<>明日我要早课<>已经睡了<><>

    门外的声音也不在意<>带着一丝丝炫耀的语调哀求道:<>出来吧<>看看我<>我有好东西给你<><>

    阿润笑了<>只好起来<>披了衣服<>打开门<>

    门外是阴天<>朦朦胧胧的<>地上有一层刚刚铺好的白雪印出一丝微弱的莹白色<>

    阿昭伏在细仔的背上<>手里抱着一大枝梅花冲着他笑:<>阿润不能去看梅<>我便帮你取来了<><>

    有多久了<>有多久没人这样为他想了<>阿润不说话<>害怕一说出来<>声音会有异色<>他只能站着盯着那枝梅<>那梅花<>开的多漂亮啊<>一个花骨朵都没<>竟是盛开的一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