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4第十四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这段时间<>顾府诸事不顺<>卢氏觉得一定冲撞了什么<>就请了先生家里来看一下<>先生来了后说<>倒也没什么大问题<>只是这宅子本就修建在蟒带上<>原是上等的吉宅<>不巧的是明年赶巧了是蛇年<>蟒蛇遇蛇年<>双蛇相缠过犹不及<>

    卢氏又问可有什么办法避一下<>那先生便说<>倒也好办<>家里有贵主子属鸡的<>每日早上寅时三刻整点<>要到家中四个方向将面塑的三牲奉于宅神祭拜<>每个方向拜三次<>每次三九二十七拜<>要一直拜五九四十五天<>待祭拜完毕<>家宅大吉<>合家顺畅<>

    卢氏盘算了一下<>说来也巧<>娇红姨娘可不就是属鸡的<>这可是大好事<>于是<>卢氏叫人备了葱白织金女裙纱一匹<>绿装花凤缎两匹并一副上好的头面给娇红姨娘送了去<>委托她从今日起<>为了全家每天去祭拜宅神<>

    顾昭听了这个消息心里顿时悟了<>自己那个面团一般的大嫂那里是个好招惹的<>你挑拨老爷打我儿子<>我就叫你每天早上五点起床<>绕着院子磕头<>整了你<>你还说不出来<>这才是宅斗的高手呢<>哎呀<>小生佩服死了<>

    在生病当中终于捡到一些乐子<>顾昭心情好了一些<>但是看到自己肿的就像发面馒头一般的脚丫子<>他又愁了<>正愁得慌<>整完小妾的卢氏<>笑眯眯的带着大媳妇儿苏氏来探望<>

    <>哎呦呦<>见过冻疮<>也没见过这么唬人的<>这可怎么好<><>卢氏看着实在心疼<>真真的<>她对这个小叔子心里是又爱又疼的<>

    <>嫂子<>别说了<>我要难过死了<>走也不能走<>药都不知道喝了多少<><>顾昭自己也郁闷<>

    <>那年你哥在外面也生过这个<>他身子骨比你火气大<>没几日自己便好了<>阿弟这个……却没想会这样<>虽说冻疮天气一好<>这伤势自然就好<>就只怕一件事<><>卢氏大喘气<>

    <>哎<>嫂子<>您就说吧<>我听着吓人<><>顾昭瞅着卢氏发愁<>能痛快点吗<>

    <>明年这个时候<>还得肿<>冻疮是个顽固的<>很不好断根子的<><>卢氏捂着帕子乐<>觉得小叔子真可怜<>瞧这小可怜样儿<>瞧着怪招人疼的<>

    <>啊<>不会吧……<>某人是南方人<>上辈子跟冻疮无缘<>

    卢氏捂着嘴巴咯咯笑:<>好了<>也不逗你了<>嫂子前几日就找人出去打听<>找方子<>今儿早上陶若家的回来说<>咱上京郊外碧落山法元寺的惠易大师<>最是个慈悲的<>早年这上京有雪灾那会子<>惠易大师帮人看过冻疮<>他们说惠易大师看过的来年都不会再得<>最是灵验不过的<><>

    顾昭一听特别高兴<>连忙说:<>那<>嫂子可派人去请了<><>

    一边的苏氏笑了:<>小叔叔这话说的有趣<>那惠易大师可不比别的和尚<>那是先帝爷在庙里的替身<>您呀<>还是收拾收拾去庙里吃几天斋饭吧<><>

    如此这般的<>家里急急的给收拾了行李<>打包了满满两车物件送了顾昭出门<>因是去庙里<>也不好带成堆的小厮下奴跟着<>顾七爷给愚耕先生放了带薪假<>虽然人家很想跟<>但是顾昭只是不愿意<>庙里那是清修的地儿<>带那么人去晃和尚眼不仁义<>便只带了细仔<>新仔二人身边侍奉<>

    顾七爷坐在车里还嘀咕呢<>这嫂子这是打击报复吧<>谁说我是小心眼儿了啊<>我就说了她儿子一句打死完事儿<>她就把我送到庙里来吃斋饭了<>嗯<>女人啊<>俱都是小心眼儿<>以后万万招惹不得<>

    卢氏送了小叔子出门<>脸上那副笑眯眯的样子顿时收了<>她冷冷的回头对苏氏说:<>去吧<>把家里的大门都关了<>今日起<>家里需要好好整顿一下<>往日那些鸡鸣狗盗之徒谁引来的谁自己带走<>是谁给小四下的套子的<>叫他自己出来回我<>我不问<>这府里上下是不是真当我死了<>那野种也敢说是我小四的孩子<>小四什么女人没见过<>那种胎质也能入眼<><>

    苏氏脸色白了白<>连忙叉手应喏<>

    不说卢氏在家大刀阔斧的改革<>只说顾昭这一路被人抬着一路艰难的来到碧落山<>

    碧落山法元寺在上京东十五里的山坳里<>从那里西面走九里<>便是皇家猎场<>

    这年份是个穷年<>南来北往的穷人多了<>都扎在庙宇附近搭棚户<>棚子越来越越多就成了城外城<>来来往往的都是葛衣麻布的穷苦人<>把好好的猎场衬的十分穷气<>因此那猎场这几年却也没贵人去消散<>眼见得便荒了<>

    顾昭到的那天<>山下的香客居士<>还有平日子里受庙里接济的庄户刚刚将山下跟山上的道路清扫完毕<>知客僧清源还说呢<>顾昭小施主跟佛有缘<>来的格外巧<>这路一通他便来了<>顾昭觉得<>这叫清源的和尚嘴巴很巧<>跟谁都能找出点祥瑞来<>

    想是这么想的<>香油钱倒是真的足足的捐了一大笔<>整一百五十贯<>一起跟车来的陶若还替家里的老爷老太太捐了二百贯<>

    顾昭他们带的车子并上不得寺院<>只因为这法元寺的复叠石横阶梯有整三百三层<>也许这是佛主对信徒的第一重考验吧<>好在顾昭是伤员<>他是被软兜抬上去的<>

    才一上去顾昭就能闻到浓浓的香火味伴着菜粥的味儿<>这寺庙外墙支着常年不熄的大锅一直在施着善人捐的粮食<>在加上庙里不时传出的唱经的声音<>组合起来便透着一股子浓浓的慈悲味儿<>

    捐了香油钱之后<>顾昭裹着裘衣厚毯坐在软兜里等着<>有些不好意思<>这来来回回的香客看着他的眼神许是觉得他是个什么纨绔子弟<>大冷天疯子一般的来庙里抖排场的吧<>

    又过了一会<>知客僧清源有些不好意思的过来说<>今年庙里的客房住了很多书生<>只余下后山一处客房可住<>小是小了些<>可还算清静<>顾昭也顾不得那么多<>忙叫人赶紧点<>把自己整到后山去<>在山前坐着实在别扭疯了<>

    他说完<>清源和尚倒是笑了<>转身便在前面引路<>

    说起来<>这边风景正经的不错<>远处碧落封顶白云缭绕<>云外有三四小庙只露琉璃瓦尖<>法元寺这地方地势好<>仰见峻峰盘结<>侧看霞光拥柏松<>端是一派隐居的好风景<>

    他们转过大殿<>沿着边缘的小路弯弯曲曲的又走了一会<>香客是越来越少<>这便入了正经修行人住宿的地方<>

    过了几处庙舍后他们转眼来到一排小院<>顾昭一看心里便十分满意<>这小院青瓦白墙<>安静雅致<>院外有十数位僧众正在打扫着本就干净的院落<>见有远客他们都微微合掌施礼<>搞得坐在软兜里的顾昭又是一顿羞愧<>进得院子<>还未及仔细端详<>顾昭便听到一声清脆的闭窗的声音<>随即却又闻到一股子特别舒服的檀香的味道<>似有若无的<>

    清源带着他们去了院中间的屋子<>这屋子里只有简单的摆设<>倒是有新搬来的四个火盆<>已经烧了一会<>将屋内熏得十分温暖<>顾昭看下四周<>虽简陋<>可却十分干净<>便满意的点点头<>清源和尚这才合掌告辞<>

    这天晚上下了晚课<>顾昭才见到惠易大师<>原本他倒是有一些前辈子不错的禅语想卖弄一下<>奈何<>惠易大师修的是闭口禅<>弄得顾昭满失落的<>不过他家奶哥也是个说不得<>顾昭言行举止间倒是很照顾老和尚的习惯<>引得大师看他的眼神十分慈祥<>

    老和尚的药很不错<>顾昭能闻出两三样<>有麝香<>有<>还有陈皮<>嗯……还有烧头发的味道<>也不知道到底是那种秘方<>又是涂抹<>又是裹脚的<>反正这药剂一抹<>脚上竟然不痒痒了<>

    上好了药<>老和尚打手势说三日后再来<>顾昭合掌道谢<>遣了新仔提了灯笼送大师回去<>待看的那老和尚走远了<>顾昭自己在那里唠叨:<>细仔<>这和尚肯定是皇家的秘密知道多了<>就不敢说话了<><>

    <>七爷说什么<>小的怎么听不懂呢<><>细仔笑眯眯的在那边炉子里找红碳用火钳夹了<>放在一个天女散花六方小手炉里捧给顾昭<>顾昭接了手炉放在怀里叹息:<>哎<>也不知道那府里乱成什么样子<><>

    细仔依旧不懂<>只是笑的十分憨傻<>顾昭拍拍他的脑袋问他:<>想家吗<><>

    细仔点点头:<>想吃椰果<>还想爬树<>想疯了<>不过回去会想七爷<>也会想疯了<><>

    <>好孩子<><>顾昭拍拍他的脑袋<>

    顾昭在寺庙这一住<>便住了十天<>每天里山下的府里都会派人来详细问询<>今儿吃了什么饭<>进的香不香<>可缺什么东西<>屋子里碳足不足<>顾岩也来看了一次<>被顾昭毫不客气的赶下山<>都老胳膊老腿的<>摔他一下<>全家人都得疯掉<>撵回去时还吩咐了<>再不许这老家伙上来<>不然他就跟着下山<>脚烂掉就烂掉<>反正他也不想要了<>那么难看<>

    别看顾岩年纪大了<>有时候那老家伙在顾昭面前却像个孩子<>都是顾昭在哄他<>说起来前世也这样<>总是替别人着想<>来到此处无根无基<>事事由他做主<>半点也不敢把自己当成孩子<>

    如今被哥哥接了来<>倒是真的住出了家的味道<>只为老哥哥处处想着他<>有什么事儿都爱跟他唠叨<>商议<>嗯<>这才有了点子根儿的样子<>随着稳妥了<>性子也慢慢的养成了<>不知怎么便任性起来<>其实<>人是不能惯着的<>

    山上的日子寂寞无奈<>写毛笔字成了顾昭唯一打发时间的方式<>对了<>还有左边邻居的诵经声<>虽不知道那里住了谁<>可那人每天早上会早早的起了去前面做早课<>早课完了会在屋子里诵经<>他诵经的声音<>轻轻润润<>不高不低<>娓娓道来<>十分的好听<>顾昭有时候能听得迷了进去<>伴着声音还能睡回头觉<>

    顾昭住的这院子里<>连他一共有三个住客<>一位住客是在上京等待考试的儒生<>另外一位便是诵经人<>顾岩起的迟<>一般见不到那人<>只是偶尔看到小和尚送斋饭<>提的盒子是一个六层的大盒子<>比他这里多两层<>大约那是一位有钱人<>给的香油钱最少有六百贯的原因吧<>

    真的<>就拿顾昭自己来说吧<>连家里带他自己共捐了三百五十贯香油钱<>所以他四层<>那位儒生很穷<>大概给的少<>所以每次他只有一个单层食盒<>还不保温<>

    顾昭就是这么看世界的<>

    住在山里<>日子很寂寞<>寂寞到<>顾昭这样的大文盲<>竟然能想起一首很久很久以前读的诗歌<>诗是谁写的<>他忘了<>但是跟此地却是很应景的<>而且最难能可贵的是<>他还很合适的给改了几个字儿<>他吟道:

    冬驻法元寺<>

    千秋想翠华<>

    青山无帝宅<>

    荒草半人家<>

    雪下汤泉树<>

    春回绣岭花<>

    上京望不还<>

    谁见平洲霞<>

    改完<>他自己吧嗒下嘴巴<>又冲着天空猛的呐喊了一声:<>寂寞的□啊<><><><><><><><><>我要吃炖肉啊<><><><><><><><><>

    屋那边有人低笑<>顾昭脸色涨红扶墙回了屋子<>继续睡大觉<>在梦里还是颇为得意的<>总算穿越人士做的牛叉事情今儿他也做了一宗<>只是他却不知道<>这首诗吧<>在它本来的地方<>都算不得什么好诗句<>

    能记得就不错了<>指望顾昭能把琵琶行<>长歌行背下来<>那真是没门的事儿<>

    人是不能寂寞的<>当你真正进入寂寞的模式<>你会发现你开始重视这个世界的细节了<>就像顾昭<>他开始幼稚了<>开始观察周围了<>就像他的邻居之一<>那位儒生总是给顾昭带来一些笑料<>

    前日<>那儒生不知道怎么就抽了<>拿了毛笔将寺院的白墙涂涂画画的写了好几扇墙的草书<>顾昭硬是一个字儿都没认出来那是什么字儿<>搞得他十分郁闷<>

    所以就说<>没文化<>很可怕<>

    那儒生写完<>自己看了半响之后就爱上了那墙壁<>回屋子搬了椅子痴坐了很久之后他哀求寺院的和尚<>把这几面墙卖给他<>和尚不愿意<>他就威胁人家<>不许图了他的字儿<>以后这寺院会因为着墙壁而闻名遐迩的<>

    大概是这类狂生看多了<>和尚并不理他<>只自顾自的去了<>那儒生又爱那墙壁到半夜才回屋<>隔天<>就是今儿一大早<>那儒生又抽了<>他拿着一罐墨汁把好好的墙给人家图成了黑色的<>图完又抄着地方话不知道骂谁呢<>骂完又痴坐在那里<>

    和尚好脾气<>没多久<>带着工匠来又将墙壁图的白白嫩嫩<>看上去十分的清新<>

    说起来<>这寺院的和尚可勤快了<>这院门外见天的有僧侣打扫<>收拾<>不到天黑不散人<>总有人干活<>

    今儿阳光不错<>顾昭将伤脚放置在一个矮墩子上<>开着门看着这儒生<>冷也忘记了<>他一直看到儒生扭过头来<>盯着顾昭问:<>看我作甚<><>

    顾昭脸红<>忙摆摆手:<>不做甚<>先生……吃了吗<><>

    <>什么<><>那儒生走过来<>顾昭这才看清楚他的模样<>这人二十四五岁的样子<>眉目疏朗细平<>眼神明亮而透彻<>声音也很清澈<>大概癫狂了几天没观众<>他的表情略有些失落<>

    顾昭招招手<>对他说:<>兄台写的一手好书法<>小弟真是佩服的紧<><>那书生脸上有些微红笑笑道:<>那里好<>越看越是丑<><>顾昭忙摆手:<>那有<>一个个的龙飞凤舞的<>来<>请坐下<>我这里有上好的果茶<>兄台吃吃<>暖暖身子<>这天儿怪冷的<><>顾昭说完指指身边的小桌子<>

    他是真的有好吃的<>这些日子<>除了吃他就剩吃了<>他身边这张桌子<>摆了十多个罐子<>里面放的都是瓜子儿<>花生仁<>蜜饯<>饴糖这样的零碎<>

    这儒生看了一眼桌子<>随即笑了<>便很不客气的抓了一块果干丢到嘴巴里<>细仔看到七爷总算是交到朋友<>心里很是欢喜<>十分勤快的端来凳子放置在一边<>还把少爷的橘子酱挖了满满一大勺给这位先生拿热水泡了端上来<>

    这先生是有学问的<>能写一墙大黑字儿<>

    儒生倒是没客气<>喝了橘子茶<>又把桌子上的零食俱都吃了一遍<>吃完才报了自己的姓名<>

    这人叫薛鹤<>字彦和<>永宗郡眉山人士<>喜书法<>爱丹青<>他这次来上京是来科考的<>因为消息得到的早<>来上京的日子久了<>盘缠用完<>就只好借住在法元寺<>平时靠着给和尚们刻经书竹简度日<>

    顾昭不是读书人<>也没有元服<>所以一直没有号<>他遇到拥有这一长串字号的人物莫名的就自卑起来<>难不成告诉他<>自己曾有个乳名<>叫<>盆子<><>好吧<>好歹<>也带个子呢<>也能在文章里写到<>子曾曰过:五香核桃仁真好吃啊<><><><>

    薛鹤这人倒是实在<>也没有山下书生儒士那般臭贫<>他的话题很多<>喜爱说风景<>也会说很多禅语<>恩……还有各种古代哲学抬杠知识<>搞得顾昭十分自卑<>只能说好话哄他<>弄得彦和兄越发的得意起来<>随即大声又吟唱了几首得意的<>顾昭自是大声喝彩<>

    他二人正谈的哈皮<>这些日子一直未出屋的第三人<>终于打开屋门走了出来<>

    此刻<>阳光正好<>远处的光线嗮在雪顶<>又反射到小院子里<>正照在这人的身上<>朦胧胧之间<>竟给这人镀上了一层金线<>顾昭眨巴<>眨巴眼睛<>很是热情的招呼:<>兄台<>来吃<><>

    那人噗哧一声乐了<>便束着手<>慢悠悠<>走过来<>他走路的姿态很是优美<>稳稳地<>妥妥的<>因脚前没有穿前面很高的桥足履<>所以大袍子盖了脚面<>行过来就像飘一样<>

    顾七爷顿时痴迷了<>于是傻乎乎的问人家:<>神仙贵姓<><>

    来人又笑:<>阿润<><>

    七爷又交到了朋友<>细仔又搬来一把椅子<>请人坐下<>上橘子茶<>零嘴<>

    阿润坐下<>身边有着一股子美美的檀香味儿<>他端起茶杯<>手指尖<>尖尖的<>指头长长地<>像玉雕的工艺品<>

    他的样貌长的好<>甚美<>几乎达到了这个时代甚美标准的全部要求<>黑发如漆<>五官细致精致<>唇红齿白<>眼神若春水清透<>肌肤如美玉般莹白<>姿态有一股子说不出的疏懒<>风姿却如玉树一般的优雅贵气<>举手投足<>收放自如<>说不出的好看<>

    这人竟然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顾昭有些痴迷<>就傻乎乎的问到:<>阿润是你的小名吗<><>

    阿润很好脾气的回答:<>嗯<>你呢<><>

    顾昭又憨了<>他傻兮兮的告诉人家:<>我的小名叫盆子<><>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