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3第十三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厢房里暖盆烧着<>几尊六角铜壶灌满热水在暖盆里咕嘟着冒水汽<>一些橘皮煨在铜炉四周<>通屋不和熏香<>却有一屋果气<>橘子是个稀罕物<>因此有诗运:南有橙甘<>青鸟所食……呃<>意思好简单<>这橘子啊<>太好了<>神鸟吃的<>

    漂亮的铜锅子咕嘟嘟的翻着鲜汤<>暗红色的是火腿片<>白的是豆腐<>带点绿色的素丸子<>还有腊肠<>芋头在火里翻滚<>

    顾岩<>顾昭<>顾茂德三人坐在圆桌边<>一边擦汗<>一边吃锅子<>

    夹了一片火腿放到自己大哥碗里<>顾昭笑眯眯的劝食:<>大兄<>今日虽酒管够<>你少喝两口<>这才吃了顺气丹<>别一直喝<><>

    顾老爷不舍的放下酒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行<>听你的<><>说完<>又有些面子上过不去:<>小四<>也早该打一顿了<>我给他存了很久<>并不是这两宗事情<>虽是家丑不可外扬<>弟非外人<>哥哥却也不觉得丢人<>只是……后代不继<>每当想起<>哎<>实在是心绪难以舒卷<><>

    顾茂德一脸惭愧<>忙放下筷子又站起来赔罪<>顾昭倒是喜欢自己这个老实的侄儿<>笑嘻嘻的唤他坐好安慰:<>不关你的事儿<>你也是倒霉被扣了长子的帽子<>若是次子不知道多么快活呢<>可恨这老混蛋不知道你的好<>大冷天的巴巴拉你来陪绑<><>

    顾岩顿时噎住<>看看儿子<>又看看小弟<>有些郁闷的咬了一口丸子就酒狠狠道:<>我是他老子<><>

    顾昭冷笑:<>是呀<>你多厉害<>想弄死那个就那个<>谁敢说个不字<>早先你做什么去了<>好端端的谁错了你弄谁去<>那还在吃奶的也招惹你了<><>

    顾茂德无奈<>只好站起来劝和<>三人又吃了一会<>红丹进来道<>宫里的王太医来了<>跟来的还有个内官<>说是陛下差人来问话<>问顾公爷到底如何了<>

    顾昭看看自己老哥<>没想到陛下如此关注<>这事儿<>到底好不好呢<>

    顾茂德出去请了王太医进来<>帮着把了脉<>说是虚烦少睡<>心气不足<>喜怒无常之症<>这话说的可真没错<>他大哥就这样<>

    诊完<>王太医又开了一个辰砂妙香散的方子:麝香一钱<>木香二十五钱(煨)<>山药<>茯神(去皮<>木)<>茯苓<>黄耆<>远志各十钱<>人参<>桔梗<>甘草各五钱<>辰砂三钱<>一起碾了沫子服用<>每次三钱<>不拘什么时候吃<>用温酒送服就可<>

    大冷天的<>对方也是老人家来的<>顾昭有些过意不去<>就叫绵绵去找上好的三七跟天麻并一罐蛇酒<>给老太医包了带回去<>

    送了老太医出门<>顾昭把方子给了陶若吩咐:<>照方子把药抓回来<>要两份<>我哥吃一次<>那个死小子吃一次<>死小子药里加放黄连<>越苦越好<>什么时候我哥停药了<>他也停<>我看那小子也是一样的喜怒无常<>该治治<><>

    顾岩顿时乐了:<>这话说得<>药也是可以随意吃的<>

    顾昭不在意的摆手:<>放心<>吃不死他<><>

    父子兄弟又团团的坐好<>身上围了毯子<>手里端了热茶<>顾昭盯着自己哥哥服了药<>这才跟他慢慢说起顾茂昌的事儿<>

    <>小四儿这事儿<>咱们先从小的说说<>哥是怎么知道这事儿的<><>

    顾老爷呆了一会<>他不傻<>很多事情被他清理清楚之后<>脸上微微有了一些红色<>

    <>那不是我刚知道他拿着我的荐书卖钱的事儿<>正气着往屋里走<>娇红说别生气<>谁不闯点祸<>小四都十八了<>要两个女人正常……<>

    顾昭点点<>嗯……了解了<>这个叫宅斗吧<>把顾老爷的怒气加大<>接连暴大招<>

    <>哥<>你那几个小老婆<>我没什么要说的<>小四儿十八了<>有些事儿他该知道的你要告诉他<>后宅归我嫂子管<>该引导嫂子会引导<>我就奇怪一件事儿<>小四儿带我出去玩儿<>那花魁多漂亮<>多有风情……小四都不碰<>他碰我嫂子房里的丫头做什么<><>

    <>那小王八蛋<>带你去花舫<><>顾老爷又生气了<>

    <>啊<>去了<>我都十七了<>难道他带我玩泥巴<><>顾昭一脸奇怪的表情<>硬是把顾老爷逗乐了<>

    <>不是<>那小混蛋不是好东西<>你别跟他玩<>下次哥哥带你郊区<>这雪再稳稳哥带你打兔子去<><>

    <>您还当我小孩子<>打兔子那是几岁玩的<>阿父在我六岁的时候就带我打过了<><>顾昭拍拍他的手笑着扯闲篇<>

    <>阿父……阿父总是很慈爱的<><>顾老爷的眼里慢慢有了一些泪水<>

    <>嗯……阿父顶顶好<>有时候做梦<>常梦见阿父趴在地上给我当马骑<>我却嫌弃他<><>顾昭心酸的很<>

    <>真是同人不同命<>我就梦见阿父拿着拐<>敲我的脑袋<><>顾岩很嫉妒<>

    <>哧…………<>这是顾茂德<>可怜的大侄儿还是忍不住了<>

    <>哥哥小时候很顽皮吧<><>

    <>不记得了<>小时候阿父打仗<>我就跟着<>阿母的样子都忘了<>只记得阿父的大鞭子<>那把鞭子好的很<>金把儿<>上面镶的是<>早年间从外河王那里抢的王冠上撬下来的宝石<>哎<>那把鞭子给了老二了<><>顾岩已经进入回忆状态<>

    顾昭没打搅老哥哥<>他的年岁也就是个怀旧的年岁<>倒是站在一边的大侄儿<>从身边悄悄递过来一封信<>顾昭接了打开一看<>信却是五哥顾荣<>自西边寄来的<>

    <>……去岁得大兄书<>已知京中琐事<>弟之义兄王吉<>弓马当世无双<>曾与弟一起日夕策马好不快哉也<>却不闻眨眼之间<>大厦倾倒<>一子一孙死于祸<>家迁身放<>卒于异乡……<>

    顾昭的五哥顾荣<>如今镇守大梁西关的守关大将军<>娶妻杜氏<>杜氏乃名将之后<>耍的一手好刀<>当年杜氏的父亲也是前朝西边很有名的守将<>顾五那年才十六岁<>随父出征<>夫妻二人阵前初见<>杜氏颜控<>见一员小将<>身着银甲<>手提银枪<>眉清目秀<>双目含春<>

    杜氏一见<>心花就开了<>她提刀上马<>掠入阵中<>几十回合之后<>见顾五不防备<>一刀背敲晕<>直接掳回了家里<>几日后<>杜氏便带着一车队嫁妆连着西三关<>一起投了大梁<>杜氏比顾五大两岁<>每天带夫婿就像带小孩子一般<>他们夫妻都善武<>甚至杜氏身上都有救驾之功<>拿着四品的将军俸禄<>此乃后话<>今日暂且不提<>

    往日神采飞扬的五哥今日这信写的颇有些夕阳西落<>心里凉意十分的感觉<>他的义兄王吉早年随先帝创业<>是个十分有名的大将军<>可没想到<>那么爽朗耿直的一个人<>转眼之间却因为说错一句话<>便被今上灭了全家<>顾荣在信里提及如今顾家的现状<>也是很担心<>提醒自己哥哥要收敛家人<>我们的功绩再高<>在今上面前也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顾昭觉得五哥这话说的没错<>他抬眼看看自己老哥哥<>却发现他进入了一种自相矛盾的纠葛当中<>一方面是王吉家瞬间倒塌的恶果<>一方面确是因一点小事<>就能惊动圣驾关切询问<>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大兄<><>顾昭唤道<>

    顾岩不吭气<>顾昭只好又唤道:<>大哥<><>

    <>啊<><>顾岩这方恍然大悟一般的抬起头看着自己阿弟<>

    平洲人管爸爸妈妈叫爹爹<>母亲<>上京人称为阿父<>阿母<>因此<>顾家人说话有些夹生<>一会子阿父<>一会子爹爹<>一会子大兄<>一会子哥哥<>

    <>大哥<>我看五哥这信有一些未尽之意<>却不知道那王吉到底是因为何事情被今上厌气了<><>顾昭看下四周<>见没有外人这才压低声音说道<>

    顾岩苦笑了下<>放下筷子<>走到窗户边伸出一个指头支起窗棂<>向外看了一眼<>这才淡淡道:<>不过就是王吉太贪<>当初跟先帝一起打中路六郡时<>途中多掳掠大宗族世家狠发了一路横财<>打仗吗<>不就是那么回事<>那几年王吉跟着今上<>今上是副帅<>他是统军<>发了黑心财却不分出去<>可……当日<>王吉掳掠不过因为军费饷银不足<>那些钱大多也是补了先帝的窟窿<>如今倒好<>那些宗族世家也慢慢浮起<>有针对也属正常<>却不想……今上……却真的发作了<><>

    顾昭轻轻的点头<>王吉如何却不关他的事情<>他只是问到:<>却不知<>阿父当初跟先帝<>大兄们跟先帝在一起的时候<>可也做下跟王吉一样的事情<><>

    顾岩顺手放下窗子道:<>阿父是个粗心的<>每次别人抢完了他方去拣一些剩下的<>就像咱家住的这宅子<>也不过是当初别人冲进上京除了皇宫<>都占剩下来了<>他才占的一套屋子<>我们跟今上那会<>天下早贫那有那样的好事情呢<><>顾昭听罢这才安心些<>却恍惚想起老宅那边<>阿父给他留下的一些浮财却真没有多少<>便是今上入了眼<>也是看不上的<>说起来阿父那不是粗心<>是比别人多了几个心眼儿才是真的<>

    轻轻的点点头<>顾昭心里很满意的大哥对自己的态度便道:<>大哥如今发现不对<>才去发作老四<>这就不对了<>你早早就知道富贵荣华是命换来的<>可是茂昌不懂<>这家里上上下下的孩子们不懂<>如今出了事儿<>你抓得住<>逮的着<>打得动<>管得了<>以后呢<>茂德可怜了<>见天的就跟在他屁股后给他擦屁股<>堵窟窿|<>茂德自己的日子过不过了<><>顾昭趁机数落起自己大哥<>爱了爱死<>恨了掐死<>这样不成<>

    <>你别说我<>小七<>跟哥哥说说<>你怎么长大的<>怎么就这么通透<>大人一般<>有时候哥哥都恨你这份老成<><>

    <>嗯……不老成不成啊<>爹没了<>娘死了<>住在老家<>是个人就能咬我一口<>人吧要逼迫着<>鞭打着方长的快<><>顾昭摸摸自己的心脏很确定的说:<>这心吧<>能有七十岁<>真的<><>

    <>净瞎说<><>顾岩拍拍他的肩膀<>叹息了一下<>

    <>小四这事儿<>也该着打他<>写荐书这事儿太恶毒了<>简直就是混蛋才做的<><>顾昭停了一刻<>又咬牙切齿了<>

    <>方叫我别想<>你又捡起来了<><>顾岩笑着说:<>写都写了<>我还是有几分面子的<><>

    <>不是面子的事情<>谁知道他荐的是谁<>那些人走出去<>叫官吏<>一小吏管着一方水土<>父母青天大人<>上千丁户的吃喝<>人命<>喜乐都掌握在小吏手里<>写荐书可是好写的<>一不小心<>身上背了多少虐债<>怕是下辈子做猪<>做狗都还不清<>怎么能是小事<>咱家世代勋戚<>可是如今这打仗的事儿眼瞅着就少了<>哥哥这一代还护的住<>以后呢<>要是再这样下去<>怕是三带不出<>老顾家子孙只好上街卖艺<>玩胸口碎大石了<>哥哥怎么就不好好教他<><>顾昭对这一点是绝对不认同的<>

    <>是这个道理<>阿父明日<>还是把荐书收回来的好<>小叔叔说的对<><>顾茂德非常难得的开了口<>

    <>嗯<>听你们的<>小四这事儿<>茂德看看怎么处理<>你大了<>以后阿父再不骂你<>家里也交给你你看可好<><>顾岩坐起来<>觉得气儿都顺畅了<>

    <>爹爹正当好年景<>就叫儿子在松散几年吧<>这么一大家<>儿子管不了<><>顾茂德笑眯眯的<>可是并不想接<>

    顾昭有些不耐烦听这些<>便站起来接了毕梁立递过来的新裘裹了自己:<>你们父子自己聊<>我回去了<>小四……就放我那里吧<>省的你看他生气<>等他好了<>先送家庙<>抄抄规矩<>收收性子<>那以后<>哥哥自己管教<>掐死<>吊死<>您随意<><>

    说完<>他离开了屋子<>到院里的时候<>卢氏被扶着人送他<>脸色还是蜡白<>蜡白的:<>老七<>小四给你添麻烦了<><>

    顾昭对自己嫂子做了个深揖:<>不麻烦<>应该的<>只是委屈嫂子了<>这一家大小的<>嫂子是最辛苦的<><>

    卢氏抹泪:<>我不委屈<>我都习惯了<><>

    <>哎<>哪里能习惯呢<>我哥这个臭脾气<>也就是嫂子能忍他<>以后嫂子千万不要忍他<>惯的他<>就要上房揭瓦了……<>

    屋子里有人大力咳嗽<>顾昭笑着下冲卢氏挤挤眼:<>嫂子<>我那里有上好的花蜜脂<>涂脸效果特别好<>明儿叫花蕊给您送来<>您也好好打扮自己<>别憋在家里玩那几只破鸟<>其实<>你不说话<>生气了<>我哥哥傻乎乎的他都看不出来的<>我要是您<>若生气了<>就出去<>把我哥的俸禄全部花光<>他这才会知道自己错了<><>

    <>快滚<>快滚<><>顾老爷又怒了<>

    顾七爷挑拨离间完毕<>一甩袖子无比潇洒的上了轿子<>哈哈大笑而去<>可惜<>报应很快的就到了<>这天晚上<>顾七爷可怜的脚丫子<>冻伤了<>肿的就像个大罗卜一般<>这一伤就没治好<>到二十九那日<>整个脚面子冻得都裂开<>都流脓流水了<>

    <>我果然是坏透了么<><>顾七看着自己的烂脚丫子叹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