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2第十二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十一月<>上京大雪<>连降三日<>初七方停<>又有浓雾<>云气浓厚<>不见周身三尺方圆<>

    最近顾昭不爱出门<>一是怕了冷<>二是怕了四嫂子<>自己那位四嫂真是世上难寻的奇葩人士<>虽一直未曾得见<>但是凡她家喘气的<>跟四哥有血缘关系的人口<>硬是哭的顾昭不得不打发人去给补了礼<>一份也没敢缺她的<>不给<>那大嫂别活了<>架不住每天一开家里大门就上个哭星来<>

    自那日从司马市归家<>宿云院来了新住客<>那位愚耕先生<>在那晚寻到顾老爷屋里<>捧两双鞋哭的稀里哗啦的<>大有一副士为知己者死的劲头<>

    他搞的顾老爷很郁闷<>自己给他盖了房子<>买了田亩<>怎么小七两双鞋就把他收买走了<>好在<>他门下门客有好几十<>倒也不在意一个无关紧要的愚耕先生<>最多再给小四儿找一个就是了<>顾大老爷摆摆手<>从此<>愚耕先生从顾大老爷的门客<>成了乡男顾昭顾七爷的门客<>

    整个顾府对愚耕先生的行为是在难以理解<>要知道<>马上就要开科举试了<>愚耕先生的儿子是走科举的<>这时候换门庭<>顾大老爷的荐书他也别再想要了<>毕竟<>他是顾昭的门客了<>顾七爷人是好<>可惜<>顾七爷在上京牌子可不响<>顾七爷自顾不暇也在靠着自己的哥哥呢<>

    顾昭看着背着铺盖<>怀里依旧抱着两双鞋<>脸上笑得眉飞色舞的愚耕先生发愁<>哎<>这可怎么好<>一不小心的就感动的人家卖命了<>哎<>他是想多了<>人家正儿八经的是个间谍<>来他这里是来做卧底的<>

    留下愚耕先生在顾昭看来<>不过就是多双筷子的事儿<>但是事情远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自先生到来之日起<>顾昭的苦难日子就开始了<>

    站必须有站样<>坐必须有坐像<>吃饭要有吃饭的礼仪<>睡觉要有睡觉的讲究<>胄子教育<>九能六艺<>能灌多少愚耕先生都使劲给顾昭灌<>

    学知识这些<>是好事<>顾昭开始还是挺喜欢的<>可是愚耕先生给他上的第一堂课<>就给顾昭生生的上的拉稀了<>

    这第一堂<>名曰:建邦能命龟<>何也<>

    大意就不解释了<>颇为罗嗦<>小意思就是算卦<>拿个破龟壳子<>扑啦啦<>扑啦啦<>每次卦象都还不同<>都还要有一番解释<>解释不是一样吗<>错<>看你跟谁解释<>面对你的上司<>你的君主<>你的下属<>解释是不同的<>所以<>命龟是大忽悠的第一重本事<>必定要学<>

    掀桌……学毛<>顾昭学了没一会就闪了<>他又不想去讨好谁<>

    压迫顾昭学礼仪只是愚耕先生生活的一部分<>最可恨的是<>这家伙还要求他读书<>圣人的书要读<>修炼道德的书要读<>尖酸跋扈的性子更要不得<>月印万川<>心珠独朗<>这只是对一个贵族最基本的要求<>

    愚耕先生一腔热血<>誓要将顾七爷培养成一代贵族典范<>

    可是<>就连这最基本<>顾昭都做不到<>要知道作为一个合格的贵族<>好歹你要写一笔能见人的字儿吧<>顾昭的毛笔字<>比鸡扒拉好不到那里去<>没爹妈的苦娃娃<>谁监督他这个啊<>

    这不<>现在早上起来<>也不必听什么野书了<>先写一个时辰的大字儿<>要选清贵的赋文体<>

    顾昭也不想写<>但是……每当反抗<>某人就默默无语两眼泪<>仰面珠泪滚满襟<>

    世界上最怕的事情不是未知跟死亡<>而是看一个四十岁老男人哭泣<>他非但哭泣<>还会默默的对月哭泣<>这就愁死了<>

    顾昭终于认命<>每天按时完成作业<>好歹也做过老师<>别说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也做得<>哎哎<>虽然坐得<>但是您能不要哭吗……我写还是不写呢<>

    在这种生活与学习无奈的双重折磨下<>顾昭度过了寒冬的初期<>终于迎来了上京的第一场大雪<>

    自大雪初下<>愚耕先生就开始跟自己的主子一起猫冬<>他现在的日子甚美<>要吃有吃<>要喝有喝<>心情不好<>还可以接着大义的名义敲打主子以来骗吃骗喝<>

    屋子里<>两个大铜盆十二时辰不间断的烧竹炭<>这竹炭烟小<>味儿好<>热度高<>不刺眼<>

    愚耕先生从未活的这样滋润过<>他屋子里床上铺的是厚厚的羊羔皮<>盖的是锦被<>枕的是香枕<>夜里起夜还有小厮递尿壶<>

    起来后<>有下奴烧了热水给他洗澡<>没错<>不是净面这么简单<>这院子里<>主子一天两个澡<>愚耕跟管事的毕梁立一人一个<>不是一般的澡<>那是真正的香汤沐浴<>你可以想象<>一个五十多的老男人<>躺在鲜花澡盆里<>对月吟诗的咸湿样子<>

    洗完澡<>在屋子里用了汤食<>顾昭不喜欢早饭油腻<>所以<>早上都是精面蒸制的素点搭配酱菜<>外加热乎乎的豆腐汤<>蘑菇汤<>骨头汤<>萝卜汤<>海鲜汤……

    用罢饭跟主子一起写大字<>笔墨尽管使<>书籍随便看<>可惜的是<>小七爷的书房<>没一本仕途必须看的书籍<>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也不知道是在那里收集来的<>查阅顾昭书籍之后<>愚耕先生确定<>主子入了魔道<>旁门左道都是小的<>瞧瞧吧<>看的都是什么玩意儿<>工匠制作<>还有鬼鬼神神的<>

    没办法<>愚耕先生自己去寻了顾岩顾老爷<>托了那边的管事<>硬是购买了四车书回来<>其实竹简书看着量大<>也没有多少<>

    顾昭出不去屋子<>倒是老实<>很自觉的把写字跟读书的时间延长了<>闲的时候他也就书里的内容跟愚耕交流<>其实就是找麻烦<>

    就像问一些奇怪的问题例如:<>愚耕呀<>(这里并没有拜师<>两人依旧是主仆)<>怎么没一本关于刑律的书籍呢<>那种囊括世上所有罪行<>明正典刑的书籍<><>

    愚耕没办法回答<>这个真没有<>如今处罚人多参礼还有一些札记<>

    <>愚耕呀<>给我找一些谱录看看吧<><>

    这个也没有<>你家自己不修谱<>干嘛找我要<>

    <>那天文类<><>

    这个也没有<>

    <>医方总有吧<><>

    这个还没有<>人家都是祖传秘方<>找这样的书不是要了人家老命吗<>

    <>什么都没有<>还敢叫我<><>

    可怜的廖先生<>又哭了……哭完<>发愤图强<>整理名单<>呈报到上面<>

    上面看着那些单子也愁:经史子集这个有<>但是<>刑法<>杂传<>地理<>宗族世家谱系<>兵家<>农家<>医家<>这个真没有<>你说<>你字儿都写不好<>要求那么多<>

    最后上面指着一个名目<>找人去专门编写<>那个宗族世家谱系<>倒是真的需要研究一下了<>每个家族的兴起<>脾性的确是一个研究的方向<>恩……刑法书也的的确确的需要专人编撰指定一本<>这个要上日程<>

    顾昭并不知道<>自己的无理要求竟然变成了合理的要求<>有些改变并不需要刻意的去拧<>反正不知道那路蝴蝶会扇旋风<>他这种大蛾子<>不但扇了<>风气还不小<>

    这不说到下雪吗<>愚耕先生回了一次乡下<>他家房子有些不妥<>他实在不安心<>虽然他是双薪<>不<>现在是三栖动物<>拿着皇帝一份薪水<>顾老爷一份薪水<>顾七爷一份薪水<>可是他还是穷<>家里两个不是生产只会读书的儿子<>外加一群嗷嗷待哺的孙儿<>儿媳妇<>老妻<>他就是穷<>穷的理直气壮<>这种贫穷叫风骨<>

    从家里回来<>愚耕先生给顾昭行了跪礼<>狠狠的磕了几个<>吓了顾昭一跳<>

    不过就是<>冬天到了<>应该给员工们发取暖费<>发寒衣<>发福利了<>这连着三个节气呢<>应该年底双薪<>上辈子<>顾昭就羡慕铁饭碗<>年底双薪<>于是他就打发人给愚耕老妻<>送了十贯钱<>送了一车杂物<>有碳<>有皮子<>铺盖<>两只活羊给他过年吃肉<>两担麦<>两担豆跟栗<>

    愚耕更加努力地鼓励顾昭写大字了<>顾昭觉得很苦逼<>

    初七那天大雪终于停了<>一大早<>院子里的花屏门被拍的咚咚响<>卢氏那边的红丹跑过来<>急急忙忙的先跪了对顾昭说:<>七老爷<>太太请您过去救命<><>

    顾昭吓了一跳<>连忙收拾了自己<>披着一件狐裘<>鞋子依旧穿了软地儿的浅面鞋往那边走<>来至门口<>毕梁立早就叫人备了小轿<>顾昭上了轿子<>红丹跟着小跑着解释<>

    四少爷偷了老爷的印章<>给别人写了荐书<>写了荐书还不算<>他还把太太身边的丫头绣香的肚子搞大了<>顾老爷发了大脾气<>要打死他呢<>

    呃<>这混蛋孩子<>真是狗胆包天了<>是要管管<>这小王八蛋比贾宝玉还胆大<>人家不过是有贼心没贼胆<>他倒好狗胆包天<>直接闹出人命了<>

    一行人跑了半柱香<>总算来到正堂院<>没进门呢就听得卢氏在那里哭喊:<>……老爷手轻点<>打死了我也不活了<><>

    啪啪啪啪啪<><><><><><><><>

    顾昭没等轿子稳了就迈步下轿<>一不小心还打了个踉跄<>还好毕梁立扶的稳<>

    这一进院子<>好家伙<>四五个小厮将顾茂昌按在条凳上<>扒了裤子正打屁股呢<>真正的打<>血淋淋的<>板子都染红了<>不过<>顾茂昌身体素质还成<>挣扎依旧有力<>

    <>给我往死了打<>我只当没生他<><>顾老爷还不解气<>手指颤抖的指着大骂<>大概无法纾解郁气<>他又把手里的杯子摔了<>下面立马再送上一只供他摔<>他只好再摔一只<>回一脚跺烂主屋半扇雕花门<>

    院子里的下奴都扑簌簌发抖<>只恨不得地上有个坑<>把自己挖坑埋了<>堂屋外面地上<>跪着顾茂昌的两个小厮<>两个五大三粗的亲随<>正挥着蒲扇大的手在打嘴巴<>牙都打飞了<>

    靠墙那边跪着一干小辈观刑<>最大的是老大顾茂德<>五十多岁的人了都<>带着嫡子<>嫡孙<>庶子<>庶孙们也在那里陪跪<>最小的孩子不过七八岁的样子<>吓的脸都青了<>

    <>小叔……我当初就不该生他……<>卢氏捏着帕子哭着往他这里跑着哭诉<>

    跑到半路<>就听到顾昭来了一句道:<>该<>打死完事儿<>活该挨打<><>

    人没跑到<>卢氏厥过去了<>

    顾老爷瞪了他一眼<>依旧不叫小厮们停手<>手指都抖了的指着那方骂:<>对<>打死完事儿<>完事儿<><>

    顾昭没理他<>带着一脸春风一般温暖的笑容<>叫人给自己搬了座位<>坐好后对那几个行刑的小厮道:<>先等等<>我问问<>要是可恶<>木板子打屁股有什么意思<>那边井口没盖子<>直接丢里面淹死得了<><>

    打板子的小厮小心翼翼的看看顾老爷<>

    <>他是老爷<>我不是老爷<>叫你们停下<>没听见啊<><>顾七爷一皱眉<>使个眼色<>毕梁立跟愚耕先生忙上去托住木板<>

    被堵着嘴正在挣扎的顾茂昌<>厥了一口气<>也过去了<>

    院子安安静静的<>谁也不敢说话<>顾昭接过茶盏一只手托着<>一只手指指跪在那里陪绑的问到:<>他们怎么了<><>

    顾老爷愤恨的说到:<>他们<>他们那个都不是好东西<>这会子看着人模狗样<>出去那个不是纨绔子弟<>四六不懂的玩意<><>

    <>大哥这话说的<>谁家孩子不是淘气过来的<>不淘气我还不喜欢呢<>淘气的孩子怎么了<>淘气的孩子聪明着呢<>成了<>都别跪了<>起来<>起来<>红娟<>去屋子里<>赶紧多点两个火炉<>把家烘暖和了<>抱孩子们去暖暖<>绵绵<>去我屋里把把配好的小柴胡汤拿几幅过来给他们煮了喝<>大冷天的冻坏了<>那个果干<>果脯取两盒过来<>吃药苦<>我就不爱吃药<><>

    红娟他们不敢动<>只是看顾老爷<>顾七爷气坏了<>掷了茶盏<>一瞪眼:<>怎么<>我说话没用啊<>啊<>我知道<>我来你家寄人篱下<>吃你的用你的穿你的<>哎……成了<>我这就回<>反正以前也没人管我<>八年……<>

    <>还站着<>没听到你们七老爷吩咐<>一帮狗才<><>顾老爷突然插话<>喊得声音就像打雷一般<>

    <>八年<><>这俩字儿是个魔咒<>

    院子里的人齐齐的松了一口气<>呼啦啦的涌上去都围着自己的主子<>给披衣服的<>揉膝盖的<>几个小的开始抽搐着哭<>顾老爷又是一通大骂:<>哭屁<>再哭给你们丢井里<><>

    顿时<>又安静了<>

    小的俱都被抱进屋<>那一双双感激的眼神<>瞅的顾昭很羞愧啊<>

    哎……七爷爷太好了<>简直就是救世主<>不叫跪<>吃药还给糖吃<>顿时<>这家从大到小<>对自己小七爷爷无限崇拜以及感激<>

    这份感激被这些晚辈<>带了很多年<>乃至于顾老爷去世后<>家里的事儿<>都是小七老爷发话莫敢不从<>

    顾老爷无奈的叹息<>看着自己弟弟脱下狐裘盖在顾茂昌身上<>又扭脸实实在在的瞪了他一眼<>你说吧<>小七到底像谁呢<>比茂昌还小一岁<>怎么那么聪明灵气<>当他晚辈疼爱吧<>他有大主意<>瞪起眼的时候颇有上位者的尊严<>有时候自己也醋<>

    这做事儿也有理有据<>从不叫人挑出毛病<>这全府上下<>不<>全国上下只有少数人不怕自己<>可小七弟压根就没在意过他<>该怎么就怎么<>说翻脸<>翻得比……算了<>自己也这样<>要不说<>不是一家人不投二家胎呢<>

    <>去把我屋子里的顺气丸拿一瓶<>给我哥哥顺气儿<>递帖子请宫里的太医来摸个脉<>别把我老哥哥气坏了<>哎<>可不敢出事<>我哥要气坏了<>以后都没人疼我了<>花蕊<>去<>那个赤炎酒拿两坛子过来<>我哥早就馋了<>嗯……挑大个的火腿切了<>腊肉<>腊肠<>素丸子<>豆腐<>蘑菇干都预备了<>将我的铜锅子一道端来<>我跟我哥喝两杯<><>顾七爷站在那里四下指挥<>所有的话<>都已自己哥哥为中心<>

    人老了<>也需要人疼着<>哄着……

    <>我没气<>我要气<>早气死了<><>顾老爷傲娇了<>心里酸酸的好感动<>

    <>是<>你没气<>没气害的一大家子罚跪<>哎<>茂德<>你干嘛还跪着<>起来起来<><>顾七爷走到依旧跪在那里的顾茂德面前<>双手扶起他<>哎<>自己这个大侄儿吧<>跟自己很别扭<>没办法呢<>自己这大侄儿都五十了<>孙子都有了还被老爹吓得跪地不起<>哎<>封建社会啊<>不对<>如今是奴隶社会正在往封建社会过度的白热化时期<>

    顾茂德有些羞愧<>见是长辈来扶还是站起来了<>

    顾昭拍拍他肩膀:<>走<>屋去<>陪你阿父喝几杯<>他有气<>总要找人说说<>家里大大小小那么多事儿<>老爷子没依靠<>心里憋着呢<><>

    <>小侄惭愧<><>可怜的顾茂德<>都五十了<>硬是被他十七岁的小叔叔说哭了<>

    一行人簇拥着进了屋子<>顾昭冲着毕梁立打手势:<>猪呀<>赶紧吧<>把小四抬我屋里<>给他找大夫好好看看<><>

    毕梁立咧着没舌头的大嘴笑<>愚耕先生悄悄比了个大拇指<>顾昭回了个ok<>可惜<>愚耕先生没看懂<>

    那一行人看着顾大老爷进屋<>连忙一起围着走上去<>连凳子<>带顾小四夜一起抬着就去了宿云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