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1第十一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尧塘道的顾四奶奶高氏<>在上京是个名人<>早先那会<>密王作乱<>顾家老四顾咸护驾而死<>陛下怜悯<>给了他家在上京尧塘道的上等宅子<>上等的良田也给了级百倾<>家里嫡出的长子给放了实缺<>

    要说<>不操心不费力的老太太做着<>你就享福去呗<>人家高氏不<>自打开始守寡<>人家是绫罗也不穿了<>金簪也不带了<>也对<>守寡呢<>可孝期出了之后<>高氏做了一件上京上下都没想到的事情<>

    她穿葛了<>不但穿葛炮<>她还带荆簪<>这不是生生的打皇家的脸吗<>谁虐待她了<>

    高氏爱哭<>每日晨起便开哭<>落日而止<>哭是一门艺术<>讲究的是说学逗唱<>真的<>说哀伤<>学过去<>逗围观群众一起掉泪<>唱哭更是一门难以驾驭的艺术形式<>

    哭的好了全世界人民同情你<>帮助你<>体谅你<>但是高氏的眼泪不值钱<>她哭的太多了<>见人就哭<>逢年过节也哭<>哭的都有些莫名其妙<>她自己省吃俭用不说<>家里儿孙穿的都很简陋<>甚至遇到重要节日进宫拜见的时候<>她大妆上面带补丁的就进宫了<>

    京官穷人不少<>补补丁的也有<>可是谁都能补补丁<>高氏不可以<>皇后不喜欢她<>就再也不许她进宫<>

    皇家不喜<>就要连累子孙了<>逢年过节的赏赐没了<>三不五时的来自上面的温暖询问也没了<>本来大儿子在下面富郡干的好好的<>莫名其妙的就被人挤到了穷郡<>

    按道理<>有点心眼的人都知道应该改了<>可高氏是个奇葩<>她就直至现在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依旧逢人就哭<>到处诉说自己的不幸<>很快的上京的上流社会排斥她<>连带的她的嫡出长女快三十了<>没人求娶<>这下子高氏真的变成了命苦该哭的人了<>只是可惜<>再没人听她哭了<>

    高氏从顾府旁门进来<>一路上坐在轿子里也不安静<>她东张西望<>十月了<>顾老爷家到处摆着应景的菊花<>下人们衣装整洁<>垂手站立<>规矩无比<>

    她们家比顾老爷家还大呢<>可是为了省钱<>全家挤在一个院子里<>其他的房子因为没修缮好<>荒了很多<>子女们不喜欢她<>都离的她远远的<>在外当官的儿子<>压根没有回来的心思<>

    高氏内心很酸楚……

    穿过二门<>过了花厅<>小花园<>轿子停下<>高氏没带多的下奴<>就带个自小跟着她的管家婆子进了嫂子的屋子<>当下面丫鬟一撩开屋子里的门帘<>高氏的眼泪扑簌簌的就掉下来了<>

    高氏恨自己<>其实她不想哭<>可是习惯使然<>

    卢氏很郁闷<>捂着额头看了一眼用布帕裹头的高氏说:<>弟妹<>你先别哭<>有话进来说<>不然人家以为我这个大嫂没当好<>欺负你寡妇失业<><>

    以前卢氏倒是对高氏很客气的<>可是她这个人吧<>不会看眉眼高低<>有些话必须跟她明说<>不明说她听不懂<>

    高氏抹了眼泪<>进来见礼<>下面有丫头摆了座位请她上坐<>

    <>嫂子……<>高氏哽咽了几下<>卢氏心里直抽抽<>

    <>不要哭<>你好好说<><>

    <>哎<>嫂子<>昨儿茂甲写信来又怨我<>不该将小叔拦在门外<>嫂子你是知道我的<>我寡妇失业<>没心没肺的<>小叔那事儿<>我不清楚<>都是门房不长眼<>怎么都怨我<>呜……<>

    卢氏彻底烦躁<>声音有些尖细的外面喊了句:<>芍药<>打发人<>去请七老爷<>就说来也得来<>不来也得来<><>

    高氏吓了一跳<>闭了嘴<>眼巴巴的往门外看<>

    过了一会儿<>有屋里的丫头红丹来回话:<>七老爷说<>不来<><>

    <>呜…………<>高氏又哭了<>

    自古后院有后院的规矩<>顾昭跟顾岩两个人心思都差不多<>不该他们管的<>他们不爱去揽事儿<>也不伸手<>高氏是个说不清道理的<>那就不必见<>他不是想老死不相往来<>也不是心眼小<>他就是怕麻烦<>

    自打来了上京<>顾老爷给四个弟弟都写了信<>没过多久的<>二哥顾山<>三哥顾项<>五哥顾荣<>六哥顾项<>都打发了人送来吃穿花用<>不管心里怎么想的<>家族就是家族<>大面子上他们都过得<>接到礼物<>顾昭也是备了礼品<>加一倍的四家一模一样的回了过去<>只有四嫂家<>他回了两贯钱<>两匹绢<>这也是加一倍了呀<>他没错的<>

    他觉得自己做的还成<>这四嫂每天来这里烦什么烦<>要说<>猜女人是门学问呢<>前辈子他搞不懂<>这辈子也搞不懂<>

    顾昭怕嫂子来烦<>赶紧收拾了自己出了门<>他在上京没什么朋友<>也没个去处<>所以就是坐着骡车在内城来回跑<>看看街景什么的<>

    打前几月<>陛下有意思开科举士<>京城里是越来越热闹<>就拿他们平洲巷子来说<>每天上家里投卷的不少<>如今这考试还按照前朝的规矩<>想当官<>要走三种路:察举、荐举、科举、察举就是下面有官员看到人才了有义务向上面推荐<>荐举呢<>朝廷有中正官将各地人才整理一下按照三六九等的向上面推荐<>科举那就不言而喻了<>当然除了这三种想做官的方式<>还有杂途<>现代社会也这样<>反正条条大路通上京<>那个时代都差不多<>

    如今<>气候渐冷<>上京城里的各色树木枝叶都泛黄<>搞得整个城市有些萧瑟<>顾昭隔着骡车的窗户向外看<>能看到很多穿着儒衫的读书人抱着沉重的书卷或在道路上行走<>或在闹市交谈<>或堆积在一些简陋的食寮吃三个大钱的硬面饼子<>一个大钱的骨头汤<>

    这才十月再等到寒冬<>这些远道而来的读书人<>日子会越发的难过吧<>

    顾昭用脚踩踩车板<>车夫停了车<>坐在车后面的细仔<>新仔<>搬脚踏的搬脚踏<>伸手的伸手<>

    下了车<>马夫自去附近的马廊寄存车辆<>顾昭便沿着上京的大街往九里走<>

    上京有一百多个里坊<>城市规划的相当规范<>平民<>庶民<>贵族<>皇族各有各的地儿<>三庙<>九市<>错落有序<>

    顾昭随意到达的这条旧街是民街<>平时大哥是不许他来的<>

    <>七爷<><>身后有人高声叫了一声<>

    顾昭就奇怪了<>这上京竟然有人识得自己<>他一回头<>却看到廖北来<>愚耕先生<>

    <>七爷好<><>廖北来施礼<>

    顾昭看着跑的满头大汗<>脚下的草履都有些松散了<>于是回礼<>笑着问:<>先生跑的这么急<>是打那里来<><>

    愚耕先生擦了一下汗<>很坦白的答:<>自是府里<>夫人不放心<>就叫我赶来了<><>

    顾昭点点头:<>麻烦你了<><>说完<>看看那条旧街<>又回头看看愚耕先生问:<>能进去吗<><>

    愚耕先生笑笑:<>这街叫叫下司马<>那边还有上司马<>住在这里的人多为匠人<>以前都是服役匠人在此居住<>做酿酒<>盐业<>铜器的归大司农管着<>住下司马<>那边上司马的<>归少府管着<>住的是御制匠人<>下司马的匠人松散一点<>这边确比上司马要热闹的<><>

    两人说着闲话<>一边走<>一边往里溜达<>这下司马里<>现如今也住平民百姓<>只要是上京大了<>人越来越混了<>很多匠人家原本大屋子<>就收拾干净了出租给书生<>京官<>自己全家搬到郊区<>自然作坊也搬到了郊区<>

    一入下司马<>满眼的商铺尽显这个时代匠人的风采<>这古人开店忒别扭<>卖针的就只卖针<>卖酒器的便只经营爵<>角<>尊……卖食器的就只卖<>鼎<>碗盘<>瓮<>卖水器的就只经营鉴<>盘<>卖农器的自然也是犁头<>锄头放那边展示<>

    一路上<>愚耕先生是滔滔不绝<>有些店铺的历史他比掌柜都门清<>倒是顾昭很少说话<>毕竟看着这些东西<>无法不使他产生敬畏感<>这里所有的器皿都体现了这一代古人的科学生产力<>

    他们走了一会<>东西倒是没买<>顾昭却停在一个卖履的摊子前<>愚耕先生奇怪的看着他<>想提醒他府里有专门制鞋的工奴<>可是不怎么又闭了嘴<>

    顾昭挑了两样的鞋子<>一双方头步履<>一双皮履<>他挑好样子对愚耕先生说:<>先生试试<>方头的这几天穿<>皮的冬天穿<><>

    哎<>这竟然是给自己买的吗<>愚耕先生惊讶的要掉下巴<>这年月<>不<>看历史吧<>除非主人<>君子<>贵族看中士人的才干才会贴心的对他好<>但是那些东西多叫赐予<>封赏……主子亲自给人买鞋子<>假的吧<>

    顾昭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多么的不合时宜<>倒是转身又盯上了一堆漂亮的珠绣小鞋子<>那珠子未必值钱<>可鞋子上坠了漂亮的花瓣珠儿<>这个给丫头穿一定很好看<>

    于是<>顾昭又不合时宜的给小侄孙女买了平民孩子才穿的鞋子<>

    付了钱<>顾昭扭脸<>却看到愚耕先生正捧着鞋子哭<>他吓了一跳<>

    <>先生怎么了<><>

    愚耕先生没说话<>只是很珍惜的将挑选好的两双鞋子抱在怀里<>低着头<>不再说话<>就只是跟着<>

    顾昭自己到别扭了<>于是他的话倒是多了起来<>

    <>愚耕先生<>家里有几人<><>

    愚耕先生抬头<>脸上的表情无比诚恳:<>只有一个老妻<>两个儿子<>俱都娶妻了<>孙男孙女有六个……早先<>也有女儿<>可惜幼年夭折<>现在他们住在外城的庄子上<>房子是老爷前几年帮着置办的<>哎<>廖某无能连累妻儿只能在农庄受苦<><>

    顾昭窘然<>我没问你那么多啊<>于是他又不合时宜了:<>农庄好啊<>空气好<>对身体好<><>

    愚耕纳闷:<>哎<>气……何气<><>

    顾昭站在那里<>叉着腰<>猛的吸了一口气道:<>此乃……吸气<>走吧<>走吧<>愁死我了<><>

    两人这一走<>便走到街头<>街头那边却是贩卖人口牲畜的人市<>马市<>

    牛马往牲口栏里赶着<>人也是往牲口栏里赶着<>顾昭很不得劲的看着<>他也有下奴<>也买过人<>其实<>到达这个社会<>按规矩走<>这个他懂得<>反抗社会那是大罪<>所以他最多独善其身<>从来不参与这样的事情<>可是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卖人却是第一次的<>

    被驱赶的奴隶<>有人忽然摔倒<>旁边立刻过来几个兵丁<>舞着鞭子<>大声呼喝恐吓着拿鞭子抽<>那些奴隶们并不哭泣<>俱都低着头<>一个挨一个的老实的在那边蹲着<>

    人市边有个木台<>下面站着买主<>这些买主俱都是司马街的匠人家户<>买了人回去做工奴<>

    顾昭四下看了一眼<>指着人市边上的一群奴隶问:<>为何纹面<><>

    愚耕的脸上带了一丝不屑:<>他们原都是乌康的自由民<>圣上好心将他们牵到土地肥沃的去处<>可他们却跑了<>如今<>国库空虚<>一丛丁五百人<>从乌康跋山涉水不知道要花费多少<>这些狗才却半路上逃跑了<>所以就此成了纹面奴<>七爷莫要看他们<>这些人是没人买的<>怕是撑不了几天了<><>

    愚耕是个读书人<>所以<>也不忍见便拉着顾昭离开了<>

    顾昭轻轻摇头<>叹息了一句:<>丁不是这样迁的<><>

    愚耕眼睛一亮<>想问<>又摸了一下怀里的鞋履便又忍住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