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0第十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顾七老爷不喜欢家里泼猴一般的侄儿<>侄孙们<>他稀罕家里软绵绵<>说话奶声奶气<>梳着并不复杂的发髻<>发髻上戴着几朵粉色小桃花<>着嫩粉色荷叶裙在院子里蹦来蹦去的小萝莉<>

    小萝莉似模似样的请安<>然后问顾昭:<>七太爷安<>七爷爷做什么呢<><>小萝莉揪着荷叶裙上的丝带<>有些羞涩有些好奇的看着正在院子里<>玩泥巴的七爷爷<>

    小萝莉的身后<>呼啦啦的跟了十几个下仆<>哎<>这是一只资产阶级的贵萝莉<>

    顾铭慧<>大兄长子的嫡出孙女<>今年芳龄四岁<>小名丫儿<>能说会道会卖萌<>目前<>暂居顾家头号吉祥物<>

    顾昭站起来<>绵绵端过铜盆<>他净了手<>取过干巾擦干净手<>图了自制的手油之后才弯腰抱起小丫头<>在空中丢了几下<>小丫头咯咯笑<>一帮婆子吓得脸发白<>想阻止又不敢提<>只能用她们可以使用的办法<>全体五体投地来提醒顾昭<>您不能这样<><>

    顾昭无奈<>只好老实的抱好小丫头:<>七太爷盖房子呢<><>

    <>盖房子给谁住<><>

    <>给太你爷爷住<><>其实盖了个暖屋<>给鸡鸭住<>

    <>那太奶奶呢<><>

    <>呃……<>嫂子的玩笑还是不开了吧<>

    <>奶奶呢<><>

    <>唔……<>

    <>娘亲呢……<>就知道这小丫头会没完没了<>

    顾昭捏了一下丫儿的小鼻子<>小丫头顿时笑了起来<>声音清脆的很<>

    <>七太爷……糖……<>

    就知道<>好好的<>怎么会来看自己<>掂着糖呢<>

    跟在丫头后面的一群仆从里<>走出一个老嬷嬷<>先是叉手福礼<>完毕后自身后小丫鬟手里接过一个四层六角套盒说:<>我家夫人说<>这是前儿请了常太师府上的点心师傅来家教做季州点心<>这是特意孝敬七老爷的<>这婆子说完自己都有些羞愧<>

    年年走过去<>捂嘴笑笑<>接了套盒扭身到后面去了<>

    <>她有心了<>替我谢谢她<><>顾昭露了一些笑意<>毕梁立过去赏了来人半贯钱<>

    他大侄儿媳妇苏氏是个十分有趣的妇人<>做事不明说<>拐弯抹角的<>因他这边吃喝多<>那些吃喝不是一般的吃喝<>都是北边没见过的<>这院里的晚辈对他这儿那真是向往的不得了<>奈何<>顾昭辈分大<>谁也没办法过来剥削或狗胆包天的来讨要<>除非不想活了<>不然顾岩顾老爷能大巴掌呼死他们<>

    后来苏氏就想了办法<>三不五时的叫下仆带着丫儿<>送一些上京稀罕的吃食来孝敬<>每次孝敬完<>带的盒子顾昭都很贴心的叫下面装满给她回礼<>

    她算是看出来了<>顾昭不喜欢活猴<>每次根本不叫那些所谓的金孙进院<>不等那边卖弄会背的几首诗歌<>会读的几本书<>每次一见都是毫不客气的撵出去<>顾七太爷想撵谁不用看面子<>他辈分在那呢<>

    <>七爷爷盖房子给谁住呀<><>小丫头还问呢<>奶声奶气的<>盯着地上的泥巴堆很是羡慕<>

    顾昭不接话<>笑着抱她进了自己的屋子<>叫绵绵取了果脯给小丫头吃<>

    别看只是几块果脯<>这年月交通不便<>南货根本来不了北地<>再加上很多可以吃的东西都没有被发现<>所以<>顾昭南方的庄子每年出产的东西<>对于北方来说<>那确实是相当稀罕的精贵食物<>

    顾昭在蛮地有很大的果林<>山头<>那些地方甚至不归梁国管<>山头随便占领<>谁没事干了<>自己家里的事情还管不好<>去管蛮地的野人<>那边的野人不知礼<>满山乱跑的<>还会用毒<>当地还有瘴气……

    北人对南地很畏惧<>觉得那边有瘴气<>其实就是北方人到南方死得快的根本原因是<>水土不服<>对于生长在南方的人来说他早就习惯了<>顾昭对南边有股子说出的亲切<>对于所谓的瘴气瘟疫<>根本就觉得那是无稽之谈<>

    不过<>当初他带的北方奴去南方那会子<>的的确确是死去一半的<>这一点……摊手<>顾昭自己也无法解释<>古人身体素质问题<>

    顾昭骨子里是实实在在的南方人<>所以南地有什么出产他是清楚的<>他在南边不知道多滋润<>不用交税<>没人管他<>那可是连绵千里的热带林<>

    山地里早就叫人种植了各种果实<>如果无法种植<>南方的庄子自然有下奴带着几队人马去山地里采集果实<>药材<>干果<>花瓣<>那些作物采集回来<>果实做了可以做果香香料<>果脯<>果干<>果酱<>饴糖<>干果晾晒<>炒制<>榨油<>没错的<>就像橄榄<>这个榨油还是非常不错的<>还有药材<>一些常见的<>那边漫山遍野长的都是<>还有野茶<>虽然没有大片养成气候<>可南方山上野茶树到处都是<>采摘下来<>随便炒炒<>就能入口<>

    南边庄子的货物<>早早就往这边运了<>那些货车并不打眼<>每次都是十几辆<>陆陆续续的<>每月能有四五趟的来回<>别看只是几辆车<>从采集<>种植<>泡制<>运送<>储藏<>这时候运输的成本是非常可怕<>甚至是奢侈的<>别说顾岩顾大老爷<>就是皇帝<>他也未必有这样的享受<>

    车队到上京<>也没往宿云院运<>都搁在顾昭在上京附近新买的庄子上<>

    上京附近有的是各地商户暂居的自然村落<>还有在内城买不起房子京官儿的郊区房<>

    顾昭在离上京八里的一处靠山地<>买了一处庄子<>有十顷土地<>还有山地<>这笔花销不少<>连盖房子整庄子<>他花了两千多贯<>当初他爹去的时候明面上给他留的大约就是这个数的现钱<>可见上京地价有多么的贵<>

    今年<>这是他在上京过的第一个冬天<>顾昭自然要好好准备<>力求自己过得舒畅<>山庄里<>二十多巨瓮的腌菜早就做好了<>还有北方原本就有的腌肉<>他们山庄自产的火腿<>腊肠<>也挖了地窖存了可以囤积的蔬菜<>

    南方运来的<>有大桶的各类果酱<>几十类果脯<>各种味道的糖类<>藕粉<>上好的南方米<>酿好的果酒<>粮食酒<>蛇酒<>药酒<>还有各种干果<>竹炭<>各种鱼干<>虾米皮<>海带<>紫菜<>鱿鱼干<>干贝……等等之类<>花样多得很<>俱都是这些年顾昭用惯了的<>他那边没大量生产<>毕竟<>又不需要征服世界赚大钱<>所以<>他的行为不打眼<>

    这不是要在上京过几年吗<>顾昭没想委屈自己<>这马上大冬天要到了<>他早早的叫人在正堂边上整了暖炕<>匠人不懂他要什么<>顾昭就自己示范<>可惜<>他不知道做法<>只知道理论<>于是折腾了都小半月了<>暖炕依旧离他很遥远<>

    他还在宿云院的边缘悄悄叫毕梁立整个鸡窝<>准备养三四十只鸡鸭鹅进去<>鸡鸭冬天不下蛋<>所以这个问题要解决<>砖瓦暖房也临时制好了<>没什么蔬菜大棚<>他在平洲那会<>山上有温泉<>温泉附近冬天是可以出蔬菜的<>这边就不成了<>要养在暖房的花盆里<>

    伸手摸摸小丫头的衣衫<>引得一干婆子斜眼看七老爷<>七老爷倒是不在意<>他那一世带过妹妹弟弟<>带过学生<>带过哥哥家孩子<>

    如今秋凉了<>上京到处飘的都是落叶<>天气也不如夏季那边明朗<>天气一凉<>顾昭的心情就莫名的不好<>总想发点脾气<>又不找该找谁发一发<>

    <>秋凉了<>怎么孩子穿这么少<>绵绵<>去里面<>找个夹被<><>顾昭有些责怪的瞪了一眼那古怪婆子<>这老家伙来自己这里搞侦查呢<>到处看什么看<>

    婆子不敢解释<>见七太爷莫名的发怒<>顿时带着来人跪了<>

    绵绵抱了一床小夹被过来<>他这里那里有小孩子的衣裳<>年年提了装好的套盒也过来递给了下奴<>顾昭给丫头裹了被<>将小丫头放到老嬷嬷的怀里<>打发他们去了<>

    堂屋偏房<>卢氏跟苏氏婆媳两人正在闲聊<>屋子里的桌子上<>摆着几盆制好的案头菊盆景<>这时候的案头菊<>跟后世的案头菊不是一个品种<>是说可以放置在案头的菊花<>后世的案头多有激素改良<>

    婆媳俩正商议呢<>这个给谁<>那盆放在那里这样的闲事<>苏氏是管家奶奶<>平日子杂事繁多<>好在她是个能够的<>这家里家外皆能做的心中有数<>手段更是了得<>就像分这几盆菊花<>她可以做好<>可是呢<>她还是要来请示婆婆<>

    <>这盆绿牡丹<>送到四爷屋子里<>这盆六白放到大少爷书房<>这两盆儿金狮头就送到七老爷那边<>这两盆君子玉跟风清月白给宋太师家送去<><>卢氏指着几盆盆景安排好了<>

    庄子上的花房<>每年也就出几十盆案头菊<>除了献给宫里的<>走人情的<>剩下的也不多<>所以像案头菊这般雅致的名贵花卉<>是要好好分一下的<>

    红枣指挥着一干丫头将菊花搬下去<>苏氏斜眼看了一下那盆六白菊心里颇为满意<>

    <>母亲<>那老爷那边<>一盆不摆吗<><>苏氏小心的问<>

    卢氏笑了下:<>哎<>他又不懂<>你去叫他们找两个金灿灿的盆子<>随便摆两盆开的大大的<>艳艳的<>一堆堆的堆进去<>他就满意了<><>

    说罢<>婆媳俩笑成一团<>正笑着<>小丫头被婆子抱着进了屋<>

    <>哟<>这裹得是什么啊<>你怎么就这样回来啦<><>卢氏伸手接过小曾孙女<>解开夹被<>看这一头汗哦<>

    齐嬷嬷叉手:<>回老夫人<>是七老爷怕小小姐冷<>就叫裹了夹被送回来了<><>

    婆媳对视一眼又笑了<>这七老爷特别有意思<>自己怕冷<>就觉得别人都冷<>

    卢氏抿着嘴巴乐了一会后<>摸了几下孙女儿的脑袋叹息:<>你七叔<>是个细致人<>这一点别人谁也比不了<>以前……哎<>真是做错了<>你说<>怎么就这么马虎呢<><>卢氏说完<>抱了小丫头晃悠:<>哎呦<>咱以后要好好孝顺你七太爷知道不<><>说罢<>自一边的杯子里端了水过来饮曾孙女<>她总怕孩子们渴<>

    苏氏也笑着道:<>可不是<>自打七叔来了<>公公也开心不少<>每天脾气好了很多呢<>跟茂德说话也不瞪眼了<>婆婆不知道呢<>不止公公喜欢七叔<>这小辈儿的都喜欢呢<>可惜啊……七叔就跟咱丫头对缘法<>那次去了呀<>都没叫空过手<>对吧<>小丫头<>你这面子啊<>比奶奶大多了<><>苏氏顺手接过自己孙女也逗<>

    自己这个婆婆总是把小孙女当鸟养活<>什么都给孩子嘴里塞<>

    苏氏最满意的不是对小丫头的态度<>而是七老爷看到那几个贱种<>连门都不许进<>这一点是太合她心思了<>觉得世界上就没有比七老爷更加正确的人了<>

    其实他七老爷压根没往这边想<>只是发自内心的烦躁活猴而已<>闹挺<>

    <>哎<>老顾家人都这样<>男孩子要野放<>女孩子呢<>哎呦<>太奶奶的乖乖……我瞧瞧你七爷爷都给啥了<><>卢氏看到小丫头正在拽那六角盒子<>便叫红枣帮着打开<>

    盒子打开<>头一层放的是干桂圆<>桂圆干倒是可以买到的<>只是没有这般精致<>这一层大小都如汤圆一般咕噜噜的<>看上去就喜人<>

    第二层<>放了两个扁漆盒<>一盒椰味儿糖<>一盒甘草糖<>

    第三层<>是杏干<>菠萝干<>芭蕉干<>

    第四层<>是两罐果酱<>一罐苹果的<>一罐草莓的<>

    卢氏瞧着实在稀罕<>不说这些吃食<>就说这放东西的两个漆盒跟三彩果酱罐子<>这小玩意儿做的又精巧<>又……怎么形容呢<>要是卢氏活在现代<>大概就会这个词儿了<>可爱<>

    <>你说说吧<>你七叔<>怎么就长了个吃心眼呢<><>卢氏叹息<>顺手拔了一个桂圆塞嘴巴里<>

    <>要不<>孩子们都掂着往那边跑呢<><>苏氏摆摆手<>身边的芍药上去将盒子里的吃食取下去分了两份儿<>

    <>哎<>这叫人说出去<>都不好听<>大嫂子每天惦记小叔子的吃食<><>卢氏笑着调侃<>

    苏氏捂着嘴巴笑:<>瞧您说的<>这可不是您惦记<>是我惦记<>哎呀<>我这脸皮向来够厚<>倒也不怕人说<><>

    婆媳俩正互相逗乐<>看上去倒也和谐<>正说着<>下面有婆子带着工奴间的老奴进来报账<>苏氏摆手<>两个小丫头便抬过一扇竹帘屏风<>放在二人面前<>

    屏风放好<>门外弯腰进来一位三十多岁的中年人<>进来直接跪了先磕头<>磕完也不敢抬头<>跪着等吩咐<>

    <>五丑<>不是前儿刚报完吗<>怎么又有了<><>苏氏在屏风后面问<>

    这唤五丑的是家里工奴间的管事<>他家原本是在城中上司马做工奴的<>前些年<>家里需要给几个老太爷专门铸造趁手的兵器<>便跟内造少府提了申请<>后来先帝知道了<>便亲自挑选了几家手艺好的赏给了家里<>

    如今<>不打仗了<>他家也不做兵器了<>便改作一些家里使用的器具<>五丑家一起来的<>还有二丑<>三丑<>共三家人<>都会铜器制艺<>手艺那是相当不错的<>

    五丑小心的回到:<>回两位老太太<>原本是结了账的<>那边火炉都熄了<>可翠羽堂的奶奶叫人来吩咐<>说是……<>他语气顿了下<>又继续道:<>翠羽堂的奶奶遣人来吩咐说<>去年的铜器都泛黑了<>叫我们从送一套新的过去<>一起送来的还有二老爷的印子<><>

    五丑回完话<>双手捧了一卷羊皮举着<>红丹过去接了<>送了进来<>苏氏低头一看<>扑哧乐了<>乐完<>她忍了笑将东西递给自己婆婆<>

    卢氏看了一眼<>也想笑<>这羊皮纸上写的东西到一般<>

    铜手炉<>袖炉<>香炉<>水壶<>罐子<>灯盏<>手照<>茶船各一对<>这个到正常<>只是这后面的东西十分有趣<>铜荷花簪子<>梅花簪子<>秋叶耳环<>手镯等铜首饰六对<>

    忍了笑<>卢氏取了毛笔将下面一干铜质首饰抹了<>盖了章<>将羊皮纸递给红丹<>红丹取了还给五丑<>

    <>也是她们没注意<>把内院的活计给了你们外院<>没事儿<>下来我跟二爷说<>你去吧<>找些亮色的铜<>照着今年最时兴的花色走<>爷们在外面图的是个脸面<>好好制<><>卢氏吩咐完<>还叫红丹包了两包点心赏了五丑<>五丑家孩子多<>七八个呢<>

    五丑松了一口气<>接了点心匣子谢了赏去了<>

    <>哎呀<>我们娇红姨奶奶<>一天不给她儿子找点事<>她就不舒坦<><>卢氏叹息下<>

    苏氏只是笑<>却不搭话<>

    娇红那点子心眼<>也就这样了<>不舍得拿金玉赏人<>知道五丑的哥哥二丑原本造首饰造的好<>便走了老二顾茂怀的公款<>给自己打点东西赏人<>

    <>红药<>去我后面找一些散金秤四两<>平洲银锭也给拿十碇来<>挑颜色好的……去年不是有些还不错的梅花银簪子<>去取六支一起给二爷送去<><>

    红药脆生的应了<>没一会取了一个匣子过来<>卢氏接过去翻了两下<>一边笑一边摇头:<>恩<>就这么吧<>你去了跟二爷说<>别叫他往心里去<>咱家可没有拿铜首饰赏人的规矩<><>

    红药捧了匣子去了<>苏氏将身边的丫头婆子也撵下去<>这才笑着对卢氏说:<>母亲就是心善<><>

    卢氏抬眼看着窗外挂着的鸟笼子<>语气倒是一贯的平淡:<>老二是个好孩子<>也争气<>犯不着因为他的娘败坏他名声<>这在外面<>他是老爷的儿子<>再者<>茂怀对茂德向来尊重<>为这份尊重<>也不能亏了他<>倒是老三茂兴<>这几日在外面说是认识了不少外省来的<>还巴巴的请到家里开茶会……那位平日子看着是老实……<>

    苏氏脸色也阴了下来<>她忽想起一些事儿<>觉得该是跟婆婆商议一下了<>

    顾岩顾公爷这四个儿子<>老大顾茂德<>那天生就是个老实疙瘩<>一点都不像顾岩<>老二茂怀是娇红生的<>如今在兵器监挂了个录事<>这孩子无论练武<>读书都是上等的<>心眼也正<>可惜<>没摊上好娘<>一年到头的给他找麻烦<>

    老三茂兴<>是芸娘出的<>这孩子兵事上一般<>念书倒是个有出息的<>看上去比他哥哥茂德还老实<>不过这只是在家里<>在外面人人都说他像顾岩<>这一点才是卢氏最忌讳的<>

    论说<>一个孩子都有自己特有的一个样子<>处处模仿自己的爹<>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且不说<>顾茂怀看到那一匣子杂物<>气的肝没吐出来<>

    却说<>苏氏正要跟卢氏说一些打外面传来的事儿<>下面却有婆子进来说<>尧塘道的老四奶奶来了<>

    <>她来做什么<><>卢氏眉心一拧<>真是今日流年不利<>什么丧门星都赶着往家里凑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