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9第九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午夜<>乌鸦飞过无疆门的屋顶<>呼啦啦<>咋咋呼呼的几只落在元寿殿的顶端<>它们刚要发出午夜的不祥之音<>便被暗处的守卫<>无声无息的用弹弓射了下来<>乌鸦尸体落地之前<>自有身手利落的人上去<>一个鹞子翻身<>接了它们隐于暗处<>

    启元宫<>上京最大的建筑群<>前朝内庭共有宫室六百多间<>

    这是一座正在修建中的皇宫<>它年轻<>新鲜<>整个建筑群里<>死去的皇帝不过一位<>如果这个朝代寿命可以延续个几百年<>每一座重要宫室都有两到三位皇帝驾崩于此<>那么<>这里才能真正的称为皇宫了<>

    当然<>住在这里的统治者也期盼<>这栋属于他的家<>可以长长久久的健康的延续下去<>如今方是起头<>前后两代不过四十年<>先帝年号为初元<>今上又选了天授<>其中意义非常简单直白<>一观便明白了<>

    天授帝赵淳熙<>坐在元寿殿内<>身边是码放的整整齐齐的奏折<>说不清有多少份<>但内侍每晚需要用牛车拉满满一车<>如果政务繁忙的时间段<>要两牛车方能拉完<>

    此时始过二更鼓<>元寿殿内的牛油蜡烛便一盏一盏的点燃<>能有四五十根<>天授帝一贯简朴<>唯独这蜡烛每晚却消耗的厉害<>一晚上要消耗约百贯的上等牛油蜡烛<>

    这里就要涉及一段宫内宫外不可说的密事了<>今上有一只眼睛是看不见的<>自古身体有残缺的皇子均无法继承皇位<>为何今上能在先帝多个儿子里脱颖而出<>以残缺之身登上帝位<>此乃天授年间绝对不可说<>不能提<>甚至想都别去想的一件机密之事<>

    莫说<>说了<>掉脑袋那是轻的<>

    烛光闪耀<>天授帝不紧不慢的批阅着奏折<>他眼神不好<>脑袋的角度便有些偏<>有些低<>批阅一会儿<>要仰脸歇歇<>自有身后的内侍会拿着热乎乎的布巾<>帮他敷一下<>松散<>松散<>

    廖北来<>静悄悄的跪在启元宫的地下<>他的头默默的低垂<>样子恭敬无比<>那个在顾府总是露着谦和敦厚笑容<>总是胸有成竹的愚耕先生<>仿若就是别人<>

    从二更<>廖北来一直跪倒三更<>脸上半分的不耐都不敢露出<>终于<>天授帝批阅完了桌面上所有的奏折<>内侍抬过一个平板<>将奏折仔细的<>轻手轻脚的摆放整齐<>抬了出去<>

    天授帝又仰起脸<>有内侍手脚利落的为他盖上布帕<>许是完成了最大的工作<>天授帝很放松的轻轻哼了一声<>然后淡淡的仰坐在那里道:<>恩<>说吧<><>

    廖北来身体轻轻的抖了一下<>忙更加端正的回话跪着回话<>虽天授帝根本就没看他<>

    廖北来汇报的内容很简单<>大多是围绕着顾岩顾公爷的生活开始的<>最近多在那位小妾处休息<>会见了几个旧部<>顾府的消费情况<>偶尔也说顾岩的长子顾茂德的一些行踪<>

    因顾岩有个习惯<>他家中用惯了的人<>大多都是跟了他二十多年的旧部老奴<>廖北来的情报工作汇报的也只是一些粗浅的东西<>并没有太多有价值的情报<>

    天授帝听了一会<>有些不耐烦的打断:<>恩<>知道了<><>

    廖北来便闭了嘴<>

    内侍又换了一块布巾为天授帝敷上<>许是累得狠了<>天授帝很久没有说话<>直到屋内某一株蜡烛出了一个灯花<>天授帝方慢悠悠的问:<>他们还是那种老论调<>

    <>是<>聚在一起<>大多也就是说一些以前的旧事<>与先帝如何亲厚<>救先帝如何惊险之类<><>

    天授帝伸出手<>取下布巾<>他脸上依旧带着那种老表情<>刻薄<>讥讽<>还用他特有的那股子尖酸的语气道:<>朕的这些老臣啊<>一天不跟朕邀功<>一天不提他们便吃不下饭<>睡不好觉<>生怕朕亏了他们<>哎……说起来<>早先跟着先帝的活着的也没几个了<>由着他们吧<>只要他们安安稳稳的<>朕……也不会怎么<>顾岩今年有六十六了吧<><>

    <>是<>老公爷每日食肉三钵<>声音洪亮<><>

    <>嗯……脾气还是那般爆<>搞得朕的早朝就像个坊市<>一天到晚没事做<>就吹毛求疵<>这个老东西<>是越来越张扬了<><>

    <>是<><>

    <>最近京兆尹上了不少秘折<>这京中有时真不像朕的天下<>倒是像这帮老臣的天下了<>哼……<>

    <>是<>顾府……却也没有<>只是他家四少爷有时候会闯祸<>不过是一些年轻人多吃了几杯<>声音大一些<>玩的跳脱了一些而已<>倒是尚园子顾家那边<>比平洲巷子这边却张扬多了<><>

    <>顾茂怀那老东西就不必提了<>随他<>胄子(贵族子弟)教育如今也是大问题<>不能放任<>乐师府那边人手依旧是不够<>国子学那边也有问题……嗯……<>天授帝轻轻用手<>拍拍案几叹息了下<>当然<>有些人<>今上是提都不想提的<>显然尚园子还不够入君耳的资格<>

    <>是<>有件事<>臣倒是很在意……<>

    敬帝脸上露出一丝感兴趣的样子<>微微坐直了<>看着廖北来:<>讲<><>

    廖北来便将今日出来之后遇到的事情<>详细的做了汇报<>天授帝越听<>越觉得有意思<>到最后竟又重复的问了一次<>

    <>他是这样说的<><>

    <>是<><>廖北来便又把顾昭的话重复了一遍<>他说完悄悄的瞄了一眼坐在上方的帝王<>作为一个暗探<>一个被帝王信任的暗探<>他知道他瘙到了帝王的痒处<>果然<>帝王在笑<>那张总是扁着的面具脸上<>抽抽出了一丝丝笑纹纹<>

    <>这话说的好啊<>朕也想问问这些官吏<>这些读书人<>九能六艺<>圣人经典<>如果通读<>这些问题很好解释<>这些人到底念了几本<>嗯<>倒是真的可以问问<><>天授帝站起来<>在屋子里转了几圈后<>嘴巴里喃喃的嘀咕着:<>你说<>这顾七到底在那里学得这些<><>

    廖北来低下头<>将自己知道的一些情况详细做了汇报<>最后总结道:<>……想那顾七<>自八岁便靠着自己在南边来回奔波<>无依无靠的<>经历多了便有了这一番别人没有的见识<>这世间的学识<>大多都是因磨难<>因历练<>因挫折之后放有的<>那顾七知道这些<>却也属正常<><>

    敬帝微微点头<>挥挥手<>

    廖北来便微微站起<>弓着身子退了出去<>

    最近<>上京的闲篇儿不少<>可供人咀嚼的闲话嗑子格外多<>就拿这几天来说吧<>平洲郡公府的四爷<>顾茂昌每日里拿着一件奇怪的物事<>见了读书人扎堆他就一声不吭的混进去<>

    读书人吗<>爱清谈<>爱抬杠<>爱钻牛角尖<>爱批判<>爱评判<>爱指手画脚<>爱名妓<>爱故作深沉<>这上京<>是国家的心脏<>这里的读书人自然是最多的<>再加上最近有关于读书人的消息很多<>于是扎堆的自然更加多<>书生多了<>扎在一起<>声音堪比一千只大马蜂嗡嗡<>虽女人多了如鸭子嘎嘎<>鸭子只嘎嘎<>男人扎堆……除了嗡嗡嗡<>这马蜂吗<>它可蜇人啊<>

    顾茂昌那群人<>读的书本不多<>像他们这样的官宦子弟<>胡闹点<>混蛋点<>在长辈们的眼里<>其实并不招惹人恨<>甚至他们是可爱的<>打祖辈起吃苦卖命<>受罪为了啥<>就是想自己的晚辈能活的自由自在<>像个纨绔一般吃穿不愁<>那才是福分<>

    纨绔们在京里厮混久了<>自然有纨绔的苦闷<>就像这天南地北的读书人<>他们扎的圈子纨绔们就不混的<>其实吧也不是不想混<>可是咋就那么没有共同语言呢<>咋就那么说不来呢<>

    纨绔们对时事<>对政局<>对世界有着纨绔们的看法<>他们是站在高山上俯视那些书生们的<>毕竟他们了解更多的□<>了解书生们所畅想的世界有多么不实际<>所以每当这群人高昂的在上京扎堆嗡嗡<>纨绔们总是想批判一下<>最好用极高尚又体面的方式批判一下<>奈何……书念的少了<>心有千言万语<>纨绔不会总结啊<>

    苦也……

    话归前言<>说<>顾茂昌得了一本宝书<>每天带着一票纨绔<>乔装改扮<>混入读书人的圈子<>他们一般到了地方<>最起先就只是安静的坐着<>待做到最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就是书生们抬杠抬到□的时候……顾茂昌便会站起来<>用最最潇洒的姿态……

    或扇扇子<>或手里转动一枚大钱儿<>或拿着茶盏拨动茶叶沫子<>或双手抱胸靠在某个建筑物上<>或用手指轻轻敲击桌面<>等等之类<>难以描述<>十分恶心<>他却乐在其中<>一天不玩上几回他是无法安枕的<>

    <>你可知……天下有多少土地<>多少人口<>多少青壮<>多少妇孺<>识字的有多少<>工匠有多少<>商人有几多<>税务有几种<>老弱有几多<>国家一年赋税从那里来到那里去<>他可知素绢几文一尺<>如何采桑<>如何织就<>他们可知一亩良田年多少出息<>他们可知秋收冬藏<>他们可知汝母鞋子多大<>可知汝父好甜喜酸……<>

    最初<>顾纨绔是拿着小抄念的<>后来念的多了就会背了<>背的熟了就有了表情<>有了动作<>常常他一表演完<>那聚会地点<>难免有下等的奴仆<>商家<>围观群众在附近<>便是一阵掌声雷动<>叫好声一片一片又一片<>顾纨绔十分得意啊……

    当然<>自然也有那不服气的上来问<>既问我们<>难道你知<>

    好<>等的就是这一句……

    摆出或的姿态……

    或……

    或…………

    或………………

    <>你猜……我知不知<><>说完<>潇洒离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再后来<>书生们也不聚会了<>偶尔聚会都会四下张望<>犹如地下党接头<>生怕进来一位这样的人<>

    再后来<>全程纨绔都学会这一招了……顾纨绔对这个游戏也玩腻了<>可是只要他出现<>周围十米之内绝对没有书生<>堪称一代书生杀手<>没有之一<>

    其实<>在顾纨绔来看<>这只是生活里的一点爽乐子<>可是<>这一番话在很多人眼里<>耳朵里<>难免产生一些特殊效应<>对于朝堂上的那些位列三班的大人们来说<>这些问题他们也一样回答不了,这段时间朝堂上奇妙的没有人再抬杠了<>因为他们很是害怕<>万一那日陛下抽了<>问问他们<>你猜<>他们知道呢<>还是知道呢<>还是知道呢<>

    顾纨绔没了玩具<>自然又去找自己的小七叔<>可惜<>小七叔自然有他要忙活的事情<>最近<>小七叔喜欢上了听野书<>

    不拘那一派的<>唱法<>只要是全本的故事<>他都爱听<>每天里<>新仔<>细仔起来第一件事儿就是收拾干净自己<>上街到处溜达<>寻访那些流浪的<>在茶馆的<>在酒肆的说书人<>他们高价把这些说书人请回家<>从早到晚<>说野书给自己家爷解闷儿<>

    这一天一大早<>顾纨绔就上了街<>巡视了两圈<>无事可做<>无恶可做后<>他去了古董店<>给自己小叔叔寻了一个竹雕的笔筒好做巴结上门的理由<>

    半上午的时候<>顾纨绔怀里抱着笔筒<>溜溜达达的从主院往北边走<>一不留神遇到煞星<>他爹<>顾岩<>顾老爷<>顾公爷<>

    顾纨绔看到自己爹<>倒是没有自己大哥那么畏惧<>可是脊梁莫名的直了<>走路也不敢打晃了<>

    <>虐畜<>你这是去哪<><>顾老爷对自己儿子向来不客气<>

    其实吧<>古代爹也是变态的<>无论贾宝玉他爹<>还是顾纨绔他爹<>问的话真正奇怪<>这话翻成白话文的话<>大约的意思就是<>

    牲口<>你去那<>

    那是何种的境界<>方能生产出这一大后院的牲口啊<>

    <>阿父<>孩儿正要去小叔叔的院子<>请教学问<><>顾纨绔很是一本正经<>貌似他比自己小叔叔还大一岁呢<>

    顾岩嘲笑他:<>你也好意思说学问<>我呸<><>

    顾纨绔没敢吭气<>只能内心鄙视<>这上京城外<>谁不知道自己老爹<>那是最出名儿的大老粗<>那一手字儿还不如自己写的呢<>

    爷俩互相在内心鄙视着<>转眼到了宿云院<>才一到门口<>这院子里的说书声便响了出来<>

    顾老爷一边走一边唠叨:<>你说吧<>你小叔<>可真有意思<>一个破书有什么好听的<>还不如听曲儿呢……嗯嗯<>恩哼<><>

    他想起来了<>这是跟儿子在一起呢<>

    顾昭依旧靠着自己的大软垫<>穿着舒适的衣衫<>很没形象的躺在毛毡席子上<>手边放在一个大盘子<>盘里有成堆的水果<>他手里正在抓着一个大桃<>咔嚓<>咔嚓的啃着吃<>

    <>呦<>小兄弟真是好兴致啊<><>顾老爷十分不欣赏自己弟弟这点爱好<>可是他还要赞叹<>没办法<>他理亏<>内心世界觉得欠自己弟弟的<>

    <>呦<>大哥<>快来<>快来<>他们今儿刚从南边运来一车大桃<>味道正好呢<>一会就在这里用饭<>用完回去给嫂子们<>侄儿们带半车去<><>顾昭坐起来<>趿拉了木屐<>把自己大哥让到主位<>

    顾老爷矜持了一下<>拿起一个桃子<>也开始咔嚓<>咔嚓<>一边咔嚓一边问:<>这说的是那一出啊<><>

    顾昭坐在他身边<>接过茶盏喝了一口之后<>神态一派悠然:<>这是一出新的野书<>说的是咱家的故事<>前十回说咱们老爹手拿两把一百五十斤的鎏金板斧<>入万人敌阵如无人之境<>每三回咱们老爹要救一回主<>杀几百蛮兵……<>

    顾老爷顿时呛了<>一口桃泥儿卡在嗓子<>咔咔咔的咳个没完<>咳完开始乐翻天<>乐完还问呢:<>这后面的说啥呢<><>

    顾昭一脸崇拜上下打量一下自己大哥后说道:<>呦<>这后几十回厉害了<>说哥手持两把二百多斤的大铜锤<>入万人敌阵如无人之境<>三下密州平叛<>阵前娶妻给我找了九个小嫂子<>个个貌美如花<>还生了十八个儿子<>每个都耍两把大斧或铜锤……<>

    话音未落<>顾老爷暴起<>直接冲到说书人面前<>一把揪起这可怜的老瞎子大声道:<>爷是使枪的<><>

    顾纨绔抱着院中的桂树<>忍笑忍的十分痛苦<>不敢笑<>最后他就哭了<>眼泪吧嗒吧嗒的<>那叫一个难受<>

    毕梁立见小主子高兴<>他也高兴<>取了一贯钱<>外加几尺好尺头<>雇了骡车送瞎子<>约了明日他再来<>

    今日的天气格外的好<>太阳不冷不热<>和风吹着<>月桂树上的残叶偶尔飘下便正正的落在树下的矮塌上<>顾岩兄弟齐坐着对酌<>顾茂昌在一边勤快的执壶<>

    虽说<>食不言寝不语<>可惜顾岩自己也不是个讲究的<>甚至他心情很好<>话自然多了起来<>

    <>小七<>他抬头看看月桂树<>又看下自己小兄弟:<>你年纪也不小了<>这几日到上京<>该看的<>该玩的俱都经历了<>过几日<>便收收心吧<><>

    顾昭一愣笑了:<>阿兄怎么忽说起这个来<><>

    顾岩依旧是好哥哥的样子:<>愚耕昨日跟我闲聊<>说弟弟你是个通透的<>如今这仗十来年里是不会再打了<>所以弟弟去兵部找缺也没什么好前程<>愚耕先生说<>如今陛下一定会开科举士<>咱这样的人家自然不用你去考那破试<>那清闲实惠的衙门也是任咱挑的<>哥哥辛苦了那么多年<>安排几个人还使得的<><>说完<>他又举着筷子比比自己家牲口儿子到:<>这孽障其实还成<>你帮哥带带<>哥知道你是个能够的<><>

    <>大兄<><>顾昭放下杯子<>脸上倒是那副老样子<>看不出是不是高兴还是生气:<>我不去<><>

    <>哎<>不去<>为甚<><>顾岩不理解<>

    <>我好好的日子过着<>每天不愁吃不愁喝<>我想睡到何时便何时<>我在家我做主<>去那里也不用跟谁请示<>我不缺银两花用<>冬不畏冷<>夏不畏热<>我来上京只是暂住<>过几日我便回去了<>大兄说的都是好意<>可我是个好闲的<>不爱受那等拘束<>看上去实缺是人人爱<>可是那要分人<>最起码儿<>弟弟我是不爱的<>所以啊<>大兄还是收了这个心思吧<><>

    <>论说<>哥哥是说不过你的<>这上京最近传的那些事儿<>我也是听到了<>哥哥就想啊<>这些年弟弟一个人<>出过门<>该吃的<>该见得<>明的暗的你统统的该是知道了解了<>要不然<>那一番话<>你也说不出<>弟弟见识如此高明<>在仕途上以后指定比哥强<>

    且不说<>做官累不累<>苦不苦<>烦不烦<>弟弟可想过<>今后你要成家立业<>要做家里的老爷<>要对儿孙<>要为他们操心抗事儿<>弟弟这辈子背的乡男是咱爹爹赚的<>有一日弟弟的孩儿问你<>孩儿长大了<>弟弟能为他们赚点什么<><>

    顾昭不说话<>只是顺手给自己哥哥加了一片猪耳朵<>又吃了几口酒菜之后道:<>哥<>我不去<>我受不了太阳看不到就提个傻灯笼去点卯<>熬上二三十年才能进屋子里看下皇帝老爷子长啥摸样儿<>我对自己心里有数<>您与其□的心<>不如操下侄儿们的心<>你那几个庶子我都瞧了<>这些天他们没少来<>堂堂顾公爷的后代<>养的小眉小眼<>我看不惯<><>

    顾岩哼了一声:<>那是后院<>归你嫂子管<>男外女内<>圣人教诲<>我去里面参合什么<>别打岔<>我说你呢<><>

    顾昭也哼<>呲着一口小白牙道:<>说不去<>就不去<>你要是再逼我<>我就回平洲吃自己的去<>我看你就是烦了<>嫌弃我住你的屋<>花你的钱<><>

    顾岩猛的坐起<>刚想发脾气<>又想到自己这弟弟<>压根就这臭德行<>别人畏惧他<>可打去年起他算是看透了<>高兴呢他是怎么都行<>不高兴不给脸也就不给了<>生生跟自己故去的老子一模一样均是一个狗脾气<>

    见劝阻无用<>顾岩也没有再逼迫只是说起其他的事情<>

    <>你四嫂前儿来了<>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说你不懂礼<>来了上京也不去瞧瞧她<>你不去<>她自来瞧瞧你<>你怎么不见呢<><>顾岩挤兑自己弟弟<>

    顾昭冷笑:<>我刚来那会子就上门了<>人家怕我讨便宜<>打发了门房跟我说<>寡妇失业的<>怕招惹闲话<>末了给了我一贯钱二尺布<>叫我好好过日子呢<>这是听到什么闲话了<>觉得我这里能有点什么的就又来了<>我不耐烦跟她应付<>我不喜欢她<><>

    <>哎<>她就那样<>一个寡妇家难免脾气古怪<>好歹看在你四哥面子上<>该见你还是要见的<>不然传出去对你名声不好<><>

    <>我有什么名声<>这上京谁知道我呢<>说也是说你的大哥<>你最近没少受气吧<><>

    <>气<>打给皇帝老爷扛长工<>就这样呗<>一转眼三代人<>代代都这样<>鸟尽弓藏自古皆是这样<>你说那些文人<>吃饱了没事儿盯着我们干什么<>他们又盯着我们的功夫<>去操心别的不成吗<>他们想下乌康<>想想迁丁<>想下明年税收不好吗<>每天争来争去实在没有个鸟毛意思<><>他指指自己的倒霉儿子<>叹息:<>不是为了他们几个<>某不必受这般苦……<>

    顾老爷唠叨的舒畅了<>便就着席子躺下<>没一会呼噜震天的响起<>

    顾昭看了他一会<>进了屋子取了自己贴身的毯子<>帮他盖好<>其实他从未恨过自己的这个老哥哥<>他就是不管自己<>那又如何<>谁也不欠谁的<>他能想起自己<>能去接自己<>这份好<>要记在心里<>

    谁能说他不对呢<>都分了家了<>可他还是管了<>还想着花样讨好自己<>哎<>他的心啊<>多多少的是真的软和了<>

    <>小叔<>你真不去啊<>阿父寻得必然是好缺<>你看我那些庶出的哥哥们都急得眼睛都要暴血<><>顾纨绔悄悄蹭过来小声唠叨<>

    顾昭翻了个白眼道:<>我还小呢<>还……还要进学堂识字儿念书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