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8第八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话说<>顾昭本跟着侄儿顾茂昌出来耍子<>他们本玩的正好<>不想<>这花舫与湖面一艘小舫船相遇<>那舱里的争吵<>尖酸声便生生入了耳<>

    一群读书人<>正在那里愤慨<>清谈呢<>书生说的正热闹<>已经说到了如今的朝堂上<>不知道谁开了花头<>竟又有书生大骂起来<>

    今儿是怎么了<>老顾家祖坟点了炮仗吗<>走到那里也有说自家的<>听听身边这些人<>在说什么吧<>

    读书人骂街<>多有套路<>为了显示自己的雄心壮志<>胸怀天下的凌云之志<>难免带了一丝愤世嫉俗的偏激言语<>

    一个读书人是如此<>一堆读书人堆在一起尖酸就加了倍<>

    如今这时代虽是架空<>可有些文化还是有些近似的地方<>就像很久很久以前出的几位圣人<>在思想上<>对生命解释的智慧上是一样的<>多以修身<>人伦<>道德为主<>最出名的几位圣人在这个时代也存在过<>可是很奇怪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却跑偏了<>多出了几家道德圣人<>

    那画舫上的读书人<>骂人的基础<>批评时事的基本道理所根据的便是以圣人的话<>用子曰的方式以并不露脏字的形式表现出来<>以来突出真理<>显示自己读书破万卷的大智慧<>

    其中<>说的吐沫与悲愤齐飞<>恨不得把心挖出来呈现在今上面前的这位<>你说巧不巧<>竟又是那个戴着乌巾的书生<>

    这混蛋玩意<>是不是跟老顾家杠上了<>现在<>就连后柏与夏侯昱都觉得过分了些<>脸上俱都阴沉下来<>

    <>国有四大患<>四患头者何<>武人嗜杀乱政也……<>

    原本带乌巾是有着想做隐士<>不求名利<>只求清净自在这样的美好含义<>可这乌巾书生怎么就偏偏就发言最积极<>论点最尖锐<>处处映射顾家<>讥讽顾家呢<>莫不是<>想当年顾岩杀过此人的爹不成<>

    他说<>远古的皇帝们<>遵照圣人所指示的方向<>以仁爱治国<>善用贤臣<>以民为本<>看看如今<>天下大战使得民不聊生<>正需温养<>可堂上多见动刀戈之大凶之人<>此乃大不吉<>此其一<>

    陛下好武轻文<>治理天下的方向产生错误<>若想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便只有开放恩科<>广纳贤才方是<>此其二<>

    每年国家赋税大量的浪费在战争<>军资上<>如今刀戈已止<>养了一群闲人<>真正用在国家建设<>民生上的钱<>只占了赋税的十分之四都不到……此其三……

    这乌头巾<>越说越气<>竟又把顾岩拿饼子丢士大夫首领<>曹大人的事迹拿出来讥讽<>

    于是便再次点起了书生们的怒火<>他们便一个个的开始子曰起来<>

    那个说:仁义与礼仪<>天下本源之道<>恭宽信敏惠<>仁德根本……这个是孔圣人的思想本源<>

    那个说:尽心<>执行<>知天后天人合一<>才是天下最仁德的政策<>这个就是孟子了<>

    那个说<>自然无为<>轻物重生<>人道才是世界本源<>

    总之<>不管那位子曰过<>总之没有一位子曰武人<>是治世最需要的一群人<>

    最后不务德而务法与与仁若考吵了起来<>乌头巾便出来总结<>我们的想法都正确<>但是我们只是一介书生<>权利都在那些贪官污吏<>好战喜杀的恶人手中<>如今只有一起团结起来<>把力量集中起来<>一起去无疆门(皇宫正门)呼吁<>上达天听才是正理<>

    顿时那群人激荡了<>激动了<>激昂了<>有人磨墨<>有人铺开竹简准备撰写倡议书<>

    轻轻的打个哈欠<>顾昭想回去睡觉<>他有些不屑<>枪杆子思维模式是他在现代受的教育<>再加上他是顾岩的弟弟<>顾岩那一身的伤疤告诉他<>这些武人付出的可是一腔热血<>

    对于这些书生意气的人物<>他只能在心底深深的鄙视<>转身<>正要叫自己的小侄儿回家<>他却看到<>顾茂昌正指挥着花舫的船家调转船头准备撞那书生的花船<>

    那船家犹豫<>他便自己抢了撑杆<>使几下牛劲<>对着那艘花船就撞了过去<>一下不够<>他是连续好几下的猛撞<>

    顾昭正要阻止<>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得<>咣当<><>一声巨响<>顾昭忙攀住一边的花舫门板<>撑了几下才稳下来<>好在他常年在海上<>对这个倒是不怕的<>只是可怜身边正想偷吃的这小丫头<>只吓得一声尖叫<>二声尖叫<>尖叫连成了片<>

    他们在的这艘花舫原本就是这湖上最大的舫船<>那边书生那艘很可怜的被撞击的便猛的侧翻过去<>顿时有人落水<>湖面一派混乱<>有喊救命的<>有捞人的的<>有大骂的<>

    撞完<>顾茂昌一丢杆子<>咬着一只大柿子<>站在船边看热闹<>他的朋友们对这件事也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笑眯眯的站在那里指指点点<>不时大乐<>显然<>这样的事儿做的多了<>根本不算什么<>

    <>你这人<>怎么这般冲动<>他们只是说说<>又不掉块肉<><>顾昭有些气愤<>指着顾茂昌骂<>好人师的毛病又出来了<>

    <>我没撞死他们算好的<>他们辱骂阿父<><>顾茂昌指着水里扑腾的几人继续骂<>

    <>说说又如何<>能少块肉<><>顾昭无奈<>却只是最起先的时候语调高了一下<>接着又恢复平缓<>

    <>他们说<>我爹是头大患<>我若不撞<>才枉为人子<>这书生必然跟咱家有仇<>不然怎么到处辱骂咱家<><>顾茂昌怒火熄了<>这才想起这是跟着小叔叔一起出来的<>怕小叔叔回去告状<>他忙赔了笑<>用哄孩子的方式点顾昭的火气<>生怕他回去告黑状<>

    <>这些瘟生<>这不就是指着咱老顾家脸骂吗<>咱家跟着先帝征战那会子<>可是死了六个爷爷的<>四叔叔也是战死的<>天下大乱的时候<>也没见这些狗屁读书人在那里<>现在天下太平了<>又出来骂武人<>端得不要脸<>皮厚如城墙<>小叔叔<>您说<>侄儿说的没错吧<><>他说完小心翼翼的看顾昭的脸色<>

    顾昭叹息<>随手用桌子上的鼓棒<>敲了下侄儿的脑袋道:<>……你是不是觉得你小叔叔没长脑子<><>

    顾茂昌捂着脑袋哎呦<>一副可怜样子道:<>哎呦<>侄儿怎么敢啊<>叔叔回家<>只需随便一说<>侄儿就惨了<>好叔叔<>饶了侄儿这一遭成不<>侄儿送您一对纯白奶猫<>可好玩了<><>

    顾昭又是一棒子敲了过去<>敲完他不得不带出一丝长辈的威严<>这个混蛋孩子不拿住他<>怕是以后都要把自己当成辈分大的小土包子哄了<>

    <>你的白猫自己玩吧<>我跟你说<>天下大乱的时候<>不需要书生<>武人在战场是天职<>你爹拿着那份俸禄<>就要干上战场的活计<>现在天下太平<>自然要用文人<>此乃帝王道<>当是如此<>还有<>骂武人<>也是书生这行当的一项本事<>人家靠这个吃饭<>你好端端的发这个脾气做什么<>天下书生多了去了<>骂得过来吗<>真真多事<>如今撞了人<>瞧瞧你今日怎么收手<><>

    愚耕先生原本脸上并不高兴<>毕竟顾茂昌骂的都是读书人<>听顾昭这么说<>他倒是真真大吃一惊<>在一边上下打量这位小七爷<>

    <>撞便撞了<>某不管<>他们这么骂就不行<><>顾茂昌开始蛮不讲理<>

    顾昭无奈<>摆摆手<>叫船家靠岸<>他一伸手拉着侄子下船<>一边走<>一边劝:<>你别理他们<>书生秀才都这样<>他们现在吵<>往后他们还吵<>打仗的时候他们比兔子跑得快<>但打完了<>他们还是要蹦出来<>书生的作用就是辅助君王管理天下<>就像你爷爷<>爹爹他们杀敌报国也是如此<>只是手段不同而已<>这里面压根不是一路的<>为什么要吵<>你气从何来<>若要气倒显得你跟他们一般无知了<><>

    顾茂昌不服:<>小叔叔<>跟我一般大<>怎么也学得像愚耕那般罗嗦<>必是读书读傻了<><>

    顾昭气急大骂到:<>你有爹娘疼爱<>自然想做什么便做什么<>你叔叔我八岁就要靠自己了<>你若跟我一样怕是比我还啰嗦<><>

    回头还要说<>却见顾茂昌一脚将好不容易攀上来的一位可怜书生又踹了下去<>

    顾昭气得不成<>顺手拧了他的耳朵揪住他到一边继续劝:<>书生爱清谈<>不过是哗众取宠的伎俩而已<>武人学武卖与帝王家<>书生读书也要卖与帝王家<>都是卖<>其实<>杀人杀的利落<>读书读得好皆不过是待价而沽<>走吧<>走吧<>回家<>以后我再不与你出来了<><>

    听他这么一说<>顾茂昌的气顿时泄了<>一来他觉得小叔叔的论点却也新鲜<>二来心里也是怕了小叔叔回去告状<>此刻他已经将那群犹在挣扎的书生丢到了一边<>倒是满肚子翻花样的想<>怎么堵了小叔叔的嘴巴<>好叫他回去不告状<>

    他讪讪的笑问:<>小七叔<>如今京中多是这样的论调<>阿父每天也很头疼<>我是气得狠了<>要是这样<>下次遇到这般情形<>我不说话<>便是他们吐到我脸上<>我抹抹就走<>真的<>反正也是吵不过的<>阿父在堂上受气就受气吧<>我为人子的<>今后也继续……<>

    顾昭没有理他<>只是走到岸边对一位正在看热闹的护军巡官客气的施礼<>完后客气道:<>这位将军<>实在是船家没有把握好<>不小心撞了那边……<>

    那巡官看到顾茂昌<>心里那里不明白发生什么事儿<>说来也奇怪<>平日子这位小爷<>撞了谁便撞了<>怎么今儿这么老实<>还巴巴的找了人来解释<>他笑笑也客气的回复:<>不过是一场意外<>公子安心<>待一会我安慰他们几句<>保管无事的<><>

    顾昭满口感激<>回身把小厮身上的褡裢取了<>重重的一袋钱都交到护军巡官手里<>也不管他如何惊讶又道:<>这有三十贯<>具是给那边船家修补花舫<>给那几位书生买新衣<>买汤药喝的费用<>若是他们计较<>您只管报上顾公府便是<>自有人应付的<><>说完<>他取了府里的帖子交到护军手里<>表示这事儿打官司也罢<>争吵也罢<>咱这边不惧<>他们随意<>

    岸那边<>那乌巾书生终于被人捞上岸<>趴在地上吐了两口水<>他身边有人呼他:<>魏兄<>可无碍<><>

    这人抬头<>顾昭到是死死的记住了这张脸<>二十多岁<>原本眉清目秀的一张脸<>此刻却面色狰狞<>喘了几口<>四下找了一下<>一眼看到顾茂昌<>顿时认准了目标<>恶狠狠的死盯了过来<>

    顾茂昌根本不在意<>犹在咬半个柿子<>一边咬<>一边特别无辜的四下看<>

    顾昭一眼便看出<>这书生怕是跟顾茂昌早有旧怨<>可惜顾茂昌平日子怕是恶事做多了<>根本就不知道他是谁<>

    谢了巡官<>顾昭拉了顾茂昌便从这书生身边走过<>才刚刚过去<>身后果然有人一声怒吼:<>姓顾的……我……<>

    顾昭面露笑容<>回身施礼:<>啊<>谁叫我……<>

    说来也巧<>不知怎么了<>便一脚踩在这可怜书生丢了鞋子的脚面上<>他施礼的手好巧不巧的又把这孩子推下去了……

    <>哎<>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顾昭在一边又是跺脚<>又是道歉<>甚至还蹲下伸出手去水下捞人<>那书生吓得四下揪抓好不容易抓住一只手<>就要攀上来<>顾昭在岸上笑眯眯的问他:<>兄台唤我何事<><>

    书生一愣<>显然<>他不认得顾昭<>

    <>不是唤我<><>顾昭又问<>书生很无辜的在水下摇头<>已经吓得不成了<>

    <>原来是误会<>不是唤我呢<><>顾昭很利落的松开手<>

    可怜这书生<>又再次的在水里挣扎起来<>

    顾昭回手<>一把揪住顾茂昌的耳朵<>不顾他哈哈大笑的上了岸上早就等候的辕车吩咐了一句:<>回府<><>

    <>顾贼…………<>身后<>那姓魏书生的大骂声又断断续续传来<>

    青骡子的蹄子声<>哒哒哒的在上京石板路上响着<>随着蹄声还有车轱辘的吱扭声<>夏侯昱跟后柏并未跟他们回来<>相反<>他们在湖边生落水看的很开心<>甚至不想走了<>

    这一路<>顾茂昌开始在车里还笑的很开心<>后来见小叔叔脸色阴沉<>他便开始沉默<>到北面角门的时候<>顾昭先下的骡车<>身后顾茂昌忽然问他:<>小叔叔<>若是你<>听到别人这样说爷爷<>你如何回答<><>

    他如今怕是还害怕顾昭告黑状呢<>

    顾昭回头<>冲着自己的侄儿笑了:<>没人那般问我啊<>上京谁认识我<>你这话说的有趣<><>

    <>要是他们问了呢<>那些人若是非要问呢<>那些人若是羞辱爷爷呢<>你也这般笑笑便走了<><>顾茂昌追问<>

    顾昭想了下:<>不会问的<>问我也懒得理<>吵架多无趣<><>

    顾茂昌不愿:<>那不是缩头龟吗<><>

    顾昭看看他<>心里无奈<>这家伙早晚闯出大祸来<>可惜了<>长的一张如玉的脸<>生了一份粪包心肠<>他无奈之下开口道:<>那我就不等他们问我<>我要先问他们<>你记住<>凡争吵<>管你什么道理<>总之嘴巴要不停<>别给对方问到你的时机<>你说完<>赶紧退去了<>这是上等吵架的法儿<><>

    顾茂昌撇嘴:<>打架我到会<>叔叔这话说的轻巧<>我那里有堵人说话的本事<><>

    顾昭叹气<>没办法只好教了他几句:<>你就说<>你等打着圣人的旗号说话<>这自然无错<>圣人教化世人<>仁德慈善<>此乃正理<>可……圣人有无告诉你们<>天下有多少土地<>多少人口<>多少青壮<>多少鳏寡孤独<>识字的有多少<>工匠有多少<>商人有几多<>税务有几种<>国家一年赋税从那里来到那里去<>他可知素绢几文一尺<>如何采桑<>如何织就<>他们可知一亩良田年多少出息<>他们可知秋收冬藏<>他们可知汝母鞋子多大<>可知汝父好甜喜酸<>

    他可知如今有多少流民流离失所<>可知武人拔剑争锋是为谁而战<>武人虽粗鲁<>敢于拿血肉之躯为主尽忠<>守护疆域<>保天下黎民百姓不受兵荒灾祸<>避免流离失所<>武人尽责了<>高官厚禄自然该有所得<>你问他们凭什么安享武人闯下来的太平<>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碗来骂爹<>此乃无耻之最<>打着圣人旗号说这些更是无耻<>什么书生清谈<>不过狗屎而已<><>

    这一番话说出<>只震得周围这些人浑身颤抖<>顾茂昌顿时两眼泛着星光看着自己的小叔叔<>过了片刻<>那门客愚耕先生忽然开口问到:<>七爷说的这些<>书生不知<>七爷可知<><>

    顾昭一笑:<>你猜我知不知<><>

    说毕<>他伸出手指指指自己道:<>我即不是武人<>也不是文人<>先生问我<>真是问错人了<><>说完<>哈哈一笑<>趿拉的木屐就去了<>

    车轱辘再次滚动<>愚耕先生傻兮兮的坐着<>他的灵魂已经碎了<>哎<>可怜的<>顾昭前辈子在学校当老师<>常常被学生刁难<>简直是身经百战<>

    这辈子他还这点破毛病<>怎么也改不了<>虽教的不是文化课<>可是后世百家讲坛<>论坛抬杠<>要说挤兑人<>前一千年书生骂人骂脸<>后一千年现代人骂街那可是总结十八代祖宗<>掐头去尾<>人肉家庭成分<>一人犯错<>全家连坐<>他家猫狗吃的宠物粮都能翻出来的彪悍战斗力<>其实他拿来ko古人<>着实有些胜之不武<>

    今日<>话是多了些<>可他是真生气<>虽他跟顾家人不亲<>可是<>无论是死去的老爹<>还是现在这个哥哥<>都是为这个国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人物<>那在现代可是烈士<>

    这古人<>真正有趣儿<>那一代都这臭德行<>武人打完仗<>君主就要玩那个功高盖主了<>武人死完了<>书生们就要出来嘲笑他们傻大憨粗了<>

    这样不对<>一个国家<>最完整的国家<>什么职业也离不了的<>好吧<>最起码现代社会他们是平等的<>

    <>哈哈……书生清谈……狗屎<>没错<>狗屎<><>骡车内<>顾茂昌猛的一声大笑<>唠叨完狗屎之后<>忽然一脸憋住的样子<>拉着愚耕先生的前衣襟猛的摇晃道:<>那个<>先生啊<>小叔叔说的那些什么可知<>到底是什么可知<>什么汝母<>汝父<>要的要的……我是一个都没记起来啊……这可怎么好啊<><>

    愚耕的思路被打断<>半天后抬起头来呢<>很是惆怅的来了一句:<>少爷你猜我记得不记得呢……<>

    <>啊<>啊<>啊<>记得<>记得<>莫晃<>少爷再晃<>晚生就全忘了<>啊<>啊<>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