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7第七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听到长辈吩咐<>顾茂昌他们早就按耐不住<>忙都站起<>准备一起离开<>却不想<>身边那屋子<>却又有人开口<>声音里带着浓浓的讥讽与尖酸道:

    <>哼……曹大人一介文人领袖<>当世大儒<>怎能与武夫计较<>武夫在朝动手打人<>也不是第一次了<>曹大人不会放在心上的<><>

    此君话音落了<>身边屋子没人哄堂大笑<>却传出嗤嗤的憋笑声<>想来也是<>三省六部<>大多的都是靠笔杆子出身的文人<>顾公爷那三板斧<>不过就是<>老子<>犊子<>蛋子的<>却真真是吵不过玩文字的<>恼羞成怒动手打人<>怕是被逼急了吧<>

    顾茂昌大怒<>就要摔东西准备过去打<>顾昭一把托住他要摔了的酒杯<>抬手拍打了顾茂昌额头一巴掌<>他是长辈<>打也就打了<>只是顾茂昌甚少挨打<>惊了一下<>倒是把一股子心头火按了下去<>

    后柏与夏侯昱好不尴尬<>貌似他们的老子在这场争吵中<>并没有仗义执言出头为友的镜头<>说起来<>这也是他们的一贯态度<>作为文人<>他们也不好跟全朝堂的文人作对<>私下里<>关系虽都不错<>却也不敢直了嗓子喊出<>咱是武人一派<>这样的鲁莽话来<>

    今日这事儿<>大约还是围观的态度<>或拉架劝和<>或和稀泥老样子罢了<>

    那边书生又折腾了一会<>便一起齐齐出了份子<>结账而去<>

    顾昭站起来<>打开窗户看着下面那一群布衣书生<>相互礼数繁琐的告别<>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有个戴乌头巾的书生<>站在台阶上笑眯眯的送朋友<>听他的声音<>正那个说话尖酸<>却一针见血之人<>

    看身姿这人也不过二十出头<>从头顶看不到长相<>不过看他的做派<>倒是拿腔拿调的虚伪至极<>说到这里<>却也是顾昭带了有色眼镜看人了<>

    那群书生<>都称呼这个乌头巾为魏兄<>对他十分尊敬<>甚至是略显巴结之态<>俨然以他为首<>这书生穿的倒是朴素<>与友人一般的布衣布裤<>只是走路之间<>袍下却露着一双缎面做工考究的上等履鞋<>

    送完挚友<>那乌头巾也上了一辆骡子拉的绸布棚车子去了<>

    顾昭这才回头<>看着在那里犹自生气<>嘟嘴嘟脸的顾茂昌笑笑摇头:<>小四去吵什么<>去那边跳着脚争论大兄实在没拿饼子砸人<><>

    后柏他们惊愕<>接着失笑<>心里觉得这个小叔叔说话倒是十分有趣<>

    顾昭没有再多说<>只是带头下了楼<>这是上京<>虽新朝没治世多少年<>可是<>上京百姓身上的范儿<>却出来了<>说皇家饭<>论大臣政<>真过去吵起来<>才是最没意思的事情<>看老四这个派头<>怕是没给人家京兆尹少找麻烦<>

    一行人会了帐<>顾昭是长辈<>自然是他出钱<>顾茂昌正在生气<>已经忘记了他出来时<>母亲给了三十贯这档子事情<>

    穿过闹市<>骡车缓行<>到了一个名曰:莲湖南岸的地界<>下得车来<>自有小厮下去<>在湖边一处岩石小码头<>取了一根杆子<>杆子上有铁钩<>两个小厮将铁钩勾住一个装点得五颜六色的七宝花船到岸边<>船上有老奴取了踏板放置在船头<>顾茂昌向后退了一下<>让顾昭先上<>他还伸出手扶了一下<>

    那老奴有些好奇<>因为以前<>第一个上船的总是这位小爷<>便不由得多看了顾昭两眼<>顾茂昌正在气头<>便狠狠的瞪了这老奴一眼<>吓得这老奴手脚都颤抖了<>可见这家伙平时有多张扬霸道<>

    上得花舫<>顾昭举目四下打量<>这时候日头依旧照着<>那些的买卖<>有些蔫蔫的靠着岸<>并不如夜晚那般理直气壮<>这湖泊不大<>湖边皆是妓馆花楼<>湖内有三二十艘花舫<>有七宝<>十色样<>双鱼儿<>金雀儿的款式<>都是五颜六色<>艳丽无比的光彩<>不过此刻是白日<>太阳坦荡<>照的花舫的绢花颜色有些发旧<>也许<>到了夜晚<>华灯挑起<>这里灯火通明之后<>便会新鲜了吧<>

    顾茂昌看顾昭看的呆滞<>不由得心情好了一些<>便在一边炫耀道:<>七叔<>咱这一艘是这湖上最大的一艘<>这里的妈妈与我相熟<>小叔叔喜欢什么调调<>便说来<>俱都全<>啊哈哈哈……<>

    可怜大哥<>那么英明神武的一个人<>却养了一个二百五出来<>刚才还在生气<>转眼就春花灿烂<>百花齐放了<>

    见顾茂昌平了气<>那夏侯昱与后柏也一起凑趣<>说了一些有趣的事儿<>从这一点看出<>顾茂昌平日子算是这个纨绔集团的小头目<>按理说他不聪明<>给人当肉盾的情况也许要多些<>

    几人上船<>花舫内有小奴手脚伶俐的铺了席子<>席子四角用铜莲花压了角<>席子前面摆了四张矮腿小桌<>桌上放了吃食<>酒水<>时鲜的果子<>没一会<>在湖边那头<>划了小船儿运过一船样子还没张开的小女娘上船<>没片刻的<>船头那边<>便有琵琶妓<>箜篌妓<>笙妓在那边吹拉弹唱了起来<>又有雏妓舞袖徐转的摆动开来<>

    <>这个时候<>太早了<>好多妓家不做生意<>再说<>娘亲不许我带小叔叔夜游……<>顾茂昌咬了一口果子<>将皮吐到水里带着一丝气闷说到:<>也不许我去<><>

    顾昭失笑<>用手拍拍他的头顶:<>不去正好<>以后你长大了<>自然没人管你<><>

    顾茂昌并不怕顾昭<>有些不服气的斜眼:<>小叔叔比我还小一岁呢<><>

    顾昭只是笑<>他其实并不喜欢古人的生活<>很单调的<>

    可古代男人最大的娱乐大多是与这些妓家分不开的<>这般多的小女娘最小的不过十一二岁<>顾昭是无论如何无法接受的<>就像他庄子里的乐女<>他可是很尊重<>去留随意<>人家那叫民间艺术家<>

    虽心里不喜<>顾昭却也没带出来<>他总要随大溜的<>到是身边这位总是不发言的愚耕先生<>他带着一副很是享受的样子<>正在吃雏妓给他剥的一颗紫葡萄<>一边吃还一边卡油<>一副老咸湿鬼的样子<>

    这就是读书人了<>

    转眼暮□临<>夜色逐渐深沉<>上京四角<>风驰云动鼓锣响起<>外城四门缓缓关闭<>顿时<>上京进入自我封闭的状态<>这种感觉<>奇异无比<>就像<>一个人<>被关进私密的地方<>行为便会自在随意<>癫狂起来<>

    湖面上的花舫<>慢慢排成一队<>绕着湖岸缓缓前行<>无数音乐拧在一起<>自铺成这莲湖特有的腔调<>

    有妓家打开花楼的窗子<>栏杆<>花台……舞妓<>乐妓<>俱都站在那边揽客<>自然<>这些不过是下等的花娘<>若想见到那位大家<>需要下帖子去请<>大多数的有名的花娘是有尊严的<>选择权利想对也自由一些<>不预定好是见不到的<>

    身边很吵杂<>花船来来去去的<>顾昭视觉感官有些混乱<>只听得后柏跟夏侯昱说了一些官员的窘事<>笑话<>顾昭听了倒是也笑<>却觉得此刻的飞燕子<>没刚见的时候那般鲜活了<>他默默的听着<>并不表达自己的意见<>

    官二代说话<>话里话外也牵扯了朝堂<>句句不离三品以上大员家里的<>话里话外都透着一股子得意<>顾昭真心的觉得<>他们当自己是土包子<>其实吧<>也就是个土包子<>听什么都新鲜<>可爱听了<>

    说到这里<>不得不说顾茂昌此人是一只视觉系的动物<>脾气实在有趣<>他的朋友<>他看的顺眼的人<>均是人品样子上等的清秀人物<>就连愚耕先生<>那都是儒雅十分<>观之可亲之人<>虽来这花坊<>露了丑态<>也正常<>这些读书人不多是如此吗<>

    顾茂昌这人<>打小衣服不漂亮不穿<>据说小时候吃奶<>奶娘不好看<>他是拒绝吸奶的<>

    年轻人扎堆<>自然取了帖子<>很要面子的挑拣岸上很出名的几个著名大家上花船<>这里很奇妙的是<>并没有顾昭过去看的那些闲书里写的那般……名妓十分牛气<>说翻脸就翻脸<>说投江就投江<>一个个性十足<>说不见就不见的骨气人物<>

    瞧模样<>那一个个的<>姿色是真正的好<>据说都很有名<>可是一个个的性格也好的不成<>叫做什么便做什么<>说话喃喃软语<>眼神里闪耀着盖不住的爱慕<>尽是巴结之态<>

    其实<>顾昭也许没有的自觉<>说白了<>他们这船人<>均是上三品大员的后裔<>随便那一家跺跺脚<>上京城也会晃几晃<>便是拿到皇家面前<>几辈子的老交情了<>陛下那边也是很给面子的<>若不然顾岩那老东西敢拿饼子砸人吗<>可见那家伙平日子里有多跋扈<>

    再加上<>这三人在京里那是出了名的会玩<>会闹<>是有姿态<>有档次的上等公子<>妓家喜欢那也是自然的<>

    顾昭看看身边<>心里撇嘴<>虽他永远不会去爱那一位女子<>可瞧瞧这十三四岁眼里只盯着一碟子点心<>压根不看他的小女娘<>这是被小看了吧<>

    看到顾昭撇嘴<>后柏与夏侯昱互相看看<>然后笑笑摇头<>他们心里对顾昭不知道多喜欢<>可惜啊<>可惜这么好的人<>不能好好相交亲香<>硬生生的竟大了他们一辈儿去<>跟在这位叔叔身边<>难免要恪守礼仪<>心里自觉遗憾<>

    心里叹息完<>他们便想了一些还算纯洁的玩法<>玩了起来<>反正小叔叔看上去<>脾气好得很<>看什么都新鲜<>就糊弄一下吧<>他们找了二十四枚铜钱<>一面图了红色<>一面图了绿色<>铜钱有号<>按照在座穿的衣裳<>带的玉佩<>年龄大小写了条子<>红色标外形<>如<>绿衣者<>年长者这般<>绿色对了数量<>饮一杯到分杯<>到饮八杯不等<>这几位<>对于诗词歌赋概不感兴趣<>所以酒令也行的是畅快淋漓的那种<>

    转眼<>两壶酒下去<>有了酒意<>顾茂昌脱了上衣<>在船上竟表演起鼓技来<>他表演完<>那位叫飞燕子的还给大家讲了几个笑话<>顾昭也说了一些南方风俗<>竟大受欢迎<>这帮人玩的正爽<>本该轮到愚耕先生<>可今儿<>这位先生却忽然不说话了<>

    顾茂昌唤了他两声他也不理<>只做出凝神倾听的样子<>身边正巧交错的一艘不大的花坊上<>一些熟悉而又恼人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便传了过来<>

    顾茂昌摆手<>妓家不再鼓乐<>只一刹<>那艘画舫里的争吵辩论声便呼啦啦的传入耳朵<>那舫上有几个儒生<>正在说的是最近上京城内穿的很热闹的一个消息<>

    今上<>要开科举士了<>举士便举士吧<>只不过<>那花坊里有个顾茂昌他们很熟悉的人<>此刻也在那里吐沫横飞的演讲<>不是别人<>却正是那姓魏的乌头巾<>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