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第六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许是梦里来过吧<>顾昭他们坐的骡车出了的井字一般的巷子<>入得斜街<>左转右弯<>竟到了一处极热闹的坊市<>当他们还未到达的时候<>顾昭便已听到了无数的铃铛声<>

    铃医手里的铃铛声<>牲口儿脖子底下的铃铛声<>茶馆曲娘腕上的铃铛声<>太平车下面缀着的铃铛声<>也许<>你知道他们在此<>是的<>你一直知道<>一直在的<>就在很久很久以前<>鲜活的他(她)们在这里<>像一幕一幕黑白色的老电影一般<>在转速畸形的胶片中<>他们节奏飞快的来了去<>去了来<>无声的<>面目模糊的就在隔壁那堵墙里<>

    然后<>你终是到了这里<>顾昭猛地拉开车帘<>喊了一句:<>停<><>马夫停了车子<>惊讶的看着主子<>顾昭不待人扶<>便自己跳下车来<>眼睛盯着面前坊市门口的大花牌楼<>

    他眼神模糊<>牌楼最初是黑白色的<>然后<>耳边不知那一声铃铛响起<>一声<>叮铃……二声<>叮铃铃……三声<>铃……声哗啦啦的汇聚在一起<>变成一股巨大的力量<>瞬间卷走眼前那一层模糊的膜<>

    这一世忽然<>便成了新的<>新鲜的<>鲜活的……

    如同一盆清水泼出<>洗去所有的黑白<>那一层一层的颜色<>犹如百花齐放一番的沿着这条古老的街道瞬间的绽放起来<>

    快速行进的古人放慢了速度<>牵着驴子走到他面前<>爬满皱纹<>黑棕色的脸颊上<>忽露出笑容<>他张开嘴巴笑<>一嘴黄色的豁牙配着憨厚质朴的乞求声道:

    <>小郎哥儿<>可用一碗酒露子<><>

    顾昭猛地闻到一股汗酸<>还有老人身后那只黑驴身上散发出来的驴粪蛋的味道<>他大大的呛了一下<>猛的打了个喷嚏<>

    <>七叔<>七叔呀……我们不是来这里<>快上来<><>顾茂昌在车里掀了车帘喊他<>

    顾昭扭头<>对他咧嘴笑:<>该是这里的<><>他确定的点点头<>又回头对顾茂昌道:<>便在此吧<>我早就想来了<>一直想来<>若你想去那<>你自去吧<><>

    顾茂昌冲天翻了一个白眼<>也不等脚踏<>便自己蹦下来<>身后的车子上<>小奴门一起举起零碎跳下车<>集体小跑着跟过来<>还未摆开纨绔的阵仗<>顾昭已经按捺不住雀跃的心情往里溜达了<>

    交交错错中<>一张张各式各样的面孔在身边来回<>有面无表的<>有带着微笑的<>有一脸猜测的<>有脉脉含情的……

    <>鲜果子<>嘿呦……鲜果子嘿呦<><>

    <>饮子……嘛儿消热滴呦<>消热饮子呦……<>

    <>一般子<>甜嘤嘤<>二般子<>焦酸滴滴<>五娘子膏子糖……嘿呦<><>

    <>钵子面<>吃来<>嘿<>吃来<><>

    <>锯木头……锯呦……<>

    顾昭用一种只有他能走出来的<>历史步伐在快步的走着<>眼睛<>耳朵<>鼻子<>满满的溢出来都是福气<>巨大的满足感滋润着身上任何一个感官<>他完全不管身后<>小侄儿看着自己<>如看乡下人一般的鄙视眼光<>

    他的鼻腔如此酸楚<>谁能懂得他心里的感觉呢<>光这一观<>当世<>后世<>谁能有他这般大福气<>看惯了钢铁石粪森林<>看惯了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谁能还有福气来这里……与这些<>会呼吸<>会唱卖<>会真实的与他交流的古人走在一条街上<>

    顾昭止步在一家酒肆门口<>看着俊俏的买酒的女娘<>她穿着一件短布红花衫杉<>腰身用大块锈了花纹的束腰勒出腰型<>拖着一件长裙<>板腰挤出两块酥胸<>一道深壕沟<>她没有贵重的首饰<>却带着一套银子打造的细花簪子<>特别手巧的将头发梳出万般的风情<>

    见顾昭痴痴的盯着她看<>女娘笑笑<>冲他勾勾眼儿<>开了一点点樱桃逗他:<>小吖<>郎儿<>你要喝奴家的黄酒么儿<><>

    哎呀呀<>这是调戏吧<>顾昭依旧傻乎乎的<>看着小娘<>她取了银勺子开了老瓮上包了红布的盖儿<>给他打了一斗酒<>大概看顾昭没酒器<>便顺手取了一个漂亮的小酒葫芦与他<>

    顾昭傻兮兮的接了葫芦<>取了塞子低头闻闻<>眨巴下眼睛<>特别无辜的样子<>酒娘子捂着嘴巴一阵笑<>指缝里那块布帕帕上<>绣着两朵大大的牡丹花<>

    细仔觉得小主人的样子实在丢人<>忙上去会了铜钱<>人家酒娘子喜爱顾昭<>只要了一斗酒钱十个大钱儿<>葫芦却是送与他的<>

    拿着酒葫芦<>顾昭一边喝着最低劣的黄酒<>一边四处闲逛<>看到什么都新鲜无比<>烟袋店门口倒挂的烟斗儿<>裘皮店门口那十几件迎风招展的大狼皮幌子<>他在狼皮褂儿下面转了一圈<>配了一口酒<>就已经醉了<>

    <>可怜的小叔叔<>在南地过的是什么日子<>一见到上京这般多的人<>已经吓傻了吔<><>顾茂昌心里很是同情他土包子叔叔<>可惜<>他怎么能懂得顾昭那种特别愉悦的心情呢<>

    行将一会<>入了艺人汇集的坊区<>还未近前<>震天的喝彩已经从那边远远传来<>顾昭完全不照顾身后的人<>抓着酒葫芦向前急行<>眼见的<>就看到了一架<>特别高<>特别大的周身裹满了一圈圈红绸缎的大号秋千<>有人在秋千上玩着技艺<>秋千下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初拥着喝彩<>

    <>好个后小郎……好呀……耍一个<>再耍一个……<><>

    秋千下<>有人喝彩<>有人拍巴掌<>眼见得<>一位穿着大红金花秀春袄子的少年<>在那高高荡起的秋千上<>或倒立<>或旋转<>或者单足点立着高高荡起<>随来来去去<>震天的喝彩<>震天的巴掌声<>被看激动的人群不断祭出<>响彻坊市<>

    <>飞燕子<>斗你不敢翻个四旋儿<><>一边茶庄二楼的窗户上<>横坐着一位锦衣少年<>依旧是梳着凤凰尾<>脑袋上锦带的颜色比顾茂昌还多<>小脸上扑的粉比顾茂昌还要白<>凤凰尾比顾茂昌梳的还要歪<>他斜斜的坐着<>一只脚踏在窗台上<>一只脚随意的耷拉着晃悠<>嘴巴歪歪的蹦字儿逗那秋千上的小郎君<>

    秋千上那小郎君大声道:<>怕你来<>斗多少<><>

    <>十贯<><>

    <>不斗<><>

    <>二十贯<>

    <>斗了<><>

    <>好哇<><><><><><><>人群一片喝彩<>

    红衣小郎君足下使劲<>将那秋千越荡越高<>越荡越险<>他周身没有半点保护<>最后竟然荡的那秋千出了大圆环的三百六五度<>秋千下面此刻再无人喝彩<>人们已然惊吓到傻了过去<>声音都憋在了嗓子眼儿<>只怕混出一声响的惊扰了这小郎君<>

    小郎君将那大圆环荡了七八圈之后<>忽然身体借势离开秋千<>在空中抱着腿圆滚滚的转了起来<>当身体离开秋千<>他便从空中转着直落<>此刻<>方有人小小的惊叫出声<>当那小郎君迅速转够四圈<>身体便顺势打开<>好巧的飘飘落在正在好荡在足下的秋千板上<>坊市上空顿时呯然爆炸<>喝彩声几乎到了声嘶力竭的程度<>

    一把把亮铮铮大钱儿<>呼啦啦的从四面砸来<>空中泛起一阵金浪<>地下坠下一片脆响……

    顾昭眨巴着眼睛<>房子内心的叹息<>这便是<>高空杂技吧<>他看过更好的<>可是那个带了安全锁啊<>这个小朋友就不要学了<>模仿也不可以啊<>

    <>飞燕子<>你这厮抢扑旗子的买卖<>挡人饭碗<>好不仁义<><>顾茂昌站在人群外大声笑骂<>

    秋千上的少年<>稳住秋千慢慢荡下<>一扭脸看到了顾茂昌<>便是一笑<>

    这少年长的一副好相貌<>眉目清秀<>眼若繁星<>只是嘴巴略微大了些<>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他喊道:<>哎呀<>是四郎<>你怎么舍得出来<>这几日不见你去莲湖<>兄弟好想你<><>

    说罢<>他一个侧翻下了秋千<>踩在了一地的铜钱上<>他对在一边卖力敲锣打鼓的扑旗子的班主一挥手:<>赏你了<><>

    那班头儿乐的不成<>抱拳唱了一个好大的肥喏<>连连赞颂感激<>

    人群分开两边<>让这锦衣小郎君出来<>这小郎君荡的口干<>顺手拉过一个卖脆梨的小娘过来<>自筐儿里取了一个梨子<>在锦衣上随意擦擦<>咔嚓一口咬了下去<>嘴巴里鼓鼓囊囊裹着梨子<>对茶楼上喊:<>夏侯<>利钱<>给来<><>

    楼上那小郎君哼了一声<>掷下一个褡裢<>锦衣小郎君单手举高<>接了褡裢<>这褡裢可不轻<>满满的装的都是铜钱儿<>他却浑似无物一般的接了<>咬着梨子<>将手探进褡裢取了一贯钱出来<>放到小女娘的梨子挎篮里<>

    给完钱<>他又一只手取下嘴巴里的梨子<>吸吸鼻子笑眯眯的对小女娘道:<>给妞子打个好钗儿带<>以后做嫁妆<>嫁个好夫婿<><>

    小小女娘羞红了脸<>抱着篮子转身就跑<>她是末等的庶民<>脚上竟没有一双鞋子<>只有一个草底子<>捆了绳子到脚面<>便是如此<>也跑的飞快<>生怕别人看到她羞红的脸<>也怕别人抢了她的一贯钱儿去<>

    <>你与她那么多钱<>也不怕人抢了她的去<>若是那样<>岂不是害她<><>顾茂昌笑骂<>

    <>后柏郎君赏的钱儿<>谁敢抢<>倒是你<>专门舍得来西坊子<>平日你嫌弃这里臭的<><>输了钱的少年<>一摇三晃的打楼上下来<>近前细观<>竟也一副唇红齿白的好相貌<>

    顾茂昌微微叹息:<>你们不知<>算了算了……与你们介绍一人<>你们见了<>要按着一些<>休要胡闹<>那是某的长辈<><>

    他一回头<>哎<>自己小叔叔呢<>转眼儿的<>怎么就不见了<>这西市人群混杂<>可别被人拐了去<>顿时<>顾茂昌惊出一身汗<>他大概下意识的把自己小叔叔<>完全当成土包子<>还低龄化了<>

    <>七叔<>七叔<><><><>顾茂昌喊了两声<>

    锦衣少年与友人互相惊讶的看了看<>

    愚耕先生很无奈的拽下顾茂昌的袖子<>指指一边的地下<>

    顾茂昌一看<>好不苦恼<>顿时轻轻扶额叹息<>无奈到了顶点<>

    他小叔叔竟蹲在地上<>看一位乡下来的老头儿<>编百兽玩<>

    几张绿绿的苇叶儿<>一会儿变个活灵活现的鱼<>一会变个小狗儿出来<>一会变个仙鹤出来<>那两只满是厚茧子的黑手<>灵活若魔术手一般<>天地间任何的动物<>这老先生只看一下<>便能编出个活灵活现<>

    顾茂昌走过去<>不敢怪罪<>只能叹息一下<>想蹲下<>又不能<>只能扶着膝盖劝哄道:<>七叔啊<>这是哄孩子玩的<><>

    顾昭抬眼看他<>只温和的笑笑<>也不解释<>却随意的买了十几种<>抓了一大把钱给这老头儿<>老头儿连连道谢<>

    <>我与你们介绍<>这是我……呃<>七叔叔<>我阿父的亲弟弟<>最小的弟弟<><>顾茂昌很无奈的对自己的友人说到<>

    两位少年原是一惊<>见顾昭长的玉人儿一般<>也是喜欢<>稀罕的不成<>再看他一身打扮<>如柳青青一般的仙人姿态<>原本想着必然要深交<>可一听<>竟是叔叔辈分的<>顿时窘然了<>一起赶紧互相整理了下<>抚打下身上的灰尘<>撸下袖子<>很认真的做了长揖齐道:<>七叔好<><>

    <>七叔<>这是我的好友<>这位是后柏<>他有个诨号叫飞燕子<>这位是夏侯昱<>他们俩的父亲跟阿父也是老弟兄<>咱们三家是世交<><>

    顾茂昌的两位好友<>后柏家里有个三等爵<>父亲是刑部左侍郎后焕海<>他自己在礼部有个从六品的虚职<>可是从不去上班坐堂<>每天就在西市跟艺人们厮混<>夏侯昱<>他乃是礼部尚书<>夏侯仪的嫡出幼子<>此人最会耍<>会击鼓<>会马球<>懂水戏<>但凡玩的<>无所不通<>

    顾昭也喜欢他们<>便虚扶一下:<>莫多礼<>哎呀<>这可怎么好呢<><>

    看看古代少年们巴巴的看着自己<>顾昭将手里的小兔子<>小狗给了身后的细仔<>从袖子里掏呀掏<>掏出两个荷包<>这荷包里是他打南方带来的椰子糖<>现如今顾昭不送玉了<>辈分太高<>谁见他都低一辈儿<>顾昭见人就得派放见面礼<>他越想越委屈<>竟一份儿也收不回来<>因此<>他不送玉了<>改送稀罕的南地糖豆儿<>反正别人也不敢说他<>他自己也不觉得丢人<>

    <>吃糖<><>顾昭将荷包一人手里给他们发了一个<>

    后柏与夏侯昱接了荷包<>很认真的道了谢<>礼数半点不缺<>只是听到吃糖<>便开了袋子<>看到一袋子的糖豆<>不由啼笑皆非<>这小叔叔真有趣<>看上去脸色倒是真的一股子水嫩<>可是说话老气横秋<>

    简单的寒暄数句<>四位京城恶少便上了街<>三家小厮混在一起<>便狐假虎威起来<>不时的有拨拉行人<>拽游摊这样的行为出现<>那简直比后世的城管还跋扈<>奇怪的是<>也没人讨厌他们<>西坊的人对他们三熟悉的很<>人们自然的让着<>没人埋怨<>这就是社会阶级<>贵族的权利<>

    街边偶有泼皮看到他们<>也是大声打招呼<>齐齐的站在路边拜见<>顾四他们也是微笑着点头<>有的理都不理<>完全不觉得行为过分<>

    陪着兴致满满的顾昭逛了一会<>他们进得一个酒楼<>要了雅间<>点了春藕饼子<>缠梨肉<>三脆羹<>鱼片<>润鸡<>四时果四色<>腊鸡腊鸭<>满满摆了一桌子<>请了顾昭上座<>便很有礼貌的在下面作陪<>

    顾昭并不谢座<>没办法<>辈儿大<>他该坐在上座<>

    几人客气一番<>取了食器<>刚吃了没两口<>一边屋子却有人在大声说话<>听声音<>能有十几个人聚在一处<>此刻大概酒足饭饱<>正在高声说话消食<>

    <>又是那群书生<>好好的饭意给咱兄弟们砸了<><>夏侯昱很是郁闷的叹息<>

    <>老爷子<>不许咱跟这帮子书生纠葛<>你当没听到吧<><>后柏劝阻道<>

    劝完依旧不放心<>回头又嘱咐顾茂昌道:<>自跟了小叔叔出来<>今日不许闯祸<>上次因你打这些书生<>我回家挨了二十板子<>还跪了一夜的家庙<>前半月才放出来得了自由<>今朝再不可害我<>便是这些酸棒子<>吐出醋缸来<>你也忍了<><>

    <>还用你说<>小叔叔少块油皮<>阿父非活剐了我不可<><>顾茂昌叹息了下<>忍了脾气<>不再说话<>只是默吃强忍<>那边的议论声<>却一阵阵的不遮掩的传入耳朵<>

    <>民不乐多逃亡<>圣上却依旧宠那帮子武夫<>如今战事已去<>他们该收敛才是<><>有书生毫不客气的指责<>声音又大又响<>气的顾茂昌浑身发抖<>再也无法吃下去了<>

    顾昭吧嗒下嘴巴<>夹了个蜡鸡屁股给侄儿:<>吃这块<>最好吃<>肉厚<><>

    后柏偷偷笑<>低头饮汤<>却不想<>有人在一边的屋子竟掷杯大骂:<>兵能拨乱<>虽于国家有用<>可若不好好管束<>必成大患<>如今京郊兵营已成弊端<>多有不服管教的兵痞<>入乡扰民<>

    今<>天已太平<>这些莽夫当归权于上<>好好解甲归田才是<>诸位可听说<>今日朝堂之上<>先有右路军李莽夫叫骂<>后有那平洲郡公顾岩<>竟祭出袖子里的一叠白饼对着曹大人就去了<>可怜曹大人<>一代名儒<>门下学子上千<>如今竟被这莽夫这般欺辱<>着实<>可恶<>可恼<><>

    顾昭也有些生气了<>虽他在此<>顾茂昌自然不敢乱骂乱打<>平日子<>他早就挥拳去了<>便如此<>这娃儿已气的浑身发抖<>

    其实<>书生们说的确实没错的<>先帝反前朝开始<>大梁整四十年一直在战乱<>如今也该到了温养<>润民的时候<>以前<>因为用兵<>堂上武将多有宠臣<>现如今<>却是真的到了他们解甲归田的时候了<>裁军这事儿<>该做<>但是<>被这些书生如此这般的随意羞辱<>点评<>将武将的功绩一竿子打翻<>可见今上的态度<>是默认这样的风气盛行<>别说顾茂昌<>顾昭也是不爱听的<>

    他姓顾<>他是老顾家的娇儿<>世界上最爱他的人就姓顾<>

    他家老头就是武将<>他是吃着武将拿血换来的粮食长大的<>老头兄弟八个<>只有老头是死在炕上的<>其他都死在战场上<>他奶爹毕成也上过战场<>以前<>也经常将这些顾家将的故事说与他<>这是武将家的家庭教育<>为国家而死<>为百姓而死<>为自己的君王而死<>

    现如今<>不打战了<>君王先翻了脸<>如今<>百姓也开始翻脸了<>从平洲一路来的时候<>对于这样的舆论<>顾昭不知道听了多少<>那一路<>他看到过无数次<>老哥哥对着月亮长吁短叹<>第二天<>又是一副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人心都是肉长的<>老哥哥对自己好<>顾昭怎么能不心疼<>最最重要的是<>他是顾家子<>

    顾昭有现代人的思维<>武夫也好<>文士也好<>每一种职业<>都有自己应该有的位置<>对于权力<>其实最基本的诠释<>就是此人是不是掌握着强大的兵权<>搞不懂这些文人脑袋里怎么想的<>

    听得一会<>再也没办法听下去了<>顾昭丢开食器<>对三个晚辈笑笑道:<>不吃了<>咱走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